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地圖解謎!》:自古香火鼎盛的寺院——金龍山淺草寺

《古地圖解謎!》:自古香火鼎盛的寺院——金龍山淺草寺
Photo Credit: 榻榻米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九四五年三月十日的東京大空襲中,淺草寺的舊國寶本堂(觀音堂)、五重塔等建築全被燒毀。戰後淺草不再是熱鬧的娛樂場所,卻因為保留了江戶和戰前的庶民氣息,而成為極受歡迎的觀光勝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山本博文

金龍山淺草寺
自古香火鼎盛的寺院

淺草寺的創建時間遠早於江戶幕府,
是座歷史悠久的名剎。
即使江戶變成了東京,
這裡的人氣依舊不變。

  • DATA【金龍山淺草寺】台東區淺草2-3-1
  • TEL:03-3842-0181
  • 交通方式 東武伊勢崎線/東京Metro銀座線/筑波快線淺草站步行5分鐘、都營地下鐵淺草線淺草站步行7分鐘
235-1
Photo Credit: 榻榻米出版
顯靈於隅田川的主神

位於淺草的金龍山淺草寺,自古以來就被百姓奉為信仰中心。雷門以大燈籠聞名,但其名稱的由來是因為門側供奉著雷神。根據寺傳,淺草寺源自飛鳥時代。當時檜前濱成、竹成兩兄弟在隅田川捕魚,用魚網撈到一尊聖觀音菩薩像,是為淺草寺的本尊(主神)。這尊觀音像是一尊「祕佛」,平時不對外公開。

平安時代初期,延曆寺慈覺大師圓仁製作了一尊「御前立」觀音像,代替祕佛供信眾祭拜,圓仁因而被奉為淺草寺的中興開山。鎌倉幕府設立後,淺草寺受到源賴朝與北條氏的保護,民間信眾漸增。該寺數度於火災中燒毀又重建。

德川家康將淺草寺列為祈願所

天正十八年(1590)德川家康入主江戶後,將淺草寺列為祈願所,賜予寺領五百石。寬永八年(1631)和寬永十九年(1642)的大火燒毀了寺院,但在三代將軍家光的支援下,五重塔與本堂得以重建。

寬永寺為將軍家墓園,氣氛莊嚴肅穆;相對地,淺草寺卻充滿庶民風情。淺草寺的寺領包含門前町和千束村。門前町須按照町高繳納年貢,並按照間口(房屋寬度)負擔徭役。千束村起初繳納年貢,明曆大火(1657)後吉原遊廓遷至千束村,這裡漸漸建滿町屋。淺草寺之所以如此熱鬧,附近有吉原也是原因之一。

237-1
Photo Credit: 榻榻米出版
從雷門望向仲見世。
商店街營業權可以交易

雷門通往仁王門的參道稱為仲見世,兩旁的店家稱為掛見世(原意為臨時店舖)。

淺草寺有許多子院,掛見世的土地為這些子院的一部分,一些人出錢租下土地建起店面,再將店面轉租出去收取店租。

掛見世面積不大,店寬一丈(約3公尺),最多二間半(約4.5公尺);店深九尺(約2.7公尺)。但其店租頗貴,店面的營業權稱為「株」,可以拿來交易。

淺草寺越來越熱鬧,房東向店家收取的權利金也越來越高。該土地雖然為各子院所有,營業權卻早已脫離子院之手,任由房東買賣。

238-1
Photo Credit: 榻榻米出版
淺草奧山,這裡有木馬館等小劇場。
可以看劇、看表演的「奧山」

淺草寺西後側有塊區域稱作「奧山」,江戶中期這裡成為表演者聚集之地。臨時搭建的小屋中除了上演戲劇外,還有花豹等荷蘭人帶來的動物、偶師製作的擬真人偶供人參觀,甚至有現代所謂的脫衣舞與各式雜技,每天都有不同的活動吸引人潮前來。此處現在仍有淺草花屋敷遊樂園和一些小劇場。

水野忠邦推行天保改革(一八四一~四三)時,擁有仲世見土地權的子院聯合起來,要求房東撤出。眾房東則向町奉行所喊冤說這樣他們會破產,請求所方承認他們長久以來的租用權。

對此子院則表示,那些富有的房東是想藉由訴訟,來找窮困寺院的麻煩。寺院與町人就此針對土地權和營業權展開一場爭奪戰。

天保改革時還有另一件大事,就是「江戶三座」遷到了淺草猿若町(現在的台東區淺草六丁目)。江戶三座雖然是被迫搬遷,卻使淺草逐漸成為一座戲劇中心。淺草寺內豎有第九代市川團十郎的銅像,其為明治時代的歌舞伎演員,被譽為劇聖。這座銅像於大正時代製成,卻於一九四四年戰爭時期被政府強制徵收,後於一九八六年再建。

240-1
Photo Credit: 榻榻米出版
演出《暫》的第九代市川團十郎銅像。
廢佛毀釋下,寺院領地變作公園地

到了近代,淺草發展為人潮聚集的娛樂場所。

明治六年(1873),受到廢佛毀釋(佛教打壓運動)的影響,淺草寺的寺領遭政府沒收為公園地。公園地劃成七區,一區為淺草寺,二區為仲見世,六區則作為演出、餐飲、遊樂用地。

明治二十三年(1890),六區建了一棟十二層的商業大樓兼觀景臺「凌雲閣」(俗稱「淺草十二階」),深受大眾喜愛。時至明治末期,這裡設立了好幾間活動寫真館,逐漸成為電影中心。大正時代,日語音樂劇表演團隊進駐淺草,刮起一陣「淺草歌劇」旋風,同時少女歌劇也在此上演。戰前的淺草可謂娛樂中心。

一九四五年三月十日的東京大空襲中,淺草寺的舊國寶本堂(觀音堂)、五重塔等建築全被燒毀。戰後淺草不再是熱鬧的娛樂場所,卻因為保留了江戶和戰前的庶民氣息,而成為極受歡迎的觀光勝地。羽子板市、酸漿花市(ほおずき市)等市集開設時,亦會吸引大批人潮。

  • [參考文獻]吉田伸之〈寺社支柱──淺草寺地域與寺中子院〉,吉田伸之編《身分性周緣與近世社會6寺社支柱》,吉川弘文館,2007年
241-1
Photo Credit: 榻榻米出版
歌川廣重〈淺草金龍山〉(《名所江戶百景》)。

《古地圖解謎!》書評:在東京的江戶時代遺跡散步,重現熱鬧的江戶風華

文:洪維揚(日本歷史作家)

對大多數台灣人而言,儘管目的各不相同,日本始終是出國旅遊的首選。除了距離較其他國家近、治安良好、街道乾淨、日本國民素質高外,保存完整且豐富的人文資源也是日本受到台灣人青睞的原因之一。

受到遊戲、戲劇及動漫的影響,以日本著名歷史景點(如名城、武將出生地)為旅遊目的的台灣人有愈來愈多的趨勢,而不再只是購物血拼。然而,日本盛行的城市.街道漫步(或散步)在台灣似乎還未形成風潮,這固然涉及到城市.街道漫步需要極長的時間以及個人體力、經濟等種種因素,不過,對於城市及街道本身是否有足夠的認識也會影響到體驗城市.街道漫步的意願,這點應該也是不容忽視的原因。

以東京為例,多數國人認識的是明治二(一八六九)年取代京都成為日本首都或是二戰之結束時淪為美軍空襲下一片廢墟中浴火重生的現代化城市,對於在近代之前有長達二百六十餘年――比改名為東京的時間還要長――作為幕府將軍居住之地的江戶,普遍沒有足夠的認識。沒有足夠的認識,自然就不會有深度的旅遊。

《古地圖解謎!回到江戶,跟著歷史學家解開現代東京之謎》便是一本深入淺出介紹江戶歷史的書籍,有別於多數書籍只是介紹「時間上」的江戶歷史,本書針對「空間上」的江戶進行介紹。既然以「空間上」的江戶作為介紹對象,當然得從江戶最重要的地方江戶城開始談起。

江戶城在明治維新後成為皇居,只要透過網路搜尋或其他管道都能知道。但是江戶時代皇居周遭之地盡是諸藩大名的上屋敷,這些大名上屋敷在江戶開城後多為新政府接收,成為日後日本政府機構的核心要地,這點對日本以外的外國人而言可能並不是那麼清楚。至於在這些地方上發生過的事情可能連一般日本人也不清楚,外國人就更不用提了。前文提到諸藩大名上屋敷聚集在江戶城周遭,除了上屋敷外諸藩在江戶還有中屋敷、下屋敷以供前來江戶參勤的藩士作為下榻之地,這些中屋敷、下屋敷把江戶的範圍從江戶城往外延伸。

也許有讀者已經看出本書介紹的地區只有今日東京都部分特別區,而非全部,是否有所遺漏或其他原因?事實是江戶時代的江戶並不完全等同今日東京都23特別區。板橋、品川兩地分別是中山道、東海道進入江戶的門戶,這兩地之外的特別區(如練馬區、杉並區、世田谷區)在江戶時代並不屬於江戶的範圍,當然也就不在本書的介紹內容裡。

本書作者山本博文教授畢業於東京大學文學部國史學科,現任教於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對國人而言山本教授可能是個陌生的學者,但對我而言,連同本書在內已是第三次為其著作撰寫推薦文(包括正式的推薦序與非正式的網路介紹文),拜山本教授著作中譯本之賜,我得以與出版本書的「榻榻米出版社」結緣,與其說是我與山本教授專攻領域相仿,倒不如歸因為冥冥之中的緣分。

也希望讀者們能藉由本書對在東京尋找江戶時代的遺跡而進行散步產生興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古地圖解謎!回到江戶,跟著歷史學家解開現代東京之謎》,榻榻米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山本博文
譯者:馮鈺婷

東京還可以怎麼玩?——古地圖+現代地圖,一目了然!
跟著史學家來去東京,讓江戶歷史與人物一一在現代景觀中浮現!

昔日的井伊家上屋敷,今日的國會議事堂?
想找江戶時代的越後屋?就到駿河町!
時代劇裡町奉行所的與力、同心都住哪?去八丁堀櫻川公園找!
江戶牢屋敷變身成公園,你野餐賞櫻的地方曾是陰暗的監牢……
把三十間堀川填平後,曾是聲色場所的木挽町變身今日銀座?

江戶人們許多生活的痕跡、活動的居所,穿越時空隱藏在巷弄、街角、熱鬧的大街上。
一趟深度的江戶歷史行走,透過珍貴的古地圖與現代地圖的對照,
古代東京的歷史與人物一一在現代景觀中浮現,
一段段江戶故事、一個個遺跡串連起歷史的詭譎千變,
都出現在人們如今稱之東京的國際都市裡。

本書特色

  • 本書刊載江戶時代的古地圖,以及與古地圖疊合的現代地圖,可對照遺跡所在點。
  • 詳細歷史考證之文字解說,輔以地圖導引,完整架構出今昔東京之樣貌。
getImage
Photo Credit: 榻榻米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