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中):當藝術家跟藝術行政一樣苦,誰該為勞動環境負責?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中):當藝術家跟藝術行政一樣苦,誰該為勞動環境負責?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術的召喚或許是吸引青年藝術行政入行的動力,卻也同時形成了某種藝術家與行政人員之間的權力結構,讓勞資雙方往往難以對話,甚至是直接影響團隊組織的運作和效率。

無論從業人員是否本身有著藝術或人文相關的學科背景或是創作│表演的實作經驗,絕大多數都還是抱著對耕耘臺灣藝文環境抱有一份憧憬、熱情、甚至是使命感,更期待能在舞台之外為自己所熱愛的藝術人文盡一臂之力。這份精神也往往是藝術行政入行時,業主在專業技能之外的第一項要求。甚至於,許多從業人員可能是對低薪資和高工時這兩件事已有初步認知的情況下,仍然選擇踏入這個行業。

這無疑也造就了相較於勞動權益、薪資成長、資本累積,藝文產業的從業人員往往更傾向注重於在參與和協助藝術家創作、發表的過程中,所獲得的自我實現與精神價值。然而,藝術的召喚或許是吸引青年藝術行政入行的動力,卻也同時形成了某種藝術家與行政人員之間的權力結構,讓勞資雙方往往難以對話,甚至是直接影響團隊組織的運作和效率。

天才達文西巴西特展:聲光藝術體驗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覺得做藝術行政要有一個認知是,他面對的不是一個正常的老闆」表演藝術雜誌總編輯,同時也常應邀各式藝文活動及相關課程擔任講師的黎家齊說到「所有的藝術家都是瘋子你知道?我常說,要想做藝術行政先不要考慮薪資還是待遇,你要先有一個認知是,你會碰到這個藝術家你原本看不到的那一面。你帶著憧憬進來,你要面對的是他的偏執、挑剔。有些藝術家做事獨斷、愛掌控、又兇,但同時也要有個體認是說,不是這樣的人他不會變成藝術家。」

而藝術家也往往希望團隊所有的成員都能貼緊自身的步調行事,最好在他靈感降臨的時候能夠24小時隨傳隨到「當然你說其他的行業有沒有這樣的老闆?我相信絕對有。但相對的是他們可能有比其他職業好8倍的福利,或是極高的薪資。但是對不起,藝術產業卻又剛好相反」。

比起一般的勞資關係,藝術行政與雇主│藝術家之間的權力架構可能更難撼動。以最基本的時間管理為例,企劃書、劇本、樂譜、燈光舞台服裝各種設計概念,甚至是新聞稿、邀請函等業務文本,藝術家不拖到最後一刻絕對不會輕易放手。哪怕提早一年半載便召開創作會議,製作期程表多半只能實現個五、六成,而一進入排練期更是無止盡的修改再修改。而行政團隊裡的每一個成員多半都只能選擇體諒,因為「一切都是為了藝術」,是為了讓藝術家腦海裡的畫面能更臻完美(當然這邊也不要太苛責藝術家們,畢竟誰知道靈感什麼時候會來?又不是生理期?)。

shutterstock_38309055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至於額外耗費的時間成本,就只能靠行政人員的額外勞動、無薪加班來彌補,好讓有如天空之城的一切至美能在觀眾進場前確實落地生根、完好無暇。若是製作牽涉到其他的邀演│合辦單位,也是行政人員得硬著頭皮去擋下一封又一封的催稿郵件。而類似這樣衍生的行政成本,大多的從業人員會因為對藝術家的尊敬和對作品價值的嚮往及認同,選擇忍受

當然,就藝術家的角度出發,他當然會想把演出、作品做到儘可能地最完美再端進劇場,這也的確是作為藝術家或表演團隊的責任。然而卻也因為如此,這些勞力成本浪費背後的組織管理不良、額外勞動、甚至是雇主│藝術家本身的資源管理和專案控管問題相對也就往往會被忽略甚至是合理化,成為藝術這棟房間裡的大象

也正是因為這類對於藝術價值的無限上綱,原本從業人員對藝文產業的熱情與嚮往,假以時日卻容易成為無形中的道德勒索:因為你理當對藝術充滿熱情,所以多付出時間或奉獻額外勞力也是應該的,即便雇主│藝術家不主動要求加班或勞力支援,從業人員也往往會出於對作品的期待和對節目的責任感而主動犧牲勞力和工作時間,而形成常態性的自我剝削

諷刺的是,大部分的雇主│藝術家或許是專注於作品的生成與執行,或是將自身對作品和藝術的責任感與道德觀無意間強加於整個組織和工作夥伴,雇主│藝術家對於這樣的道德勒索和勞力壓榨絕大多數都是沒有自覺的。而再灼熱的情感與理念都會有燒盡的一天,台上發光發熱的表演者尚且是如此,更何況是台下沒有掌聲,對於作品│藝術的歸屬感注定較為薄弱的藝術行政們。可想而知,當對藝文產業的熱情被反覆消磨殆盡之後,薪資的低成長與勞動權益的剝奪感便日復一日變得更為切身,屆時便是藝術行政從業人員離開的時候。

「除非你是對於藝術有相當的狂熱,你對這個團隊或是主持的藝術家情有獨鍾」包括很多團隊是夫妻檔一起經營,由藝術家的另一半擔起行政統籌的工作。通常都是透過類似的情感聯繫,或是從業人員對作品或藝術家有著特別強大的認同感,才會在單一的演藝團隊長久待著「其實是這份情讓他們一直撐下去。」黎家齊說。

當藝術家過的跟你一樣苦,誰該為藝術行政的勞動環境負責?

而相對於一般的勞資關係,勞動方在遭遇勞動不正義之後的生產價值往往注入於資方的營業額,藝術行政的額外勞動卻多半反映在看不見的藝術成果:作品的產生與實踐上,而這些未必可兌換成實質資本。換句話說,當藝術行政爆肝賣血的同時,雇主│藝術家可能也正在灰頭土臉的過活

國家兩廳院於今年四月發佈「2013~2018兩廳院售票系統消費行為報告」,是由兩廳院售票系統委託國立交通大學統計學研究所分析, 2013-2018年的表演場次、售票數、票房等數據。根據該報告,年演出場次從2013年的6,022場成長至2018年的7,060場,年售票數卻從189萬下降至186萬。上述兩項數據,相對於演出場次在這五年間呈穩定成長,售票數卻在平均185萬至190萬上上下下。這樣的現象有兩種可能原因,一是單場次觀眾較少的中小型節目增加,但影響最大的恐怕還是第二種:整個表演藝術產業呈現出供過於求的不平衡狀態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