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一年三次大選,納坦雅胡還有機會重登總理大位嗎?

以色列一年三次大選,納坦雅胡還有機會重登總理大位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色列選民將在2020年3月,史無前例地在一年內第三次走進投票所,選舉國會議員。除非投票率有顯著的改變,並帶動某個陣營或某政黨的得票率顯著成長、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不然將無法組成政府的僵局再次訴諸選民,很可能還是會讓僵局持續。

以色列當地時間12月11日晚間,9月才選出的第22屆國會,由於三個月仍未能組成下一屆政府,正式宣布解散。下次國會選舉,訂在2020年3月2日(註1)。這是繼今(2019)年4月及9月的兩次國會選舉後,選民再度走進投票所。也造成該國史上首次,在一年內歷經三次國會選舉的窘況。

倒帶至約四週以前的11月20日晚間,藍白聯盟(Kahol Lavan)主席甘茨(Benny Gantz)宣布無法在當晚午夜的期限以前,組成政府。在那之前,現任總理、即聯合黨(Likud)主席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則於10月22日知會總統李弗林(Reuven Rivlin),自己無法組成政府。開創以色列史上首次連續兩位受總統之命組成政府的政黨領袖,都失敗的先例。

原本在甘茨的宣布之後,所有國會議員仍有21天的期限,可以提名任何一位國會議員(包括已經嘗試組成政府的納坦雅胡與甘茨)為總理,獲120席中超過半數(即61席)議員提名的議員,就會受總統任命,再次企圖組成政府。只是,在國會兩大黨的黨主席(聯合黨的納坦雅胡與藍白聯盟的甘茨)都相繼失敗後,一些試圖挑戰組成政府這項艱鉅任務的動作或風聲,都隨著12月11日最後期限到來之際,煙消雲散。

問題是,在歷經兩次選舉以後,再一次選舉是否就能打破這場史無前例的僵局?此時,甫成為以色列史上在位最久總理的納坦雅胡,還面臨檢察總長的起訴。第三次選舉是否能改變納坦雅胡長期在位的現狀?抑或是這場僵局的延伸?

聯合黨內部挑戰

11月21日,甘茨嘗試組成政府失敗後,檢察總長曼德布里特(Avichai Mandelblit)隨即宣布針對詐欺、收賄與背信等三項罪名,起訴70歲的現任總理納坦雅胡。這項發展讓黨內外對納坦雅胡的批評加劇,甚至在聯合黨內部也開始有選舉主席的呼聲。其中,53歲的前教育部長基甸・薩阿(Gideon Sa'ar)是聯合黨內少數有意願及可能性「挑戰」納坦雅胡的中生代黨員。

面對抗議與挑戰聲浪的納坦雅胡已經表示,願意舉辦聯合黨主席選舉。他在12月9日發表的聲明中信心滿滿地說道:「一旦國會要重新進行大選,聯合黨就會舉辦黨主席選舉,而總理納坦雅胡將會大獲全勝。」目前已經確定,聯合黨黨主席選舉將在12月26日舉行。

的確,暱稱「比比」的納坦雅胡現在不比從前,他不僅年事較高,多年的貪腐傳聞與現在的起訴,家人、包括妻子與28歲的兒子雅伊爾(Yair Netanyahu)近年一些不得民心的事件或傳言,加上今年連續兩次國會選舉後都無法組成政府,或多或少都對他的聲望與形象造成影響。

但是,納坦雅胡的自信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的。不少觀察家認為,納坦雅胡能夠在位多年,部分原因是他對黨內有希望挑戰自己的新秀,向來多所提防。在聯合黨內,納坦雅胡長年在領導、凝聚向心力、與防止潛在挑戰者中做一種「恐怖平衡」。

而且這個平衡在幾個層面來說是奏效的:幾位友黨領袖,包括「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Yisrael Beiteinu)主席李伯曼(Avigdor Lieberman)、「新右派」(Hayamin Hehadash)的沙凱德(Ayelet Shaked)與班奈特(Naftali Bennett),都是和納坦雅胡有過節後、脫黨自組新黨的前聯合黨黨員;在檢察總長宣布要對三項罪名起訴納坦雅胡後,雖然有不少聲音或示威活動,要求比比下台,卻也有不少比比的支持者對檢察總長的起訴表示抗議,認為這根本是政治獵巫;自從薩阿表態挑戰納坦雅胡後,一些黨內同志或聯合黨支持者就指責他為「叛徒」;下文也會提及,最近公布的民調顯示,如果薩阿真的取代比比成為黨主席,聯合黨在下次選舉中將會失去幾個席次。可以說,一些支持聯合黨的選民,不是死忠的比比粉絲,就是對他作為總理抱持強烈的肯定。

總而言之,雖然表明欲挑戰納坦雅胡的薩阿已經獲得幾位聯合黨地方首長、甚至黨內右翼人士的支持,但他是否能對納坦雅胡造成有效的挑戰,目前仍是個問號。而且如果黨主席選舉結果真的照納坦雅胡的估計,也就是由他勝選,其實反而可能讓他藉由黨內「民意」來「打壓異己」。這也能解釋為什麼,納坦雅胡願意在黨主席選舉上「讓步」。

只是,比比就算保住了黨主席一職,也不見得能保住總理位,更不能保證這場政治僵局不會繼續歹戲拖棚。

AP_1930735780259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過渡政府的「鬼打牆」

這項「一年三次選舉」的首例究竟是如何產生的?首先,政黨間在某些議題上有根本、無法妥協的歧見,是今天這場政治僵局的主因之一。2018年底,納坦雅胡宣布提前解散政府的其中一個主因,就是哈雷迪猶太教徒(Haredim)徵兵的問題。在今年的兩次大選後,「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領袖李伯曼都一再堅決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在世俗與宗教的衝突上讓步。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場僵局中扮演關鍵角色的李伯曼,他所帶領的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在今年第二次、也就是9月的選舉,席次從4月選舉的5席上升到8席,也就是說,他頑強不屈服於宗教政黨的態度,在選票上是加分的;這意味著至少在第二次選舉時,部分選民非但沒有「懲罰」或「怪罪」李伯曼讓他們必須二度走進投票所,甚至可能站在李伯曼這邊,反對宗教政黨。

另一方面,在今年的兩次選舉中,聯合黨與藍白聯盟仍是兩個勢均力敵的主要政黨,兩黨主要領導人的「定位」也尚未有鮮明的改變:納坦雅胡還是自詡為以色列完整主權領土的守護神,甘茨則還是堅持自己可以終結比比王朝。兩黨在今年兩次選舉的拉鋸戰,也顯示選民對納坦雅胡續任總理有衝突的看法。

簡而言之,宗教與世俗、納坦雅胡的去留等,都在這場政治僵局中扮演決定性的因素。

最近幾天公佈的民調,也都顯示第三次選舉很可能救不了這個無人能組成政府的僵局。

以色列電視台Kan11的這份民調分成兩種情況,第一是納坦雅胡繼續擔任聯合黨領袖,第二則是前教育部長薩阿成功挑戰納坦雅胡,成為聯合黨黨主席。

Kan11最新民調
Photo Credit: 謝宇棻提供

上圖是這份民調的結果(註2),內圍是如果一切情況都不變、即納坦雅胡續任黨主席,來年三月大選的結果;外圍則是如果薩阿取代納坦雅胡成為聯合黨領袖,選民將會如何選擇。

首先,比比會帶領聯合黨拿下34席,薩阿帶領下的聯合黨則可能只拿到32席。這顯示如果薩阿擠下納坦雅胡,成為聯合黨領袖,一些死忠比比迷,可能會轉投其它政黨,特別是右翼政黨。但是,在這兩種情況下,藍白聯盟與聯合黨都會持續是國會兩大黨,各自有30出頭的席次,且藍白聯盟在兩種情況下都會領先聯合黨1席。

其次,若比比續任聯合黨黨主席,右派政黨將會拿下56席,左派與中間偏左(包括阿拉伯政黨聯盟)則會拿下57席,李伯曼的政黨則有7席;若薩阿取代比比成為聯合黨黨主席,右派政黨會拿下58席,左派與中間偏左共55席,李伯曼帶領的政黨則佔8席。

若薩阿取代比比上位,一個理論上可能的轉機,是藍白聯盟願意與「後比比」時代的聯合黨合作,屆時藍白聯盟與聯合黨都可以不顧李伯曼與兩個哈雷迪政黨的恩恩怨怨,輕鬆組成國會中過半的政府。

但是這個理想狀況,與現實不見得吻合。因為這個情節有幾個潛在的問題:首先,聯合黨內部各個派系、特別是比較右派的人士,也許不能接受與藍白聯盟這樣一個、包含中間派、與中間偏左黨員的政黨組成政府;其次,很大程度為了反比比而組成的藍白聯盟,內部分歧不小,他們是否真的可以接受聯合黨這樣一個,內部包括右派成員的夥伴,也可能是一個問題。

除非投票率有顯著的改變,並帶動某個陣營或某政黨的得票率顯著成長、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不然將無法組成政府的僵局再次訴諸選民,很可能還是會讓僵局持續。也就是說,現在的僵局很有可能在某種程度反映以色列選民在某些議題與意識形態上持續的分裂。

此外,當納坦雅胡與甘茨相繼在嘗試組織政府上失敗後,確實有聲音呼籲改革選舉制度,以避免這樣的僵局重演。雖然這個立意是正面的,但是在這樣危機的時刻做改革,很可能只會導致一些治標不治本的變革。

暫時撇開政治僵局與制度設計的議題,另一個令人憂心的層面是現實的財務,國會選舉不是免費的,而是由全民埋單,而且這樣的全國性選舉通常所費不貲。今年9月的選舉耗資3億2000萬新舍客勒(約27.9億台幣)。加上以色列的選舉日訂在非假日,但會全國放假,企業還必須照常支付員工薪水,這等於是在一年內損失了三個工作天,不少企業已經提出警告,無止盡的選舉勞民傷財。

除了確實花在選舉上的納稅人錢財,當前的政府也因為過渡政府的身份,沒有完全的決策、預算空間,目前的政府只能繼續使用之前編列的預算。在很大程度上,這形同是讓政府空轉。公立醫院、學校等公家機關,都出現因預算短缺而造成的一些問題

也難怪,在組政府失敗的過程中,不少互相怪罪的聲音都紛紛出籠:納坦雅胡怪罪甘茨、甘茨怪罪納坦雅胡、李伯曼怪罪納坦雅胡與甘茨。總之,屆時選民或因政府形同空轉而受害的人,若想要追究「浪費公帑」的罪魁禍首,誰都不想「背黑鍋」。只是,這場僵局一天不解,就會對財政與治理造成持續的影響,持續訴諸選民,也不見得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註釋

  • 註1:原本的下個選舉日應訂在90天後的2020年3月10日,但當日與普珥節(Purim)撞期,加上其它日期上的考量,最後訂在3月2日。
  • 註2:13號頻道隨後也公布一份民調(資料來源),在這份民調中,藍白聯盟(37席)與聯合黨(34席)的差距拉大到4個席次,右派(52席)與中間暨左派(60席)兩個陣營的差距也有8席之多;與Kan11電視台一樣,13號頻道的民調也顯示,在薩阿帶領下的「後比比」時代聯合黨,席次會減少,中間暨左派陣營的席次甚至會上升到過半的62席。只是如果甘茨想要以62席組成政府,就意味著阿拉伯政黨將首次在以色列史上成為政府成員,這從九月第二次選舉後,就可以看出,不管是阿拉伯政黨聯盟或甘茨自己及藍白聯盟,都可能對這樣的創舉有不同的顧慮。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