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揭露真相」而採訪拍照,會被指控為騷擾嗎?

為了「揭露真相」而採訪拍照,會被指控為騷擾嗎?
Image by Michal Kryński from Pixab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記者而言,為了識別出庭被告人而跟隨拍照,是符合公眾利益的,而只要持續時間、採訪與拍攝距離都合理,儘管對方不希望被人拍照,也並不一定違反「編輯守則」。

文:何鉅華

記者在法庭外採訪拍照而被當事人指稱造成騷擾,間有所聞。英國近期的一宗此類投訴,報方提出的辯護理據,堪足參考。

英國報業獨立監管機構「獨立新聞標準組織」(The Independent Press Standards Organisation,簡稱IPSO)上星期就處理了一宗這類性質的投訴,當事人投訴兩名記者在法庭外造成騷擾,結果投訴遭到駁回。

英國報業獨立監管機構「獨立新聞標準組織」本案裁定 | 截圖自IPSO官網

追求真相?騷擾?

投訴人名為吉爾夏普(Jill Sharp),她因某些控罪前往利文斯通郡法院Livingstone Sheriff Court)應訊,她聲稱在離開法庭時遭到格拉斯哥《每日紀事報》(Daily Record)的記者和攝影師追纏,令她迫於要一直奔跑大約75碼(約等於68.58公尺)去到她的泊車位置。夏普女士聲稱,記者追住向她和陪同她去法庭的一名男子克萊格黑爾(Craig Hale)大聲喊問一些問題,同時攝影師亦迫貼車身旁邊,甚至將相機鏡頭伸進車內來阻止車門關上。

利文斯通郡法院(Livingstone Sheriff Court) | 截圖自官方網站

見報之前最後一次捍衛自己的機會?威脅?

夏普女士和黑爾先生聯合提出的投訴,是依據「編輯守則」第三條「騷擾」(Harassment)提出。投訴指稱,記者一面阻止黑爾先生關上前面車門,一面說「在明天見報之前給他最後一次捍衛自己的機會」。他們二人都覺得記者這種說法帶有威脅性質。

他們沒有向記者或攝影師發表任何評論或說些什麼,而夏普女士在進入車內時只是叫他們「走開,走開」。黑爾先生認為沒有理由他被拍照或受到這種方式對待,因為他只是以一個私人身份陪伴夏普女士到庭應訊。

「獨立新聞標準組織」規範的《編輯守則》 | 截圖自「獨立新聞標準組織(IPSO)」

持續時間、採訪與拍攝距離都是關鍵

《每日紀事報》作出答辯稱,對於黑爾先生和夏普女士對於這趟遭遇感到不安,該報表示遺憾,但該報並不接受其記者曾進行了不專業行為,並逐點反駁投訴人對事情的說法。

《每日紀事報》稱,整件事情只是持續了幾秒鐘,而記者只曾向他們講過《每日紀事報》打算就黑爾先生一些涉嫌行為作出報導,並給予他一個答辯的權利。該報否認攝影師曾經試圖將相機的鏡頭伸進車內,並向IPSO提供了大約60張照片,這些照片是在事情過程中拍攝的,拍攝距離大約15英尺(約等於4.57公尺)遠,照片顯示記者當時距離兩人大約6英尺(約等於1.83公尺)。

識別出庭被告人,符合公眾利益

IPSO裁定,記者或攝影師在對待他們兩人的方法上沒有任何不當之處。IPSO指出,對於識別出庭被告人,是符合公眾利益的;同時拍攝被告人,儘管對方不希望被人拍照,那並不一定違反「編輯守則」。IPSO補充稱,記者的一般做法,是會在作出報導之前將有關指控問一下當事人,以便給予對方一個回應的機會。

IPSO的委員會經考量後認為沒有足夠的依據以裁定《每日紀事報》沒有尊重對方要求停止的請求,亦沒有足夠的依據以裁定,在請求之後曾經繼續拍攝他們兩人的照片,而雙方的互動亦不能被視為曾發生過「持久的追纏」。

基於上述理由,裁定投訴不告成立。

延伸閱讀

更多卓越電子報文章

本文經卓越新聞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