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難的高中歷史課:「國際大學預科文憑」的評量、課程與教學

全世界最難的高中歷史課:「國際大學預科文憑」的評量、課程與教學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這篇文章,筆者將以自己研讀IB課程的經驗,和讀者們分享IB公認最難的歷史課程,希望讓讀者理解為何世界各大學這麼看重IB教育,並探討IB歷史課程的內容和核心價值。

國際大學預科文憑(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以下簡稱IB)為高中後兩年之國際教育體系,其知名度在台灣逐年增長,不只私立國際學校採用其制度,連台北市立西松高中也正在申請IB課程的授權中。

對台灣家長而言,IB教育如此吸引人的地方,除了被世界各大高等機構認可以以外,其課程中部分學分甚至可以直接折抵美國大學學分。除此之外,接受IB教育的學生的名校錄取率也高於平均值。根據一份2011年的報告,在該年4000位IB畢業生中,錄取常春藤名校的機率為10%-31%,高於整體錄取率3%-13%不等。

在看似如此迷人的成效背後,IB課程確實是極為紮實且困難的。透過這篇文章,筆者將以自己研讀IB課程的經驗,和讀者們分享IB公認最難的一門課──歷史課程,希望藉此讓讀者理解為何世界各個大學這麼看重IB教育。

數據上來說,在今年(2019)五月的IB大考中,只有不到2%的學生在歷史這門課拿了七級滿級分。比起哲學的7%、人類學的11%和經濟的12%,在歷史課上拿到滿級分的學生可謂鳳毛麟角。

從課程內容上來理解,本小節將以IB歷史課的評量方式課程內容以及上課方式出發,探討IB歷史課程為什麼如此困難,並解釋其訓練之能力。

評量方式

IB歷史課程的評量方式皆為論述寫作,其評量標準有四項:一份2200字的小論文以及三份內容不同的考卷。前者為研究作業,後者為課堂考試。

【小論文】

依照個人興趣,學生可以選擇任何一個歷史事件作做為小論文的主題。其架構分別是史料選擇和分析、小論文研究以及反思。在整個研究的過程,老師是扮演指引學生的角色,小論文內容的撰寫以及資料的蒐集都是學生獨力完成。

史料選擇的部分,學生需要選定多項用來研究自選主題的史料。舉例而言,假如學生要研究「種族衝突如何導致科索沃戰爭」,讀者可以選用科索沃戰爭倖存者的口述(一手史料)、某大國對科索沃戰爭事件的研究報告(二手史料)等來研究此主題。

史料分析上,學生則需要根據史料的來源、目的和內容等,對其進行優點和缺點的分析。就上述例子而言,讀者可以推論,倖存者的口述可能只涵蓋他個人的片面觀感,而無法展現整個科索沃戰爭的導火線,因此這個史料可能在整體研究上是有侷限的。

以上兩個步驟,是訓練學生史料辨識以及分析的能力,藉以讓學生在吸收資訊的過程,能夠批判性地檢視不同史料如何幫助我們了解一件歷史事件,並認知到這些史料的作用以及侷限。這樣的能力也可以套用在媒體識讀上,使學生能判斷不同媒體所提供的資訊,並分析其內容。

而小論文的核心,也就是研究的部分,則是學生在解析不同史料後,對其訂定之主題進行論證。以論說文的架構為底,學生得提出論點與反論點(counter argument)來證明自己的觀點。以上述主題為例,在該小論文研究中,就是要論證「科索沃戰爭為什麼是種族衝突導致的」。

這個環節是學術寫作,主旨在訓練學生透過解釋不同史料來論證自己的主題。

最後則是反思,要求學生解釋他在撰寫小論文時的種種情況,像是撰寫前後對於該主題的認知、對於歷史研究過程的學習(自己是否帶有偏見)或是對於自己論述的侷限分析。這個環節是要訓練學生跳脫框架,對自己的學習過程進行分析。

考卷一】

第一張考卷和小論文開頭相似──史料分析,學生需要根據三份不同史料的節錄和一張圖片來分析特定歷史事件。以二二八事件為例,學生可能需要閱讀二二八事件受害者的遺書、陳儀寫給蔣介石的電報、行政院頒布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以及關於二二八事件的照片。

學生需要在一小時內閱讀完三份各約兩頁A4長的節錄,並回答五則問答題。第一題問題的形式為「根據史料A的內容,一位歷史學家可以獲得關於某事件的什麼認知?」延續上述案例,讀者可以思考,歷史學家能從二二八事件受害者的遺書中獲得什麼相關資訊?

第一題測驗的是學生解讀史料的能力,也可以說是閱讀能力。在這個環節,基本上不需要過多的思考或解讀,主要是確認學生能夠吸收史料的資訊。

第二題則要求學生從考卷所提供的圖片中,解讀出可能的兩項資訊,基本上就和第一題相似,但是是從考驗學生理解圖片涵意的能力。

第三題同小論文的史料分析,要求學生對其中一份史料的出處、目的和內容,來評論該史料在歷史研究上的價值和侷限。例如:陳儀對蔣介石的電報只能展現陳儀想要呈現給上級的觀點,其價值在於它可以彰顯當局者對二二八事件的認知,並用來解釋後續鎮壓的根據,但它卻不一定能呈現二二八事件爆發的真實來龍去脈。

這個環節,呈現了IB歷史課程的核心價值之一:解讀史料內容,並對其做出分析。像是一份史料是否帶有主觀偏見,或是認知不全的侷限等。

228_Incident_h
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在緝菸事件後包圍台灣省專賣局的抗議群眾。攝於2月28日上午。

第四題則是比較與對比。學生需要比對兩份史料對某一歷史事件的認知。延續二二八事件的討論,二二八事件受害者的遺書和《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可能有些異同之處。兩者可能都認為二二八事件的導火線是查緝私菸,但是前者也許會認為國民政府為了肅清本省人而鎮壓,而後者可能推判當時國民政府是畏懼民眾失去控制而鎮壓。

由於不同史料對單一事件可能有不同的詮釋,因此在學習歷史事件時,具備比較和對比不同史料的能力極為重要。比起台灣歷史課程直接陳述歷史流變的過程,IB歷史課程強調從不同角度對歷史事件的解讀。

第五題是短篇論述文,要求學生根據三份史料來回答一則關於某歷史事件的問題。和小論文的主體有些雷同,只是簡短許多。學生需在極短的時間寫出約300字的論述文。可能的題目像是:「根據考卷所提供的三份史料,評論國民政府對於二二八事件的處理方式。」

透過論說文的方式,學生需要根據史料,有邏輯地陳述自己的觀點。不論認為國民政府的處理方式妥當與否,學生需要用考卷所提供的史料來佐證自己的觀點。假如學生認為此舉不為妥當,學生可以提出類似這樣的論述:「根據陳儀致蔣介石的電報所言,國民政府在二二八事件爆發時,當務之急為穩定民心和恢復社會秩序。然而,就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的分析,軍警和民眾的衝突在第一時間不只沒有任何緩和的跡象,反而有加劇的情形⋯⋯」

【考卷二】、【考卷三】

考卷二和三可以說是考卷一第五題的延伸,皆為中長篇論述。考卷二要求學生在一個半小時內完成兩篇各600字的論述,考卷三則要在兩個半小時內完成三篇各600字的論述。

題目會根據學生學習的領域(請參考課程內容),由IB大考中心提出各八個問題,而學生可以自由從中選擇兩個和三個自己想回答的題目。可能的題目為:「到什麼樣的程度,國民政府在二二八事件爆發當下,錯估了民心」、「評論民眾對於日本殖民政府和國民政府的反差感,如何間接影響了二二八事件的發生」、「比較和對比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對台灣社會造成的影響」等。

然而,考卷實際提出的問題,並不會像上述舉例一樣,針對單一事件來要求學生作答,而會依據不同歷史主題,以更廣泛的角度來測驗學生的論述能力。當初筆者選擇的題目與極權國家相關,考題類似:「比較兩位極權國家領導人獲得政權的過程」。

這樣間接避免了測驗學生對單一歷史事件的認知侷限,而將評量重點放在學生對歷史演變和進程的認識。比起考驗你對二二八事件的了解,IB歷史課更在乎你對台灣公民進程的認知,當然這其中也包含對二二八事件一定的理解。

至於實際的測驗題目,會依照每個學生不同的歷史課程內容而定。

課程內容

台灣體制內高中歷史課綱包含台灣史、中國史與世界史,其內容不只橫跨世界各大文明,時間軸也是橫跨數千年。相比之下,IB歷史課程允許授課老師依照自己的專業和興趣,在IB官方規定的範圍內,選擇特定歷史主題。

以2019年的範圍而例,IB歷史老師可以根據三份考卷選擇自己要上的主題(參考資料:IB官方網站):

【第一卷】以下主題擇一

  • 軍事領袖(Military leaders)
  • 征戰與其影響(Conquest and its impact)
  • 往國際戰爭邁進(The move to global war)
  • 權利與抗爭(Rights and protest)
  • 衝突與介入(Conflict and intervention)

【第二卷】以下主題擇二(僅列出其中五項)

  • 社會與經濟:西元750-1400年(Society and economy 750-1400)
  • 戰爭、原因和影響:西元750-1500年(Cause and effects of wars 750-1500)
  • 早期現代國家:西元1450-1789(Early Modern states 1450-1789)
  • 20世紀的極權國家(Authoritarian states 20th century)
  • 20世紀冷戰中強權的衝突與競爭(The Cold War: superpower tensions and rivalries 20th century)

【第三卷】以下主題擇一

  • 非洲與中東史(History of Africa and the Middle East)
  • 南北美洲史(History of the Americas)
  • 亞洲與大洋洲史(History of Asia and Oceania)
  • 歐洲史(History of Europe)

很明顯地,IB歷史老師在課程內容有很大的決定權。即便IB官方有依照試卷分配主題,其廣泛程度允許老師自行決定具體內容。以筆者以前的IB歷史來說,筆者老師選擇的考卷一主題為衝突與介入,而具體內容為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盧安達大屠殺(Rwandan Genocide)或柬埔寨大屠殺(Cambodian Genocide)等。

除了講解有關這些事件的知識以外,課程內容也著重探討事件的前因後果,像是分析殖民母國比利時如何透過分化圖西族(Tutsi)和胡圖族(Hutu),間接導致盧安達大屠殺的發生。又或是美國在科索沃戰爭中轟炸塞爾維亞的正當性等。

而考試二的主題,是20世紀的極權國家和冷戰中強權的衝突、競爭。前者探討了蘇聯從成形到衰退的流變,後者則以冷戰中的第三次柏林危機(Berlin Wall Crisis)和古巴飛彈危機(Cuban Missile Crisis)為核心。上課時,老師會帶學生分析不同事件的時光背景,像是俄國內戰如何影響了蘇聯紅軍掌握大部分俄羅斯領土,進而解釋不同歷史事件的原委。

筆者考試當年考卷三的主題為極權領導者(Authoritarian leaders),探討俄羅斯帝國在19世紀中後的亞歷山大二、三世(Alexander II, III)、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列寧(Vladimir Lenin)、史達林(Joseph Stalin)、南斯拉夫的狄托(Josip Tito)和中共的毛澤東。上課內容著重於探討這些極權領導者掌權的過程、比較不同極權領導者的社會政策以及他們對其統治社會的影響。

很有趣的是,這個命題其實和考卷二的命題相差不遠,有關蘇聯領導人的內容其實是有很大程度重疊的,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後來這命題被換掉的原因。

 China Students play poor chidren remote
圖為史達林的畫像|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上課方式

除了評量方式和課程內容以外,讓筆者受益良多的也是上課方式。不過,在進一步介紹筆者體驗過的IB歷史課的上課方式以前,筆者也必須坦承,IB歷史課程並沒有統一的上課方式。據筆者所知,很多新加坡的IB學校,在歷史課程中積極訓練學生用記憶的方式完成寫作,像是要求學生在考試前將可能的論點和論述先寫好,考試時應題目做調整即可。其上課方式就是以成績導向訓練學生,和筆者的經驗有很大的差距。

在筆者所經歷的IB歷史課程中,授課老師以柏拉圖式、問與答的方式上課。課堂上的重心不是講述知識性的歷史內容,而是和學生用批判性的角度檢視歷史事件。假設筆者今天有一堂歷史課,老師會在上課前告知課堂討論範圍,學生需要在家先讀過這些內容,知道大概發生了什麼,然後來課堂上討論。以日俄戰爭為例,學生回家時要先自己讀日俄戰爭的時空背景:1904-1905年,日本和俄國因為在中國東北的利益衝突,雙方協調不成而爆發戰爭等。而在課堂時,老師會帶學生探討有關此事件的歷史問題,像是為什麼日本當時敢和俄羅斯帝國開戰、滿清在日俄戰爭的角色等。這個過程並不是讓學生隨興漫談,而是透過解讀客觀證據來進行論述,例如判斷當時日本在中國東北的政治利益。

除此之外,老師會時常請學生上台做簡短的報告,以清朝在台的社會政策來說,老師可能會分配每位同學上台介紹不同政策,包含時空背景和前因後果。

整體來說,筆者體會到的IB歷史課程,老師和學生在課堂上發言的比例是1:1。

能力訓練:

概括而論,IB歷史課程訓練學生「論述表達能力」、「批判性思考」和「寫作能力」。

透過上課一來一往的方式和論說文撰寫,IB歷史課要求學生不斷地論述。分析客觀史實、評價歷史人物、推論歷史脈絡,這些都是訓練學生的論述能力。不只是單純提出自己的看法,而是根據證據來解析歷史。

在史料分析的環節,學生必須要解析史料的價值和侷限。用很直白的方式說,學生不只要說出一份史料為什麼好,也要說出它為什麼不好。在這個過程,學生被訓練要用批判性的角度檢視歷史。

而因為評量的方式,學生必須要能將自己的論述用文字呈現。這不只加深學生論述能力,也是訓練學生寫作的能力,特別是要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將自己的想法有條理地呈現。

總結

IB歷史課雖然是高中裡的兩年課程,但是其進行方式如同西方大學,強調訓練學生可以一輩子帶走的能力,而不是保固期較短的僵化知識

因為制度化的關係,IB歷史課程也有既定的評量標準,導致學校可以單純以提升成績的角度來規劃上課方式,偏離IB歷史課的核心價值。然而,即便如此,學生在準備考試的過程,背誦的不只是資訊,也是如何寫好一篇文章。如果批判性思考沒有訓練到,至少還有寫作和論述能力。

筆者無法斷言IB歷史課程是不是世界最好,但是就訓練要求和規模上來看,它確實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難的高中歷史課程之一。對筆者而言,從IB歷史課所學到的能力,在紐約大學的諸多社會科學課程都很實用。當看到美國同學因為學術寫作而苦惱時,筆者心中總是慶幸自己當初有幸接受IB教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