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初入動漫坑的朋友,推薦你《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對初入動漫坑的朋友,推薦你《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圖片來源:《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很推薦沒看過動畫的朋友們去看 《比宇宙更遠的地方》,與其說是在看動畫,我覺得更像在看一部具備精緻分鏡、細節、音樂的單元劇。

日向打一開始就對南極有興趣了:

未命名
圖片來源:《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日向打工時就有偷聽玉木跟惠的對話了。換句話說,其實日向向報瀨說明來意時就說謊了。

日向一開始隱瞞了自己體能很好的事:

未命名
圖片來源:《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在新宿時眾人就發現日向跑步很快、動作協調性高。加上後面她提到「學習不像體育,只要下功夫就有收穫」。一開始看這句話覺得很奇怪,這世上也是有怎麼練都練不好的體育白癡,但也可見日向對自己體能應有一定自信。

到第8集全員體能訓練時,報瀨無法完成仰臥起坐、玉木舉不起啞鈴,結月甚至無法舉手搔癢,日向完全沒有露出疲態還能跟大家玩鬧,證實她體能很好。這點我們直到後半段才知道為何她想要隱藏自己體力好的原因──不想提起自己待過學校田徑社的事情。

報瀨跟日向都是屬於較獨立的個性,但在處理人際關係上報瀨的強硬跟日向卻有互補效果。當日向還在猶豫著是否要原諒過去欺負她的田徑社社員時,報瀨在直播連線上幫她出了一口鳥氣。原諒,並不是我們面對霸凌者的唯一選擇。

我特別喜歡這個橋段,宛如林奕含生前說過的:「我討厭覺得什麼事情都可以和解,我很討厭原諒,非常。很多事情都不能得到新生,死掉的人就是死掉了。」

霸凌既然是不可逆的既成事實,為何我們老是想著原諒加害者?報瀨就是要她們「懷著這份不安的心情活下去」。並說出了日向、乃至我們心裡最想對霸凌者說的話:別開玩笑了(ふざけるなよ!)

關於結月:網路與現實人際關係的差距

故事中,這趟南極之旅之所以能夠成行除了廠商贊助外,一部分就是靠主打白石結月的網路直播來吸引群眾注意。結月長期在演藝圈,主持對她來說輕而易舉,但她顯然在分辨現實人際關係中,不如其餘三人。

未命名
圖片來源:《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比宇宙更遠的地方》每一集的標題都是仿推特的gif圖。有趣的是,當四人踏上旅途後,四人的推特讚數、評論都有明顯上升,是這齣戲裡小而精細的設定。

另一個有趣的是,動畫最後一集是沒有發推文的。這些小安排讓《比宇宙更遠的地方》更具共鳴,就如同我們不會把自己最私密的情感、在旅途中最珍貴的心得拿到網路上說一樣。

未命名
圖片來源:《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結月的「回粉不停歇」

結月不喜歡自己的新歌《フォローバックが止まらない》(回粉不停歇),反映她對網路社群與真實交友的差距有所嫌惡。她有3.8萬的追蹤人數卻沒有朋友,加上過去靠近她的同學只是想享受跟名人拍照、出遊的感覺,導致她雖然渴望交友,卻沒有相關的概念(與一個人相處到什麼時候成為朋友?朋友是否應該互相告知對方訊息?朋友的每一句話是否都要回覆?朋友是否需要契約規章?是朋友是否就該花時間多陪對方?)

換句話說,她花了許多心力思考朋友的關係,卻脫不出自己在社群網路上跟粉絲互動的感覺。也難怪她會覺得自己的歌很丟臉,對真實交友毫無意義,讓她「有點想死」,找不出人際關係對她的意義。

フォローバック是英文的followback,可說是推特用戶常做的事情,我追蹤你的動態,你也回頭追蹤我的,為彼此增加人氣互動。以此觀之,結月是很特殊的案例。

但演藝與交友之間,編劇還是為結月找了一個平衡點:

未命名
圖片來源:《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到了南極,隊員裡還是有結月粉絲的。

即便結月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很丟臉,但還是有人期待著結月,這件事就算到了南極也不曾改變。結月的成長就從這邊開始,從抗拒演藝到逐步接受,可以看出結月在人際關係上不再有過度的焦慮,慢慢找出自己、演藝、朋友三者得以並立的可能。

比宇宙更遠的地方,對四個角色來說各不相同

這部動畫裡指的「宇宙」有許多意思:

  • 「比宇宙更遠的地方」對玉木來說,是過去因為臨陣退縮猶豫不決而去不了的地方、做不了的事。
  • 對報瀨來說,「比宇宙更遠的地方」是南極也是母親;去了南極才真正認知到母親已不再世上。分離,是報瀨學會的課題。
  • 對日向來說,「比宇宙更遠的地方」是自己心裡的芥蒂,曾遭到霸凌的她不知該如何面對加害者,直到她遇上了硬脾氣的報瀨。
  • 對結月來說,「比宇宙更遠的地方」的地方是人際互動,但她從這趟南極行學習如何縮短這個距離。

至於要如何踏出第一步,走向自己陌生、害怕的領域,《比宇宙更遠的地方》早在一開始就透過意象告訴你了:

等水在沙槽裡積起來,我喜歡看著水傾瀉而出的樣子,看著水決堤,得以解放,奔流而下,沙槽裡蓄滿的能量爆發開,一切都會動起來。

未命名
圖片來源:《比宇宙更遠的地方》

整部動畫中,這個意象是一直被重複使用的。不光是主角們的南極行程,更是整齣動畫的表現手法。儘管四位主角受到的限制不同,但她們的情感同樣受到壓抑、或是受到外界的影響無法達成,但仍不斷積累,最後終於化作一個個行動。不論是玉木、報瀨、日向還是結月,甚至是整個南極考察團的隊員們,他們就像沙槽裡的船一般,由靜到動,等待著改變、跨出疆域的時刻。

真正推動故事轉動的,正是這些情感的累積。這些情感的累積有許多形式:是報瀨一直以來寄給母親的信、是玉木從幻想到行動的原動力、是結月對朋友的渴望、是日向被霸凌後如何重新學習表達自己的過渡心態、是南極考察團的眾人們為了再到南極的努力、是破冰船一次次蓄力衝開冰層的力量。也因此,南極看似荒蕪一片,卻是眾人所思所想之地。南極,就是自己願望的鏡像。也因此,同樣的畫面有了不同的意義。

本文經方格子 vocus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