青年終當報國:中曾根康弘,一世紀的日本政治典範

青年終當報國:中曾根康弘,一世紀的日本政治典範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朝日新聞》編輯委員早野透,過去長期採訪自民黨,在悼念回憶文章中表示,政治人物常有「國益」或是「情念」,但中曾根是一直把「國家」放在心中的政治人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01年嵩壽過世

象徵日本戰後政治史最大圖騰的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在11月29日以101歲的嵩壽過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發布悼念聲明,稱中曾根康弘是「在東西冷戰軍事對立與日美貿易摩擦的內外艱困之時,以五年時間的內閣總理大臣之重責,取得戰後史上大轉換點重任的人」。並強調中曾根在艱困時刻確立日美同盟、強化亞洲諸國關係,讓日本以國際社會一員,促進世界和平、維持經濟秩序上,都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從1982年11月27日到1987年11月6日,不長不短約五年間,中曾根康弘就任71代到73代日本首相。當時的亞洲一片經濟大好,除了台灣為首的亞洲四小龍外,日本可是叱吒風雲一時的亞洲經濟最強權。

1986年當時在東京舉辦的第12屆G7經濟國高峰會中,中曾根康弘以亞洲龍頭國元首之姿,與美國總統雷根、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法國總統密特朗等一起商討國際局勢,讓世界留下深刻印象。

在中曾根過世後,位於群馬縣高崎市內的一隅,一座名為「青雲閣」的教育塾外,陸續出現大批悼念人潮。

91歲的前群馬縣議會議長浜名敏白,對著媒體緩緩說道:「我在二次大戰後,從特攻隊身份解任返回家鄉,看到老師所立下的大志,一直抱持憧憬投身政界。我還有好多想跟老師學習啊」。稱呼中曾根康弘為「老師」,也是因為他一生,就是由「熱血報國」串連而成。

二戰萌生政治報國

1918年5月27日,中曾根康弘出生在群馬縣高崎市,中曾根一家原先是當地有名的木材批發商,自小他的成長環境就蠻優渥。據他回憶,讀中學的時候家中有三公頃的森林、150位伐木工,還有20位女僕負責內務。而中曾根本人也相當爭氣,一路念到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政治科畢業。

中曾根畢業時,日本正值二次大戰最緊張時刻,畢業後的他隨即加入海軍擔任中尉,並跟著日本海軍一起擔任運輸職前往南洋。在這段期間,身為尉官的中曾根認識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對於掌握人心有了初步認識。

隨後這批運輸船經過菲律賓、印尼時有數艘遭炸沉,中曾根當時目睹很多淒慘場面,讓他深刻體認到戰爭中前線庶民的痛苦,他後來在書中回憶,二戰經驗讓他萌生了庶民愛國心的保護、如何不被惡用等,進而催生他成為政治家的目標。

二戰結束後,中曾根到內務省任官,一度做到警視廳監察官。戰敗時的日本相當烏煙瘴氣,不僅經濟蕭條、疾病叢生,還有共產主義滲透,他認為日本再這樣下去,必定會衰亡,「必須要重建國家才行,不然對不起戰死的人們」。

1947年的28歲時,中曾根辭去公務員職務投身政界,並以當時最年輕眾議院議員之姿當選,展開56年的日本政界生涯。同一年,他也回故鄉高崎市創辦了「青雲塾」,每天升國旗外,擬定一系列個人品格與愛鄉愛土教育、以青年報國為目標,希望日本青年一起對社會與國家貢獻。

主導日本國企民營

中曾根康弘在日本的政界資歷相當完整,1959年隨即被岸信介內閣延攬進入當科學技術廳長官,1967年又擔任佐藤榮作內閣的運輸省大臣、接著在田中角榮內閣時期,迎來日本與中華民國斷交,等到1980年的鈴木善幸內閣的行政管理廳長官時,他已經是下任首相呼聲最高人選。1982年時中曾根正式成為第71代日本首相。

64歲時成為日本首相,當年中曾根康弘一度被認為「過老」。然而,中曾根卻大膽提出要將日本國有企業民營化的決定,其中包含最該被改善的國鐵(現JR)、電信電話公社(現NTT)與專賣公社(鹽、糖、菸草與樟腦)等過往龐大事業群。

其中國鐵的民營化上,中曾根康弘內閣碰到相當大的壓力,當年已經陷入嚴重虧損國鐵,隨時有崩盤的危機。但是國鐵工會當時勢力是全國最大,除了全國有18萬會員外,也有在野黨日本社會黨撐腰。國鐵在民營化期間,數度爆發「社會主義改革」式激烈的抗議衝突。但中曾根康弘依舊堅持要達成完全民營化,減輕國家負擔外,也降低債務償還額度。

最終,國鐵在中曾根內閣的主導下,分割成數個JR子公司。日本航空、電信電話公社與專賣公社等近10項國有企業皆被分割民營化。中曾根也大膽啟用如安倍晉三的父親安倍晉太郎為外務大臣任官,橋本龍太郎等擔任運輸大臣,替自民黨的未來鋪路。

不過國有企業的土地釋出後,造成開發商相繼投入炒地皮,蓋豪宅、度假村等,雖然彌補些過去虧損,卻也讓日本地價大漲(東京尤其嚴重),最後成為日本經濟泡沫化的原因之一。

前國鐵工會鬥爭團全國聯絡會長,71歲的神宮義秋就回憶:「當年中曾根是為了要打擊在野的社會黨,才拼了命要把工會打倒。工會被擊倒了,就沒有左派工會勢力可以抗衡,之後的改革就沒有龐大勢力可以威脅政府」。日本經濟路線更右傾下,後來出線泡沫化,最後自民黨在1993年失掉政權,跟當年中曾根改革也略有關聯。

AP_1813521350931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東西冷戰間的橋樑

五年任期間,中曾根除了戮力內政上的改革外,外交上也讓日本成為東西文化間的和平之國。78歲的日本學者吹浦忠正,從1962年與中曾根認識以來,就一直認為他好學不倦,除了每月都有讀書清單外,他更持續自學英文、法文與韓文。中曾根就任期間,曾經與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見面時,用三國志來比喻中日間應該有信賴才有友誼,會見前韓國總統全斗煥時,晚上時更用韓文跟他聊天,一起唱韓國歌。

最有名的莫過於中曾根跟前美國總統雷根的交情,兩邊好到以「Ron-Yasu」互稱外,中曾根也曾邀請雷根到他在東京近郊的別墅聚餐。別墅管理人在中曾根逝世後回憶:「當年一開門,看到首相跟我介紹雷根夫妻,我還跟他們握手。事後看到照片,才看到我太緊張,鞠躬動作沒有確實,蠻奇怪的。」

該山莊後來也招待過前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還有全斗煥等人,讓中曾根康弘同時有了冷戰時期東西方世界傳話者的角色。中曾根生前還曾笑說,當年各國元首與會,最緊張的不是上台演說,而是「Coffee Break」的休息時間。這時候各元首都可以自由對話,有次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跟法國總統密特朗還找他玩益智遊戲,柴契爾夫人笑說「來測試下中曾根的智力」,那次的遊戲讓他玩得膽戰心驚,深怕出洋相。

退下首相位置後,中曾根持續在政界活躍到2003年,最後在當時首相小泉純一郎的「退休建議」下,雖然當初反對,但中曾根後來還是「非正式告別」的離開政界。

前《朝日新聞》編輯委員早野透,過去長期採訪自民黨,在悼念回憶文章中表示,政治人物常有「國益」或是「情念」,但中曾根是一直把「國家」放在心中的政治人物。

《每日新聞》客座編輯委員松田喬和,從1974年起就與中曾根相識,他在悼念文章中寫到,中曾根一生始終認為「政治要奉仕文化」,100歲過後還是有讀書習慣,甚至以前晚上應酬也都小酌,把精力拿來看書。中曾根曾跟松田說過,「政治家是歷史這個法庭的被告」,因此無論任何言行都要慎重。

松田回憶最後在初夏見到中曾根時,中曾根問他「幾歲了?」,松田回答:「已過古稀之年了」。中曾根並沒有驚訝已相識45年,反而是驚訝地說「你還年輕,年輕真好啊!」,在中曾根眼中,似乎松田未曾老過。如今,這位橫跨大正、昭和、平成,在令和元年閉上眼的政治人物,從當年「青年終當報國」,成為日本保守政治期的見證外,也是一世紀以來日本政治人物的典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