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天皇》:日俄戰爭後,明治天皇仍有四項主要擔心之事

《明治天皇》:日俄戰爭後,明治天皇仍有四項主要擔心之事
Photo Credit: 内田九一@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皇之所以信賴伊藤博文,不僅因為伊藤博文運用立憲制度,也是因為天皇對伊藤博文的外交手段給予極高評價。

文:伊藤之雄(いとう ゆきお)

【終章:晚年的憂鬱與希望】

君臣能否同心協力

日俄戰爭後,明治天皇雖因戰爭獲勝而在自身權威與潛在權力上獲得無與倫比的地位,但除了個人健康問題之外,天皇仍有四項主要擔心之事,而其中二項是國內問題。憂心事項的第一件為,天皇和輔弼(輔佐)天皇的政府與國民之間的關係。

一九○五年九月五日,在東京市的日比谷公園召開反對《樸資茅斯條約》(日露講和條約)的國民大會,在該活動演變成暴動之際,明治天皇正在表御座所處理政務。表御座所鄰近櫻田門,距日比谷公園直線距離在一公里之內,日比谷公園內的騷動透過前院的林木間隙傳到了天皇耳裡。到傍晚時,人群的呼喊聲漸次高昂,混雜著器物破壞的聲音,一一傳進御座所裡。天皇似乎無法穩坐,從椅子上站起來在房中來回踱步。

當聽見槍擊聲音時,天皇大喊「憲兵開槍了」,無法再掩飾心中的不安。五日夜裡,天皇頻頻向侍從詢問事件的情況。翌日六日,暴動仍持續進行,死亡人數達十七人,傷者高達二千人。暴動的原因是,政府並未向國民充分傳達日俄戰爭中日本國力的實況,民眾承受著戰爭的犧牲與負擔,在疲於戰事之後認為政府應該獲取更有利的談和條件,因此才會對藩閥政府提出批判。

誠如在本書中提到的,在明治天皇青年時期也陸續發生征韓論政變、佐賀之亂、反對地租改正的農民暴動、西南戰爭等事件。日比谷縱火事件之所以能讓天皇動搖,是因為自少年時期以後在大久保利通、岩倉具視、伊藤博文等人的協助下,為了建立近代國家而培養出政府與國民之間的信賴感,將可能因此事件而再度崩毀。

針對一九一○年所發生暗殺天皇未遂的大逆事件,大審院(今最高裁判所)於一九一一年一月十八日做出裁決,幸德秋水及其情人菅野須賀等二十四人均被判處死刑。當首相桂太郎向天皇稟告此道判決時,天皇顯得十分激動,立即命桂太郎首相研議特赦減刑事項。結果,翌日,十二名犯人減刑一等,幸德秋水與菅野須賀等十二人判處死刑,另十二人判處無期徒刑。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對此事的研究中判明,除了菅野須賀等四人之外,其他人與事件並無直接關係。當時的明治天皇在對事實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接受官員方面誤陷事件的報告,最終對判決結果進行裁定。

話說回來,一向儘量不直接參與政治的明治天皇,何以在此時期如此積極參與司法權?這是因為大逆事件,與所謂天皇暗殺未遂事件的宮中問題有所關連。秉持著明治憲法的精神,明治天皇接受府中(政府)與宮中區別的原則。誠如本書中所見,憲法抑制天皇參與政府問題,僅能介入調停對立衝突。相反的,宮中與府中被區別開來,宮中問題屬於皇家的家政問題,即使到了日俄戰爭之後,只要有必要,天皇都會針對宮中問題表達自己的意見。例如一九○九年六月,元老山縣有朋元帥的心腹田中光顯宮相辭職後,即遵照天皇意願,由岩倉具定爵位頭繼任宮相職位。

降低君主對政府事務的參與,僅在需要調停時介入,但對於宮中事務則持續參與,此一原則即使是近代英國國王亦同樣遵守。伊藤博文向史坦恩習得的君主機關說成為明治憲法的精神,而明治天皇接受了此一精神,與歐洲立憲君主制發達國家的君主採取同樣行為模式。換言之,天皇即使未能親自見聞,也能將其素養涵化於身。

能否保有對陸海軍的控制力

明治天皇擔憂的第二件事,即是內閣與陸、海軍之間的互動關係。在本書中可見到,甲午戰爭時期天皇讓文官的伊藤博文首相列席大本營會議;日俄戰爭前至戰時,天皇調停桂太郎首相與伊藤博文所率領政友會之間的對立;以及陸海軍間的對立、陸軍內部的對立等,明治天皇進行多次調停。

但是以日俄戰爭為契機,被元老山縣有朋元帥派系所掌控的陸軍,以及深受山本權兵衛大將(前海相)影響的海軍,雙方的發言聲量均大增。另一方面,隨著元老伊藤博文步入老年,明治天皇本身也已五十多歲,且健康情形每況愈下。撇開山縣有朋透過派系掌握陸軍、內務省、貴族院等組織之外,其他元老如井上馨、松方正義也已衰老,黑田清隆、西鄉從道逝世,元老們的影響力也大為減退。皇太子嘉仁無法依靠,若再過數年自己或伊藤博文亡故,大日本帝國是否就無法決策出協調一致的國策?明治天皇恐怕一直對此揣揣不安。

一八八○年代後半期以來,天皇與最信賴的元老伊藤博文都抱持著相同的不安。伊藤博文於一八九九年在宮中設置帝室制度調查局,並自任其總裁。一九○七年二月一日,伊東巳代治在伊藤博文的授意下公布立案的「公式令」。原本天皇敕令發佈時,需要天皇的署名,以及主任大臣副署名,但根據「公式令」的規定,尚需要首相的副署名。若依此,與陸海軍相關的敕令也需要有首相的副署。此道律令成為首相得以制衡陸、海軍的法律根據,即使首相身為文官,亦可藉由不署名以對陸海軍產生威脅,也因此強化了對陸海軍的控制力。直到甲午戰爭時期,藉由文官控制陸海軍的想法逐漸明朗化,而此次律令格式的規範亦是再度確認政府的此一走向。

元老山縣有朋等人欲對抗公式令的規定,主張在軍事相關事務方面以軍令取代敕令,且即使未有首相的副署,僅有主任大臣(陸軍大臣或海軍大臣)的副署亦可成立。於是同年九月十一日,公布了「軍令第一號」。由於確定此一軍令制度,原先在法律上賦予首相得以制衡軍事相關事務資格的「公式令」,如今只剩空殼。面對海軍的動向及尋求建立軍令制度的山縣有朋等陸軍方面,已入老耄的明治天皇與伊藤博文顯然已無法抵抗。

是否能保東亞和平與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