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出大量監控設備到非洲後,中國企業正形塑聯合國「人臉辨識標準」

輸出大量監控設備到非洲後,中國企業正形塑聯合國「人臉辨識標準」
圖為2017年於深圳舉辦的中國公共安全博覽會,會中有科技公司展示自家臉部辨識系統。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中國製的監控設備席捲從安哥拉到辛巴威的大片非洲地區,中國在「國際電信聯盟」制定標準方面的影響力近年來與日俱增。但有人權專家質疑,「國際電信聯盟制訂相關標準的會議裡,幾乎都沒有人權、消保或資料保護專家與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根據他們所取得的文件顯示,中國的科技公司正在形塑聯合國新的人臉辨識和監控標準,以試圖在開發中國家為自己這類尖端技術打開新市場。

像是中興通訊、大華技術和中國電信等公司都向聯合國的「國際電信聯盟」(ITU)提出新的國際標準,用意在創造普世一致的技術規範,用於人臉辨識、影像監控、城市和車輛監控。

據專家們的說法,非洲、中東和亞洲的開發中國家普遍採用由近200個成員國所組成的國際電信聯盟批准的標準;中國政府已同意在「一帶一路」的計畫下提供這些國家基礎設施和監控技術。

從事網路人權工作「全球數位夥伴」(Global Partners Digital)公司的法律負責人溫菲德(Richard Wingfield)說:「非洲國家傾向於採行中國和國際電信聯盟所提標準,因為他們沒有資源制定自己的標準。」

歐洲與北美都有自身區域標準的制定機構,像網際網路工程任務組(IETF)、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第三代合作夥伴計劃(3GPP)等,這些機構均由他們國內相關產業所主導。國際電信聯盟則是北美與歐洲以外企業想制訂與引導標準發展的場域。

專家指出,制定標準以使全球規則與自身專利技術的規範保持一致,能使公司在市場上具有優勢。

過去幾年裡,中國製的監控設備席捲從安哥拉到辛巴威(港譯「津巴布韋」)的大片非洲地區。今年稍早,南非的Vumacam公司也在約翰尼斯堡安裝1.5萬部具有人臉辨識功能的錄影鏡頭,鏡頭由海康威視提供。

據國際電信聯盟各國代表團的成員表示,國際電信聯盟的標準益發由企業而非政府官員來制定,而中國在聯合國起草和制定標準方面的影響力近年來與日俱增。

制定標準以提高人工智慧產品及服務品質,也有助增加新市場對新技術的認可度。美國智庫「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 Foundation)在2018年一份報告中說:「明確規範用於測試與評估人臉辨識系統等的措施,以防止發生重大事故,可培養社會對這些新技術的信任。」

不過《金融時報》指出,目前在國際電信聯盟討論的方案被人權律師抨擊。在國際電信聯盟負責非營利數位人權工作的安薩利(Mehwish Ansari)說:「國際電信聯盟制訂相關標準的會議裡,幾乎都沒有人權、消保或資料保護專家與會,許多威脅隱私與言論自由的技術在這些會議裡均沒被質疑。」

《金融時報》報導,國際電信聯盟的「人臉辨識標準草案」預計將在2019年底之前完成,並將快速進行批審,草案將規定要將哪些特徵紀錄在人臉辨識數據庫,包括種族、膚色、臉型、胎記、疤痕等。「人臉辨識標準草案」也表示可將人臉辨識技術應用於警方檢查、逮捕罪犯、確認員工上班狀況等,

在草案制定的過程中,中國企業佔舉足輕重的地位,比如中興通訊和中國移動就在6月提出「智慧型路燈的規定和功能架構」,其中包括「在設立智慧型路燈時,增加監視器監控功能。」

相較於國際電信聯盟缺乏人權考量,IEEE已經意識到人臉辨識的人權及隱私問題。根據IEEE今年9月發布的報導IEEE的「人臉辨識標準制定小組」資深成員蒙彼蒂特(Marie-Jose Montpetit)就表示,「IEEE人臉辨識標準的重點,正從編碼與技術轉變為如何解決社會問題」,人臉辨識可能被以各種方式不當應用,比如執法人員可能特別針對有色人種進行審查。蒙彼蒂特表示,因此IEEE也將制定方針,建議各界該如何「合理的」使用人臉辨識軟體。

《日本經濟新聞》2017年的文章提到,當時的日本政府非常積極地與德國加強合作,主要因為德國在國際標準化領域影響力強大,德國在當時各大標準制定組織的高級主管職位佔有率約2成、170席,為各國第一名。而日本這麼積極地佈局,主因來自中國的急起直追,因為在2007年到2017年這10年裡,中國的高管職位數擴增6倍,當時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就是中國通信部門前任官員擔任。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