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新職業「巡糞員」,反映舊金山的高房價與街友如廁難題

矽谷新職業「巡糞員」,反映舊金山的高房價與街友如廁難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舊金山(港稱「 三藩市」)除了是全美收入最高、房租最昂貴的城市之外,還是全美街頭糞便最普及的城市,舊金山政府甚至成立了「巡糞員」。這要從高房價、街友議題和令人費解的廁所文化說起。

文:鱸魚(異類矽谷)

以淘金起家的城市正面臨一場史無前例的「糞戰」。

「巡糞員」這個職業頭銜聽起來好像在開玩笑,很不幸,這並不是玩笑。這是2018年新上任的舊金山黑人女市長London Breed正式對外宣布,舊金山將對滿街的糞便宣戰。這些糞便不是來自貓狗,而是來自人類。這些糞便出現的地點不是在垃圾場,不是在荒郊野外,也不是靠近廁所,而是在舊金山鬧區大街的人行道上。

所以舊金山市政府特別成立了一支全世界最另類的清潔隊。他們唯一的責任就是在市區的大街小巷找尋人類的糞便,然後用高壓水柱清洗。說他們是巡糞員不如說是尋糞員。因為他們必須深入小巷角落,主動找尋目標。

根據舊金山紀事報,這個工作的官方頭銜叫做“Poop Patrol”──「巡糞員」。抱歉,翻譯了18本當代文學名著,碰到這個字我還真譯不出更忠厚誠懇的中文來。不過不要小看這個工作。他們年薪加上福利與退休金相當於18萬5千美元。美國公家機關的工作薪水不高,但是福利與退休金卻很令工程師們羨慕。如果有人遞給你一張名片,上面註明他的職務是Poop Patrol,你可能會笑得躺在地上打滾。只是你笑的竟是舊金山的大不幸。

以淘金發跡的舊金山在淘金潮結束160年之後,竟然在光天化日的鬧區還隨時有可能會踩到黃金。

全美最昂貴也最骯髒的城市

如果去過舊金山,下面這些地方你應該都很熟悉:精品店林立的聯合廣場,梅西百貨,市場大道,纜車起點站,舊金山市政大廳以及推特總部⋯⋯今天這些地方都在排泄物淪陷區內。

根據舊金山市政府311清潔專線的統計數據,光是2018年一月到七月,他們就接到將近一萬五千通電話,抱怨住家附近的人行道出現人類的糞便。2018年三月,國家廣播公司成立了一個特別調查小組,在舊金山市中心的田德隆區地毯式巡訪每一條街道。結果他們在人行道街邊,發現無數施打毒品後丟棄的針頭,吃剩腐敗的食物,以及超過300件以上的人類排泄物──包括出現在推特總部門口。他們統計光是在市中心平均每一條街區可以看到四件排泄物。

他們形容舊金山某些街道骯髒的程度已經可以媲美巴西及印度的貧民窟。這使得舊金山除了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最美麗的城市,最開放的城市,房租最昂貴的城市之外,又榮冠了第五項頭銜──全美街頭糞便最普及的城市。

但這背後代表的不僅是大家所看到單純的衛生問題,而是一場無解的浩劫。

RTR3ZVJ1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一萬名遊民如廁的難題

在〈一個矽谷兩個世界:街友的Hotel 22〉那篇文章我提到過,曾經在舊金山鬧區的十字路口等紅燈的時候,親眼看到一位女遊民穿著蓬鬆的裙子蹲在路口,兩腳之間流出一道金黃色的液體。那位女遊民及四周的過往行人對這一幕似乎都毫無反應。

這個城市對這些早已麻木了。

我學生時代在金融區花店打工送花,每天早上負責開店門及擦拭門窗。美國的商店都是玻璃門窗。進門的地方會有一塊凹進去的玄關。那一塊就是遊民便溺的好地方。所以每天早上開門的時候我還得先提一桶水,把入口刷洗乾淨。這還是當年。現在情況不知道嚴重多少倍。

近年舊金山遊民數量爆增,總數已達一萬多人,其中80%都集中在市中心的鬧區,與精品店和高科技巨人總部為鄰。 這一萬人每天製造的排泄物成為沒有人敢面對的挑戰。那些世界級一線科技公司,如Twitter,Airbnb和Uber除了只能自掃門前雪之外,似乎也想不出更高明的對策。這是一項科技和創意都插不上手的挑戰。

至於舊金山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夜宿街頭的遊民?答案很簡單。這裡一個臥室的公寓月租要三千多美元。瘋狂的房價已經使得在舊金山年收入11萬7千美元以下就算是低收入戶。舊金山的法定最低工資是每小時15元。這已經是全美國最高標準的最低工資法。有人做過計算,以這樣的收入在要舊金山生存,必須每天工作19個小時,風雨無阻全年無休。所以即使有工作但是收入太低的人,也可能被迫夜宿街頭。

舊金山的街頭入夜之後,你會在轉角的大型商業垃圾箱附近看到帳蓬和紙箱搭成的另類住宅。他們可以沒有水,沒有電,不洗澡,可是不能過著不上廁所的日子。一開始我們在大街上看到的只是那些如同難民營的帳篷和紙箱。現在排泄物的問題終於跟著浮上檯面,讓你走在街上想不看到,不聞到都很難,也讓躲了十多年的舊金山市政府必須拿出對策。

RTX21BUZ_(1)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令人費解的廁所文化

舊金山是一個幾乎沒有公廁的城市──其實美國其他城市也好不到哪裡。這是我在美國住了30年一直最不了解的文化。之前在其他文章中陸續提到過,每次到舊金山最不方便的就是上洗手間。有時候為了配合上廁所的方便,行程跟路線還得事先規劃。當然一般遊客或市民可以進百貨公司找廁所。只是即使在百貨公司,廁所總是缺乏明顯標示,而且愛躲藏在一個深怕讓人看到的角落。有時候問了櫃台人員好幾次都還在兜圈子找不到。如果英文不好不敢開口,光是問廁所就是一項挑戰。

當然,到百貨公司之外的Starbucks或速食餐廳,隨便買杯飲料都可以堂而皇之用他們的洗手間。可是對無家可歸的遊民,進百貨公司和餐廳借廁所都是不太可行的選項。

至於捷運站的廁所問題更大。一來廁所一定是柵欄之內,二來站內廁所通常就只有男女共用的一間,有些甚至長年上鎖,原因是怕有人在廁所裡打毒品。就算沒有上鎖你也永遠等不到,因為進去的人就不會出來。美國的廁所文化就是這樣削足適履到令人百思不解。所以在街頭就地大小便就成了舊金山近萬名遊民的唯一選擇。

走在舊金山鬧區的人行道上,幾乎在所有的轉角口,你都會看到角落永遠是潮濕的。另外除非你有嚴重的鼻塞,街頭到處都會聞到尿騷味。比較偏遠沒有管理員的地下停車場情況更嚴重,幾乎所有陰暗的柱子和牆角都會看到尿液。

如果你必須要下好幾層樓開車,就會面臨更進退兩難的挑戰。如果走樓梯,你可能被迫要憋好幾分鐘不敢呼吸。說不定在轉角口還會踩到在樓梯間睡覺的流浪漢。如果坐電梯後果就更不堪設想。有些地方的電梯門一打開就是一股撲鼻的尿騷味。電梯間成了遊民最私密的公廁。

流動廁所節外生枝的問題

從2017年開始,舊金山市政府在災情最慘重的地區安裝了22個流動廁所讓遊民使用。但一顆老鼠屎總會搞壞一鍋粥。大部分遊民都是真正懇切需要一個讓他們能夠有隠私有尊嚴如廁的場所,可是很快地這些流動廁所就被人霸佔,在裡面施打毒品。晚上甚至有人睡在裡面,把流動廁所當作免費私人旅館。

睡在流動廁所裡聽起來很噁心。可是在遊民的世界裡每天晚上都進行著一場黑暗的地盤爭奪戰。那些適合過夜的黃金地段早就給霸佔了。後加入的人只能露天睡街頭。美國沒有騎樓,不容易找到可以掩身的地方。舊金山冬天夜晚的氣溫經常只有攝氏兩三度。找尋任何能夠遮身避雨又能保暖的地方,已經變成求生存唯一的目標。

142b4174-92c6-4733-9c3e-bc48a10abea3
Photo Credit: 鱸魚
搶不到地盤的人就只能露宿,完全無法掩身。
高壓水槍洗刷不掉的社會問題

舊金山政府在2018年正式成立這支巡糞部隊,要在經過一個月的訓練後正式投入戰場。

新市長的確是想徹底解決這個問題。舊金山市議會已經通過一筆四百萬美元預算,提供流動淋浴設備,加蓋公共廁所,以及延長現有公共廁所的開放時間 (來自台灣的我們總會奇怪,公共廁所難道不該本來就是永遠都開放的嗎?)

巡糞員是矽谷最新的工作,也是全世界最獨特的工作。獨特的工作反應出獨特的問題。這個工作背負著矽谷最羞辱,最不幸,而且最沒有人願意面對的一頁。這個社會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用高壓水槍把它沖走,做到眼不見為淨。只不過大家都很清楚,第二天它們還是會再出現。

這個羞辱,這個不幸,不在糞便本身,不在那些製造糞便的人,而是在於那個用高壓水槍洗不掉的社會問題。這也是矽谷欣欣向榮之後必須付出的代價。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方格子 vocus異類矽谷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