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抗癌美女的故事:除了圍觀幸福中的不幸,更可以多關心不幸中的不幸

90後抗癌美女的故事:除了圍觀幸福中的不幸,更可以多關心不幸中的不幸
Photo Credit: Daniel Chodusov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其他不幸的人,我們的關注及至實際支援行動,大概可以為生命帶來更大的改變。

文:千尋

已經不是第一次讀到90後抗癌美女Constance的故事。情人節將至,她的故事被蘋果日報換上另一個角度(蘋果日報:3年3抗癌 少女譜出異地戀曲),再次呈現於人前。

正值大好年華的美少女患上癌症,家人、男友不離不棄,情侶二人更開設facebook專頁分享抗癌點滴,字裡行間洋溢著愛與希望。根據報章報道(明報:抗癌90後空姐夢碎 不怨命勉同路人),Constance認為「即使接受化療、電療的路十分難捱,捱過後回頭看會發現是一段段鼓舞的經歷,亦萌生起把這些故事在社交網站分享的念頭,鼓勵年輕人珍惜當下,避免將困擾無限放大」。她冀以自己的故事鼓勵他人,立意美好。

Constance的故事,讓我們感受到人性的美好,生命滿希望,儼然現實中的童話,確實吸引眼球。但,容我不通氣地問一句:Constance式樂觀是否值得重複又重複地歌頌?

抗癌路漫漫,箇中辛酸不足為外人道,Constance的毅力和勇氣固然不能被抹煞。但值得留意的是,如此一個正能量抗癌美少女,她是擁著優厚的有先天條件,俗套一點說,她是「贏在起跑線」──她生於小康之家,父母奉之為掌上明珠,衣食無憂,她有個空姐夢,但一切尚未實踐,她仍未投身社會,更未開始面對社會上種種責任和壓力,而且她長得如花似玉,惹人憐愛,又有朋友支持,愛情美滿。除了癌症,她幾乎無所憂慮。在這些條件下患癌,她可說是最幸福的了。

試想像,患上癌症的是他們:

孩子A,生於清貧之家,父母要節衣縮食為他張羅醫療費用;

青年B,事業剛起步,正與工作伙伴協力把共同願景付諸實踐;

主婦C,擁有小康之家,負責照顧丈夫及年幼的子女;

中年人D,愈來愈花心力、時間去照顧逐漸衰老的父母。

如果你是A,你不怕成為家人的包袱嗎?如果你是B,你不會為這麼近又那麼遠的夢想感到淡淡然的遺憾嗎?如果你是C,你放得下丈夫、孩子嗎?如果你是D,你會為可能未能盡孝道而自責嗎?

不幸的人能化悲憤為力量,自強不息,自然教人鼓舞。然而,現實世界的癌症患者中,大概沒有幾多個Constance,更多的可能是A、B、C或D。如果他們感到不安、擔憂、難過,大抵是為了他們重視的人和事,而非他們自身。抗癌路上還有很多顧慮,不是單憑個人積極樂觀就足以應對。如果讀者仍然期望他們有Constance式樂觀,未免太天真,或者太苛刻,而讀Constance的故事而換來的「感覺良好」又是多麼廉價。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人的attention稀有而珍貴。除了圍觀幸福中的不幸,更可以關心不幸中的不幸。儘管A、B、C或D沒有動聽的故事去討人喜愛,他們其實更值得關注。與其聽Constance歌頌愛與希望,倒不如聽其他人訴說現實的艱難、生命的苦澀。Constance不求外界支援,我們說句「加油」、給她鼓勵,大概己是bonus。但對其他不幸的人,我們的關注及至實際支援行動,大概可以為生命帶來更大的改變。

Photo Credit: Daniel Chodusov CC BY ND 2.0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