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以色列外籍移工之子,何處是故鄉?

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以色列外籍移工之子,何處是故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主張,雖然當初的「合約」規定,移工遷徙的目只能是工作,而非組織家庭,但不少移工在二十多歲時離鄉背井,到異國工作,一待就是幾年,難免有情感、情慾上的需求;人真的能選擇要和哪國人墜入愛河嗎?

以色列Kan電視台在11月底播放一支將近15分鐘的紀錄短片。片子開場,觀眾看到一位乘坐著計程車的少年,鏡頭交替在少年的計程車旅途與一個看似法庭的黑白場景間;從計程車窗外望去,是菲律賓的街景;一路沉默的少年開口,第一句話是:「我覺得自己像外星人,我不習慣這裡,我覺得我現在好像到了另一個星球……」

少年名叫Rohan(רוהן פרז),十三年前,在以色列工作的菲律賓籍母親在生下他,自此之後,Rohan就在以色列生長、求學;只是他與母親都沒有長期居留以色列的許可。最近,Roahn與母親遭到移民警察逮捕,最後兩人被遣返回母親的國家菲律賓。Kan紀錄片團隊跟隨著Rohan與母親的腳步,捕捉兩人回到菲律賓後的近況。紀錄片凸顯第一次踏上菲律賓領土、語言不通的Rohan,用希伯來語講述對未來的迷惘。

  • 影片解說:有關Rohan的紀錄片

像Rohan一樣的例子還有不少。自今(2019)年暑假末尾以來,有幾則新聞報導像他一樣的事件;儘管每篇報導中,主人翁有不同的名字,卻常有一個雷同之處:非法居留在以色列的女性菲律賓移工(註1)與就學中的子女遭到移民警察逮捕、拘留、甚至遣返。

有關Rohan的這支紀錄片上傳到YouTube的第四天,已有17.3萬觀看人次,在留言討論區,有人對Rohan與母親遭到遣返寄予同情,因為年幼的Rohan就這樣被送到一個對他來說完全陌生、語言不通的國度;也有人認為,儘管Rohan確實是無辜的,當初以外國移工身份來到以色列的Rohan母親卻「知法犯法」,在產下Rohan後,執意非法居留在以色列;也就是說,Rohan是因為母親才陷入這樣的絕境,這不是以色列政府的錯。

菲律賓女人與她們的孩子

如同在台灣的菲律賓移工,在以色列的許多女性菲律賓移工,也是飄洋過海來工作,以色列在1993年讓海外移工合法化後,便有來自泰國、菲律賓、中國與羅馬尼亞等國的移工,申請工作簽證來到以色列,在農業、建築、照護等行業工作。當時的法律規定(註2),女性移工一旦懷孕,就會喪失工作簽證,也無法再申請工作簽證,必須回國。也就是說,移工們在以色列的停留必須是暫時性的、純以工作為目的,他們不應該在此落地生根。

  • 影片解說:碰觸移工議題的以色列電影《Noodle》預告片

但是,不少女性移工還是在以色列生下了孩子,雖然她們往往在生產後,就會因為喪失工作簽證而淪為「黑戶」,只能「打黑工」,在一些移工聚集的城市如特拉維夫等,卻開始出現一些民間組織幫助這些移工與孩子們,讓他們還是有機會使用醫療或其它基本的服務等。此外,以色列法律規定,學齡兒童、不論國籍,都有受義務教育的權利,因此特拉維夫一些地區的公立小學,開始出現這些東亞、東南亞面孔的孩子。在1990年代,中央政府對這種狀況是有些「視而不見」的;直到90年代末期開始(註3),才警覺到事態嚴重,逐漸採取行動,例如成立移民警察等。

特拉維夫一所公立小學一角,象徵學生各國籍的國旗,包括菲律賓國旗
特拉維夫一所公立小學一角,象徵學生各國籍的國旗,包括菲律賓國旗|Photo Credit: 謝宇棻提供

2000年開始,政府幾次遣返行動在被媒體披露後,引起一些反彈。一些維權份子開始動員,組織示威或宣傳活動,希望藉由民意施壓政府;也有人直接向政府高官喊話,呼籲他們重視這些孩子的基本普世人權。更有趣的是,不少文宣使用了以色列身為猶太人國家的身份,引用猶太教經典妥拉中「不可虧負寄居的,也不可欺壓他,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這段話,希望喚起以色列猶太人的同理心。幾位政治人物的妻子,包括前首相歐麥特(Ehud Olmert)的太太Aliza Olmert與納坦雅胡的太太Sara Netanyahu,都加入聲援行列。

  • 連結解說:聲援移工孩子的示威活動

在這個議題激起不少人民重視之際的2007年至2010年間,以色列政府幾次政策急轉彎,取消或暫緩遣返移工孩子的決定,甚至有條件地(註4)允許部分孩子與一等親申請居留在以色列。

從結果論來看,這些動員確實有了果效(註5)。可是,當時仍有一些孩子不符合這些規定;在這些一次性的特赦之後,也還是有外國移工的孩子陸續出生,這樣的孩子,至今還是有身份上的問題,不少人就這麼成了文章開頭的新聞報導主角。

道德,法律,合理性的拉扯

雖然在輿論上,反對遣返移工孩子的聲浪似乎是佔上風的,也是有人持反對意見。雖然大多數人都對移工的孩子必須被從原生環境中被拔除感到同情,卻也認為這些移工違反了當初合約的內容;甚至有人會認為,在觀感上,有些人也許是想「利用」自己的孩子繼續留在以色列。在普遍被認為比較傾左的以色列報紙《國土報》也曾有報導指出,確實有移工認為,留在以色列會讓自己的孩子獲得比較好的機會,因此「明知故犯」,在以色列違法生下孩子,讓孩子留在此地成長、受教育。

在法制上,以色列並不像美國、加拿大、阿根廷、巴西等俗稱「移民國家」的例子,採用出生地主義(jus soli)這樣的國籍制度。嚴格說來,世界上多數國家現在不採用出生地主義的制度,而是採取血統主義(jus sanguinis)的制度,即孩子會繼承父母的國籍。在採用出生地主義的國家中,並非每個國家都像美國或加拿大這樣「大方」,即只要嬰兒在本土出生,就給予公民身份,有些國家採用有條件的出生地主義,即出生在本土的嬰兒或其父母,必須符合某些其它規定,才可以獲得公民身份。從這個角度來看,確實有人會主張,在以色列的這些移工與他們的孩子,在法律上沒有要求獲取合法身份的權利。以色列政府對這些外國人,是沒有任何義務的。當初聘用他們的合約與法規,也都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是他們自己選擇違反規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