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偷渡的前馬共總書記陳平骨灰,看馬來西亞匱乏的法治精神

從被偷渡的前馬共總書記陳平骨灰,看馬來西亞匱乏的法治精神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馬共成員將前馬共領導人陳平的骨灰從泰國偷運回馬國事件引起相當大爭議,作者認為當事人不採取司法途徑,以及政府將事態往種族化、政治化發展,反應了民間與官方法治精神的不足。

9月初在馬來西亞(以下簡稱大馬),2013年已逝世的馬來亞共產黨(以下簡稱馬共)前總書記陳平火化後的骨灰,由回馬定居的前馬共成員從泰南偷渡運回大馬,並被撒在故鄉的山海之中。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荒謬的事件,就是因為大馬政府過去並沒有確實執行與馬共之間簽訂的和平協議條文,因此遺留下歷史問題。若根據1989年由泰國政府、大馬政府及馬共三方在泰南的合艾市談判後簽定的《合艾和平協議》,所有馬共成員及游擊隊,在放下武器並宣布解散後,它的這些前成員,有權利在一年時間內,可選擇留在泰國或是回大馬定居,兩國會視情況,給予這些人公民權或居留權。

其實偷渡一個共產黨骨灰也引發爭議的現象,也相當程度的反映出在大馬的多元社會下,只要出現高度爭議性的話題或人物時,就會出現棘手且難以處理社會爭端的局面。

對已下台的政黨聯盟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以下簡稱國陣)政權來說,若遇此情況,便會傾向用種族化、政治化的方式,來處理理應由法律見解來決定事件的做法。如在政府簽定和平協議時任警察政治部總監的前大馬總警長拉欣诺(Rahim Noor)便對此傾向提出批評,他認為若根據和平協議的上述條文,陳平連人要回國的權利都有,那骨灰回國根本不該是個議題!

毋庸質疑的是,在大馬有些人會視陳平為反殖民的英雄,而另一些人則稱他為大馬的「頭號人民公敵」,因此凡是有關陳平的事情,在前政府時代,一律都會用上述種族化、政治化的原則處理。

對國陣而言,陳平要申請回國定居,抱歉,其他人都可以,就你不准;陳平要出版有關馬共的口述歷史書《我方的歷史》,你去新加坡出版,大馬內政部還一度在海關嚴厲查禁這本書的「進口」。

著名的獨立電影導演阿米爾・穆罕默德(Amir Muhammad)曾拍攝有關陳平紀錄片《最後的共產黨員》(The Last Communist,馬來語Lelaki Komunis Terakhir),電檢局就把它列為禁片,不准它在大馬公開上映;陳平在泰南病死了,照例當然也不准他的屍骨回國下葬了。

阿米爾_穆罕默德_Amir_Muhammad
Photo Credit: 2018當代敘事影展
《最後的共產黨員》導演阿米爾・穆罕默德(Amir Muhammad)。

這就是和平協議生效後,國陣政府給陳平的待遇,因此若以此情況來看,這時會選擇將骨灰偷渡回國,大概也就是陳平的友人們,實現他的遺願不得不然的方法了!

不過,弔詭的是,這樣的偷渡事件,其實是發生在陳平已逝世多年以後的;陳平早在2013年就已逝世並火化了,但卻遲遲沒有偷渡回國,直至最近他的友人才做了這事。

要知道,大馬已在2018年5月實現了成立馬來西亞以來的首次政黨輪替,由另一個政黨聯盟—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以下簡稱希盟)取代國陣執政了,而在希盟政府時代,大馬確實出現了相對從前更為寬容的政治氛圍,別的不說,至少有關陳平骨灰回國的議題,在2018年於吉隆坡所舉行的大馬緊急狀態70周年座談會上,就曾由前馬共成員阿纳斯(Anas @ Indrajaya Abdullah)公開提出過!

又例如陳平骨灰處理工作組負責人,81歲的蔡建福在公布骨灰已回國的記者會後接受媒體訪問時,就清楚表示,雖然他們不排除政府會追究偷渡骨灰的可能性,但他樂觀認為,希盟政府不會這麼做。

這表示陳平友人們會帶陳平骨灰闖關的背後考量,其實仍是跟希盟政府取代國陣執政息息相關的,而希盟政府相關人員的反應,也證實了這樣的預估,如大馬首相馬哈迪在媒體針對這件事做回應時,就很無奈地說,既然陳平已過世了,那各造都不應再去挖掘這些事情,如果因為陳平事件而要換首相,就換吧!

不過,另一方面來說,已在野的國陣和伊斯蘭黨聯盟,卻是因此撿到槍,大肆批評希盟政府的做法,會助長共產主義在大馬死灰復燃,並希望可藉此挑起種族情緒,進一步打擊希盟政府的威信。

縱觀事件發展,我們其實可以發現一個相當弔詭的現象,那就是大馬各界到目前為止,幾乎所以針對此事所發表的看法,竟跟過去國陣政府用的種族化、政治化的原則並無二致。

由於在野黨派並無掌握公權力,因此他們在此時運用過去慣常的種族化、政治化的手法來抨擊政府,反而最容易理解;想也知道,從選票的邏輯來說,用種族主義來攻擊政府,是他們目前可撈取最大利益的策略。

可是對希盟政府來說,本應避免將此事朝向種族化、政治化的發展才是,但卻也陷入了過於政治化處理的漩渦中,撇開有的部長或議員等政治人物矯揉造作的回應不說,單從司法層面便清楚地凸顯出希盟政府的尷尬!

RTX13S80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馬共前總書記陳平2013年9月16日過世。

官方與民間應循司法途徑解決陳平骨灰爭議

陳平骨灰是用偷渡、沒有申報的方法運回國的,如此清楚的違法事實基礎,警方其實應根據調查後,就提出他們的法律見解和處分了,不是嗎?但可惜至今警方的做法仍是曖昧不清的!更弔詭的是,若陳平在生,他真的會同意友人們的這個做法嗎?其實我們可從陳平晚年的對應國陣政府的做法、公開訪談、口述歷史文件、甚至日前才公開的遺書內容上,追尋到一些其會如何處理「回國」事宜的線索的。

如過去的國陣政府先以陳平無法提出「報生紙」證明其「馬來亞」公民的身分為由,後又用陳平回國會「威脅國家安全」,先後兩次拒絕了他的回國定居申請時,陳平其實是選擇了走法律途徑來挑戰上述行政決定的,他在2005年時向法庭提起訴訟,指政府的作法,違反《合艾和平協議》,只是這個挑戰最終卻遭法院駁回。

當然,很多人都對當時大馬法院體系的正當性有所質疑;眾所周知,國陣政府長期的威權統治,的確已造成當時大馬政府的行政權日漸侵蝕了司法獨立的體系。

不過若在面對如此惡劣的司法環境時,陳平仍願走司法程序來應對其個人的權益問題的話,這其實也反映出晚年的陳平對進行「政治鬥爭」看法的一面。

若我們從陳平半自傳式的口述歷史《我方的歷史》一書中,閱讀他對馬共在1948年決議採武裝鬥爭方式爭取獨立所發表的看法時,其實可以發現對於陳平的「鬥爭」立場,若非到最後無計可施的絕境,留在憲政體制內,進行合法的憲制鬥爭始終才是他的基本立場。甚至我們可以這樣說,正是因為有這樣思維,才會有1955年的「華玲和平會談」(與當時的聯盟政府及英殖民政府),以及而後在1988年舉行的合艾和談。

另外,我們更別說,在陳平的遺書中,清楚透露自己最終想回歸成尋常百姓的遺志了!所以說,若依照陳平這種一貫的思維,他若是還在生,也一定會採法律途徑,來保障其個人身後的骨灰,能擁有回國權利的。

當然,我不是陳平的友人,對他們要用什麼方式來處置陳平的骨灰是無權置喙的,但正如阿纳斯曾形容的那樣:「陳平骨灰能不能夠回到馬來西亞安葬,是對(希盟)新政府是否民主公正的試金石。」對我來說,將此事提呈到法庭去決定,而不是用偷渡的方式來處置,也是一個能夠測試大馬司法體制是否能擺脫政治力量不當介入的試金石。

而陳平骨灰偷渡事件,正確確實實地反映了,雖然大馬實現了政黨輪替,但大馬人民對司法的信任感,及對何謂法治的看法,還遠遠不能支持一個真正獨立於政治的司法制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