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千年歷史之謎》:從西南戰爭到太平洋戰爭,究竟給日本帶來了什麼?

《日本千年歷史之謎》:從西南戰爭到太平洋戰爭,究竟給日本帶來了什麼?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代日本以約十年一次的頻率反覆發生大規模的戰爭。現在,讓我們來思考這些戰爭究竟給日本帶來了什麼。

文:清水唯一朗

【議題4:戰爭給日本帶來什麼?】

西南戰爭、甲午戰爭、日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日戰爭、太平洋戰爭……,近代日本以約十年一次的頻率反覆發生大規模的戰爭。因此,講到戰爭也就意味著在講近代日本(加藤陽子,《戰爭的日本近現代史》〔戦争の日本近現代史〕,講談社現代新書,二○○二年)。現在,讓我們來思考這些戰爭究竟給日本帶來了什麼。

帶來技術普及與政治變動的西南戰爭

爆發西南戰爭的一八七七年(明治十年),是近代史的一大轉捩點。中央行政機關暫告成立,幕末的動亂已漸止息。在明治新政府統治下,士族失去特權為 生活所苦,對新政府的不滿情緒越發高漲,引發了日本史上最後一次的武裝暴動——西南戰爭。西南戰爭在失去領袖西鄉隆盛後結束了武力動亂,朝自由民權運動的方向轉變(小川原正道,《西南戰爭與自由民權》〔西南戦争と自由民権〕,慶應義塾大學出版會,二○一七年)。廢藩置縣進行得不徹底的鹿兒島最終降服於新政府,是具象徵性的事件,意味著舊體制的轉換遍及全國各地。

透過徵兵徵集而來且受過新式訓練的國民兵打敗了舊士族的步兵,給人留下「近代國民軍的成功」的強烈印象,是邁向近代的劃時代變革。由於軍事的需求,電報線與傳輸網迅速發展,不僅在軍事上,在民生上也加以利用,產生相當大的影響(藤井信幸,《電信的經濟史》〔テレコムの経済史〕,勁草書房,一九九八年)。

然而,大規模的內戰,讓實施秩祿處分原本經濟情況就不佳的明治政府,陷入更嚴重的財政困難。尤其是通貨膨脹以及貿易赤字的擴大,使得政府內外出現經濟政策的對立(室山義正,《近代日本經濟的形成》〔近代日本経済の形成〕,千倉書房,二○一四年)。最後,隨著在松方正義財政政策下國內經濟社會的巨 變,大隈重信下台,轉而實施立憲政治。

帶來國民意識的甲午戰爭與「日台戰爭」

一八九四年至九五年間進行的甲午戰爭,對近代日本而言是第一次正式的對外戰爭。十七世紀明朝滅亡清朝取而代之,取代中華思想建立起自我身分認同的 國學興起,人們開始意識到「日本」的存在。隨後,由於完成了明治維新——這個中國未達成的近代化「發展」,給予日本自信心。甲午戰爭遂被看作是徹底脫離中華思想的良機。

因此,甲午戰爭使人民意識到國家。為了籌措戰爭經費而發行國債,募集到的金額遠遠超過預期,而超過徵兵年齡的人們紛紛投入籌募戰爭經費的活動中。過去對國族的歸屬感淡薄的民眾,具有了作為國民的自覺(牧原憲夫,《客人與 國民之間》〔客分と国民のあいだ〕,吉川弘文館,一九九八年)。原本只在地理上存在卻感受不到有如虛構的國家,如今真實存在於眼前了。這可說是甲午戰爭 帶來的最大成果。

另外,甲午戰爭又給日本帶來了第一個殖民地,即台灣。一八九五年,日本派兵征服台灣。在此之前,清朝雖同意割讓台灣給日本,但在台灣當地卻出現了抵抗運動。日本為了鎮壓,於是出兵台灣。被研究者稱為「日台戰爭」(檜山幸夫,《帝國日本的開展與台灣》〔帝国日本の展開と台湾〕,創泉堂出版,二○一 一年)的這場戰役,由於在不習慣的熱帶地區遭遇游擊戰加上瘧疾肆虐,造成司令官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內的近五千人戰死或病死。

戰後,熱帶的氣候也阻止日本的殖民統治。當初,台灣被視為統治成本過高而無利可圖的難治之地,故未提出積極的殖民政策。一八九八年總督兒玉源太郎與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上任,大幅改變了這個情況。他們調查台灣的風俗習慣,展開各項基礎建設並振興產業。眾所皆知,主要產業是砂糖,但也大量栽種生產鴉片,給日本帶來巨大的利益。難治之地成為豐饒之地,加上從甲午戰爭獲得巨額的賠償金,產生出戰爭會帶來利益的形象。

於是,甲午戰爭與「日台戰爭」,讓人們對國民意識與戰爭產生肯定的看法。日本開始名副其實地步上殖民地帝國之路。

第零次世界大戰的日俄戰爭

最近,對於一九○四年至○五年間進行的日俄戰爭的評價,有顯著的改變。二○○五年是日俄戰爭結束一百週年,趁此機會展開了更深入的研究,當中出現了將日俄戰爭視為是第零次世界大戰的看法,因為這場戰爭具有三個特點:1. 不像過去的戰爭只由貴族階級和傭兵參加,而是參戰人員擴大到全體國民的總體 戰;2. 出現近代兵器的早期形態;3. 帶給世界秩序極大變化(橫手慎二,《日俄戰爭史》〔日露戦争史〕,中公新書,二○○五年)。

日俄戰爭雖與甲午戰爭並稱,但這兩場戰爭的規模完全不同。甲午戰爭戰死者約一萬三千人,日俄戰爭則有約八萬五千人戰死,將近七倍。甲午、日俄戰爭的戰死者在地方上成為表彰的對象。今日,從地方上的神社和小學校園裡的招魂碑或戰死者碑即可窺知一二(關澤真由美,《戰爭記憶論》〔戦争記憶論〕,昭和堂,二○一○年)。

帶來更強烈影響的是戰爭的傷者。日俄戰爭的傷者約十五萬三千五百人。當時的人口約四千六百萬,傷者占國民總數的○.三%,比當時的大學升學率還 高。這些人因為日俄戰爭失去了身體的一部分,終生身體功能受損。和戰死者不同,傷者是可以被看見的。他們的手或腳被視為是戰爭勝利的回報,而且引發了已獲得的帝國權益絕不能再失去之類的激情言論。

當然,同時也出現反戰論。日俄戰爭之際,內村鑑三 、幸德秋水等知識分 子提倡反戰論。可是,他們的主張並未廣傳於世。為什麼沒有普及,值得我們重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