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共諜案背後:在「友中」與「疑中」之間的澳洲

【國際大風吹】共諜案背後:在「友中」與「疑中」之間的澳洲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製圖: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為澳洲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觀光客來源國、第一大留學生來源國,但澳洲對中的高度經濟依存,讓中國有了以商逼政的空間。在近幾年來各種政治滲透跡象出現後,澳洲政府開始積極防堵。

文:李漢威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澳洲多家媒體23號爆料,一位名叫王立強的中國男子自稱曾經替中國從事間諜工作,參與過滲透香港、台灣及澳洲的任務,但不願意再繼續下去,所以請求澳洲為他提供政治庇護。這起共諜案是真是假,有很多不同說法,各方也仍在調查中,在此就不分析案情細節。

這起共諜案可以說再度挑起澳洲的敏感神經。其實,澳洲雖然傳統上跟美國是軍事同盟關係,但經濟上卻高度依賴中國,從礦產、觀光、到學術交流,澳中關係都很緊密,可是這幾年來,因為一連串事件,澳洲內部開始擔心中國對澳洲的影響力會不會太大,甚至重新檢討對中政策。這一集就來看看,澳洲跟中國有什麼樣的關係?為什麼澳洲會從對中國友好,轉變成有點緊張,甚至開始猜疑的態度呢?

中國:澳洲貿易、旅客、留學生的最大來源

要釐清澳洲對中國的態度變化,得先從它的歷史背景說起。風景優美、地廣人稀、自然資源豐富的澳洲,是全球面積第六大的國家,當然也是大洋洲的最大強國。大家都知道,澳洲原本是英國殖民地,可說跟西方世界淵源很深。二戰之後,在冷戰局面的影響下,更是早在1951年,就跟美國簽下共同防禦條約,維持緊密的軍事合作關係,一路持續到現在,同時也透過「五眼聯盟」交換國安情報。至於在經濟上,90年代也以美、日、韓、英等國為主要貿易夥伴。

不過隨著中國崛起,這樣的局面出現了變化。差不多從90年代末期開始,隨著北京當局提高鐵礦進口量,中國在澳洲的國際貿易佔比越來越重,也促成當地礦業景氣大漲。過去連續10年,在中國中產階級興起之下,對澳洲的葡萄酒、牛奶、牛排等產品進口需求增加,中國更成為澳洲第一大貿易夥伴。到了去年2018,跟中國的雙邊貿易已經達到澳洲貿易總額的25%之多。

除了貿易之外,中國也成為澳洲旅遊業第一大旅客來源國,在2018年有143萬人次,佔總量的15%。其中有些人可能不只是觀光,還是來看房的,因為根據瑞士信貸的研究,近幾年掀起一股中國人在澳洲置產熱潮,讓某些澳洲省分的房價持續成長。

澳洲2018觀光客來源國
製圖:關鍵評論網 / 鄭宇軒

另外,來自中國的留學生,估計也在2018年尾達到15萬人之多,佔澳洲大學國際學生的四成。如果不分本地或留學生,差不多每10個澳洲大學生就有一個是中國人。

澳洲2018外國留學生來源國
製圖:關鍵評論網 / 鄭宇軒

這些來往本身或許沒有問題,問題在於,經濟依存度太高,等於給中國以商逼政的空間,而澳洲領袖也逐漸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以商逼政、統戰滲透...讓澳洲不安的中國因素

所謂的中國影響力體現在什麼地方呢?近幾年有些案例可以參考。2009年,英澳合資的礦業巨頭力拓(Rio Tinto)集團,本來希望獲得中國國營的中國鋁業進一步注資,取得18%股份,但澳洲當局擔心,這樣會讓北京當局掌握太高的礦物定價權,最終讓力拓打消念頭。前澳洲總理陸克文,後來在回憶錄裡面透露,當時中國透過很多在澳洲的商業夥伴向政府強力施壓,希望案子通過審核。

另外,最近在間諜案中再度被提起的中國富商黃向墨,長期旅居澳洲,卻兼任中國統戰部下屬的澳洲和大洋洲統戰單位負責人,還在2014年捐款成立親中學術機構澳中關係研究所,以及多次透過政治捐款影響澳洲政治人物的對中立場。最終,澳洲政府在今年2月宣佈,由於黃向墨可能干預內政、危害國安,駁回他入籍澳洲的申請,並撤銷他的永久居留權。

中國富豪黃向墨澳洲居留權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澳洲工黨眾議員薛爾頓手持黃向墨與澳洲外長的合照。

其他大大小小的案例,包含澳洲華裔人士出面競選市議員卻被踢爆是澳洲統戰組織成員、一本檢討中國對澳洲影響力的書籍被出版社拒絕發行,以及2018年一個澳洲小鎮為了避免在牛肉產業的公開活動上觸怒北京,選擇自我審查,把台灣留學生彩繪的國旗塗掉等等。

澳洲如何戒備中國?

為了避免中國滲透澳洲政治與國安,近幾年當局發佈不少措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2018年國會通過的兩項反外國干預法,要求政治遊說人士必須揭露自己是否代表外國利益,以及加重間諜活動的罰則。雖然沒有明說,但被認為是衝著中國而來。同一年,澳洲政府也以國安考量為理由,禁止中國電信設備商華為和中興通訊,參與澳洲的5G網絡建設。今年10月,現任總理莫理森也表示,希望重新啟動美國、日本、澳洲和印度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共同面對印太區域的海洋、反恐、網路安全挑戰,也被認為是在中國跟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這些澳洲後院的太平洋島國建交之後,澳洲試圖制衡中國的手段之一。

近期的共諜案,讓澳洲的「疑中論」來到新高峰,但在此同時,親中派的聲浪也不小,例如前澳洲總理吉亭,案發後跳出來批評國安單位和媒體聯手炒作恐懼,反而會讓澳洲失去靈活外交的彈性,陷入必須在美中對抗下選邊站的困境。澳洲過去10年來,換了5位總理,但是要怎樣的對中政策,才能既確保國家安全,又不犧牲經濟果實,似乎還需要更多時間來摸索。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劉冠伶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
核稿編輯:李漢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