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菌環境」讓免疫系統像吉娃娃,隨時缺乏安全感狂吠不已

「無菌環境」讓免疫系統像吉娃娃,隨時缺乏安全感狂吠不已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極度乾淨無菌環境下成長的孩子,他們的免疫系統常常顯得六神無主,就像缺乏安全感的吉娃娃,聽到一點風聲就狂吠不已。於是這些孩子百花盛開時就流鼻水,氣溫一降就冬季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傅詩宸

面對架上琳瑯滿目的瓶瓶罐罐,你顯得有些徬徨無助,不久前誕生的寶寶在家裡小床沉沉睡著,你卻有如非洲草原四處奔走的瞪羚,在母嬰用品店裡焦慮地研究各大廠牌的消毒液,究竟是何種成分的溶液才能全面殺菌?既然你都來回踱步半小時了,不如閱讀以下文字再做決定吧!

讓我們把時間倒回20世紀末,距離泰晤士鬧騰河畔的不遠處有棟方正如嫩豆腐的建築物,仔細一看,建築物上頭佈滿精緻雕紋的窗框內坐著一位英國佬,他正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己的研究成果。

這位名為大衛史專正(David Strachan)的英國佬,當時任職於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在那個大批人馬離開農村、紛紛前往城市大工廠奮鬥的年代,過敏性鼻炎和濕疹就像中世紀的鼠疫般極為猖狂。

大衛見巷口玩耍的小孩一年四季掛著鼻涕、皮膚乾燥龜裂,心中憐憫之情有如火焰般熊熊升起,於是在1950年代末開始了一項,追蹤英國人民自出生到成年共 23 年的「過敏性鼻炎」與「濕疹」病況的研究。這個研究囊括了英國1萬7000多個孩童的資料,此數目可是現今蘭嶼人口數目的兩倍之多。歷經20多年的研究結晶,終於在1989年以一個顛覆傳統的姿態,在科學的舞台上發表了。

大衛發現在小家庭出生的孩子們,得到過敏性鼻炎和濕疹的機率明顯較高。尤其是那些家境富裕、爸媽對於衛生標準都有基本門檻的孩子們。反倒是家庭人口眾多,餐桌上有十多來隻小手搶食馬鈴薯泥的貧困孩子們,較不易得到這兩種疾病。

自19世紀細菌之父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提出疫苗的概念(以及教導社會大眾以高溫殺菌的方式,保存鮮奶和美酒)開始,大家才漸漸屏棄幾百年來深信不移的瘴氣論(miasma theory)──即「空汙」為所有疾病之源,並建立起除菌的習慣。

將近100年之後,大衛的研究結果告訴我們文明的發展,雖然揭開了個人良好衛生的扉頁、大幅扼殺疾病傳染的可能性,卻也帶來了許多不易根治的自體免疫疾病,如前述之過敏性鼻炎和濕疹。也就是說那些三天沒洗澡、晚餐時分圍著油燈咀嚼粗糧的蒼黃小臉,鼻塞皮膚癢的機率可能遠低於英國小王子喬治。

2003年,另一位任教於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葛雷漢.路克(Graham Rook)教授,根據大衛當年的發現進一步提出了「老友假說」(Old Friends Hypothesis)。簡單來說,自我們呱呱墜地那一刻起,那些隨人類共同演化幾百萬年的細菌,便如背後靈般與我們共存共榮直至嚥氣。我們在年幼時極需這些顧命大臣調教我們的免疫系統,知道在病原體攻擊下,何時得穩住陣腳、冷靜觀察,何時需進擊追殺。

在極度乾淨無菌環境下成長的孩子,他們的免疫系統常常顯得六神無主,就像缺乏安全感的吉娃娃,聽到一點風聲就狂吠不已。於是這些孩子百花盛開時就流鼻水,氣溫一降就冬季癢。巴斯德沒有料到的是滅菌後隨之而來的現代流行病。

除了前述之自體免疫疾病,還有許許多多慢性病諸如肥胖、心血管疾病、憂鬱症、以及癌症等皆被證實和人體內的微生物平衡高度相關。比方說克隆氏症( Crohn’s disease),一種常見於西方高度發展、衛生條件優良國家的發炎性腸道疾病,在開發中以及未開發國家中發生的案例少之又少。

我們從小到大投注大量的時間屠殺細菌,企圖創造一個無菌烏托邦,面對新生兒的到來更是驅魔般戰戰兢兢開啟全面消毒模式。然而越來越多證據顯示,細菌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讓孩子在童年時期、甚至媽媽在懷孕時候即暴露在多元菌種的環境,可以大幅降低未來罹患慢性發炎疾病的機率。

現代人在進行環境清潔、大量使用抗生素、以及飲食精緻單一化的同時,體內的菌種豐富度常常不同以往,免疫系統也逐漸失去學習適當防禦的機會。

看到這裡或許你會發現細菌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可怕,大多數細菌不僅無害,更是我們賴以為生的夥伴。我們無須將它一網打盡,為了寶寶未來的健康,不妨留條活路給這些珍貴的「老朋友」吧!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