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動支持者接到民調電話「唯一支持」對手,會不會牽涉到法律問題?

鼓動支持者接到民調電話「唯一支持」對手,會不會牽涉到法律問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調並無強制力,接獲民調電話或訊息的群眾,對於民意調查過程並無「真實陳述的義務」,因此,群眾在接獲民調電話時說了點謊,其實難以苛責。

總統大選將屆,民調百花爭鳴,媒體、陣營對於各式民調也都有各自的解讀,不過日前國民黨籍候選人韓國瑜先在輔選站台高喊「得民調,得痔瘡」,隔日要求支持群眾拒答民調,又隔一日向支持群眾表示,若接到民調電話回應「唯一支持蔡英文」,讓民進黨高興到明1月10號。不過這也讓民調公司大吐苦水,認為將可能作出不合乎實際情形的民調,也難以從目前統計數據或加權方式予以還原。

韓陣營這招相當有趣,先認為民調未能反映實情而不可採信,索性以反支持方式搗毀民調,讓民調變得失真。但這其中,會不會牽涉法律問題呢?

什麼是民意調查?

民意調查是種社會調查,由調查單位透過網路、電話或書面等媒介進行抽樣,並直接詢問公眾有關政治、經濟、社會問題的意向,經彙整、篩選可參考之數據後,統計出具有一定可靠性判斷的數值與比例,目的即希望能藉助科學方法使少數之採樣訪問結果具有高度準確性,足以推估全體民意之歸趨。

《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52條規定:「政黨及任何人自選舉公告發布之日起至投票日十日前所為有關候選人或選舉民意調查資料之發布,應載明負責調查單位或主持人、抽樣方式、母體及樣本數、經費來源及誤差值。政黨及任何人於投票日前十日起至投票時間截止前,不得以任何方式,發布有關候選人或選舉之民意調查資料,亦不得加以報導、散布、評論或引述」。故民意調查單位若要進行調查,應具名並詳載調查方法與經費來源,並可發布至投票日10日前,否則將可能違反該規定,可處50-500萬元罰鍰。

民調的製作,不論是受政黨、機構或團體的委託進行,目的均在評估社會輿情,以便獻策及因應,旨在追求公正性、正當性與妥適性。但民調本質上並不具有任何法律上的效力,簡言之,民調縱未能反映真實,除非具備「惡、假、害」(出於惡意、虛偽假造、造成危害)之錯假訊息,或是故意虛飾、作偽,而達於《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90條妨害選舉罪(意圖使人當選或不當選)的情形外,似乎難以透過法律加以處罰。

韓國瑜:不要在冷冰冰的民調數字打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故意為不真實的表示,導致民調公司錯誤統計、分析民意,會不會侵權?

首先,民調並無強制力,接獲民調電話或訊息的群眾,對於民意調查過程並無「真實陳述的義務」,因此,群眾在接獲民調電話時說了點謊,其實無法苛責。況且,就實際層面觀察,民調公司也很難透過問題的設計,直接辨別受調查者是「真心還是虛情假意」,作為排除與否的參數。

那教唆者呢?從上面的說明看的出來,既然群眾都不會涉及法律責任了,教唆的人應該也沒事吧?理論上來說的確如此!但有爭議的,在於公開左右支持群眾意向,故意導致民調公司所作成之民調失去可信性,會不會因此侵害民調公司信譽呢?

雖然感覺上有些困難,不過我們看看《民法》第184條侵權行為的規定:

「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

此處所稱的「人」,除了自然人以外,也包括法人在內;而法人的信用評價降低、商譽受損,仍然屬於「信用權」及「名譽權」的保障範圍。因此,若故意侵害他公司作成民調的可信性,在法律仍然有可能需要負擔損害賠償責任,不過,此種公開煽動民調的行為是否具備不法性或違反公序良俗,仍然有爭論的空間

但更難證明的,應該就是「損害」了!民調公司必須證明此次作出的民調結果難以令人採信,且可直接歸咎於候選人的教唆、指使所致,形成花費時間製作「無用的民調」,在此種情形下,或許可將該次受託製作民調所衍生之費用或報酬,充為賠償請求的一部。

對手拋民調策略 蔡總統:支持韓國瑜不需躲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法人被侵權時了,除了請求登報道歉,能請求慰撫金嗎?

一般法人遭侵權時,多半賠償措施就是登報道歉,但能不能請求慰撫金?實務上對此有著不同見解。目前較多數的見解認為,法人並不會「精神痛苦」,所以不符合請求慰撫金的要件;但也有見解認為,法人僅登報道歉或許尚不足以回復其名譽及營業信用,而可類推民法關於慰撫金的規定,請求賠償相當之數額(最高法院90年台上字第2109號民事判決)。

其實,民意調查僅為參考,且各民調所取樣、設計問題、調查方式都有差異,是真是假,未到開票那天,我們都無從得知。但以此種Bug干涉民調的作成,即便動搖了民調結果,但所彰顯出候選人對民主的包容與道德法治觀念,才是真正動搖支持者意向的關鍵。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