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上):藝術圈勞資雙方不斷消耗能量的迴圈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上):藝術圈勞資雙方不斷消耗能量的迴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術行政——這個在社會看來與藝術文化咫尺相隔無比親近,在藝術人眼中卻又顯得世俗無趣的行業究竟遭遇什麼樣的困境和矛盾,導致每年都有數以百計滿懷憧憬的年輕世代奮身投入,卻又大多滿懷遺憾和失望忿忿而去?

引言

身為一個表演藝術行政從業人員,研讀國內各大表演藝術相關刊物算是每個月的定期功課和精神食糧。某次在翻閱PAR表演藝術雜誌的時候,一篇舞團經營者的與青年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對談讓我深有感觸[1]。 (內容為該經營者節錄自其主持的「舞團經營與管理」與學員對談的對話實錄,其中「師」為該經營者所語,「生」為學員)

師:如果你們要來從事舞團的行政工作,你認為合理的薪資是多少新台幣?
生:月薪3萬5! 生:4萬2!
師:那我們先以3萬5來說,那一年所需的薪資是?
生:42萬。
師:你們知道目前表演藝術可以申請到的經費大概會有多少?
生:有個國藝會給團隊的,每團至少有100萬。
師:那是「演藝團隊扶植計畫」,舞蹈類今年獲補助的團體有21個。如果獲得100萬補助,你願意支付一個行政42萬嗎? (生集體搖頭)
師:那你們說的團隊,一年是演出幾場?
生:以我們的團為例,一年平均10場…(下略)
師:10場是2到3個製作?那如果以3個製作來看,一個製作支付14萬給行政,大家覺得合理嗎? (生又集體搖頭)

更多的討論持續進行了90分鐘,我沒有提出什麼肯定的答案,最後留給同學再去想想的是:要談舞團的經營管理,大概就是要去做所有人事物的平台。我們所期待「分工」與「職責」明確的狀況大概不會出現,在經費有限的現況下,只能看看如何補位、如何把事情做到最理想的狀態!

原來,業界長期的低薪、分工不明的組織架構、和隱藏在職場文化中若有似無的自我剝削,在藝術這個相對弱勢、資源有限、且前進滯礙緩慢的產業環境,恐怕都仍是維持產業運轉所不得不為之的「必要之惡」。然而,與之相應的代價,卻是藝術行政人員的高流動率│折損率。

年輕的從業人員滿懷願景踏入業界,卻多半在短短一、二年間,有所建樹之前便將熱情耗盡,身心俱疲的黯然離開。而藝術團隊可能才剛訓練好一批行政人員,與之彼此磨合、建立默契,轉眼間卻又得與其告別,面對另一批人才培訓,陷入勞方(行政人員)和資方(藝術團隊)都不斷消耗能量的迴圈

小至製作專案內部人員包括藝術家、設計、表演者、技術人員的聯繫溝通,大至對外的票房行銷、企業合作、補助遞案、國際經紀,這些藝術團隊與外部資源的鏈結層面幾乎都仰賴藝術行政人員經營,然而在我們探討藝文產業人員的薪資待遇和勞動條件時,行政人員卻又往往是最先被忽略的一方

在看完這篇文章的一年後,我自己也從這股以藝術奉獻為名的血汗浪潮中敗下陣來,省思自身和同儕,與雇主│藝術家、出資方│贊助者之間的無數次的衝突與溝通、斡旋與和解。藝術行政——這個在社會看來與藝術文化咫尺相隔無比親近,在藝術人眼中卻又顯得世俗無趣的行業究竟遭遇什麼樣的困境和矛盾,導致每年都有數以百計滿懷憧憬的年輕世代奮身投入,卻又大多滿懷遺憾和失望忿忿而去?

emp9v0ppu69tfgbrpa8kiyvelngj7f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美國紐約州的《藝術與文化事務法》涵蓋的範圍從生產到市場、典藏到文資保護等等,都有明確的規範。完善的法律制度也讓藝術家、收藏家、畫廊到藝術行政人員的工作條件得到保障。

壹、常態性低薪與缺乏保障的勞動環境

臺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藝創工會)[2] 於今年5月聯合臺灣藝文空間連線、表演藝術聯盟、臺灣技術劇場協會等12個藝文相關組織,收集逾1500份藝文工作者(包含視覺│表演│影像藝術之創作者及行政人員、劇場設計及技術執行、策展人或評論人等)之勞動現況調查,針對藝術工作者的勞動條件與薪資現況做一全面性的探討。

調查顯示有5成以上藝術從業人員月薪不滿3萬元(且多半從業5年後薪資便鮮有成長)、平均每周工作時間達52小時(法定正常工作時間為40小時)。而其中表演藝術行政人員月收入低於3萬元者,為略少於平均值的42%、但每週工時超過48小時者為70%,工時居所有職業分組之冠(次之者則是劇場工作者的69%,而試算成平均時薪後,表演藝術創作者及行政人員、劇場工作者的平均時薪皆低於法定最低工資的150元) 而最後藝創公會給出兩低一高的結論:低收入、高工時、缺乏保障

「最迫切需要改善的我覺得是工時」經營逾25年,以臺語音樂歌舞劇和大型環境劇場享譽業界的金枝演社, 行政總監游蕙芬表示:「一直不斷的超時工作這件事情很容易把藝術行政的熱情給磨損掉。而且藝術行政常常工作到沒有生活,那會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而過長的工時背後的原因當然包括行政成本導致的人力不足、和表演藝術活動本身的工作型態,但同時也是考驗團隊主事者的人力規劃、管理能力及團隊本身的組織分工是否健康。

78987146_2600531799993191_34594987170049
Photo Credit: 金枝演社劇團

游蕙芬也不諱言,很多團隊都是在人力極度有限的狀態下運作,常常一個人得兼三個人用「那低薪的話,就表演藝術團隊而言,我覺得可能也是個團隊自己要檢討和面對的事情。當然就表團的薪資普遍來說可能沒有辦法高於其他的行業,但我們仍然不應該把低薪這件事當成是一個常態。」

考量到現在國內勞工普遍的薪資及勞動現況,我們暫且「先」不看低收入和高工時的部分(雖然一篇討論勞動議題的文章竟然得做這種發言,想來也是十分可悲),竊以為值得關注的部分是低保障。平均只有27%的藝術從業人員通常或一定會與雇主簽訂合作契約,且表演藝術和劇場工作者有將近五成的比例是在專案開始進行時才會簽定合約,導致薪資款項或工作時間產生爭議時,往往落入無法可據的窘境(順帶一提,劇場設計及技術人員有所有職業分組中最高的平均職災數,投保勞保比例卻只有69%)。

「你沒有合約保障,到最後連薪資拿不拿得到都不一定。」近10年藝術行政資歷,曾在表演團隊全職工作也曾做過接案人員的Cindy提到。一個演藝團隊如果不注重合約,恐怕接案者就要多留意對方的專案規劃和經營狀況是否健康。再加上每個案主對各項職務的權責定義都略有不同,因此在簽約階段就要盡可能地把工作項目條列清楚。「我以前曾經合約階段沒有溝通清楚,進入專案之後才發現要做的事情包山包海,但這時候我也不能說放掉不做,只好默默吃下來,畢竟自己的工作名譽要顧。」

但工作時數則相對更難規範,很多製作可能大部分的行政人員都是專案人員,也未必有卡可打。這時,便端看接案人員是否有足夠的經驗衡量自己的專業能力及需要的工作時間,「自己心裡要有一把尺,這些工作我大概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完成?你自己心裡沒有這個準備,到最後做到超時、過勞,你也只能認了。」

空總拆圍牆改善景觀 2020年全面開放園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文化部長鄭麗君

而就如同陳韋臻於〈藝術行政的勞動單位配置實況〉[4] 一文中所提及的產業現象一樣,表演藝術從業人員包含表演者、舞美設計、行政人員、劇場技術執行等等,有一大部分都是以兼職、接案、甚至是領時薪的點工等形式在業界活動,包含公務機構的藝文相關單位也有大半是以短期約聘的方式招攬人力。再加上沒有薪水(或僅有少量津貼)的實習生、志工等,這些非典型勞動撐起了一大塊的藝文產業勞動力。這類彈性化的勞動模式多半可歸因於表演藝術的活動形式(演出活動集中在假日,且大量的人力需求集中在專案進入演出期前的半個月至一個月內),而高度彈性的時間自主權、能與不同藝術家共事的機會、甚或是隨演出活動四海遊歷的壯遊情懷,也是不少藝文從業者選擇以接案形式謀生的原因

shutterstock_59847810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但其所衍伸的隱憂則是,聘僱方每一次專案都得和新的一批團隊磨合(如果我們姑且稱這一批四面八方而來的人為「團隊」),而當專案結束、合約終止,這些人員在專案中累積的經驗和知識卻未必能留下來;而勞動方則得忍受一邊做這檔一邊找下一檔的不踏實感,以及保險自負等等以高彈性為代價換來的低保障

「像我就真的沒辦法一直做by case的工作」Cindy自嘲「我曾經接過整個團隊都是by case的人,而且很多人是同時掛了好幾個案子在身上。那種狀況真得很可怕,全部的業務和時間一直在互相等待、拖延。包括開會也是,還可以約了開會,卻等不到最重要的導演和製作人,最後會也沒開成。」而通常無論是表演者、技術人員、或是專案行政,通常都是得待演出結束後,才能拿到自己的工作費用,甚至演出團隊因本身管理問題導致薪資未如期發放(俗稱拖pay),也是業界常聽聞的事。「所以雖然我接案的時間不長,但也可以理解說,大家一定是接了非常多的案子同時在身上,不然他們也養不活自己。」

而若從業人員假以時日,建立起自身在產業內的良好口碑,或許便有機會牽上固定合作的組織或表演團隊,或者是轉站全職性質的工作。但現今國內大部分的表演團隊都還是以一至二位藝術家為核心的小型工作室居多,意即,許多人事制度處在灰色地帶之中,沒有明確的組織架構、分工混亂、公私不分、不符合勞基法、責任制甚至是不規範出缺勤紀錄,都是業界常聽聞的事

而應對表演藝術本身的活動性質(需要將工作趕在以日計價的裝台時間中完成;演出或其衍伸活動多集中在假日或晚間;許多工作需待演出結束、觀眾離場之後才能進行),演出前後不可避免的會進入一種高密度長工時的工作狀態,此時無論勞基法定義的哪一種彈性工時皆無法有效規範這個階段的勞動週期。勞基法的工時計算固然有其盲點,但卻常常被某些雇主曲解成一種謬論:因為勞基法無法完全適用我的藝術行為,因此我也不用(完全)遵守勞基法賦予我員工的權益。

附帶一提,筆者曾自業界同行口中聽聞一句藝術家的驚天之語:藝術工作本來就不適合勞基法,有人要勞檢藝術團體就是在傷害藝術。

shutterstock_50559614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1]引文摘自表演藝術雜誌第304期(2018年4月號)

[2]藝創工會成立於2011年,現任理事長為蔡坤霖。提供藝術工作者法律洽詢、協助合約擬定、調解勞資爭議等業務

[3]參照藝創工會10月份記者會新聞稿

[4]《典藏。今藝術》2016年7月以《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藝術行政職災自救手冊》為題,對國內藝術行政業界現狀及薪資架構、勞動環境,分別自學院、民間、政策、產業等四個面向專題探討。雖然該專題主要仍是以視覺藝術界的藝術行政(畫廊、藝術家助手、展覽執行及業務聯繫等)為主要的觀察對象,但其中許多命題對於表演藝術行政的從業人員也同樣適用(並且在過了兩年餘後的今日,看起來並沒有顯著的改變。)參見文章請點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圖解】Dyson全球灰塵研究:台灣人愛用吸塵器、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公開最佳除塵利器

【圖解】Dyson全球灰塵研究:台灣人愛用吸塵器、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公開最佳除塵利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進一步探索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並找出最有效的除塵掃具,Dyson在全球灰塵研究中首次納入台灣市場調查,並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透過實驗找出除塵效果最好家用秘器。

國內疫情再度升溫,民眾再度回到居家隔離的生活。談到落實防疫,確實的整潔打掃絕對是必要;然而,如何才能有效率的掃除空間中的灰塵?且層出不窮的灰塵究竟從何而來?為了進一步探索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並且找出最有效的除塵掃具,知名科技品牌Dyson在全球灰塵研究中首次納入台灣市場調查,並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透過實驗找出除塵效果最好家用秘器。

Dyson最新灰塵研究報告:64%台灣愛用吸塵器高於全球平均

為了暸解全球消費者對於灰塵的認知,並從中洞察出消費者打掃習慣、提供居家清潔最佳解方,今年2月Dyson於全球33個國家展開「灰塵研究」,收集超過三萬份有效問卷,統計出全球民眾對灰塵的認知程度。本研究更首次納入台灣,針對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打掃行為以及打掃工具等展開調查。

01_完稿

本次灰塵研究,主要可分成三大部分調查結果:

  1. 灰塵認知:調查發現逾七成民眾知道居家灰塵量與健康有強烈關係,但多數不清楚灰塵的組成。有三成的台灣民眾認為灰塵的主要成分是沙子與土壤,但事實上,灰塵是由多種潛在過敏原的混合物,其中最主要來自塵蟎的分泌物、排泄物、蟲卵或屍體等。此外,近七成台灣民眾認知塵蟎會引起過敏及其他疾病,然而,民眾並不清楚「塵蟎排泄物」才是引起過敏的主因而非「塵蟎」本身。在調查結果中,民眾不止對「塵蟎排泄物」才是灰塵的主要成分感到驚訝,且僅有三成民眾知道「塵蟎排泄物」會引發過敏(32%)或氣喘(33%)。
  2. 打掃工具:依據台灣灰塵研究數據,以抹布(濕/乾)為打掃工具者最多(77%及66%);接續為掃把(65%)與吸塵器(64%)。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市場有64%的家庭使用吸塵器作為主要打掃工具,高過全球的統計數據(59%)。
  3. 打掃習慣/行為:有過半數(56%)台灣民眾的日常打掃頻率為每週至少打掃1次。疫情影響下,32%的台灣民眾增加打掃頻率,顯示人們意識到疫情間保持健康環境的重要性,也有助於提升居家的舒適度。

最新實驗證明,吸塵器的除塵效果大於濕抹布、乾抹布、掃把

為瞭解不同打掃工具的除塵效果,Dyson進一步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執行實驗,針對居家常見的打掃方式,如使用濕抹布、乾抹布、掃把、吸塵器等工具,觀察不同打掃方式能有效清除的灰塵與細菌數量。

02_完稿

詳細說明實驗方式如下:

  • 取樣環境:某戶親子家庭的客廳/臥室
  • 實驗流程:分別採用
    • 只用濕抹布擦拭
    • 乾抹布 + 濕抹布各擦拭1次
    • 掃把 + 濕抹布掃1次再擦拭1次
    • 吸塵器 +濕抹布吸1次再擦拭1次
    • 只用吸塵器清潔

針對不同打掃工具蒐集打掃前與打掃後的地板細菌,並運用「ATP冷光即時細菌檢測儀」進行細菌量分析,進行Before/After比較,找出清潔效果最好的清潔方式。實驗結果如下表:

截圖_2022-05-26_下午6_13_44

招名威教授也補充:「實驗結果發現,臥室相對而言較為密閉且少開窗,濕度較高,因此含有 740 CFU/mL的細菌量,比客廳的411 CFU/mL高出一倍。」進一步觀察清潔效果,則可發現:

「效果最好的是吸塵器,能去除75~90%的細菌量;若只單純使用濕抹布,只能消除35~40%的細菌。」

另外,招名威教授也強調:「實驗結果發現,使用吸塵器、又再用濕抹布擦拭後,清潔效果竟然只剩下57~73%;若選擇使用濕抹布進行打掃,可在清掃前先確定抹布和水是乾淨無菌的,才能避免又把髒污帶回到地板上。」由此可見,在無嚴重的污漬情況下,單只針對灰塵,使用吸塵器打掃環境就能提供最潔淨的清潔效果,無需讓手碰觸灰塵,也不用擔心揚塵與灰塵透過濕抹布擴散到其他區域,完成居家整潔,事半功倍。

毒理醫學專家推薦:Dyson V12、V15無線吸塵器

招名威教授說明,台灣氣候容易孳生「塵蟎」、積累「塵蟎排泄物」,加上疫情影響,居家時間變長,應選擇強力打掃工具,並提升打掃頻率,才能有效改善環境品質。例如「Dyson V12 Detect Slim™輕量智慧無線吸塵器」及「V15 Detect™智慧無線吸塵器」皆具備智慧雷射軟質碳纖維滾筒吸頭,綠色雷射光能清楚照射吸頭前方區域,讓灰塵陰影與地板形成明顯對比,讓平時看不見的微塵也能瞬間現形。

此外,Dyson V12及V15吸塵器還搭載「壓電式聲學感應技術」,每秒可測量高達15,000次通過入氣口的塵粒數量,並將顆粒震動轉換為接收訊號,測量吸入灰塵的體積與數量,在自動模式下,能根據偵測到的灰塵數量與濃度自動調整吸力,維持長效續航力。

不只能偵測灰塵濃度,還可透過「視覺化分類統計功能」,計算並偵測吸入灰塵的數量及大小,並將統計數據直接顯示於LCD螢幕之中,幫助消費者理解居家灰塵處成,包括:過敏原和花粉、微細灰塵、塵蟎和細砂、跳蚤及糖粉等,進而決定最適合的清潔頻率與需要加強清掃的重點區域,讓清潔的過程更加科學化與系統化。

更棒的是,讓消費者感到頭痛的頭髮纏繞問題,Dyson也提供有效解法。Dyson V12及V15吸塵器採用無纏結科技,可輕鬆將毛髮甩入集塵筒內,避免纏繞的情況發生,減輕打掃負擔。

招名威教授也建議,不只要追求有效除塵,最好還能選購預防「二次汙染」的掃具用品,讓灰塵無所遁形、還原居家健康舒適環境。

Dyson吸塵器皆配有全機密封與多重過濾系統,「Dyson V15 Detect™ Absolute Extra無線吸塵器」,不只配備上述功能,更進階加強「全機密封HEPA過濾系統及HEPA濾網」,可捕捉99.97%小至PM0.1的超細懸浮微粒、花粉和過敏原,將吸入機器與集塵桶內的汙染物牢牢鎖住並過濾,最終只排出潔淨的空氣,避免含汙染物的廢氣在清潔過程中造成室內空氣的二次汙染。

03_完稿

讓灰塵無所遁形的打掃利器!專家推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