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科技趨勢】「找網紅」這項工作,未來將由電腦代勞

【一週科技趨勢】「找網紅」這項工作,未來將由電腦代勞
Photo Credit: TenMax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粉絲人數介於1-10萬之間的微網紅在特定興趣領域為意見領袖,加上與追隨者之間具有很強的連結,不論在聲量、觸及規模或互動率上,都可能構成行銷活動成功的潛力人選,但非領域的人可能不熟悉,而軟體化的配對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程序化購買在桌機以及手機網站的應用是你我熟悉的領域,但你有沒有想過網紅行銷也可以程序化!

程序化在數位廣告市場的普及使得這套技術正慢慢被推行到其他數位行銷領域,新興市場焦點落在網紅和行動發佈商的身上,未來網紅行銷可以透過程序化平台自動媒合,而行動應用程式廣告則正走向Header Bidding的競價模式。

除了了解上述兩個市場的動向,本週也分享了前一陣子Instagram公布移除讚數功能,對行銷人員衡量社群行銷成效造成的正反影響,以及臉書創作梗圖的新應用程式Whale,快來一探本週數位行銷趨勢焦點!

Instagram移除讚數顯示有機會促進社群經濟

讚數和追蹤數,一直以來都是衡量一位網紅的重要指標;但近期IG已在包含美國、澳洲、巴西、加拿大等國測試移除讚數功能,也讓這些運用影響力經濟的行銷人員們,不得不尋找比起讚數更實際的營收測量指標。但實際上有很多其他能測量影響力經濟的指標,諸如互動數、曝光、下載數等等,也許更適合作為與網紅合作的KPI。

雖然有些高讚數的網紅公開反對隱藏讚數,但不少運用影響力行銷的行銷人視之為能不再只看讚數、制定更長遠行銷策略的轉機。加上Instagram在今年推出了「Checkout」功能,也就是內部的商店頁面,讓使用者在不用離開應用程式內部的情況下購買商品,也因此許多品牌透過與網紅們合作,希望以此增加網站內的直接購買量。

這種直接在社群網路內部建立購物商場的「社群經濟」雖然是個相對新穎的概念,但正逐漸受到大眾所接受。根據一項調查,近三成的美國受訪者表示有使用過社群經濟,但只有10%者表示他們有使用社群經濟的習慣。但另一項調查顯示在2018年的Q4僅有13%受訪者表示他們有使用過社群經濟,而在2019的Q3成長到21%。

AP_372048522923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進擊的迷因:臉書推出迷因生產App「Whale」

迷因(Meme),簡單來說指的是在網路上爆紅的梗圖。他並沒有固定的格式,有單格,也有二到四格如同漫畫的呈現方式。但大多數迷因會有一個劇情式的使用情境,按照這個脈絡去使用就能製造轟動網路的效果。近期許多政府機關、電商都開始把握話題性,運用迷因作為行銷的手法。

臉書專門推出實驗性質產品的NPE Team近期推出了迷因創作App「Whale」,這款免費的App能讓使用者將自身的照片合成文字和貼圖以創作迷因,來分享在社群和私訊朋友。雖然說是特別為了迷因產生的App,但實際上的用法和一般的修圖軟體相差無幾:選擇照片後,可以透過裁切、濾鏡以及增加文字和表情符號來裝飾修圖,並選擇像是迷因一般分割好的格式來創作,另外,相較於許多特殊編排的App都需要額外花費,Whale則是完全免費的。

面對現今越來越競爭的社群網路環境,臉書面對的不僅有新的諸如Snapchat和TikTok等競爭對手,修圖App等衍伸App也是強敵環伺,作為臉書的實驗小組,NPE Team的任務是快速大量的產出新的點子,並去蕪存菁,留下反應好的App以利後續推廣。目前Whale僅在加拿大上市。

Header Bidding技術擴展至行動應用程式領域

Header Bidding技術不只存在於桌機,現在更將滲透到行動裝置應用程式的生態系中。根據知名廣告技術公司PubMatic的研究指出,Header Bidding在手機應用程式的應用普及與去年第三季相比已經成長了20%,這股強勁的成長氛圍要歸功於許多ADX和廣告交易平台相繼推出應用程式版本的競價解決方案,使發布商可以脫離傳統「Water Fall」的廣告競價模式,實現收益最大化。

在應用程式中導入Header Bidding技術雖然可以提升日活躍用戶的每日營收(ARPDAU),但由於整合技術繁雜,Header Bidding在這之前遲遲未普及於應用程式的廣告庫存市場。Header Bidding的競價機制是在桌機或手機版網站的頁面的頂部設定JavaScript作為競價的佈局,在媒體提出廣告請求之前,可以透過Java代碼與合作的Bidder進行詢價。但在應用程式的軟體開發套件中不具有Header,換而言之,如果應用程式發布商希望競價挑選需求方的最高出價,則必須先整合各應用程式的軟體開發套件搭建類似Header的機制,或移置供給方平台做統一整合。

但是,很少發布商會為了測試軟體開發套件的整合效益,而供手已經賺取的廣告收益。

即便如此,Header Bidding能夠優先挑選流量和出價,從而提升CPM收益的優勢,以及因為可以取得最大廣告價格,省下建構和維護Water fall策略的時間成本,都使更多的廣告交易平台投入心力往此發展。目前行動廣告技術企業MoPub與Google旗下的應用程式變現服務AdMob,都推出行動整合競價方案,試圖提升Header Bidding在行動應用程式中的採用率。

AP_27923632770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程序化購買,即將成為影響力行銷的下個趨勢

網紅行銷相較一般數位廣告的程序化程度相對低很多,但這個情況正逐漸在改變。隨著品牌日趨依賴Facebook、Google等自動化廣告交易DSP平台的便利性和受眾鎖定的精準度,越來越多可以衡量Influencer的平台陸續出現,省下品牌與Influencer來回交涉溝通的成本。

這些平台能夠透過機器學習演算法自動鏈接品牌行銷活動和Influencer,透過評析品牌端行銷活動的要求和鎖定興趣領域,以及Influencer端的追隨者領域、過往成效和可能出價,藉此進行配對,再由Influencer產出能滿足品牌需求的內容。除此之外,程序化影響力行銷也可以根據網紅追隨者特性預測最適合發布合作內容的時間,確保行銷活動最佳成效。

程序化影響力行銷的出現,對粉絲人數介於1-10萬之間的微網紅以及奈米網紅尤其重要,許多微網紅在特定興趣領域為意見領袖,加上與追隨者之間具有很強的連結,不論在聲量、觸及規模或互動率上,都可能構成行銷活動成功的潛力人選。但也因為微網紅與奈米網紅並非人人認識,這時候程序化影響力行銷平台不但提供Influencer一個自我曝光的機會,也提供觸擊以及聲量的客觀標準供品牌的作為行銷策略的參考。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本文經TenMax騰學廣告科技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