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美國與中國間的角力戰場,在夾縫中求存的東南亞王國》:冷戰鬥爭下,不被信任的泰國華人

《泰國:美國與中國間的角力戰場,在夾縫中求存的東南亞王國》:冷戰鬥爭下,不被信任的泰國華人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古以來有許多華人移居泰國,然而無論是在二戰或冷戰時期,泰國華人都不被視為可信任的群體,即便總理也有華裔血統。另一方面,在美國的默許下,泰國的軍事獨裁統治也得以在二戰後長期存在。

位居暗殺疑慮根源的是一個內戰不斷的中國。1932年比里(編按:Pridi Phanomyong,泰國第七任總理)協助終止暹羅的君主專制,隔年王國通過一項反共人士法,這部分來自憂心比里的經濟計畫。二戰期間,比里和戰略情報局曾派遣自由泰代表團造訪中國。蔣介石跟1947年邀比里赴美的杜魯門,都懷疑過他的共產傾向。而且比里在1949年出逃的國家即是中國,時間恰好是共產黨在漫長內戰取勝的8個月前。比里住在北京、且因政治宣傳緣故在雲南省任職,日後他將持續困擾著祖國,且在中國的土地上中傷美國盟友。

Pridi_Panomyong_(Scholar)
Photo Credit:wikipedia
比里·帕儂榮(Pridi Phanomyong),第七任泰國總理

從十九世紀起,華人就以更深入、更細緻的方式影響著泰國,並且比美國人的影響更加活躍。在1910年時已有100萬華人移民遷入暹羅,但他們遭公然排拒於政治與軍事參與之外,而且除了擁有優越的經濟角色外,仍舊無法融入暹羅社會。1908年孫中山曾造訪暹羅,說服大多數暹羅華人支持他的民族主義事業,對抗共產黨人的挑戰。在1913年政府頒布《國籍法》(Nationality Act)之前,華人可以藉著「臣民登記」成為暹羅國民,取得本地姓名,並且宣示效忠於國王與國家。但是中國和暹羅的華人對君主皆無好感,暹羅國王將他們描述為:「跟猶太人一模一樣不擇手段和違背良心……生下來就是異邦人,本質上、情感上、語言上如此,最後也選擇如此。」

撇開種族歧視,華人並非完全出於「選擇」,而是受法律限制才如此聚焦於金錢和市場。這結果導致華人明辨且企圖保護遭排斥下的優勢地位,手段就是祕密結社與壟斷行徑。最後一波大規模華人移民出現於1920年代,由每年約十萬人組成。1921年,日後稱為卜蜂集團(Charoen Pokphand)的事業創立了。在這個世紀的後續年月裡,其規模、經濟擴展範圍與政治勢力注定成長,且穩穩延伸至下個世紀,而卜蜂集團的開端只不過是曼谷的一間簡陋種籽商行。

Field_Marshal_Plaek_Phibunsongkhram
Photo Credit:wikipedia
鑾披汶.頌堪(Phibun Songkhram),陸軍元帥,曾任泰國總理,獨裁者

披汶於1938年擔任總理後,將國名改成泰國以表達民族主義觀點。他擬定反華政策,降低其經濟力量並增進同化,並對泰人施行大量文化法令,隔離泰人與華人。匯款流入中國的問題造成泰國經濟上的顯著消耗,中國人的民族主義追求目標亦然,因為正在跟中國交戰的日本,正是泰國的主要貿易夥伴。華人企業遭徵稅或充公,規定27種職業只限泰人才能從事,華人要隔離就學且受到監控,華語報紙被迫歇業。儘管1940年蔣介石去信請求當局保護在泰華人,披汶仍持續監禁或驅離國民黨與共產黨的領袖。

然而當同盟國開始在二戰中取得優勢,披汶就屈從於突然產生的疑慮,默許泰國華人協助自由泰運動與成立新的泰國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Thailand)。此偏移意義重大,因為正是披汶跟西尼、比里撕破臉,於1941年依附日本向同盟國宣戰。最後,披汶跟比里同樣仰賴蔣介石的海外部隊,並允許美國借道泰北,供應武器和援助給緬甸的國族主義者。到了1944年底,披汶政府、比里的自由泰運動和美國戰略情報局,以及泰國國境內外、內戰雙方陣營的中國人,全都短暫合作對抗日本。

廣泛妥協

結盟關係維繫了近三年。美國除了視暹羅是被迫向同盟國宣戰,也協助暹羅跟中國建立外交關係,並取得新近成立的聯合國會員身分,兩件事都發生於1946年底。為了進一步避免暹羅被視為日本盟友,美國不僅允許披汶在國內受審戰爭罪(而非在東京),並且默許、且可能影響了宣判其無罪的決定;「個人考量優先於法律細節」。

更有甚者,在戰後情緒高張的那幾個月裡,單單這件違背美國對暹羅政策的舉措,協助定調了往後半個世紀的泰國政治本質與軌跡:軍人主導與親美。除了短暫的例外期間,泰國將不會採行民主,泰國也不會孤立,或跟任何其他國家、意識型態陣營結盟。無罪判決亦對反覆請求美國支持的比里不利,他當時是泰國的民選與平民總理。披汶恢復名譽不僅幫助他重獲軍事聲望,也讓軍隊在泰國的地位於戰後不久即無疑慮。

中國的國民黨人反對披汶的無罪判定,卻在戰時仿效他發表模稜兩可的言論。蔣介石於1943年初宣告,中國對泰國不具領土野心,且懇求泰人一同打擊日本。美國總統法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為此背書。然而,當比里派遣一支代表團前往中國南部會見國民黨與同盟國勢力(其中尚無人知曉泰國的自由泰運動),他們卻遭受國民黨人士拘留。主要理由是端視戰爭結果為何,國民黨人對泰懷抱的意圖將是民族統一思想或尋求泰國庇護,因此不想要蔣介石夫人當時身處的美國插手干預。最終代表團獲准於流亡期間成立自由泰政府,並且會見同盟國勢力,讓兩股自由泰派系得以首度聯繫。這也使得羅斯福和蔣介石於1944年堅定承諾,恢復並保護泰國在戰後獨立。

西尼雖於曼谷動用武力鎮壓機會主義派的民族主義「勝利者」(一位目擊者憶述看見日本卡車被遺棄在素坤逸路十九巷Sukhumvit 19,那是城市的其中一條要道),他也廢除了某些反華人的法律與政策。在暹羅的首部《移民法》(Immigration Act)裡,中國的一萬年移民額度遠勝過其他國家的兩百人。暹羅也撤銷1933年的反共人士法,並使泰國共產黨合法。1947年,比里成為曼谷新的泰中友好協會(Thai-Chinese Friendship Society)會員。

時機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