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學著更像男人,讓女人在兩性關係中更有力量

開始學著更像男人,讓女人在兩性關係中更有力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男人的出現不是要帶她進入一個別人生活的場景,去探索別人住的地方、別人做的工作、別人和別人之間的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起我開始學著更像男人,更專注於自己身上。尤其對於性關係,我會讓他們來我家,上完了床就讓他們離開,一句廢話也沒有。我愛回誰的簡訊就回誰的簡訊,我愛每個週末帶著不一樣的男人現身酒吧,男人們既畏懼又為之著迷。他們可以從很遠的地方趕過來,但我絕對不會從市中心跑去任何人家過夜,就算叫車來接我也可能不會接受。」

需要靜心、也享受清靜的自己

也許妳跟我一樣,寧願在家裡多聽幾首旋律迴盪、聲調平緩的歌。寧願穿著睡衣在電腦前面搜尋影評、寧願在歌詞中找到妳和生命的映射。

我喜歡一個人在家,喜歡一個人舒舒服服地愛幹什麼就幹什麼去。我會閱讀,聽音樂,看電視。如果要出門之前,我會很珍惜多這幾分鐘好好自己一個人。(即使妳已經自己一個人一整個禮拜了)。即使要見的人是最沒有壓力的好姐妹也一樣,我還是想要自己一個人,一下下。

變得更像男人好處多多

美國歌手碧昂絲(Beyoncé)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

如果我是男人 If I were a boy
就算只有一天 Even just for a day
早上滾下床 I’d roll outta bed in the morning
愛穿什麼就穿什麼出門 And throw on what I wanted and go
和哥兒們喝啤酒 Drink beer with the guys
追求漂亮女人 And chase after girls
我愛跟誰在一起就在一起 I’d kick it with who I wanted
從來毋需負責 And I’d never get confronted for it
因為他們永遠跟著我 ’Cause they’d stick up for me
如果我是男人 If I were a boy
我會手機關機 I would turn off my phone
向世界宣稱它壞了 Tell everyone it’s broken
他們以為我不過是一個人在家睡覺 So they’d think that I was sleepin’ alone
我會將自己放在首位 I’d put myself first
由我制定規則 And make the rules as I go
因為我知道她會聽話 ’Cause I’d know that she’d be faithful
乖乖在家等我 Waitin’ for me to come home
等我回家 To come home

「有權力」的感覺真好

我會在陽台上滑一個小時的手機並抽幾根小菸,即使有人此時傳簡訊來,我幾乎不會馬上回覆訊息。我喜歡在手機上輕浮地調戲男人(但也可以非常嚴肅地探討我們生活中迎面而來的議題)。

我喜歡被別人邀請,但我有選擇考慮要不要離開我舒適的泡泡,那就是權力。

這娘們有權力了,你最好比她更能取悅她。

為什麼她有權力?因為她獨立,她滿足了自己的需要。她自重、自信、自愛,喜歡就努力得到,不喜歡就說no。此刻的她,除了自己無法取得的東西之外,她可能已經不需要男人給她什麼了。

夢想?我有了。
舒適?我有了。
挑戰?我幫自己找到了。

如果感情關係的蒞臨,並不能於我良好的人生增色,那麼要接納隨之而來的不美好看起來是很辛苦的。這不代表她對親密關係沒有渴望,也不是一種捨棄真實情感交流的生活方式。它只可以說是一種進化,由渴望被愛情圓滿、被王子救贖的公主這種理想愛情角色進化成一個女人。

Portrait_of_young_beautiful_asian_woman_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但這個「女人」和二十出頭歲對象眾多、似乎過度輕浮的那個少女又不一樣。少女要的是在眾多肉體之間,男人一次次因為她的美色而讓她依附於他們的肉體之下。或許帶她吃飯、或許帶她出遊、或許關心她的夢想,在這一次次的依附中其實是她將自己委身在一場冒險裡。她用盡全力展現最嬌美的她,並期待自己夠好、好得足以讓愛情降臨於她。

而現在的她的對象眾多,是為了保持她獨立生活的完整性。男人的出現不是要帶她進入一個別人生活的場景,去探索別人住的地方、別人做的工作、別人和別人之間的關係。

現在的她反客為主,她邀請男人進入她主演的這場電影。「來看看我營造的是什麼樣的人格、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因為有男人不斷地在場景內進進出出,這些來往交際的實現,拼上了她對自己成熟生活的一部分拼圖,完成了她對自己的一部分建築藍圖。

2019的我,開始更喜歡這樣的自己。與其說喜歡,不如說找到了自己最適合的樣子。

她從來不在室內抽菸,但新年的那一天,她就這樣站在廚房和朋友抽菸、並看顧著爐火上熬煮的點心。這頗有六零年代家庭主婦的感覺。那個義大利熟男演員端上紅酒,年末將至,他們聊著關於時間的事。

「過去的一年,妳做了最大的改變是什麼?」她想了想,說:「你知道嗎,我發現當我開始調整自己的思考模式,我的行為舉止某方面來說越來越像男人。我前所未有地充滿力量,這讓我感到心滿意足。男人開始發現他們的伎倆在我身上不管用。他們的謊言、他們的裝死、他們的殷勤、他們的一真一假,我都辨認得出他們的出發點是為了自己、還是真的為我。因為現在,我就是他們。」

當個男人的感覺真是太好了,更棒的是,我擁有女人的身體。」

本文經Heidi Luo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