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史》:蘇哈托大勝只是迴光返照,腐敗政權終被亞洲金融風暴擊潰

《印尼史》:蘇哈托大勝只是迴光返照,腐敗政權終被亞洲金融風暴擊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濟崩潰之後,廣大民眾的生活陷入水深火熱,而蘇哈托政府的作為卻只能帶給他們絕望。改革運動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文:李美賢

1997年大選的狂勝:迴光返照

為了一洗1992年的恥辱,蘇哈托決意在1997年國會選舉狠狠地教訓民主黨。一連串打擊民主黨的運作老早就被啟動了——它們主要就是分裂和抹黑。蘇哈托政權第一個目標就是將梅嘉瓦蒂拉下臺,因為在她身邊已經聚集了許多的異議和改革勢力。首先,蘇哈托政權向梅嘉瓦蒂在東爪哇的民主黨支部進行滲透,進而運作支持由較親政府的人士來領導民主黨。另外,政府也大肆抹黑支持梅嘉瓦蒂的民主黨領袖,指稱他們是共產黨的同路人。

在政府綿密的「黨—政—軍—官僚體系網絡」的操作下,民主黨的前黨魁蘇雅迪重新掌握黨領導地位。此外,在軍方的運作和策動下,民主黨也在1996年6月底召開臨時黨大會,正式選舉蘇雅迪為黨魁。在另一個陣營的梅嘉瓦蒂拒絕參加上述的黨大會,也同時拒絕承認蘇雅迪的領導權。雖然面對戈爾卡的強大壓力,但梅嘉瓦蒂保持著原有的戰鬥力,並且想要透過司法程序來抵制政府的干預行為。

另外,為了表示抗議,梅嘉瓦蒂的支持者堅守民主黨在雅加達的總部辦公室,拒絕遷出。7月27日,一些宣稱是蘇雅迪支持者的暴徒開始強力攻佔該總部辦公室。這些暴徒後來被確認是軍人和與武裝部隊有著密切聯繫的流氓。顯然,蘇哈托政權是這宗「7.27事件」的幕後黑手。在這次的攻防戰裡,梅嘉瓦蒂的支持者蒙受相當慘重的傷亡。隨後的兩天裡,雅加達更因此發生暴動。根據印尼人權委員會的調查,在這次事件裡,有五人死亡,一百四十九人受傷,而七十四人失蹤。一般相信,那些失蹤者極可能已被武裝部隊逮捕甚至殺害。

事發後,印尼政府將責任歸咎於反對人士或團體,給他們戴上紅帽子,企圖一舉將反對勢力徹底瓦解。蘇哈托也公開指責由學運分子所領導的人民民主黨(Partai Rakyat Demokratik,簡稱PRD人民黨)是這次事件的主導者,而且後者是「反政府」組織,「思考模式和行動理念正像是當年的印尼共產黨一樣」。

除此之外,蘇哈托政權也採取「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策略。它放下對宗聯會阿都拉曼的敵意,拉攏後者放棄跟梅嘉瓦蒂非正式同盟的關係,轉而站到戈爾卡的陣營裡。在選舉期間,阿都拉曼甚至跟著蘇哈托大女兒都杜到各地進行競選活動,向宗聯會的成員拉票。

1997年5月的國會大選在歷年最嚴重的選舉暴力(暴動)事件,以及最氾濫的舞弊行為中完成 。經過蘇哈托政權的百般「努力」,戈爾卡在1997年國會選舉再次攀上得票率的高峰。戈爾卡的得票率為74.5%,比上屆增加6.4%。聯發黨則獲得22.5%的得票率,也增長了5.5%。相反的,民主黨卻慘敗,其得票率猛挫11.8%,僅剩下3.0%。顯然,戈爾卡和聯發黨大致平分了民主黨所流失的選票。

亞洲金融風暴和蘇哈托的垮臺

緊隨在選戰勝利之後,一場要命的風暴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降臨。1997年年中,從泰國蔓延開來的亞洲金融風暴,一下子就將印尼席捲進去,讓這個國家的經濟毀於一旦。當時,印尼股市全面崩潰,印尼盾對美元的匯率狂瀉,外資成群撤退,國內企業大量倒閉,失業率快速地攀升。7月,美元對印尼盾的兌換率為1:2500;10月,下跌為1:4000;到1998年1月,更進一步滑落到1:17000。印尼盾折損了85%左右的價值。一些學者形容當時的印尼經濟處境「像一隻勇猛的老虎離奇地暴斃了」。

印尼政府對這次大災難的回應卻是昏庸和傲慢的,雖然它宣佈了一些改革方案,但依然小心翼翼地保護著蘇哈托家族和朋黨的經濟利益。1997年10月,印尼答應國際貨幣基金關閉國內十六家銀行,但不久後,其中兩家屬於蘇哈托家族的銀行卻恢復了營業。如此一來,印尼政府與國際貨幣基金對立起來,而國際或國內觀察家則無不看透和厭惡蘇哈托的貪污、無能和裙帶主義作風。國內要求改革(reformasi)和蘇哈托下臺的呼聲高漲。12月,蘇哈托輕微中風。1998年1月,蘇哈托提出一份荒唐的財政預算,其中竟然依據半年前、完全過時的印尼貨幣匯率。當時,美國、德國、日本和新加坡的最高領導紛紛致電籲請蘇哈托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的改革方案。後來,蘇哈托敷衍地答應了國際貨幣基金的要求。

另一方面,蘇哈托卻積極準備新的權力部署,他宣佈要第七次連任總統,而且提名哈比比為他的新副總統候選人。2月,蘇哈托委任其前副官,也是當時的陸軍參謀長威蘭托(Wiranto)為武裝部隊參謀長 。而蘇哈托的女婿帕波沃也受命接掌陸軍戰略後備司令部。3月,人民協商議會舉行大會,蘇哈托如願地連任,而哈比比也成為副總統。不過,哈比比出任副總統,卻再次讓更多人對蘇哈托政權感到失望,因為哈比比跟蘇哈托有著密切的裙帶關係,而且向來以揮霍無度的「瘋狂科學家」著稱。

蘇哈托出示的新內閣更製造了另一次的反高潮,內閣成員盡是裙帶和朋黨分子,例如蘇哈托的長女都杜出任社會事務部長,長女的盟友哈托諾(Hartono)出任家庭事務部長,自己的老友鄭建盛出任貿易和工業部長,蘇哈托家族顧問符阿特巴瓦及爾(Fuad Bawazier)出任財政部長。其他內閣成員都跟蘇哈托子女有著密切的關係。過去內閣的技術官僚人士完全出局。民眾對廉潔和有效政府的希望成為泡影。

經濟崩潰之後,廣大民眾的生活陷入水深火熱,而蘇哈托政府的作為卻只能帶給他們絕望。改革運動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默哈末狄雅的阿敏萊斯(Amien Rais)突出地厲聲批評政府。學生運動如火如荼地展開,至5月,各城市的學生更紛紛走上街頭示威。同月12日,武裝部隊狙擊手在雅加達特里薩底大學(Trisakti University)內槍殺了四名正在示威的學生。這宗槍殺案激起民憤,撲滅人們對蘇哈托政權最後的丁點希望。在接下來的三天裡,全國各地隨即爆發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暴動—其中以雅加達和梭羅最嚴重。攻擊、掠劫和強暴的嚴重排華事件更震驚世界各地的華人社會 。

5月15日,蘇哈托從開羅的一項高峰會議匆忙返國。至此,蘇哈托已面對眾叛親離的末路。此時,批評政府最力的阿敏萊斯,更不客氣地要求蘇哈托下臺。人民協商議會—包括武裝部隊的代表—也已準備召開特別會議推舉出新的總統。不久後,戈爾卡也做出了同樣的表態。18日,人民協商議會發言人哈莫果(Harmoko)公開呼籲蘇哈托自動請辭。在同一天,學生開始佔據了國會建築,要求蘇哈托下臺,武裝部隊則選擇袖手旁觀。

作為最後的補救措施,蘇哈托宣佈他將主導一段改革時期,並且在舉行新大選後退位。不過,這項緩兵之計卻是徒勞無功的。20日,蘇哈托組織一個改革內閣的希望破滅,十四位被點名負責經濟和金融事務的部長候選人斷然拒絕入閣。顯然,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國內菁英和群眾都選擇了遺棄蘇哈托,過去服務於後者的權力機構也一一背離而去。如此一來,蘇哈托唯有宣佈引退。21日早上,蘇哈托在總統府召開記者會,通過電視攝影機正式宣佈辭呈。腐朽的蘇哈托政權終於轟然倒塌。

相關書摘 ▶《印尼史》:葡萄牙商人貪得無厭,在香料群島的美好時光一去不返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印尼史:異中求同的海上神鷹(二版)》,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李美賢

今日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島國家,共有一萬七千多個小島散布在附近海域,其國家疆界領土包含了兩億七千萬的人口,共有三百多個民族和七百多種語言。在這個多元文化的國家中,有著豐饒的天然資源,並存著複雜的種族宗教和文化,以及長年動盪不安的政經局勢。

本書在政治發展的脈絡下,紀錄了這片土地:史前時代的發展,古早大小王國的興衰起落,十六世紀至二戰結束間西方列強的殖民與掠奪,印尼國族意識的形成,現代國族國家的建立,本土政權的確立,以及強人長年霸權的傲慢腐敗。在新世紀交接之際,印尼飽受劇烈天災人禍蹂躪.民主政治重新啟動,印尼又進入另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印尼史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