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書序:反送中只是冰山之巔,探索底蘊實為「反共、反中、獨立」

《香港獨立》書序:反送中只是冰山之巔,探索底蘊實為「反共、反中、獨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送中,從來只是表象,猶如冰山之巔。俯瞰以觀,探索底蘊,由淺入深,實有三個層次:反共、反中、獨立。

文:桑普(政治評論人、律師)

余杰兄是基督徒、獨派、右派,提倡古典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著作等身,見解精闢,發人深省,餘韻無窮。我是他的讀者,從中獲益良多,彼此志同道合。今(2019)年我們在台灣短暫見面相聚,我更有幸獲邀出席他另一本新書的公開發表會,彼此互相討論香港反送中運動與台灣政局等廣泛議題,令我對他的學問見識及價值信念更加理解。

後來我知道余杰兄結集整理多篇文章,包括他為我兩年前著作所寫的序言,出版《香港獨立》一書,更令我眼前一亮。這四個字,在許多香港人眼中,猶如眼中刺,更如計時炸彈,避之唯恐不及。從政的,怕被褫奪從政資格;從商的,怕被紅色資本針對;評論的,想要明哲保身而知所進退,希望小心駛得萬年船。他們都以「港人多反對、外國不支持、共諜才推銷」這三節棍,來告訴主張香港獨立的人:「閉嘴、休想、停手」,以致他們活像十惡不赦。畢竟開卷有益,細讀余杰大作,當可靜下深思,放低浮躁激憤,回歸價值信念,洞明是非對錯。

自今年六月九日以來,香港人從「反送中」走到「反中抗暴」,勇武與和理非互相扶持,泛民本土無分彼此,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口號從「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721唔(不)見人、831打死人、101槍殺人」,叫到「香港人,反抗」。俗稱香港國歌的《願榮光歸香港》街知巷聞,俗稱香港軍歌的《不屈進行曲》網上風行。區區連儂牆,擇日手牽手,晚晚合唱團,有時辦集會,週末大遊行,奮勇齊抗暴,勇和同進退,冒死去反擊,矢志對抗紅、官、警、黑四股勢力。接近三千人被捕,數百人被撿控。至今已近五個月,氣勢未有減弱,料將持續下去,目前尚難預計何時才會結束。

我目前初步評估:或許會在中國及香港政府一旦宣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之後,香港人就會遇到真正的抉擇與挑戰:是否繼續抗爭到底、勇和是否堅持不分化、是否承認與接受「階段性勝利」等嚴正問題,在在考驗香港人的智慧與道義,但在撰寫本文時,尚未出現這項條件。

無論如何,在整場「反中抗暴」運動當中,香港抗爭公民史無前例跨越世代大團結,香港非紅色資本的本地商界默默支持,中間選民非常厭惡警黑勾結。這種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實源自中國對香港的殖民暴政。中國政府想盡辦法,希望擺脫窘境,但是離間分化無力,紓困減壓無效,轉移焦點失敗。中國慌了,方寸大亂。於是,中國政府開始嘗試變陣。公安喬裝港警,虐打濫捕性侵;但香港人不怕,繼續反抗!威嚇出動軍隊,誑稱戒嚴屠城;但香港人不怕,繼續反抗!緊急法禁蒙面,威脅封網宵禁;但香港人不怕,繼續反抗!撤回送中條例,特首落區對話;但香港人不理,繼續反抗!中國於是更加慌了,而且大惑不解,內部調查過後,還是一頭霧水,於是唯有胡編亂造外部勢力干預香港內政的混世謊言來掩蓋自己的無能,但卻看見香港人連月來團結起來反中抗暴,又再看見台灣人放棄韓國瑜轉而選擇蔡英文,哭對鏡子,惱羞成怒。

然後看向世界,美國國會正在審議制裁奸佞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禁售武器的《保護香港法案》,打出亮麗的「香港牌」,而且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團隊在美中貿易談判過程中,靈巧地針對中國,不斷套牢取利、突襲變陣、邊談邊打、游刃有餘,令中國難以捉摸。中國慌得快要發瘋了,心裡暗忖:「難道我真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嗎?」手在抖,心也在抖。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一拖再拖,聲稱必須「防止禍起蕭牆」,繼而大講「鬥爭」哲學,猛批分裂國家者會「粉身碎骨」,滿以為說些狠話就會令香港人覺得中國很強。

然而,經濟衰退、人口老化、失業上升、通漲加劇、外資撤離、貨幣貶值、捲款外逃、貿易制裁、關稅暴升的壓力,已經持續累積民變及政變的龐大力量。畢竟紙包不住火,中國簡直慌得快要咆哮大叫了。習近平徹夜難眠,但已病入膏肓,氣炸過後,回心一想,香港不正是蝴蝶效應中的那隻蝴蝶嗎?中國當初如果不拍板叫林鄭月娥推動送中惡法,難道會搞成今天這個樣子嗎?就讓我來告訴習近平吧。這是獨裁專制殖民香港超過二十年後,早晚都會出現的必然結果。即使今天不會,早晚也會。

反送中,從來只是表象,猶如冰山之巔。俯瞰以觀,探索底蘊,由淺入深,實有三個層次:反共、反中、獨立。

RTS23L9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大多數香港人(包括商界及傳統泛民)都能夠同意「反共」這個層次,進而能夠在自由、人權、法治、公義、民主普選、高度自治、一國兩制等層次,開展持續了幾十年的論述,跟中共的價值觀區隔開來。總括來說,香港人就是希望全力捍衛免於恐懼的自由,避免中共那套專政制度及落後文化複製到香港來,防止河水侵犯井水,不要讓香港變成另一個深圳或上海。這些說法都沒有錯,但卻不全面,也不徹底。畢竟納粹中國對香港的蠶食鯨吞,早已是現在進行式。

面對霸凌,很多香港人心裡一直默念:共產黨不倒,世界不會好;只要天滅中共,中國一定好,香港也一定好;中國人是生活在中共獨裁專政的水深火熱中,等待救世主殲滅中共來拯救自己;有些人做說客,希望中共從良;有些人辦遊行,譴責中共無良。然而,他們的希冀與憤怒,往往是建立在「中共不是中國」這項基本命題上,咸認為中國就是指中國人,中共不代表中國人,因而中共也不代表中國。是耶?非耶?

事實上,中共就是中國。外國政府及評論人士未必同意這種說法,但事實勝於雄辯。一個正常人不會只反對中國共產黨,但卻不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已經寫明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毫不含糊。更重要的是,中共是得到大多數中國人支持的;餓死四千萬人,中國人也支持中共;批鬥屠殺迫害更多中國人,中國人也繼續支持中共;倘非如此,中共早就被推翻了。孰以致之?前三十年階級鬥爭哲學,後三十年民族主義毒藥,早已宰制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的腦袋與心靈。現在的中共正是拿起民族主義這塊神主牌的莊家,而且廣獲大多數中國人的支持。

少數有良知及智慧的知識人、公民、律師,看透世情,敢於抗爭,但也改變不了上述殘酷的主流和現實,死的死,關的關,逃的逃,人數極少,不是主流。反之,絕大多數活生生中國人對香港人的態度就是:香港自古以來就是屬於中國的;香港人自古以來始終都是中國人;如果沒有中國,香港早就完蛋了;香港人雖然是炎黃子孫,但卻數典忘祖,勾結外部勢力;中國已經強大,香港吵鬧搗亂,居心險惡無良;中國人現在需要吃飯、生存、賺錢、發財,根本不需要自由、人權、民主、自治這些無聊東西;香港人腦袋灌水,或者居心不良,擺明跟十四億中國同胞作對,妨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天朝盛世千秋偉業。

由此看來,問題的根源不是中共,而是中國,亦即中國人本身。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會有什麼樣的政府。民主如是,專制亦如是。被人洗腦的被害人,跟洗別人腦的加害人,牽扯難分,合二為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香港人就是不想繼續跟這樣的中國人勾搭在一起,矢志做個堂堂正正的香港人、世界人,不想變成猶如亢龍和巨嬰般的中國人。既要「反中」,也要「抗暴」,擁抱香港人身分認同,拒絕中國人身分認同。能夠抱持這種想法的,就是已經進入冰山的第二層次:「反中」。這已經不是「反共」這麼簡單。打個比方,這已經不是反對滿清王朝這麼簡單,而是否定數千年來的專政帝王、儒表法裡,以及匍匐在天朝腳下苟活的蒼生心態。

畢竟我要承認:儘管持有上述想法的香港人越來越多,但能夠深入冰山第二層的,始終還是少數。據統計,有一半左右香港人,始終認為自己既是香港人,也是中國人,從而不反中。這些人正是佔有中年和老年香港人的基本盤,無分親共派或反共派。要叫頑石點頭,實在談何容易。反之,在香港青少年方面,卻有高達八成認同自己是香港人,同時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當中不少人真正體會到必須從「反共」走向「反中」,才是尊重事實的表現,不應一味叨唸著由選舉驅動的政治正確話語。世代更替,啟蒙開竅,「反中」必將成為香港人的主流,一切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然而,光有「反中」思潮,光有香港人身分認同,還不算是最根本的底蘊。香港邁向「獨立」,才是邏輯上的必然和應然。這就是再進一步,深入冰山第三層。換言之,香港人既然反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而且反對中國繼續殖民專暴統治香港,那麼就應坐言起行,採取行動,切實丟掉跟中共、中國、中國人叩頭懇求、打躬作揖、妥協乞憐等不切實際的懦弱無能行徑,進而來一場真正的「革命」,邁向「獨立」。這樣做,不是要「歧視」中國人,也不是不支援中國境內奮起捍衛人權的勇士,而是要「正視」中國、中國人、中華民族這些套在自己頭上的金剛箍,繼而揮別之,拋棄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

需知道,除非閣下是無政府主義支持者,否則香港獨立建國是香港人能夠自我救贖剩下來的唯一合理選項。這正是當年梁天琦創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的真正原委,同時也能準確地反映出今年很多(至少一半)「反中抗暴」年輕抗爭者的真實心聲。部分民主派議員及參選者為了迎合專制政治及選舉入閘形勢而所作出的扭曲解釋,純屬權宜之計,不值拘泥深論。

9dssn6x0br9epvzl0x1xq8deehszb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很多人看到這裡,面紅耳赤,目露凶光,然後說:「香港獨立」根本不可行,現在沒有過半數香港民意支持,而且沒有任何國家願意支持,每個國家都是呼籲大家尊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所以獨立建國根本不會成功;「香港獨立」這種講法,根本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只是送給中國藉口來打壓香港抗爭運動,變相幫助共產黨來審查和開除議員、言論自由、表見自由、新聞自由,繼而收窄抗爭空間;只有共諜,才會主張獨立;「香港獨立」後,沒有中國靠山,無法自給自足,香港根本無法生存。我認為這些看法混淆了現在與未來、實然與應然、真誠與詐騙、利害與理想,然後炒成一盤,戴人高帽,杯弓蛇影,掩飾怯懦。

關鍵的問題從來只有一個:香港人理想的生活環境,是不是需要一個不受中國干預的獨立主權國家,來守護我們的核心價值?如果是,就應該主張獨立,這是本,其他都是末,不應本末倒置。如果不是,亦即認為只要落實「真正的」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即可守護自由、人權、法治,爭得民主,同時認同自己始終也是中國人,那麼當然不會主張獨立。這種理性的討論才是進入主題,根本不用東拉西扯或轉移焦點。不過,答案也很明顯:「真正的」的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就是:接受中共解放軍駐港、香港有義務立法保障由中共獨裁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安全、承認中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的權力、接受特首在遙遙無期的普選降臨前繼續獨裁專政的殘酷現實、接受公安條例的暴動罪及非法集結罪等殘暴刑事制裁、接受特首有動用緊急法的絕對權力。

在這種情況下,「真正的」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又怎能守護香港人的自由、人權、法治?一艘破船,無從修葺,無從縫補,怎能久留?如欲棄船,另建新艦,這種想法,又有何憾?是否現在就會成功?不會!是否未來就會成功?可能!既然如此,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何不現在就開始構思和行動?

需知道,人性尊嚴的核心價值就是生命與自由。沒有了自由,就如同魚沒有了水、人沒有了空氣一樣,根本活不下去。一旦選擇苟活,極可能轉化為殭屍在世間癲狂飄浮。換言之,只有在自由的環境下,我們才有機會真正享受生命,吃喝玩樂,交朋結友,生涯規劃,珍惜人生。

這些幸福快樂溫馨美滿,都是以自由為前提的。為了保障自由,我們需要體會人性墮落及權力制衡的必要性,亦即以法治制度及人權體系來捍衛自由。那麼,法治及人權,又需要什麼來保護和捍衛?民主制度:代議民主、直接民主、參與民主、諮議民主。那麼,民主制度,又需要什麼來保護和捍衛?自治精神和自治政府,令民主制度有涵蓋及適用的邊界,不會像馬克思或新左派當中的某些主張,一味追求世界統一或廢除國界,幻想著自己將會進入大同、共產之類的美麗新世界。那麼,自治政府,又需要什麼來保護和捍衛?答案當然是:獨立主權國家,配備必要的武力去防禦外敵,同時以獨立國格跟其他國家公平、互重、理性、文明接觸與交流,共同遵守公平國際法律規則。這些重點也是美國副總統彭斯於今年十月下旬在智庫威爾遜中心演說的重要內容之一。

由此可見,自由先於享樂,自由就是人權,人權先於民主,民主需要自治,人權高於主權,自治需要獨立。這是現代政治學、社會學、法學、哲學的基礎知識,但很多香港人目前只同意這六句話的其中三、四句話,很少人能夠充分體悟和同意全部六句說話。我期待大家慎思明察,不再流連於昔日迷思,敢於刮骨療傷,繼而高歌猛進。

AP_1926128644955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光復香港」,當然不是指純粹回到過去,或者回歸英國殖民,或者回歸滿清統治。「光復香港」,最根本和最徹底的行動,就是脫中獨立,擺脫中共、中國、中國人、中華民族意識的覊絆,成為一個海洋文明新邦,跟世界各國公平互惠交往,這樣才能夠保守香港人的自由,讓香港的榮光和優越得以展現,讓香港人的創意和才華得以發揮。既然需要「光復香港」,那麼我們就需要「時代革命」,在思想上、言論上、行動上,做出符合特定「時代」所需要的應有變革,向捍衛或爭取自由、人權、法治、民主、自治、獨立方向有策略地、有毅力地、有智慧地逐步邁進,脫中獨立建國,成就香港革命。

香港人所講的「革命」,絕對不是指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力顛覆行動,而是指盡力及盡量以大致上非暴力或輕度武力的方式,亦即把武力控制在適當的防衛或避難範圍內的衝突手段,致力感召香港人和支持香港人的外國同道,合縱連橫,戮力攻秦,削弱及最終推翻中國殖民操控香港這個殘暴的港共政權,繼而通過民主制憲方式建立香港主權國家,在意識和行動上徹底跟中國主權一刀兩斷,不再只是在口頭上反對中共而已。沒錯,這需要客觀時空及人事條件的配合,但這是方法論的議題,不是目的論的議題。方法論的問題,很多是能做不能說的,而且必須隨著時空變易而不斷推陳出新,在此不擬深談。

無論如何,今年六月以來的香港「反中抗暴」運動,就是一場「革命」,可能最後歸於失敗,甚至有可能在短期內歸於沉寂,但是「革命」的種籽已經播下,而且開始萌芽了。樹枝、樹葉、樹幹如何飽受凌辱摧殘,也折損不了香港小學、中學、大學學生的心靈、抱負和夢想。「香港革命」已經不再是紙上談兵,而是現在進行式的實際行動。反對警暴、爭取普選,是五大訴求的核心,但畢竟只是表象,本質就是反共、反中、獨立這三個層次。浮沉跌宕,萬轉千迴,堅持不懈,再結合國際局勢的乾坤大挪移,以及中國敗象顯露紛呈,我相信假以時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必定瓜熟蒂落,卒底於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