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識人術:如何讓「視覺型」的人,維持在最有能量的狀態?

NLP識人術:如何讓「視覺型」的人,維持在最有能量的狀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飛快的速度做事、風風火火,或許是V小姐這樣「視覺型」的人最有能量的生活方式。她若要維持在「高能量」狀態,勢必得維持高速運轉 ; 反之,必須要讓她「減速」的事情,也勢必耗損她的「能量」。

上一篇文章,嚴霆老師向各位介紹了不論說話或做事,速度都飛快的美女V小姐給大家認識,還記得嗎?

以飛快的速度做事、風風火火,或許是V小姐這樣「視覺型」的人最有能量的生活方式。她若要維持在高能量狀態,勢必得維持「高速」運轉 ; 反之,必須要讓她「減速」的事情,也勢必耗損她的能量。

所以,需要讓她「深思熟慮」、「慢下來才能做好」的事,建議越少越好。

此外,我堅信,我們的生活中很少有「重要的大事」。「重要的大事」,多半都是由一堆「難以數計、且看似不重要的小事」累積而成的。

所以,我喜歡用很多生活中的小事來舉例,讓各位體會 — 你的「能量」,是如何在生活的點滴當中,積沙成塔?抑或是任由它在不知不覺中,悄悄消逝,如同指縫中的一捧流沙?

V小姐在「讓她做主」的事情上(哪怕只是小事),永遠不假思索、速戰速決,也同時看起來最有「能量」。有一次,中餐時刻,V 小姐似乎因為展場平面圖中,一些需要「反覆校對的細節」而「手忙腳亂」,耽擱許久。

不知道她是否不把事情做完,就不會感覺餓,因此,同事們便先自行出發去覓食了。(歡迎複習「視覺型」)大家走進去的義大利麵店,向來就不是V小姐的口袋名單。而且,V小姐過往總是用「空虛」來形容這家店的食物與服務。

後來,V小姐姍姍來遲地擠進座位,我第一次看到她拿著菜單,眉頭深鎖,思考超過兩分鐘。「要吃哪個好 …… 奶油培根那個什麼的 …… 還是 ……ㄜ你們覺得呢?……」

這是她唯一的一次,把手上的文字「唸出來」協助自己思考,這也是我看她做過最困惑、也最缺乏「能量」的一件事。

「視覺型」的,鮮少會這樣點餐 ; 「視覺型」的人,如果做出了這類「聽覺型」的人點餐才會有的行為,同時又一臉糾結、並且眉頭緊皺,你就可以知道,這絕非她所適合的狀態。

縱使「深思熟慮」一詞,經常被大家予很高的「正面評價」。(當然,如果V小姐在每次點餐時,本來就會瞬間變成很「聽覺」的人,而且看起來很舒適又自在的話,當然無妨。歡迎複習「聽覺型」)

關於人可能會隨著場景不同,而改變自身「感官優位」,我們日後還會再談。

shutterstock_101819224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如果讀者大人,是像V小姐一樣,生活中維持在「視覺型」狀態,才會比較有能量的人,嚴霆老師有幾點建議:

  • 全力爭取,讓自己成為某計畫或,某專案的「領導人」(動詞)與「負責人」(名詞),並專注於你能「全權主導」的事,這將是你工作能量的最佳來源。

如果某件事,不由你主導,請試著去爭取該項目、或專案的負責權,你執行或命令別人會更有能量。(甚至包含吃飯這種小事情喔。)否則,不論最終結果成敗與否、過程是否複雜繁瑣,對你來說,都容易有較多的「能量耗損」。

  • 若你是業務,請將你工作項目中,相對「不太重要、卻又很花時間的細節」交給業務助理。讓你的思路專注在「三件要事」以內,諸如開發、拜訪、扛業績,等等……。

什麼?業務助理的工作範圍不包含這些細節?請拿著你的業績成績單向公司爭取。
什麼?公司還沒有請業務助理?一樣,請拿著你的業績成績單向公司爭取。

  • 若你就是業務助理或行政人員,請跟你的團隊約法三章:「什麼時間點,我才(就)做什麼事,以利我的流程進行。各位,切勿自誤喔!」

務必讓大家照著你的脈絡行事,否則難以維持你的工作「能量」。我們快快讓上述「高速運轉才有能量」的相關內容,先告一段落。我們來談談需要透過「深思熟慮」才能蓄積能量的第二種狀態吧。

If you have ten seconds to make a decision, think for nine.

這是我父親經常提醒我的一句話。他常告訴我,永遠要記得,三思而行。我大多相信自己第一直覺、認為直覺不會錯,而且相信「直覺是個好老師」。我的父親是大學教授。他認為,他才應該是比較好的老師,而我的「直覺」不是。

想到父親有太多「深思熟慮」的故事可以說,我正逐一過濾。不然篇幅有限,而父親的思慮,恐怕是無限的……。(他看到我這篇文章,肯定要告訴我:「嚴霆你要三思啊!這種家事就不要寫了吧,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要三思啊!嚴霆啊」)

shutterstock_150288130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還記得,那年我正要滿18歲,暑假收到成績單後,父親跟我在「研究」(是研究,你沒看錯)怎麼填志願卡。每天早上一起來,父親就會找我一起,把我的各科分數加權,依照校系志願,重算一次,以確保我可以用不是非常好的分數讀到最好的志願。

父親會拿出一支鉛筆,跟一塊橡皮擦,唸出一段數字,叫我按計算機,還要計算兩次,確定他的鉛筆沒有筆誤,而我的手指沒有按錯計算機的「指誤」。非常感謝父親為我的大學與前程,所付出的一切努力(爸,我有寫這句,請不要揍我)。

但是,這讓功課本來就不太好的我相當崩潰。(要是成績很好,或許我們也不用這麼麻煩了)每天一吃完早餐,就會聽到:「來,嚴霆你過來…」我就知道,昨天的龐大運算結果,等同作廢,又要重新來一次,直到送出志願的最後一天,就是會從早,重新,算到晚,算到完。

剛開始幾天,我還勉強頂得住。但是到後面,我越發不耐。父親對這一系列繁瑣又複雜、日日週而復始的運算,簡直甘之如飴,甚至可以將午餐與晚餐延後。越演算,越津津有味,到了有點廢寢忘食的地步了。(當然囉,不然他怎麼能持續這麼久?)

此刻,我確定,我跟他不一樣,我絕對不是去英國拿電機博士的那塊料。有一天的傍晚,我再也受不了。

算到一半,我抓起那厚厚一大疊密密麻麻、布滿塗改字跡的A4紙與教導如何填志願的手冊,一起砸在地上,然後暴吼:「我不要再算了,我讀什麼學校都好,無所謂!我不想再算了,你想過這讓我多崩潰嗎?」

父親手拿著筆,坐著看著我,冷靜而平淡地說:「嚴霆,你怎麼會這樣呢?爸爸這麼認真的幫你演算,就是希望你有好學校可以讀,等下我們再繼續。」

我忘了後來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印象中,我又坐回了餐桌,跟他繼續再算了幾天⋯⋯寫到這裡,我的頭竟然又有點痛了,奇怪。

對於像我父親這樣「三思而行」、甚至連「超過三十思都還覺得不行」的人來說,若要教他學著像V 小姐一樣果斷、雷厲風行,肯定會讓他不堪負荷。在行動之前,必須「深思熟慮」,甚至要熟到「滾瓜爛熟」的地步,並將一切的風險來源、與各種失誤可能降到最低。

旁人眼裡,這看似反覆又煎熬的「演算過程」,其實是他們在下最終決定之前,熬製「舒壓解藥」之「標準流程」。(對了,我的「志願」並不包含「反覆與煎熬」這回事。)

漫長的煎熬過程,所熬製產生的「安全感」,就是他們「能量」的泉源。如果得不到100%的安全感,取而代之的,則是令他們「能量全失」的「焦慮感」。

「聽覺型」的人在面對複雜數學運算、或邏輯問題時,通常會很有耐性,一旦進入更專注「內心對話」的狀態後,就會進入更深沉的思考狀態,難以自拔。「聽覺」或「內心對話」特徵的人,如何才能將自己的「能量」維持在最高點呢?

且待下回分解,敬請期待~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