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千年歷史之謎》:從西南戰爭到太平洋戰爭,究竟給日本帶來了什麼?

《日本千年歷史之謎》:從西南戰爭到太平洋戰爭,究竟給日本帶來了什麼?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代日本以約十年一次的頻率反覆發生大規模的戰爭。現在,讓我們來思考這些戰爭究竟給日本帶來了什麼。

文:清水唯一朗

【議題4:戰爭給日本帶來什麼?】

西南戰爭、甲午戰爭、日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日戰爭、太平洋戰爭……,近代日本以約十年一次的頻率反覆發生大規模的戰爭。因此,講到戰爭也就意味著在講近代日本(加藤陽子,《戰爭的日本近現代史》〔戦争の日本近現代史〕,講談社現代新書,二○○二年)。現在,讓我們來思考這些戰爭究竟給日本帶來了什麼。

帶來技術普及與政治變動的西南戰爭

爆發西南戰爭的一八七七年(明治十年),是近代史的一大轉捩點。中央行政機關暫告成立,幕末的動亂已漸止息。在明治新政府統治下,士族失去特權為 生活所苦,對新政府的不滿情緒越發高漲,引發了日本史上最後一次的武裝暴動——西南戰爭。西南戰爭在失去領袖西鄉隆盛後結束了武力動亂,朝自由民權運動的方向轉變(小川原正道,《西南戰爭與自由民權》〔西南戦争と自由民権〕,慶應義塾大學出版會,二○一七年)。廢藩置縣進行得不徹底的鹿兒島最終降服於新政府,是具象徵性的事件,意味著舊體制的轉換遍及全國各地。

透過徵兵徵集而來且受過新式訓練的國民兵打敗了舊士族的步兵,給人留下「近代國民軍的成功」的強烈印象,是邁向近代的劃時代變革。由於軍事的需求,電報線與傳輸網迅速發展,不僅在軍事上,在民生上也加以利用,產生相當大的影響(藤井信幸,《電信的經濟史》〔テレコムの経済史〕,勁草書房,一九九八年)。

然而,大規模的內戰,讓實施秩祿處分原本經濟情況就不佳的明治政府,陷入更嚴重的財政困難。尤其是通貨膨脹以及貿易赤字的擴大,使得政府內外出現經濟政策的對立(室山義正,《近代日本經濟的形成》〔近代日本経済の形成〕,千倉書房,二○一四年)。最後,隨著在松方正義財政政策下國內經濟社會的巨 變,大隈重信下台,轉而實施立憲政治。

帶來國民意識的甲午戰爭與「日台戰爭」

一八九四年至九五年間進行的甲午戰爭,對近代日本而言是第一次正式的對外戰爭。十七世紀明朝滅亡清朝取而代之,取代中華思想建立起自我身分認同的 國學興起,人們開始意識到「日本」的存在。隨後,由於完成了明治維新——這個中國未達成的近代化「發展」,給予日本自信心。甲午戰爭遂被看作是徹底脫離中華思想的良機。

因此,甲午戰爭使人民意識到國家。為了籌措戰爭經費而發行國債,募集到的金額遠遠超過預期,而超過徵兵年齡的人們紛紛投入籌募戰爭經費的活動中。過去對國族的歸屬感淡薄的民眾,具有了作為國民的自覺(牧原憲夫,《客人與 國民之間》〔客分と国民のあいだ〕,吉川弘文館,一九九八年)。原本只在地理上存在卻感受不到有如虛構的國家,如今真實存在於眼前了。這可說是甲午戰爭 帶來的最大成果。

另外,甲午戰爭又給日本帶來了第一個殖民地,即台灣。一八九五年,日本派兵征服台灣。在此之前,清朝雖同意割讓台灣給日本,但在台灣當地卻出現了抵抗運動。日本為了鎮壓,於是出兵台灣。被研究者稱為「日台戰爭」(檜山幸夫,《帝國日本的開展與台灣》〔帝国日本の展開と台湾〕,創泉堂出版,二○一 一年)的這場戰役,由於在不習慣的熱帶地區遭遇游擊戰加上瘧疾肆虐,造成司令官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內的近五千人戰死或病死。

戰後,熱帶的氣候也阻止日本的殖民統治。當初,台灣被視為統治成本過高而無利可圖的難治之地,故未提出積極的殖民政策。一八九八年總督兒玉源太郎與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上任,大幅改變了這個情況。他們調查台灣的風俗習慣,展開各項基礎建設並振興產業。眾所皆知,主要產業是砂糖,但也大量栽種生產鴉片,給日本帶來巨大的利益。難治之地成為豐饒之地,加上從甲午戰爭獲得巨額的賠償金,產生出戰爭會帶來利益的形象。

於是,甲午戰爭與「日台戰爭」,讓人們對國民意識與戰爭產生肯定的看法。日本開始名副其實地步上殖民地帝國之路。

第零次世界大戰的日俄戰爭

最近,對於一九○四年至○五年間進行的日俄戰爭的評價,有顯著的改變。二○○五年是日俄戰爭結束一百週年,趁此機會展開了更深入的研究,當中出現了將日俄戰爭視為是第零次世界大戰的看法,因為這場戰爭具有三個特點:1. 不像過去的戰爭只由貴族階級和傭兵參加,而是參戰人員擴大到全體國民的總體 戰;2. 出現近代兵器的早期形態;3. 帶給世界秩序極大變化(橫手慎二,《日俄戰爭史》〔日露戦争史〕,中公新書,二○○五年)。

日俄戰爭雖與甲午戰爭並稱,但這兩場戰爭的規模完全不同。甲午戰爭戰死者約一萬三千人,日俄戰爭則有約八萬五千人戰死,將近七倍。甲午、日俄戰爭的戰死者在地方上成為表彰的對象。今日,從地方上的神社和小學校園裡的招魂碑或戰死者碑即可窺知一二(關澤真由美,《戰爭記憶論》〔戦争記憶論〕,昭和堂,二○一○年)。

帶來更強烈影響的是戰爭的傷者。日俄戰爭的傷者約十五萬三千五百人。當時的人口約四千六百萬,傷者占國民總數的○.三%,比當時的大學升學率還 高。這些人因為日俄戰爭失去了身體的一部分,終生身體功能受損。和戰死者不同,傷者是可以被看見的。他們的手或腳被視為是戰爭勝利的回報,而且引發了已獲得的帝國權益絕不能再失去之類的激情言論。

當然,同時也出現反戰論。日俄戰爭之際,內村鑑三 、幸德秋水等知識分 子提倡反戰論。可是,他們的主張並未廣傳於世。為什麼沒有普及,值得我們重新思考。

在日俄戰爭中,媒體的角色變得吃重。報紙的新聞將國民與關乎國家命運的戰爭牢牢綁在一起,並且煽動國族情緒(片山慶隆,《日俄戰爭與報紙》〔日露戦争と新聞〕,講談社,二○○九年)。在過去,報紙集體放在地方上的閱報所,一般只要付費就能閱讀。日俄戰爭發生後,變成家家戶戶自行訂閱。甲午戰爭時就開始派遣的從軍記者在人數上也擴增,他們對於戰況的報導引起國民的關注。

另外,具象徵性的戰死者受到了讚揚(山室建德,《軍神》,中公新書,二 ○○七年)。當中,旅順港封鎖作戰中的廣瀨武夫與遼陽之戰中的橘周太,都為了保護朋友而喪命,死後被視為英雄。他們的死除了透過報紙報導,也被寫成小說,還被編成歌曲以鼓舞少年,甚至被當成軍神,受人尊崇。

帶來權益與懷疑的第一次世界大戰

一九一四年塞拉耶佛事件所引發的歐洲大戰(之後稱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洲列強為防衛本國無法抽身,被視為是日本能在亞洲一展長才的良機。對日本而言,算是場少勞多獲的戰爭。

過去認為,日本基於日英同盟才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然而,內情並沒有那麼單純。英國方面對積極想參戰的第二次大隈重信內閣,尤其是對外務大臣加藤高明,傳達了不希望日本參戰的訊息。因為,必須提防日本趁機擴大在亞洲的權益。後來,隨著戰況惡化,英國改變態度要求日本參戰,但日本方面超出英方的要求,露出擴大戰爭範圍的意圖,於是英國又撤回要求(千葉功,《舊外交的形成》〔旧外交の形成〕,勁草書房,二○○八年)。

大隈內閣因是政黨內閣且為席次未過半的少數內閣,故對戰爭採取積極的態度。元老山縣有朋考量到與德國的關係,對參戰持慎重態度。大隈厭惡山縣在背後影響,打算排除掉元老的影響力實現責任內閣,採取不向元老呈報外交情報和請示就直接推行政策的方針。對華二十一條要求,正是在這個外交政策決定過程的變動中產生的(前引奈良岡,《對華二十一條要求是什麼》)。

結果,日本與其外交基礎的英國關係變得惡化,並讓其他國家懷疑自己對中國抱有野心。這根本不是什麼少勞多獲的戰爭,對於日本在國際社會的地位而 言,還是個重大的「失敗」。

帶來戰後體制的太平洋戰爭

太平洋戰爭留下了規範戰時和戰後日本的種種制度。影響最鉅的是帶動戰後經濟高度成長的一九四○年體制(野口悠紀雄,《1940年體制增補版》〔1940年体制増補版〕,東洋經濟新報社,二○一○年)。昭和戰前時期新官僚所進 行的行政權強化,擴大到總動員體制下僱用與金融、稅政與所得再分配等許多方面,以行政手段加以介入。當中有不少制度像預扣所得稅一樣沿用至今。戰時統制經濟的構造,成為維持戰後經濟高度成長的制度背景,這點頗有意思。

將目光轉移到政策的核心人物上,辻清明的官僚制論強調官僚機構的維持與強化(辻清明,《日本官僚制的研究》〔日本官僚制の研究〕,弘文堂,一九五二年),村松岐夫的政黨優勢論透過實際調查析論政黨所具的優勢地位(村松岐夫,《戰後日本的官僚制》〔戦後日本の官僚制〕,東洋經濟新報社,一九八一年)。特別是六○年代以前,特權官僚或是古典型官僚、國士型官僚,擁有極強的影響 力(真淵勝,《社會科學的理論與模式 官僚》〔社会科学の理論とモデル 官僚〕,東京大學出版會,二○一○年)。

在政治方面,內閣機構的強化如火如荼地進行著。這是在改造以權力分立為基調的明治憲法體制。因為,這個具有防止獨裁、均衡各勢力功能的構造,無法靈活、迅速地進行決策,遇到緊急時將難以應付。不過,內閣的改造對策有許多不周全之處,在實際的領導管控上便出現混亂(關口哲夫,《昭和時期的內閣與戰爭指導體制》〔昭和期の内閣と戦争指導体制〕,吉川弘文館,二○一六年)。

代表例子是東條英機及其內閣。東條一般給人的印象是與希特勒並稱的獨裁者,然而在分析二戰時期世界的獨裁者的相關研究中,卻不見其名。確實,東條集首相、內務大臣、陸軍大臣、參謀總長等要職於一身,靠自己來統合權力。但就算兼任那麼多要職,東條仍無法管控全局,最終被迫內閣總辭。這是他並非獨裁者的證據(戶部良一,《自我瓦解的病因》〔自壊の病理〕,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二○一七年)。

在東條之前,近衛文麿已經證明了明治憲法體制的極限。近衛擁有高尚的血統與極高的民間聲望,意志又堅強,卻還是違背了周邊眾人的期待,在領導大政翼贊運動上沒能取得成功(古川隆久,《近衛文麿》,吉川弘文館,二○一五年)。

近衛、東條的失敗,象徵著天皇主權下的權力分立體制——這個明治維新以來的日本政治構造的極限。它要在伊藤博文、山縣有朋等人所構成的「開國元勛共同體」之下才能發揮作用,跟政黨政治、時代潮流都不合。經過一番檢討,到了戰後,內閣獲得國會信任支持而成立,憲法也明確規定議院內閣制須對國會負責以及內閣總理大臣擁有國務大臣的任免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日本千年歷史之謎:從邪馬台國到象徵天皇制,29個難解謎團探索》,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倉本一宏、今谷明、大石學、清水唯一朗、宮城大藏
譯者:任鈞華、龔婷

集結日本歷史學界首屈一指的華麗執筆陣容
從日本最神秘的女人卑彌呼,到爭議不斷的女人稱德天皇
破解1700年間、29個讀者最感興趣的歷史謎團
上市未滿一年 攻佔日本各大書店暢銷榜 累印高達11萬冊

  • 附錄:五位執筆者精選的各時代必讀書清單100冊

由於「美好國家」(いいくに)的日語發音為i-i-ku-ni,與一一九二相同,因此過去日本人常以此諧音來記誦鎌倉幕府成立的時間。然而,鎌倉時代是否始於「創造美好國家」的一一九二年──這個說法已非今日學界的主流。這說明了日本史的研究每天都在累積、更新。目前讀者關注的話題是什麼?研究已經進展到什麼程度?

本書分成古代(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倉本一宏)、中世(帝京大學特任教授今谷明)、近世(東京學藝大學教授大石學)、近代(慶應義塾大學教授清水唯一朗)、現代(上智大學教授宮城大藏)五個章節,從學界關注的最新議題到歷史愛好者感興趣的謎團,共列舉二十九個論點,邀請上述五位學者分別加以析論釐清。

1274年的文永之役,日本戰勝蒙古人的原因是神風嗎?戰國時代的戰爭究竟是什麼模樣?江戶時代的首都是京都或者江戶?日本真的因為鎖國而封閉起來嗎?明治維新是人才選拔的革命?本書中探討的這些問題,並非專屬於歷史迷的閱讀興趣,由於其寫作手法深入淺出,即便是對日本歷史僅僅略知一二者,也能將其視為一本解謎版的日本通史,盡情享受探索新知的樂趣。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