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天皇》:日俄戰爭後,明治天皇仍有四項主要擔心之事

《明治天皇》:日俄戰爭後,明治天皇仍有四項主要擔心之事
Photo Credit: 内田九一@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皇之所以信賴伊藤博文,不僅因為伊藤博文運用立憲制度,也是因為天皇對伊藤博文的外交手段給予極高評價。

明治天皇所擔憂的第三件事為,在日俄戰爭後,包含俄國在內的列強雖然承認韓國為日本的保護國,但韓國在日本統治之下卻屢屢發起諸如義兵運動之類的抵抗行動。

誠如本書所述,在明治時期的日本政治指導者中最重視與列強間協商者即是明治天皇。同時,對於當時日本以軍事力為背景、強勢擴張日本的勢力圈與殖民地的政策,天皇亦抱持否定態度;此外,不論是甲午戰爭或日俄戰爭,天皇亦是對開戰一事最為慎重的一人。天皇之所以信賴伊藤博文,不僅因為伊藤博文運用立憲制度,也是因為天皇對伊藤博文的外交手段給予極高評價。

日俄戰爭後締結了三次的日俄協約,陸續解決了雙方在滿州與內蒙古勢力範圍分割的問題,日俄之間的緊張關係也稍稍獲得緩解。

日本於一九○五年十二月設置韓國統監府,元老伊藤博文被派為首任統監而前往韓國赴任。伊藤博文認為韓國有其歷史與傳統,韓國人也具備潛在力量,因此應維持其獨立國的型態,在日本掌握實權的情況下,以日本明治維新為樣本推動韓國的內部改革。伊藤博文的構想是,振興韓國的產業及教育,待韓國成為近代化國家之後,在日本的主導下日韓攜手合作以建立國際秩序。

然而,韓國在成為日本的保護國之後,對於目標推動近代化的統監府政策產生激烈抵抗。一九○七年六月,韓國皇帝高宗秘密派遣二位使者前往於荷蘭海牙召開的第二屆萬國和平會議,以確認保護條約之無效。獲知此事後,伊藤博文與日本政府於七月二十日強迫高宗退位,並強勢要求韓國訂定第三次日韓協約,約定解散韓國軍隊,只留下一部份。其後,同年八月以後一直到一九○八年,韓國人的抗日游擊等義兵運動聲勢居高不下。

一九○八年五月六日,在韓國統監伊藤博文的請託之下,陸相寺內正毅與首相西園寺公望商議後,上奏天皇請求增派軍隊前往韓國以鎮壓義兵。接著便按照慣例,由參謀總長奧保鞏上奏,請求派遣步兵二十三、二十四連隊(合計約數千名兵力)前往韓國。當時,雖然天皇已經進入後宮(內廷)了,卻仍再次前往表御座所,對上奏內容進行裁決。由此可知,天皇對韓國的抗日運動一事非常在意。

另一方面,在韓國統監伊藤博文的指示下,韓國皇太子李垠從一九○七年開始至日本留學。且根據明治天皇及伊藤博文的旨意,李垠在日本的待遇準同日本皇太子嘉仁親王。此外,伊藤博文亦會吩咐相關人員,在李垠旅行時遣人陪伴服侍,留意不讓其有不便之處。據天皇侍從日野西資博回想,明治天皇對韓國皇太子亦十分關心,頻頻指示宮相岩倉具定拿取各式各樣的珍奇之物送去給李垠。此外,李垠進宮參見天皇時,天皇也對其特別親切,「就如同(天皇自己的)孩子般疼愛」,從旁看起來,韓國皇太子就如同日本「皇家子女」一般。

但是一九○九年十月伊藤博文遭到暗殺,一九一二年七月明治天皇駕崩,李垠的準皇太子嘉仁親王般待遇被取消,降級至與日本皇族子弟相同待遇。

伊藤博文身為韓國統監,在海牙密使事件中採取嚴厲的對應手段,因此被外界誤解為其對韓國抱持高壓的統治構想。但是從明治天皇與伊藤博文對待李垠的態度來看,二人與山縣有朋等日本其他政治領導人物迥然不同,而是對韓國與韓國人都採取尊重的態度。此外,由於李垠是韓國未來的國王,在培育李垠成長的同時,明治天皇與伊藤博文亦將未來日韓兩國的外交關係託付在李垠身上。

明治天皇的繼承人

明治天皇所擔憂的第四件事,其實與前三項不安之事亦有關連,即是繼承人皇太子嘉仁親王是否能充分做好身為天皇該做的事。前文已述,由於嘉仁親王的少年時期十分孱弱,但儘管如此,明治天皇卻對嘉仁親王抱持過大的期待,教育過程也不十分順遂。

根據侍從日野西資博的回想,雖然明治天皇十分擔心嘉仁的健康情形,但嘉仁隨著年齡漸長也明顯對父親有些畏懼。當天皇在表御座所時,只要有人前去拜謁天皇,嘉仁即會在等候室裡等待。當拜謁者離去後,即使侍從不需過問天皇意見,嘉仁亦可前往拜謁天皇,但嘉仁卻仍命日野西資博「你去請示」。於是日野西資博前去詢問天皇是否方便接見嘉仁,天皇卻多半回答「再等一下」、「再等一下下」等口諭。也因此,嘉仁亦曾有等待一小時左右的情況。

然而天皇在晚年身體情況日益惡化後,也對嘉仁成長遲緩此一現實較能坦然接受了。一九○八年十一月禁衛師團舉行機動演習時,嘉仁二十九歲,位階為陸軍少將(兼海軍少將)。曾擔任侍從武官的上田兵吉對當時嘉仁向明治天皇報告演習相關事項時的樣子,留下了深刻印象。據上田兵吉所述,當皇太子攤開數張地圖說明戰況時,明治天皇向皇太子提出疑問,但皇太子在地圖上找不到該地點。由於東宮武官無法在天皇面前對皇太子伸出援手,正感焦急之際,皇太子終於獨力回答了天皇的問題。此時明治天皇說了「所謂演習,實為非常困難之事」,似乎對皇太子的回答十分滿足。

此時天皇五十六歲。如前述所見,天皇對皇太子期待過度之餘,卻導致皇太子有畏縮的傾向。但到了天皇死前四年左右,終於能夠與皇太子的發展進度相契合,父子也能自然地相處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明治天皇》,廣場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伊藤之雄(いとう ゆきお)
譯者:林靜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