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學著更像男人,讓女人在兩性關係中更有力量

開始學著更像男人,讓女人在兩性關係中更有力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男人的出現不是要帶她進入一個別人生活的場景,去探索別人住的地方、別人做的工作、別人和別人之間的關係。

「今年起我開始學著更像男人,更專注於自己身上。尤其對於性關係,我會讓他們來我家,上完了床就讓他們離開,一句廢話也沒有。我愛回誰的簡訊就回誰的簡訊,我愛每個週末帶著不一樣的男人現身酒吧,男人們既畏懼又為之著迷。他們可以從很遠的地方趕過來,但我絕對不會從市中心跑去任何人家過夜,就算叫車來接我也可能不會接受。」

需要靜心、也享受清靜的自己

也許妳跟我一樣,寧願在家裡多聽幾首旋律迴盪、聲調平緩的歌。寧願穿著睡衣在電腦前面搜尋影評、寧願在歌詞中找到妳和生命的映射。

我喜歡一個人在家,喜歡一個人舒舒服服地愛幹什麼就幹什麼去。我會閱讀,聽音樂,看電視。如果要出門之前,我會很珍惜多這幾分鐘好好自己一個人。(即使妳已經自己一個人一整個禮拜了)。即使要見的人是最沒有壓力的好姐妹也一樣,我還是想要自己一個人,一下下。

變得更像男人好處多多

美國歌手碧昂絲(Beyoncé)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

如果我是男人 If I were a boy
就算只有一天 Even just for a day
早上滾下床 I’d roll outta bed in the morning
愛穿什麼就穿什麼出門 And throw on what I wanted and go
和哥兒們喝啤酒 Drink beer with the guys
追求漂亮女人 And chase after girls
我愛跟誰在一起就在一起 I’d kick it with who I wanted
從來毋需負責 And I’d never get confronted for it
因為他們永遠跟著我 ’Cause they’d stick up for me
如果我是男人 If I were a boy
我會手機關機 I would turn off my phone
向世界宣稱它壞了 Tell everyone it’s broken
他們以為我不過是一個人在家睡覺 So they’d think that I was sleepin’ alone
我會將自己放在首位 I’d put myself first
由我制定規則 And make the rules as I go
因為我知道她會聽話 ’Cause I’d know that she’d be faithful
乖乖在家等我 Waitin’ for me to come home
等我回家 To come home

「有權力」的感覺真好

我會在陽台上滑一個小時的手機並抽幾根小菸,即使有人此時傳簡訊來,我幾乎不會馬上回覆訊息。我喜歡在手機上輕浮地調戲男人(但也可以非常嚴肅地探討我們生活中迎面而來的議題)。

我喜歡被別人邀請,但我有選擇考慮要不要離開我舒適的泡泡,那就是權力。

這娘們有權力了,你最好比她更能取悅她。

為什麼她有權力?因為她獨立,她滿足了自己的需要。她自重、自信、自愛,喜歡就努力得到,不喜歡就說no。此刻的她,除了自己無法取得的東西之外,她可能已經不需要男人給她什麼了。

夢想?我有了。
舒適?我有了。
挑戰?我幫自己找到了。

如果感情關係的蒞臨,並不能於我良好的人生增色,那麼要接納隨之而來的不美好看起來是很辛苦的。這不代表她對親密關係沒有渴望,也不是一種捨棄真實情感交流的生活方式。它只可以說是一種進化,由渴望被愛情圓滿、被王子救贖的公主這種理想愛情角色進化成一個女人。

Portrait_of_young_beautiful_asian_woman_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但這個「女人」和二十出頭歲對象眾多、似乎過度輕浮的那個少女又不一樣。少女要的是在眾多肉體之間,男人一次次因為她的美色而讓她依附於他們的肉體之下。或許帶她吃飯、或許帶她出遊、或許關心她的夢想,在這一次次的依附中其實是她將自己委身在一場冒險裡。她用盡全力展現最嬌美的她,並期待自己夠好、好得足以讓愛情降臨於她。

而現在的她的對象眾多,是為了保持她獨立生活的完整性。男人的出現不是要帶她進入一個別人生活的場景,去探索別人住的地方、別人做的工作、別人和別人之間的關係。

現在的她反客為主,她邀請男人進入她主演的這場電影。「來看看我營造的是什麼樣的人格、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因為有男人不斷地在場景內進進出出,這些來往交際的實現,拼上了她對自己成熟生活的一部分拼圖,完成了她對自己的一部分建築藍圖。

2019的我,開始更喜歡這樣的自己。與其說喜歡,不如說找到了自己最適合的樣子。

她從來不在室內抽菸,但新年的那一天,她就這樣站在廚房和朋友抽菸、並看顧著爐火上熬煮的點心。這頗有六零年代家庭主婦的感覺。那個義大利熟男演員端上紅酒,年末將至,他們聊著關於時間的事。

「過去的一年,妳做了最大的改變是什麼?」她想了想,說:「你知道嗎,我發現當我開始調整自己的思考模式,我的行為舉止某方面來說越來越像男人。我前所未有地充滿力量,這讓我感到心滿意足。男人開始發現他們的伎倆在我身上不管用。他們的謊言、他們的裝死、他們的殷勤、他們的一真一假,我都辨認得出他們的出發點是為了自己、還是真的為我。因為現在,我就是他們。」

當個男人的感覺真是太好了,更棒的是,我擁有女人的身體。」

本文經Heidi Luo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