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造就華為的「偉大」,犧牲的是誰的苦難?

為了造就華為的「偉大」,犧牲的是誰的苦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帝國主義玩剩下的東西,中國不是不可以玩,但是不能一直玩,今天的華為已經成為中國企業「走出去戰略」中一張最亮眼的名片,繼續玩中國的那一套,只能說明它是一只紙老虎,而且是一只掉渣的紙老虎。

華為孟晚舟被關押一周年之際,華為前員工李洪元因為離職補償被控告敲詐,在被羈押251天後,因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無罪釋放。該案件經由媒體報導後,引起廣泛熱議。和以往網路上一面倒地支持孟晚舟和華為不同,這次網路上幾乎一面倒地批評華為仗勢欺人。就連《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也轉發了題為〈華為的回應不是「法治」,而是以勢壓人〉的文章,華為這次真的「撿到槍」了。

過去一年多來,華為因為違反美國法律受到制裁,打出了整個中國的高科技產業受到打壓的悲情牌,華為總裁任正非還將華為的現況比作伊爾2戰機,飛機被打得渾身都是彈孔,但是仍然在飛。不少中國人為之動容,華為也一夜之間成為中國最耀眼的民族企業,一時間支持華為、用華為產品和愛國劃上等號。

當華為代表了一個14億人口大國崛起的希望,美國就不可能再等閒視之。華為似乎也深諳此理,所以任正非曾經在多個場合和中國人的愛國情懷做切割,他曾經表示:「買華為不等於愛國,不要瞎喊口號,煽動民族情緒。」 顯然,任正非也意識到民族主義情緒是把雙刃劍。華為今天的成功除了任正非口中的「我們比較厲害」,不能否認它也是靠著官方的照顧、民族主義情緒的高漲而能夠左右逢源。

但是,今天華為的所作所為顯然不是一個合格的民族企業的表率,它享受著「民族英雄」的特權,卻沒有盡「民族英雄」的責任。

還是洋人辦事公道

去(2018)年12月,孟晚舟因涉嫌欺詐罪,被美國要求引渡,不久她就在加拿大被捕。儘管她是一個重嫌犯,但是根據加拿大的法律,她依然享受到保釋的權利,最終她以1000萬加幣(約合750萬美元)的天價保釋金保釋出獄,生活在溫哥華高端地段一幢價值1600萬加幣的豪宅中。據她所講:「這一年中,時間過得很慢,慢到可以看完一本書,可以和同事討論一件小小的事,慢得有時間去完成一幅油畫。」

她還可以相當自由地在市區活動,曾經有人拍攝到她在一家餐館用餐的畫面。去年,當她獲得保釋,回到家中,還在微信朋友圈貼出了一張傷痕累累的芭蕾腳照片,旁邊引用了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的名言:「偉大的背後都是苦難」,她還寫道:「我以華為為傲!我以祖國為傲!」

當一個欺詐嫌疑犯,通過不斷撒「愛國狗糧」的方式,將自己化身為「民族英雄」、「國家囚徒」,這恐怕已經在收智商稅了。

加拿大對於這樣一個重嫌犯的約束僅僅是讓她戴一個GPS追蹤器,確保不逃離出境。而中國政府為了報復加拿大,指控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史佩弗(Michael Spavor)涉嫌從事間諜活動和竊取國家機密,將他們逮捕入獄。《紐約時報》指出,康明凱和史佩弗的關押條件與孟晚舟有天壤之別,他們在秘密地點被單獨關押,不能聯繫律師,被禁止外出或見到陽光。

近期,中澳關係也因為間諜王立強投誠案雪上加霜,今(2019)年1月被中國逮捕的華裔作家楊恆均成為中國報復澳洲的人質。楊恆均的一名澳洲律師曾經向《衛報》表示:「中國當局施以各種手段,欲迫使楊承認間諜罪。此前楊恆均被准許每月獲一次探訪,也沒被鎖上銬鐐。」 但是最近,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對外表示:「楊恆均不但每日被審問,而且手腳被鎖住,情況令人不能接受。」

反觀待確認身份的中國間諜王立強,不僅人身自由沒有受到限制,還能以明星出道的方式接受各種專訪,不禁令人感慨:還是洋人辦事公道!

RTSJ41T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公權力為華為看門護院

就在李洪元事件曝光後,中國媒體還曝光在李洪元被捕的同一個月,至少還有4名華為深圳公司的前員工和在職員工被深圳警方以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等緣由帶走。他們中有人認罪、有人至今仍在羈押中、有人關押數月後取保候審。

更令公眾憤怒地是,華為指控李洪元的證據根本站不站腳,當地檢察機關最終認定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而當地的公安機關卻聽信華為的片面之詞,以莫須有的罪名關押李洪元251天。雖然當地檢察院決定給予其國家賠償,但是這段慘痛的經歷給他的個人及家庭造成的嚴重的精神和健康傷害,難以用金錢補償。

事後,當事人不希望起訴華為,只希望獲得華為的正式道歉。但是這樣一個再正常不過的訴求,也沒有得到滿足,華為反而傲慢地表示:「歡迎當事人用法律手段維權。」法律維權當然是一種權利,但是在華為強大的律師和公關團隊面前,缺乏資源的當事人無疑是以卵擊石。

有微博網友表示:「有時候民族資本主義比資本主義更可怕,民族資本主義駕馭在政治安排上,隨意動用法律、政治與輿論系統,肆意妄為……」

今天中國的公權力早已淪為像華為這樣的民族企業的看門人,國家機器成為民族資本主義整肅異己的東廠。紐約大學政治學教授梅斯奎塔(Bruce Bueno de Mesquita)和史密斯(Alastair Smith)在《獨裁者手冊》一書中提到:「不管是國家、公司還是國際組織,一個人只要控制了少數的制勝聯盟,就能大權在握。」 中共之所以能夠持續掌權,依靠的也是華為任正非這樣的民族資本家,華為對中共的支持,讓中共有源源不斷的稅源和先進的科技進行社會管控,而華為也獲得了在國內悶聲發大財和海外開疆拓土的機會。

這種制勝聯盟已經從上到下盤根錯節,成為控制國家和地方權利的深層政府。去年,廣州醫生譚秦東因為在網上發佈題為《中國神酒「鴻茅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的網帖,從心肌變化、血管老化、動脈粥樣硬化等方面,想說明鴻茅藥酒對老年人會造成傷害。涉事企業以他惡意抹黑造成自身140萬元經濟損失為由報警後,2018年1月10日,內蒙古涼城警方以「損害商品聲譽罪」將譚秦東跨省抓捕。4月17日,在媒體和輿論的持續關注下,被關押超過3個月的譚秦東被取保候審。最後雙方達成和解,以譚秦東道歉,鴻茅藥酒撤案告終,至於譚爆料的問題,早就隨風而去。經過一段時間公關和洗地,鴻茅藥酒依然是中國人的神酒,內蒙古的明星企業。

這次華為251事件爆發後,馬上遭遇了網路404,就連人民網轉發的文章也不能例外,可見中共為華為看門護院的決心很大。不過,事隔幾天,《環球時報》就將華為推上了「抗美」的前線,報導了華為在美國法院提交起訴書,請求法院認定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有關禁止華為參與聯邦補貼資金專案的決定違反了美國憲法和《行政訴訟法》的新聞。

《獨裁者手冊》一書中,還提到:「 有五個法則可以讓領導人在任何體制中成功,其中有一條就是讓你的名義選擇人集團越大越好,因為保持一個很大的選擇人集團,你就能輕易地替換掉那些致勝聯盟中的搗蛋分子。」 所以,華為不要以為暫時獲得了公權力的蔭蔽,就真能當家作主。在中美衝突的大格局下,華為也不過是一枚棋子,等到中美協議簽署,衝突告一段落,到時候華為的新賬舊賬,可能關起門來一起算。

任正非, 習近平, 華為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華為是只紙老虎

毛澤東曾經說過:「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 不知道毛是鼓勵人們吹哨壯膽,還是自己真正強大到可以令帝國主義和反動派不堪一擊。

然而,現實告訴我們:帝國主義的強大不是吹的。美帝祭出貿易戰,中國的經濟增長就降到近30年來最低的水準;美帝制裁華為,任正非只能嚷嚷著我們很強大,其吹噓的鴻蒙操作系統一直只聞樓梯響,銷售量卻直直往下落;美帝最近接連推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保護香港法案》以及《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真正用金剛牙咬到了中國的痛處,雖然中國多個部門出來譴責、罵街,祭出制裁措施,但是對於美帝來說卻不痛不癢。

通過李洪元事件,我們不難發現,華為近些年瘋狂成長背後累積的問題正在露出冰山一角,華為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強大,它不過是一只紙老虎。

李洪元當時所在的異變器業務部門是一個通過政府補貼而存在的行業,他因為舉報部門作假而受到主管排擠打壓,被迫離職。在李洪元2018年離職之際,與華為協商解雇賠償金33萬餘元,企業在轉賬30萬餘元後拒絕支付李洪元要求的年終獎金20多萬,華為轉而向公安機關舉報其詐騙。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2018年3月李洪元收到了38萬3651.24元和應補發的工資,這筆款項竟是通過一個秘書的個人帳號打到李洪元的帳號的。

瞭解整個事件的脈絡後,我們已經能發現華為的不少問題。首先,中國政府對外宣佈的不會對國內企業進行不正當補貼的聲明,不攻自破,中國政府和華為都不誠實;其次,華為的人事管理有很大問題,離職本是件平常事,但是華為卻把事情做絕。早前華為2012實驗室HR人員胡玲離職前在華為心聲論壇實名發帖,不但直言HR沒有誠信,還分析華為的公司文化存在諸多問題;再者,華為的狼性文化與當今世界的主流價值不符,狼性文化的背後是急功近利,忽略倫理道德和社會責任,華為的工程師長期以來是996血汗勞工的代名詞,華為的通信設備可以用最低的報價、最快的時間鋪設到高山、嚴寒、酷暑等極地,靠的是中國人不怕死的精神,剝削的是最底層的勞工,這些不過是帝國主義一百多年前玩剩下的東西,現在人家玩的是人文關懷、普世價值。

帝國主義玩剩下的東西,中國不是不可以玩,但是不能一直玩,今天的華為已經成為中國企業「走出去戰略」中一張最亮眼的名片,繼續玩中國的那一套,只能說明它是一只紙老虎,而且是一只掉渣的紙老虎。

偉大的背後不都是苦難,美帝沒有經歷過那麼多苦難,它的光鮮依然讓其偉大。今天中國、華為和公主孟晚舟的偉大,犧牲的是誰的苦難?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