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阻撓「新法官」上任,解決7成貿易爭端的「WTO最高法院」將在11號停擺

美國阻撓「新法官」上任,解決7成貿易爭端的「WTO最高法院」將在11號停擺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港譯「特朗普」)執政團隊長期認為WTO會阻礙川普落實「美國優先」的政見。全球貿易規則的力度被削弱,使不少小國或貧窮國家感到擔憂,這些國家可能更容易受美國的擺佈。

調解國際貿易紛爭一直是世界貿易組織(WTO)重要的功能之一,WTO中的「上訴」機制尤其佔有重要角色,WTO有70%的貿易爭端都是經過「上訴」後才解決。不過,WTO的上訴案需要至少3名「上訴法官」共同審理,但美國卻長期阻撓WTO任命新的上訴法官。10日,2位上訴法官退休後,整個上訴機構只剩1名在職法官,將無法審理任何案件,WTO解決貿易爭端的重要機制「上訴」將因美國的杯葛而瀕臨瓦解。

《中央社》報導,WTO的「爭端解決機構」(Dispute Settlement Body, DSB)中有個被譽為「WTO最高法院」的「上訴機構」(The Appellate Body)。由於擔心裁決違反其利益,美國早從川普前任總統歐巴馬(港譯「奧巴馬」)政府開始即屢屢阻撓WTO任命新的上訴法官。

正常狀況下,上訴機構有7位上訴法官,但目前法官僅剩3位,是審理上訴所需的最低人數,而10日又會有2位法官退休。如果未來幾天沒有突破性的進展,上訴機構就會在11日停止運作。

歐洲聯盟(EU)主管貿易事務的執行委員馬姆斯壯(Cecilia Malmstrom)說,由於WTO是共識決,美國不接受,就不會有解決方案。

《BBC》報導,WTO的其他成員國已經多次提議開始任命程序,直至11月底,有100多名成員要求任命上訴法官,但美國持續反對。《衛報》報導日內瓦的貿易消息來源承認,無法任命上訴法官的狀況本週不大可能解決,近期只能嘗試通過仲裁解決爭端。

上訴法官是什麼?法官人不夠,所有案件就通通不能審了嗎?

根據中華經濟研究院的解釋,WTO的「爭端解決機構」目的是在協助會員國解決貿易爭端。因此,WTO鼓勵會員國在發生爭端時,不要著重在裁決「勝負」結果,而該著重在談出「雙方互相滿意的解決方案」,不管是經由斡旋、調解、調停、裁決或仲裁都可以。

而會員國如果選擇用「裁決」來解決爭端,訴訟程序會分為兩個階段,第一是由「爭端解決小組」(Panel,簡稱「小組」)來審理,第二階段是由「上訴機構」審理。

爭端案件正式進入訴訟程序後,DSB會先組成「爭端解決小組」,由小組負責審理,並作出裁決報告。小組成員由3人組成,人選由秘書處儲備的專業人士名單中挑選。

如果小組審理完、作出裁決報告後,涉案會員國仍然不滿意報告結果。就可以向第二階段的「上訴機構」提起上訴,上訴機構可以維持、修改或撤銷小組的裁決或建議。而上訴機構的成員,是由DSB任命7名「上訴法官」組成,每個上訴案件都應由其中3名法官處理,7名上訴法官會輪流方處理案件。7名法官也會在時限內,做出上訴報告,涉事的會員國必須無條件所遵守這份報告。

這次,人數不足的就是「上訴法官」。

《紐約時報》報導,當小組裁定某國對其他國家作出不當貿易行為時,小組可能允許受害國藉由「報復性關稅」來彌補損失。但是《BBC》報導,如果敗訴的會員國提出上訴,則小組的裁決將不有約束力,也就是說,如果上訴案件遲遲無法審理,則該案件的爭端將無限期擱置,受害國將無法實施「報復性關稅」。

印度《金融快報》報導,WTO有超過70%的爭端案件都在上訴後才解決,因此,若失去有效的上訴機制,WTO的爭端解決能力將大大降低。目前,WTO中還有14個案子,正等待上訴法官的審理。

《紐約時報》報導即將退休的上訴法官之一烏賈爾・辛格・巴蒂亞(Ujal Singh Bhatia)就說,「美國的舉動使人們對該組織的整體效力產生懷疑。如果人們不確定規則是否可以被遵守,為什麼要去WTO談判規則?」

美國到底在不爽什麼?為什麼不願任命新的上訴法官?

《BBC》報導美國之所以反對任命上訴法官,有幾個原因,包括對上訴機構的「程序問題」感到不滿,例如上訴機構發布裁決的時間不夠快,且上訴法官即使在任期結束後,仍然能繼續審理已經開始的案件。

另外,美國也曾批評上訴機構的控制權過大,凌駕美國本國法律。比如,若發生疑似「傾銷」的案件,美國會用一種稱為「歸零法則」(zeroing)的計算方式,來評估貨物是否被傾銷、是否需要課徵「反傾銷稅」,但批評者認為「歸零法則」可能導致傾銷幅度被放大。WTO雖然沒有明文禁止「歸零法則」,但上訴機構認為這實際上與WTO精神背道而馳。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雖然從歐巴馬時代,就對WTO的DSB多所抨擊,但是川普上任後,更大肆抨擊多邊貿易體系,川普執政團隊長期認為WTO會阻礙川普落實「美國優先」的政見。川普也曾批評WTO放任中國利用民營企業和國家力量來主導全球工業,川普顧問曾指出,正是因為WTO無法遏制中國,川普才與中國進行貿易戰。

部分國家也擔憂DSB無法遏止中國,但他們認為,美國應該解決問題,而非放棄全球貿易體系。全球貿易規則的力度被削弱,使不少小國或貧窮國家感到擔憂,這些國家可能更容易受美國的擺佈,長期依賴多邊貿易體系的歐盟也對美國頻頻阻撓感到憤怒。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