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新加坡河岸,沿岸的十二座古橋承載了這島國的兩世紀記憶

走到新加坡河岸,沿岸的十二座古橋承載了這島國的兩世紀記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河從上游的金聲橋到出海口全長僅3.2公里,兩個世紀以來,它就像這島嶼的心臟與動脈,經歷過三次轉型,始終維持著源源不絕的生命力,沿岸上多座英國人建造的橋樑,也見證了這國家的歷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此文為作者為新加坡鼎藝團於2019年12月的新加坡河演出與展覽所作。

簡介

新加坡河從上游的金聲橋到出海口全長只有3.2公里。兩個世紀以來,新加坡河就像這個島嶼的心臟與動脈。新加坡河經歷過三次轉型,但始終維持著源源不絕的生命力。

第一次轉型:新加坡河口的天猛公村落轉型為河畔貿易與貨倉,打造一個半世紀的經濟命脈。

第二次轉型:十年清河後,新加坡河兩岸發展為娛樂餐飲場所。

第三次轉型:進入21世紀,新加坡河,加冷河與梧槽河打造成城市集水區,為本地人提供食水的泉源。

主要時間軸

1299 山尼拉烏他馬王子來到古老的淡馬錫,將它命名為新加坡拉,梵文為獅子城。

1819 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僱員史丹福萊佛士在新加坡設立貿易站。

1823 新加坡河上的第一個碼頭建立在靠近河口的地方。

1832 新加坡取代檳城,成為海峽殖民地的首府,吸引許多中國、印度和亞洲地區的移民。

1840年代 船舶運輸活動集中在新加坡河口的吻基(駁船碼頭)。由於過度擁擠,一些貿易在加冷河與梧槽河進行。

1860年代 殖民地政府興建丹絨巴葛碼頭來舒緩新加坡河的貨運。

1869 蘇伊士運河正式啟用,新加坡成為東西方貿易的交匯點。

1890年代 河畔的貨倉、工廠、木船廠與其他各行各業興盛起來。

1930年代 新加坡河上游發展為工業區,貨倉與店屋林立。譬如陳嘉庚在哥里門橋與里峇峇利路交界處設立謙益公司經營米糧,後來改為樹膠廠。

1972 丹絨巴葛的第一個集裝箱船碼頭正式啟用。隨著新加坡全面發展集裝箱碼頭,丹絨巴葛成為航運發展的焦點。

1977 新加坡河與加冷河的清河總藍圖出爐。

1983 清河運動全面展開。

1987 河岸修復完工,河畔建築與酒店陸續興建,現代化的娛樂餐飲取代從前的河畔商貿。

2008 濱海堤壩完工,新加坡河、加冷河與梧槽河成為市區蓄水池,為市民提供乾淨的水源。

英國人萊佛士1819年登陸新加坡雕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1819年登陸新加坡的英國人萊佛士(Stamford Raffles)雕像
萊佛士登陸的時候,新加坡河與周邊已經有人活動

1819年英國人登陸的時候,新加坡河口已經有海人居住。此外,附近有約20個甘蜜種植園,員工包括華人和馬來人。

海人居住在沿海地區,日常生活起居多數在舢板上進行。

海人見證萊佛士登陸的情景。

「萊佛士先生抵達的時候,新加坡河口有少過一百間房屋…大約30戶海人家庭居住在離開河口稍遠的寬敞的河面,住在船上和河邊的各佔一半。…有一些馬來人在附近居住,他們的棚屋面對著大海…居住在船上的海人最先看到萊佛士到來。我記得那艘船於早上靠岸。萊佛士一行人下船後,直接朝天猛公的家走去。」

---Wa Hakim, 1819年英國人登陸的見證者
從河上駁運至市區蓄水池

1823年,「吻基」(Boat Quay,駁船碼頭)已經出現貿易商行和貨倉。隨著經濟擴張,河畔作業發展至新加坡河上游的亞歷山大水道。

早年新加坡的主要出口有中國的絲綢、陶瓷器、茶葉和米糧,香料群島的香料、咖啡和金粉,源自其他亞洲地區的胡椒、鐵器、棉花和布料。 19世紀中葉,甘蜜與鴉片成為主要的經濟作物。

移民的湧入與河畔工業加速河水的污染,河畔工業包括:處理包裹香煙的亞答葉,甘蜜加工(揉皮和染色),西穀米與海藻加工等。

上世紀50年代為新加坡河駁運業的高峰期,河上有超過3000艘駁船,清河前仍然有約300艘駁船川行。新加坡河上游的造修船廠的燃油、油漆、廢木料等流入河床,亦加速河水的污染。

1977年,新加坡河與加冷河(Kallang River)的清河總藍圖出爐,通過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來徹底消除河水污染的源頭。新加坡河畔4000戶人家搬遷至政府組屋,熟食攤販與蔬菜瓜果業者則安頓在小販中心。經過10年的努力,河水終於恢復青綠的原貌。

2008年,濱海堤壩完工,不僅為新加坡儲水供水,亦可防洪及緩解淹水情況。新加坡河、加冷河與梧槽河變身為淡水區,成為新加坡17個蓄水池之一,供水量佔總需求的10%。

Marina_barrage_at_the_far_end,_seperatin
Photo Credit:李國樑
遠處的濱海堤壩將中央集水區與外海分隔開來。
駁船

華人運作的載貨駁船稱為「大䑩」,19世紀中葉開始出現在新加坡河上。大䑩的外觀接近傳統中國船,船身扁平寬敞,適合於淺水河道川行。

20世紀初,大䑩取代舯舡,成為來往於停泊在紅燈碼頭附近的商船和河畔貨倉之間的主要運輸工具。

清朝年代,中國政府為各省的船隻定下規格,船頭、船尾和桅杆用漆料塗上不同的顏色。廣東省(包括潮州)出洋的先民乘坐「紅頭船」,福建出洋的則乘坐「青頭船」。船頭漆上魚眼睛認路回航。新加坡河上的駁船就是根據從前的中國船隻的顏色來分辨的。

如今的新加坡河規劃為三大碼頭:下游的駁船碼頭(吻基),中游的克拉碼頭,上游的羅拔申碼頭。從前的克拉碼頭俗稱柴船頭,運載木柴和火炭的船隻在這個潮州人的地盤靠岸。其他碼頭區多數由福建人經營。

單身的駁船工人多數在船上住宿,有些則乾脆在李德橋下的橋墩搭起簡陋的木板屋。他們覺得這裡的居住環境比骯髒局促的估俚間好多了。

AP_410806061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拍攝於1941年的萊佛士坊(Raffles Place),照片中可見大多新加坡洋人擁有汽車,苦力則大多使用人力車。
神秘的新加坡石

「新加坡石」是塊古老的砂岩,立於新加坡河的河口,岩石表面刻著至今仍然無法解碼的古代文字。殖民地政府為了擴大河口,同時建造防衛設施,新加坡石被炸成碎片,其中一片保留在國家博物館展示。

根據古老的傳說,這塊石頭是14世紀的勇士巴當跟來自印度的大力士比武的時候,從福康寧山上拋擲到河口的。

The_Singapore_Stone_is_a__large_slab,_wh
Photo Credit:李國樑
新加坡石上的文字至今仍然無法完全解碼,一般相信這些古文源自14世紀,甚至更早。
新加坡河上的橋樑

新加坡河上的12座橋樑,見證新加坡的成長歲月。

地處新加坡河口的埃爾金橋,加文納橋和安德遜橋最近共列為新加坡第73座國家古蹟。

  • 埃爾金橋(Elgin Bridge)

民間曾經賦予埃爾金橋優雅的名字:靄仁橋、愛琴橋、大馬路吊橋。

這裡是新加坡河上第一座木橋的所在地。這座木橋建於1822年,將河的兩岸分為橋南和橋北。 1862年,鐵橋取代木橋,並以埃爾金為新橋命名,紀念他於第二次鴉片戰爭的功績。現在的洋灰橋於1929年落成。

橋上可見到意大利雕刻家Nolli製作的鑄鐵燈柱和獅子牌匾,Nolli的雕刻也出現在新加坡河口一帶的中國銀行和前高等法院外牆。

Cavaliere_Rudolfo_Nolli,_an_Italian_scul
Photo Credit:李國樑
埃爾金橋上可見到意大利雕刻家Nolli製作的鑄鐵燈柱。
  • 加文納橋(英語:Cavenagh Bridge)

1869年加文納橋落成時適逢新加坡開埠50週年。那是新加坡河上唯一的懸索橋,也是全世界僅存的兩座類似橋樑之一,另一座為橫跨倫敦泰晤士河的阿爾伯特橋。

加文納橋由流放到新加坡的印度罪犯勞工裝配,那是他們參與城市建設長達半個世紀的最後一項大型作業。

由於受到加文納橋跟河面之間的高度所限,大船不能進入河內,因此催生了駁船業務。

加文納橋的兩岸都有警示牌,說明「任何重量超過3cwt的車輛,牛和馬都不准通行。」3cwt約為150公斤。

Cavenagh_Bridge_was_the_last_major_proje
Photo Credit:李國樑
文納橋由流放到新加坡的印度罪犯勞工建造,那是他們在新加坡的最後一項大型作業。
  • 安德遜橋(Anderson Bridge)

邁入20世紀,新加坡海港城市欣欣向榮,基礎設施難以應付新世紀的需求。

1910年落成的安德遜橋是新加坡第一座鋼橋,目的是為了舒緩來往紅燈碼頭的交通。

第二次世界大戰蔓延至新加坡,日本士兵將疑似間諜、罪犯和抗日分子的人頭懸掛在安德遜橋的拱門上,作為向反抗日本統治的人民所發出的警告。

Anderson_bridge_is_the_first_steel_bridg
Photo Credit:李國樑
安德遜橋是新加坡第一座鋼橋。
  • 駁船碼頭的水閘

駁船碼頭南岸還可見到不顯眼的水閘。過去的年代,漲潮時必須將人工水閘關閉起來,否則河水流到南岸的低窪地區,造成戲館街、香港街等街道淹水。退潮時則必須將水閘打開,讓溝渠的積水流入河中。

Sluice_gate_at_the_South_bank_of_Boat_Qu
Photo Credit:李國樑
駁船碼頭(吻基)南岸的水閘。
  • 李德橋(Read Bridge)

俗稱馬六甲橋,兩百年前這一帶被規劃為回教徒村落,稱為甘榜馬六甲。

李德橋以英國商人李德命名。 1850年代,李德曾經參與解決本地福建與潮州幫派的械鬥爭端。

夜間的李德橋上,潮州說書人點燃線香,坐在點著土燈的木箱子旁為苦力講古,傳達文化與價值觀。這些線香特別幼細,晚風吹拂下不消一刻鐘就燒完了。偏偏每到這時候,故事都進入高潮。大家聽得入神,不介意付點費用聽下去。清河後,講古已經成為消失的景觀。

Read_Bridge
Photo Credit:Terence Ong@Wikipedia CC BY SA 3.0
李德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