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好友邦】靠著賣「外交承認」賺錢的諾魯,如今成為超級親台的模範生

【台灣好友邦】靠著賣「外交承認」賺錢的諾魯,如今成為超級親台的模範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諾魯政府也靠著賣外交承認賺錢,科索沃、台灣、中國都曾經是諾魯中意的交涉對象。台灣總統陳水扁推動「烽火外交」的兩岸外交戰期間,台灣和諾魯曾在2002年斷交,又在2005年復交,兩岸都在這裡付出了巨額的金錢。

諾魯非常的小,大概和台灣的蘭嶼差不多大,人口大約一萬多人,有一條機場跑道,剛好從島嶼短的那邊橫切過去,飛機從島嶼的頭降落,煞住時剛好抵達島嶼的尾巴。這條機場跑道好比諾魯的銀座,所有的商店、飯店、政府機構、博物館和學校,通通在跑道兩側。諾魯人經常在跑道中間穿梭,比如從總統府到學校,從商店到博物館。因為飛機航班固定,機場人員只要在快要降落時關起柵門,禁止出入即可。

諾魯並不是珊瑚礁環礁,它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島嶼。他周邊的岩礁總是驚濤拍岸,而島嶼中間有一座小山丘,是磷礦的產地。人們大多就沿著環島公路居住,房屋破敗,經濟活動很少,看得出整個國家處在極端貧窮的狀態。

諾魯的歷史上,有英國人、澳洲人、紐西蘭人都來這裡湊過熱鬧,太平洋戰爭期間日本人和美國人也都在這裡活動過,據說磷礦開發的黃金時期,除了日本移工,也有很多中國移工來此掏金。日本人佔領過諾魯一段期間,期間大量開採磷礦,作為國內肥料使用。美軍轟炸並封鎖諾魯之後,確實造成日本磷礦供應的困難,但日軍此時已經是困獸之鬥,也沒有能力打開封鎖了。諾魯有一個國家歷史博物館,裡面有展示了零式戰機的殘骸,以及當時駐島日軍的裝備,和一些相關照片。

距離諾魯最近的澳洲,是諾魯殖民時期的前宗主國,算是此地的強權,給這個衰落中的前殖民地很多幫忙。諾魯最高級的「美侖飯店」主建築已經很破敗,周邊蓋滿了台灣和澳洲支援的組合屋,裡面住的都是澳洲的NGO工作人員,影響力可見一般。不過這種狀況是近幾年來才有的,諾魯獨立初期,靠著磷礦出口賺了不少外匯,有陣子經濟情況極佳,政府供應免費教育、水電。

1990年代開始,諾魯的經濟因為磷礦產量大減而陷入困境,為了振興經濟,這個島國的政府無所不用其極。主權基金、洗錢和賣護照的勾當他們都幹過,但是因為過頭了,主權基金經營不善倒閉,又為國際洗錢防制的黑名單。2001年開始,諾魯護照被美國列入恐怖主義國家行列,連到過諾魯都可能被美國政府在三盤問,這些招術看來對諾魯經濟都沒幫助。

諾魯政府也靠著賣外交承認賺錢,科索沃、台灣、中國都曾經是諾魯中意的交涉對象。台灣總統陳水扁推動「烽火外交」的兩岸外交戰期間,台灣和諾魯曾在2002年斷交,又在2005年復交,兩岸都在這裡付出了巨額的金錢。諾魯也在周旋於這些國際主權糾紛的過程裡,勉強維持了經濟體制的運作。

不過這幾年,台灣在政策上不再付出巨額金錢,改採取援助、合作的國際主流方式經營外交。在諾魯的技術團有很多成果,尤其是在因為磷礦開採過度,而相當貧瘠的土地上教諾魯人養豬和種菜,得到諾魯人相當的肯定,也初步改善了豬隻過房、青菜不足所造成的「健康三高」問題。前陣子總統蔡英文訪問諾魯,還有當地技術團人員和外交人員求婚的花絮喜訊,並得到兩國總統的祝福,也代表了台灣跟諾魯在這個合作模式的摸索上,確實有蔡英文最常掛在嘴上的「互助互惠」的味道。

不過談起台灣跟諾魯的最重要合作案,其實是難民醫療議題。因為實在是沒錢,諾魯政府接受澳洲的金錢援助,條件是讓澳洲拒絕收留的中東難民在諾魯居住。這些難民大多居住於過去諾魯人開採磷礦的山丘地帶,平常沒事也不太會和諾魯人來往。但是諾魯有一個大問題,就是沒有醫院,一旦這些難民生病,沒有人能治療他們。

澳洲政府把腦筋動到台灣身上,透過諾魯要求,希望把這些難民送來台灣治療。為了維持邦交,也善盡國際責任,台灣答應了這件事。澳洲對台灣在南太的行動經常有很多意見和指點,陳水扁時期,台澳關係因為澳洲選擇親中路線而不睦,台灣自然不太甩澳洲的意見。但到了蔡英文執政,由於澳洲和台灣對中國的擴張態度一致,澳洲的意見又變得很重要。

台灣也因此答應了澳洲和諾魯的要求,提供這些難民足夠的醫療協助。只是諾魯政府不想讓諾魯人知道他們有收留澳洲的中東難民,澳洲政府也不想讓國內媒體知道他們把不想要的難民丟給諾魯,因此明明是美談的事情,卻變成人權團體抨擊的議題,某種程度台灣也算是啞巴吃黃連,只能三緘其口。

諾魯前陣子剛剛舉行大選,超級親台,曾在主辦太平洋島國論壇時痛罵中國代表的總統瓦卡(Baron Waqa)下台,許多人憂慮諾魯是不是會因此變成中國外交戰的新目標。不過情況看起來不是這樣,新任總統安格明(Lionel Aingimea)已經過境訪問台灣一次,十二月中旬又要到台灣進行正式國是訪問,看起來台灣、諾魯和澳洲,都還算滿意目前三方相處的狀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