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外籍新娘從哪來?來自邊界的人口販運集團

中國的外籍新娘從哪來?來自邊界的人口販運集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為了遏止人口販運,美化中國國際形象,或阻止公眾了解販運實況,根本問題在於中國政府仍然不願採納真正能夠解決國內人口販運問題的辦法——終結性別歧視和對生殖權利的侵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海瑟・巴爾(Heather Barr,人權觀察女性權利部代理共同主任)

「我不太明白或記不得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個新房子……我醒來時只看到一個男人,我的朋友們都不見了。我不是很確定,但後來我猜想那是一個中國人的房子。我不知道可以往哪裡逃……我發現自己被賣掉了。從那時開始,我計劃先學會一點中文,再想辦法逃跑。」——17歲被販運、六個月後逃脫的克欽族少婦。

中國存在新娘販運問題。該國長期實施一胎化政策,以及偏好生男孩的傳統,造成嚴重的性別失衡。許多中國男性現在很難討到老婆,加上中國又缺乏保障機制,從鄰近國家進口婦女和少女的殘酷生意乃應運而生。

中國政府多年來的主要應對方式,似乎就是對日益常見的當局協力犯罪問題視而不見。但這個問題已嚴重到無法忽視;中國政府掩飾太平的做法,逐漸讓位於刑事司法與加強宣傳並重,卻不願面對性別歧視的真正議題。

從1979到2015年實施的一胎化政策,促使許多父母認為既然只能生一個孩子,這個孩子最好是個男生。這種想法,尤其在農村地區,部分是因為人們認為女兒終於必須出嫁從夫,只有男孩能留下來奉養父母。幾代下來,這種政策導致了人口的災難:中國現在的男性人口多於女性達三、四千萬。

人權觀察調查了緬甸北部向中國販運新娘的情況。緬甸北部的許多婦女和少女屬於少數民族,由於該地區長期戰亂和流離失所而處於弱勢。這些婦女和少女通常受到仲介欺騙,承諾她們越界到中國可以找到待遇優厚的工作。一到中國,她們就只能任憑仲介擺佈,以3000美元到1.3萬美元不等的價格賣給中國家庭。成交以後,她們可能受到囚禁,被逼迫盡快懷孕生子。根據媒體報導和相關研究,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柬埔寨北韓巴基斯坦越南等國。

多年來,中國政府很容易忽略這個問題。被販運的婦女和少女大多來自少數民族或宗教,出身貧困,或者像北韓,為了逃離本國暴政。對婦女和少女的暴力問題通常不受各國政府重視。而且相關各國與中國都有盤根錯結的關係,雙方國力懸殊。結果就是,這些婦女和少女本身的政府通常也不關心她們被賣到中國後的命運。

這種情況正在改變。新娘販運日益受到媒體關注,愈來愈多的受害者本國政府也更加意識到問題,今(2019)年年初巴基斯坦的新娘販運獲得證實,促使該國政府也開始重視。關於「一帶一路」大型基建和投資項目的齟齬,導致中國與部分伙伴國家關係緊張,新娘販運的負面消息有時也讓這種關係更添複雜性。

中國近來態度出現轉變。公安部6月表示,前一年度救出1100名東南亞女性販運受害者,逮捕1322名嫌犯,其中262人為外國籍。中國政府顯然配合巴基斯坦當局,迅速逮捕了一批巴基斯坦販運嫌犯。中緬邊境雲南省的官員最近也提供了他們打擊人口販運的部分數據

在此同時,中國政府似乎也為了改善國際形象而加強相關宣導。在緬甸,人權觀察訪問到一名社運人士,曾參加緬甸婦女團體到中國的研習活動。據這位社運人士回憶,行程中有一個教授向訪賓解釋說,問題不在於販運,而是「緬甸婦女不了解中國文化。只要學好中國的語言和文化,她們的婚姻就不會出問題。」這位專家要求來訪者「回去告訴你們的政府,中國政府一向非常善待緬甸婦女。」

最近有篇文章發表在中國政府出資的緬甸媒體上,內容就在描寫一名緬甸女性嫁到中國後,如何步上「幸福美滿的人生道路」。

中國民眾很少注意到新娘販運問題。自從習近平2012年上位以後,政府不斷加強掌控媒體與網絡。批評政府的言論通常會招來警察騷擾和拘捕。加上女權運動人士和公民社會團體持續受到打壓,倡導相關議題和援助受害者都變得愈來愈困難。

中國已於2016年以二孩政策取代一胎化政策——但對生殖權利的限制並未改變,仍然違反國際人權法。不論是為了遏止人口販運,美化中國國際形象,或阻止公眾了解販運實況,根本問題在於中國政府仍然不願採納真正能夠解決國內人口販運問題的辦法——終結性別歧視和對生殖權利的侵犯。

原文發表於《The Diplomat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