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約未到期先還房東鑰匙,在德國意味著「自動放棄」

租約未到期先還房東鑰匙,在德國意味著「自動放棄」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聽我陳述過後,律師的秘書非常無法理解地反覆地說:他根本不應該交出鑰匙,鑰匙是關鍵,一旦鑰匙交出去了,他什麼權益也沒有了。

上星期一個從台灣來德國本城實習的學生,緊急地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要我去幫他忙。他說他人與他的家當都在自租的住處門外,被房東掃地出門,不知怎麼辦。看看外面接近零度的冬天,冷風颼颼,他一個人被擋在門外,我趕緊去救援,剛好那天無須上班,趕緊搭計程車過去,先去一探究竟。當計程車到時,他大方地連小費也不吝嗇地為我付了車錢,我才看到他孤零零地一個人站在一個不起眼的寓所門外。冷冷的風,吹得他不知如何是好。

跳出計程車後,和他一起站在門口,我才發現外面的冷風真的非常刺骨。周圍的鄰居好奇地看了我們兩個亞洲人被困在外面。按了鈴也打了電話,女房東就是抵死不接。他說,房東早上要脅說要找警察,所以就只好打理好東西自動出來。後來想想,自己有付租金到月底,在月底的前一天,怎麼說都可以再留一晚,卻莫名其妙地不能再回自己的住處了,實在心有未甘。

之前我就聽他說過他和房東已經相處不好,爭執很久了。房東與他及其他房客一起住。他也曾描述過在租屋期間,房東如何苛刻,為了遷就她個人的生活習慣,強逼房客要用坐的方式沖澡,目的是怕水灑出浴池外,弄濕地板。很多歐洲的浴室地板和台灣的想像是完全不一樣。歐洲國家為了避免寒冷,經常浴室內的地板會鋪上地毯,而且不會有流出廢水的出水口。所以在德國絕大多數的浴室地板,基本上水是不能流出去的,因此保持乾燥就很重要。但是大多數的人,會用掛塑膠布簾的方式來防止沖澡時水的外噴。而這位房東,覺得房客就該聽她的,強迫房客如此配合,我倒是第一次聽過。

這位無情房東當然嚴格要求省水,所以只能沖澡,不能泡澡。到了晚上公共空間就只能使用蠟燭,因為她強調水電費非常貴。其實在房租租約中,水電及暖氣瓦斯等費用,一個房客已繳交一個月200歐元的水電瓦斯及暖氣費,照理說她要求嚴格省水電,早已超出常理。另外她還規定不能在房裡用電鍋煮飯,也不准他掛個人內衣褲與襪子於房間,理由是會造成濕氣,導致牆壁長黴。他是和另一位房客與房東一起住,房東經常會私闖他們的房間,看東看西,還常常趁他不在時,把暖氣給關小。總之,住在她的屋簷下,處處受限制,更不可能有隱密的私人生活。

鑰匙的陷阱

為了這個苛刻的房東,他特別去保險,以防法律糾紛。果然半年住下來問題滾滾而來。

他今天本來就和房東說好要交屋,但是前提是要房東給現金退房租以及押金共800歐元。過去幾天他已經請了律師寫了信給她。前一天和律師會談中,律師也強烈要求他一定要拿現金,否則通常租押金都會拿不到。

他一句德文也不會,只是和房東堅持說要現金。但房東說要先交出鑰匙,否則不給錢。就這樣,他傻傻地交出鑰匙,以為房東會給錢。結果她把捏在手裡的紙條快速地丟出來扔給他,內容是德文,跟他說,她現在就是沒有現金。然後她馬上說要他搬出去,否則要叫警察來。

這位老實的台灣朋友,聽到她說要叫警察,心中驚惶了,所以就拿著大小行李箱,自動出來到寓所外。他很乖,卻不懂得防惡人,結果讓自己進退不得!

法律保護懂法律的人

看著他律師寫給她房東的信,明明他有繳交租金到月底,卻被莫名其妙的趕出來,實在為他很不平。這回換我們找警察。警察遲遲40分鐘以後才到。警察下車的第一句話就說,這事件是民事問題,而他的職責是刑事問題,他直說他們不能做什麼處置。剛好在我們緊緊守候門外時,那位房東正好出門,警察過去和她對話。最後,警察也只是說,給她要的個資,因為房東向警察解釋她必須把水電瓦斯費用做過年度清算結帳後,才能把錢匯過來給台灣房客。然後,警察拍拍屁股就走人了,我們只好和鄰居吐苦水,鄰居也說和她也有相處問題,大家只能猛搖頭。

我回頭再幫他電詢律師如何是好,律師也只會德文,聽我陳述過後,律師的秘書非常無法理解地反覆地說:他根本不應該交出鑰匙,鑰匙是關鍵,一旦鑰匙交出去了,他什麼權益也沒有了。頓時,我腦門頓開,原來鑰匙的意義就在這裡。

鑰匙的持有者,普遍上在法治國家中,是有一定的法律權益。持有人有義務不能讓它丟失,而它也代表個人擁有的法律權益,就是鑰匙的持有者就擁有當下的使用或租賃空間權。交出鑰匙意味著自動放棄,這已無關個人是否有繳房租到什麼期限。這也就是說交出鑰匙,個人就無權使用此屋或物。而我們傻傻地念到大學,自問,我們的社會與學校教育怎都沒人教我們呢?慘痛的教訓,難道只能藉由這樣的社會教育才學得到嗎?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