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也能是斜槓青年:來自印尼的Mandala,是樂團主唱,也是鳥店老闆

移工也能是斜槓青年:來自印尼的Mandala,是樂團主唱,也是鳥店老闆
Photo Credit:One-Fort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Mandala為改善家人的生活而來台當移工。喜愛音樂的他曾在台組樂團,還曾走上金曲獎紅地毯,儘管他已回到印尼,在家鄉經營鳥店,但仍受印尼政府邀請,拍影片分享其出國工作的生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他是Mandala,一位從自彈自唱開始,自組樂團在全台巡迴演出的歌手。音樂之外,他也熱衷環境保護,在網路上號召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印尼各地撿垃圾、淨化河流。他也是一位「鳥」的愛好者,開了一間小小的鳥店,目標是把印尼上千種類的鳥推廣給更多人知道。

他是Mandala,他同時也是一個在台灣工廠工作的外籍勞工,但如果你願意,你也可以說他是一個在實現夢想與現實壓力之間,尋求平衡的斜槓青年。

1J7A9490
Photo Credit:One-Forty

Mandala的故事開頭,和許多移工相似,都是為了讓家人有更好的生活,而踏上海外工作這趟孤獨的旅程。但不同的是,他不只完成出國工作賺錢的實際目標,更因為一堂One-Forty的課,延續了自己的興趣和熱情,在他回國後開啟了一項兼顧興趣和生計的小小事業。也因為一次在課堂上的即興自彈自唱,開啟了更多受邀公開演出的機會,甚至組了一個印尼樂團。

或許你曾聽過Mandala的現場表演,或是在金曲獎的頒獎典禮上瞥過他的身影,今天,我們想帶著你去到印尼,看看已經結束工作契約、回到印尼的Mandala現在的生活。和他坐在充滿啾啾鳥叫聲的鳥店門口,聽聽這位One-Forty第一屆課程學生口中的台灣經驗和生活。

35923706_2222547347967422_39596990994474
Photo Credit:金曲獎Youtube頻道
Mandala(右二)在2018年金曲獎頒獎禮上,與歌手黃瑋傑(右三)帶著抗議布條走上紅地毯。
和許多移工一樣,出國工作幾乎是不得已的選擇

我的名字叫Mandala Suprianto ,我今年快36歲了。

我有五個哥哥,一個姊姊,一個弟弟。除了我之外,其中一個哥哥也出國工作過,他賺錢幫我付高中的學費。高中畢業後,我在印尼東爪哇一間木頭工廠工作,那時候一個月的薪水大概是700塊台幣。我第一次知道台灣,是因為工廠裡有台灣人同事和主管。我還記得有一個台灣人同事推薦我去台灣工作,他告訴我台灣薪水比較高。

2014年我決定去台灣工作,因為那時候我的家裡有一些問題,我的老婆希望我們能有自己的房子,我的媽媽生病,需要很多醫藥費,我的爸爸留了一筆八億印尼盾的債務(約台幣 200 萬),因為一些原因,我需要一個人還這些錢。所以我去台灣工作。

一到台灣工作四個月,我媽媽就過世了,我那時候覺得打擊很大,因為我來台灣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要付媽媽的醫藥費。因為我才剛來工作不久,老闆不願意讓我請假回印尼,但他給我兩天的時間,讓我休息一下,我就都待在宿舍裡。那一陣子,我一直工作一直加班,因為這樣才能暫時忘記媽媽離開的事情。

在台灣工作的時候,扣掉仲介費,我把80%的薪水寄回家,這些錢用來買我現在這間房子。我一心想著這個房子要趕快變成我的,因為買了這間房子,我就有和老婆女兒一起住的家,我也能用這個房子跟銀行借錢,來還我爸爸的高利貸。在台灣工作三年,讓我可以完成這個目標,甚至還開了一家鳥店。

最一開始的鳥店小小的,只有二乘三公尺,那時候只有五隻鳥,現在我的店裡有一百多隻鳥。

1J7A9349
Photo Credit:One-Forty
1J7A9435
Photo Credit:One-Forty
一開始只是興趣,最後我開了這個村子裡的第一家鳥店

2013 年的時候,我其實就開始養鳥,只是興趣而已。那時候因為要幫爸爸還債務,也沒有想說要自己開店專門來養鳥和賣鳥。一開始我把自己養的鳥掛在哥哥家的門外,沒想到附近鄰居經過看到,也很喜歡,就這樣開始有了小小的生意。

1J7A9567
Photo Credit:One-Forty

去台灣工作之後,我還是記得這個小小的鳥店,就像那時候我在One-Forty商業課上說的,印尼有一千多種鳥類,我希望有一天我的鳥店夠大,我可以把店裡的鳥借給附近的學校,讓學生從小就可以認識印尼這麼多的鳥類品種。

2015 年七月,One-Forty剛開的時候,我就來參加商業課啊。我還記得那時候要去上課的時候,其實已經結束報名了,所以我是和 Kevin(One-Forty共同創辦人)兩個人約在台北車站大廳見面,聊一聊知道要上什麼課,然後還握手,一起拍照。上商業課的時候有教,做生意要和其他同樣生意的人不一樣。我的鳥店很特別,如果客人買回家以後不喜歡,他可以再來我的店裡換其他隻鳥,或是我也可以再買回這隻鳥,我提供他們很棒的售後服務。

IMG_0944-1
Photo Credit:One-Forty

我的店現在一個月大概可以賺5百萬印尼盾(大概台幣一萬元),這是扣掉一個員工的薪水和其他成本賺的。我的店裡現在也有請一個人來幫忙,我請的員工一定要喜歡鳥,如果不喜歡就不請他了。因為喜歡,你才會真的認識店裡的每一隻鳥,知道怎麼好好照顧他們。雖然現在賺的比較少,但我還是覺得開鳥店比較好,我不用離開家裡。比起出國工作,在這裡比較自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因為 One-Forty,我可以不只是移工而已。我利用假日學習知識,也站上舞台。

在台灣的時候,我放假會去表演,白晝之夜、新北市政府、基隆市政府、印尼在台辦事處,都找我去表演過。

在台灣我第一次拿起吉他,站在舞台上唱歌,是在One-Forty的課堂上。我那時候想唱歌,也只是想讓自己快樂一點。沒想到,在One-Forty 滿一年的生日活動上,Kevin 就邀請我去表演,和另外一個同學,就在台北車站大廳中間用吉他伴奏唱歌。

在那個活動,有很多台灣人,我覺得這樣的機會很好,可以接觸到很多台灣人,有機會讓台灣人知道我們的工作狀況和想法。那時候我也用這樣的機會和台灣人解釋,為什麼印尼移工訴求三年契約滿了可以不用回印尼、再付一筆仲介費這個政策。要跟印尼人倡導這些事情,是很簡單,但一開始要跟台灣人講的時候,我真的很緊張,但也很感謝有這樣的表演機會,我可以用印尼文講,One-Forty會幫我翻譯成中文,讓一般的台灣人可以知道我們的想法。

從那一次在 One-Forty的表演之後,就越來越多人知道我,會找我去表演。後來我也成立了自己的樂團,叫The Mandalas,不加班和放假的時間,我們就會一起練團、表演。

20181006_移工大人物_041
Photo Credit:One-Forty
20181006_移工大人物_052
Photo Credit:One-Forty

現在回到印尼,雖然很少有機會表演,但我還是很忙呀。除了經營鳥店之外,我也在網路上成立了一個社團,我們會找時間一起去撿垃圾,因為印尼很多地方垃圾都會亂丟在河邊,這些都會讓環境變得不好。離我家這邊騎車五分鐘,也有ㄧ個孤兒院正在蓋,我以前在台灣工作的時候,會把樂團表演收到的錢捐給他們,現在回來印尼,我還是會想辦法繼續幫他們募錢蓋孤兒院,幫助我們村莊裡的孤兒。

以前在台灣的工作和經歷,讓我有很多機會和舞台能為移工發聲。現在回到印尼,印尼的政府也請我錄影片給在國外工作的印尼人,跟他們分享出國工作生活、怎麼管理和分配薪水。下個月,我就要去新加坡演講,跟在那邊工作的印尼移工分享。雖然我以後不想再出國工作當移工,但我還是希望能幫助這些像我一樣的移工朋友,讓他們出國工作的這個決定,有好的結果。

1J7A9485
Photo Credit:One-Forty
1J7A9505
Photo Credit:One-Forty

每年,有超過三萬名像 Mandala 這樣的海外工作者,離開家鄉,獨自抵達一個不熟悉的環境,為了實踐夢想,努力工作著。但就像我們每個人一樣,除了工作之外,還有自己感興趣的領域、熱衷的志業,只要你願意,或許你也能發掘像 Mandala 這樣充滿熱情的人,甚至成為他們的夢想推手之一。

現在,就加入我們,一起成為東南亞移工們的夢想推手!

IMG_0981-1
Photo Credit:One-Forty

本文獲One-Forty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