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但準確預言2013年後將發生獄政風暴,還以高超手腕擺平雲林監獄大鬧事

他,不但準確預言2013年後將發生獄政風暴,還以高超手腕擺平雲林監獄大鬧事
Photo Credit: AlexVan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監獄裡頭的「人犯結構」,正在急遽變化,加上各種法律修改及假釋犯延長假釋期限效應等等種種因素相加總,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3、5年後,這種改變和人犯的心理難以調適,將會開始衝擊現行的獄政管理方式和模式。

(編:此篇為2010/07/01 法治時報第47期的文章,有鑑於昨2/11高雄大寮監獄爆發挾持案,其中帶出的獄政、監獄管理問題引起格外關注,前矯正人員訓練所所長黃徵男在該篇文章闡述了相關論點與經驗,文中甚至準確預言2013年後將發生獄政風暴。)

文:黃越宏

從事獄政主管工作長達40年的矯正人員訓練所所長黃徵男,觀察台灣獄政近年來變化,在他臨退休之際,憂心忡忡的提出警語,台灣如果不早日打造「超高度安全管理監獄」,最快,在2013年以後,將形成「超完美獄政風暴」。

黃所長指出,台灣監獄裡頭的「人犯結構」,正在急遽變化,加上各種法律修改及假釋犯延長假釋期限效應等等種種因素相加總,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3、5年後,這種改變和人犯的心理難以調適,將會開始衝擊現行的獄政管理方式和模式。

黃所長以他個人多年來,親自在第一線從事獄政管理的經驗指出,如果政府不早為規劃,儘速興建「低人力、高科技」管理的特殊監獄,也就是所謂的「超高度安全管理監獄」,一旦到時發生暴動,它的問題可能就不是單純「挾持」而已,恐怕會有更為嚴重的人 命問題。

監獄低人力高科技  預防未來大型暴動

就如電影片名「超完美風暴」的形容,這個可以預見的「超完美獄政風暴」之可能出現,主要原因是它正在「結合」了 幾個重要且罕見的因素。

第一, 刑法在2005年大修,其中,除了採取「一罪一罰」之不斷加計罪罰之外,有關「假釋」的部份,更是大幅修改「期限」,原本,「無期徒刑」只要服刑滿十年,就可以聲請假釋,民國94年的修法,一口氣就從「10年」 改為「25年」,而累犯也從原本的服刑「二分之一」改為服刑「三分之二」才得提報假釋。

這一改,對法條而言,動到的文字不超過15個字,但是,對無期徒刑的受刑人而言,要在牢裡的歲月,卻是多出15年, 若要計算日子,更是長達5,478天, 其中,還要加計至少多了3個閏年在內的3天。

第二,官司要到「三審定讞」,原 「被告」的身份,才會確定轉成「受刑人」,開始服刑計算日子。2005年法律修改之後,當時的被告要到官司打完三審定讞,預計,至 少需要3、5年以上的時間,此外, 「受刑人」和「羈押的人犯」又不同,受刑人有「行刑累進處遇條例」可以援用,羈押人犯沒有,2005年修法時,「行刑累進處遇條例」也跟著一起修,因此,受刑人受到的影響,也是要到開始服刑一段時間之後,才會發現他的「累進處遇」待遇不太一樣,那個時候,他的心情才會馬上且嚴重受到影響,在這之前,不會有受刑人「提早」去煩惱去擔憂的,但是,這種「心情影響」會是強烈的、集體的且嚴重的,因為那關係到他們每個人的「未來自由」。

第三,社會勞動服務法的通過之後, 短期刑的人犯勢必會減少,今後,監獄裡頭的人犯,會朝著「重刑犯」、「長期犯」、「累犯」等之類型的趨勢集中,這種人犯的「服刑心理」和「犯罪心態」以及牢裡的行為模式,都和一般人或短期刑人犯,有所差異性,在管理上,也必須有不同之手段和不同之舍房才行,要減輕獄政管理的人力負擔,非有重新設計打造的「超高度安全管理」之監獄不可。

第四, 台灣的兵役制度,將從「徵兵制」改為「募兵制」,這一制度的改變,受到很大衝擊的單位之一,就是監獄、看守所,因為,獄政管理人力長期以來,一直就是很吃緊,幸好還有「替代役」的「人力」可以支持補充,將來「徵兵制」取消之後,沒有「替代役」的短期支援人力可以上場幫忙,管理人力會出現嚴重破洞,這一破洞的填補,如果不提早安排,人力的疏忽,往往是出亂子的根源。

「法律遊戲規則改變」、「服刑期延長」、「人犯結構改變」、「短期人力欠缺」幾個重要因素加在一起,組合成一個可以預見的「超完美獄政風暴」將在2013年以後出現。

Photo Credit: TryJimmy CC0

Photo Credit: TryJimmy CC0

黃徵男為首屆專業獄政訓練畢業

黃徵男所長,警官學校第一屆開辦獄政系,就投身獄政,在那之前,台灣的監所,幾乎是沒有任何專業人士或科班出身的官員,在從事獄政管理工作,放眼看去,全是當年國民黨慌亂撤退中,「拉伕式」、「佔缺式」的人員充斥,各種惡行惡狀的牢頭獄卒傳言,繪聲繪影的吃人黑幕,讓政府不得不下定決心,展開人才培養,黃所長就是這批人才的首選。

當政府發現,獄政管理確實需要專業人才,決定進一步培養更高階的研究人才,而成立研究所時,黃徵男又是獄政研究所第一屆的研究生,他的一生都在研究和從事獄政管理之專業領域。

除了擔任過短期法院觀護人之外,從戒嚴時期開始,黃徵男就幹過綠島監獄的秘書長、並先後擔任過花蓮、台南的看守 所所長,武陵外役監獄副典獄長,綠島、雲林、台南等監獄典獄長,國內絕大多數的重刑犯、長期犯,都曾經在他的管理之下,乖乖服刑,甚 至,他還曾面對整座監獄的上千人犯,「採取分波集體行動」,一波一波發動「罷買」、「罷工」、「罷吃」,一起對抗他的管理及領導,而驚動了整個法務部。

由於豐富的獄政管理經驗,加上1996年11月19日,新竹少年監獄爆發管理員被受刑人挾持之暴動事件,整座監獄的囚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加上當時的立委謝啟大,在瀕臨「危機談判」轉為「安全掌控」之際,堅持進入參訪,一時之間,囚情受到刺激與鼓舞,再次引爆更嚴重之失控,讓整座監獄淪陷長達2、3日,甚至,還引起連鎖效應,台中監獄差一點,也因為訛傳人犯被打死 (事實上是心臟病發作)而跟進,採取暴動對抗。

這起暴動是繼1982年以來,最為驚心駭人的事件。

整起事件讓法務部警覺獄政管理的重要與不可失控,並下令全面整備獄政管理及衝突防範,在這種時刻之下,黃徵男典獄長是部長指定的不二人選,1997年,黃徵男正式出馬接掌國內最高的獄政主管:監所司司長(後改名為矯正司司長),讓監所不再發生暴動,讓監所不再失控。

成立「靖安小組」一旦有事就可火速趕到「出事現場」

黃徵男接任之後,立刻著手成立「靖安小組」,這個小組的功能,有點類似「屯田制」,平時,小組的每個成員都還是在自己監所的崗位上,一旦有事,受到徵召命令,就是火速趕到「出事現場」(有狀況的監所)。

監所管理一旦有狀況,勢必要靠「強勢人力」才能制壓,又,監所會失控,往往是平日管理上,就有鬆懈或值得檢討之處,因此,一旦有事,最好不要再用熟臉孔,最好是找「有經驗的外力」支援,這種「有經驗的外力」支援之來源,現成的就是「別的監所」之管理人員。

所以,要有「機動能力」來「制壓」監所暴動的最好部隊,黃徵男打的主意就是從各地監所現成的人力,去進行培養,去進行訓練。

但是,要培養和訓練最大的困難是,各地監所的管理人力,每個人每天都有現成的工作和任務要執行,且規劃需求的人力,至 少要有4百人以上,才能進行替手接管與鎮壓。

黃徵男為了實現這個「靖安小組」,特別制訂了一個「八年抗戰」計劃,他將各地監所的人員,先行編組,安排任務,然後再決定課程,這些「先期作業」都擬定之後,再開始「安排時間」,輪流調訓各地官員,每兩年訓練一期,每期一百人,分成8年,共有4百人。

這4百人都是受過任務編組的訓練,只要上面一聲令下,吹哨集合,隨時可以有多達4百個人力,可以進行「替手接管」與「鎮壓制暴」之特殊任務。

這套訓練,原本是要讓高層官員可以安心,監所不會再有暴動,就算有暴動,也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重新掌握囚情,讓一切恢復秩序,只是,當時計劃的原創者,為什麼又推翻了原定的信心?

原因很簡單,時代進步,就像食物也有賞味期限一樣,什麼事情都會「過期」、「逾期」的問題,當年集訓的人力,安排的課程,經過十多年的物換星移,很可能人老了,人走了,內容舊了,知識也都過期了。

問題,老是隨著時代的不同,改變型態,重新出現,監獄裡頭龍蛇混雜,隨時都有可能出問題。

Photo Credit: AlexVan CC0

Photo Credit: AlexVan CC0

高超手腕擺平民國76年雲林監獄大鬧事

面對監獄鬧事,黃徵男所長的獄政生涯中,最為驚險刺激的一次經驗,是民國76年,他接任雲林監獄典獄長時,受刑人針對他的嚴格管理手法,展開長達好幾個月的「三罷行動」,企圖逼迫黃徵男典獄長放鬆管理,讓他們日子「好過」,在那場苦戰之中,如果黃徵男落敗,他在監所界,將永遠無法再當主管,將從此留下笑柄,且助長受刑人氣焰,使日後的獄政管理更形困難。

在他到任雲林監獄典獄長之前,該監的管理鬆散程度,全國聞名,又,該監是煙毒專監,以收容煙毒犯為主,據黃徵男監獄長回憶,他報到之後,被他查緝出來的煙毒走私入監的管道,高達50多種管道,也就是說,各式各樣的矇混藏匿方式,逃避檢查,進入監獄的毒品,有幾十種途徑,這麼可怕的氾濫管道,無異是說,人犯在監所裡面,只要有錢,幾乎是天天都還可以吸食毒品。

黃徵男當時不能容忍這種事情,他一聲令下,全面查禁毒品走私,務必作到滴粉不漏。

這令一下,整座監獄的日子,雖然進入「規矩」,但是過慣了「不規矩」日子的人犯,可就難過而亟思反彈對抗。

受刑人私下集體討論,商定了三大對抗行動,第一波是「罷買行動」,集體「拒絕購買」監獄裡頭「福利社」的東西。

早年,監獄管理人員薪資差,唯一合法的「外快」,就是靠「福利社的分紅」,因為人犯在監獄裡,有錢也無法自由享用,被限定只能在「福利社」購買及消費(當年還可以花錢,要求福利社,給自己加菜),如果人犯都不跟福利社買東西,管理員的「外快」馬上會受影響,雲林監獄受刑人打算用這一招,逼迫黃徵男和他們妥協。

沒想到,黃徵男見狀,乾脆下令,關閉福利社。

反正,福利社的分紅,他本來就不喜歡。

而且,沒有福利社,受刑人比管理員還難過。

有錢沒有東西買,有錢的受刑人比誰都難過。

帶頭的人犯眼見這一招不管用,就再使出第二招 ─「集體罷工」。

受刑人依規定,每天要到工廠工作,上千個人犯,約定好日子,突然採取集體行動,發動攻勢那天,所有的人犯到了工廠之後,全部不動手,完全不工作,就是坐在工廠,手不動工。

這種情景從未出現,嚇壞不少管理員,馬上通報典獄長黃徵男,黃徵男顯然有備而來,不但不為而懼,還立刻發出指令,告訴所有受刑人,依照監獄行刑法規定,在工廠裡不工作,屬於違規行為,違規行為成立,將會進行積點扣分,分數被扣,就影響受刑人累進處遇及提早假釋之機會,希望受刑人注意,附和錯誤的集體行為,將來付出代價的,是自己個人的自由。

指令下達之後,要求各單位管理人員,分進合擊,抒通意志軟弱與容易配合的受刑人開始動工。

於是,一場外人很難想像的監獄人犯「集體罷工」的畫面,就在黃徵男的機警應變之下,消失無蹤。

監獄裡帶頭使壞的份子,在監獄裡面,成天無所事事,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帶頭使壞,建立帶頭地位。

兩次行動失敗,帶頭份子並不死心,繼續構思,如何再次出招,最後他們想到,「罷買」,會被關掉福利社,「罷工」,會被扣分,那「罷吃」總可以吧。

帶頭份子下定主意,決定使出最後一招 ─「集體罷吃」。

經過每次失敗,這一次,他們痛定思痛,事先規劃詳細,在選定日子之前,對內事先通報,要大家事先準備餅乾,以便私下偷吃;對外,事先找好假釋犯釋放的日子,讓釋放的人犯,到外面通風報信,找媒體、找黨部,配合施壓。

一切就緒之後,他們才發動「罷吃」。

發動當天,一到開飯時間,整座監獄就是集體不動筷子、不吃飯、不吃菜。

他們打算用這一招,逼迫黃徵男就範,他們的算盤是:不吃飯,總不能「處分」、「扣分」或是以後不給飯吃吧。

這一波行動,對黃徵男而言,真是一場硬戰,「罷吃」這一招,確實不好應付,加上帶頭份子充份佈局,裡應外合,連法務部都收到消息,不停打電話關心情勢。

黃徵男只有沈著應對一途,先是安定長官,闡明一、兩天不吃飯,不會有健康的問題,且囚情都在掌握中,不會失控,並暗示這一關鍵時刻,如果棄守,以後的雲林監獄,就再也無法好好管理了。

另一方面,黃徵男典獄長也開始收集情資,了解是誰在幕後策劃,同時,宣佈要讓受刑人正式對話,希望各舍房推派代表,進行對話。

檯面上,一邊對話,檯面下,一邊軟化。

正式推派出來的舍房代表,和典獄長進行對話,沒有浮上檯面的「代表」(暗中策劃主謀),也要分頭找出,黃徵男典獄長雙管齊下,一點都不能含糊。

800px-Alcatraz_Island_-_prison_cells

在談判過程中,黃徵男典獄長立場鮮明。

有理的建議,馬上採納;無理的要求,明白拒絕。

不能因為是集體對抗,就想先求得一時妥協,而虛以委蛇。

黃徵男同時曉以大義,以往的錯誤放任,不表示那是正確,面對今後的正確,也沒有必要反對,正確的管理方式,對大家都有利,再說,毒品在監所內部流竄,對所有的人犯,都是不好也是不對。

堅定的立場、睿智的折衝、明快的反應、加上多年的專業訓練,黃徵男終於搞定了全國最難管理的雲林監獄,這一仗,不但讓雲林監獄從此擺脫了「毒品天堂」的惡名,也確立了他在所有受刑人心中的地位,知道他是一位正派且有智慧的典獄長,在他手下服刑, 邪不勝正,乖乖遵守規定服刑,才是正途。

「三罷行動」,考驗了正邪的對立,也考驗了黃徵男的能力,經過那一役,法務部了解到,黃徵男的實力。

10年後,法務部找他,接掌主管全國監所的司長。因為在那之前的一年,新竹少年監獄暴動,囚情失控。對付暴動最有經驗的他,成了司長的不二人選。

1944年生的黃徵男,到2010年七月十六日,正好服務滿40年,40年來,他為台灣的獄政管理,建立防暴制度,培養優秀人才,他為他的公務員生涯劃下一個美好的句點,退休後,打算到南部鄉下,過他的鄉間隱居之閒逸生活,臨退之前,他還是心繫獄政管理,他擔心人犯結構的改變,將會潛伏新的暴動危機。

全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法治時報第47期

相關新聞: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