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福聯盟「花錢買辦公室」,為何演變為社工界的危機事件?

兒福聯盟「花錢買辦公室」,為何演變為社工界的危機事件?
圖為兒福聯盟現在位於台北大同區的辦公室。|Photo Credit: Solomon203Wikipedia (CC BY-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責信是非營利組織經營很重要的一堂課,如果民眾的信任感崩塌,估計未來非營利組織的經營會更加困難。事實上,募款倫理與責信度,是機構和民眾需要共同面對的課題,現今台灣的社會需要更多的改變才會進步。

文:水曲豆

這兩天財團法人中華民國兒童福利聯盟花了3.7億在內湖購置辦公室,很多民眾質疑善款的流向不明,竟然被NGO用來置產買房,想必各個捐款戶都不是滋味。導致很多捐款戶都表明不想再捐款給兒盟。身為在社工界混過一段日子的經驗,這個社福界的危機事件必須要分成幾個部分理性的來談。

過度的神化——社工是專業不是免費

台灣從有社工走到現在已經是好幾十個年頭,提供的服務更是不勝枚數,但是從社工有關的新聞報導或是活動,卻不難發現很多民眾仍然對於社工和志工傻傻分不清楚,甚至很多政治人物也是。如果要問,怎麼一句話惹怒社工,大概就是你們這些「志工」怎麼還有薪水領,真好!部分的民眾從來沒有充分的去了解與尊重,社工是一門助人的「專業」,業務包山包海,家庭暴力防治、社會安全網、身障服務、協助津貼補助等,都是諸多社工在協助整個體系的運行。民眾不該過度的神化與誤解社會工作,停留在社工就是做善事的志願性組織,無給職,這種已經過時良久的刻板印象之中。

貧窮救濟貧窮——惡劣的工作環境與勞權

社工現行薪資的部分,不知道有多少民眾關心過今年九月的新聞,總統蔡英文9日接見「社會工作專業人員」表示,政府將協助全面調高社工薪資,預計有上萬人受惠。方案社工的薪資普遍落在28000-32000元這個區間,除了政府單位兒少保社工的薪資會比平均高一些,因為其高風險的原因,其他民間機構的社工薪資可能在這水平之下,部分偏鄉缺少資源的地區,或是剛出社會的新手社工,社工的薪資約25000元上下還不含勞健保。也聽過很多機構社工沒有固定的辦公室,只能到社區或是學校借空會議室和教室上班的例子。

除此之外,社工界的陋習,回捐事件(機構和社工議定薪資和實領有落差)更是層出不窮,至今政府跟著機構最常一起裝死,政府說查無不法,機構說社工自願捐款,小小的社工根本沒辦法跟機構這些資方大鯨魚鬥,社工的勞權目前根本就是被狠狠的被踐踏在地。甚至,有些社福背景的立委更是跟社福資方一起剝削基層社工,例如:台灣社會福利總盟的提案,企圖調高社工每週工時的上限,導致社工面臨過勞的議題;社工薪資總額制的提案,恐導致基層社工基本薪資沒保障的困境;還有社福背景,卻跟食安危敵的也有。

基於這些原因,社工高工時低報酬,容易造成服務品質的下降,加速社工的職業倦怠,變成社工界最常見的現象就是貧窮的社工救濟貧窮的案主。這種惡性循環導致目前每年願意投入社工界的畢業生越來越少,依筆者的經歷,只有50%的社工系畢業生願意投入社工職場,畢業五年後仍留在社工界的人更是少於30%。如今,兒福聯盟願意花3.7億能夠提供給社工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這也是一個很好的進步,拋磚引玉地帶動整個社福工作環境的改善,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就服務品質而言,有穩定的服務地點很重要。工作本來就沒有貴賤之分,如果國家的社會福預算充裕,又或稅收跟其他社會福利國家一樣高,工時和責任相同,社工何嘗不想領跟科技新貴一樣的薪水?

道德的綁架——社會觀感與輿論的鄉愿

這個事件從爆料公社爆出後,就是一發不可收拾,就算今天兒盟執行長已經出面滅火,但仍然得面對捐款戶大量流失的連鎖效應。相信這篇文,估計有不少讀者覺得是為兒盟護航,民眾愛心捐出的錢被作為購買不動產的資金,想當然爾是該忿忿不平。筆者不能否認辦公室位置的選擇,是這起事件必須去重新審視的問題,但如果社福團體的預算充裕,為什麼不能用在改善社工人員的工作環境?改善工作環境,能夠提高工作品質與效率,也是讓被服務的案主受惠的一種方式。兒盟在記者會中也有說明為什麼選擇內湖地區,真相與否筆者持著保留的態度。

非營利組織拿捐款置產,導致社會觀感的不佳,勢必是這個事件的引爆點。民眾也要對自己的捐款付出一部份的責任,當用一樣的標準來審視所有的NGO和NPO,不難發現真正會賺錢的非營利組織大有人在。盈餘首屈一指的機構,當然就是每個月會從民眾帳戶中自動捐款出去的慈濟基金會莫屬,去年的財報「只有」4.7億,看著全台和世界各地都有富麗堂皇的靜思堂,還有曾想買下內湖水源保護區蓋靜思堂的豪邁,怎麼不曾見民眾的大肆撻伐?2008年爆出的創世基金會侵吞善款20億買土地的新聞,大家是忘了嗎?還是,民眾在這些事件中,根本不曾注意自己捐的錢用去哪了?

責信是非營利組織經營很重要的一堂課,如果民眾的信任感崩塌,估計未來非營利組織的經營會更加困難。事實上,募款倫理與責信度,是機構和民眾需要共同面對的課題,現今台灣的社會需要更多的改變才會進步。目前台灣有公益團體自律聯盟,透過資料透明化的過程,讓社會大眾能夠清楚的查詢捐款機構。另一方面,除了非營利組織和非政府組織本身的自律行為,其實也需要社會大眾定期的監督,這才能夠讓台灣的社會福利走向更多元且完善。如果,社會大眾擔心自己的捐款被濫用,請養成良好的捐款習慣,切記,捐款時一定要備註專款專用,這樣你的愛心捐款將會更準確地用在你想幫助的弱勢團體身上。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