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說與誰政治結盟是「叛變」的人,其實充滿了封建思想

會說與誰政治結盟是「叛變」的人,其實充滿了封建思想
Photo credit:蔡英文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競爭的總統初選未必會導致最終選舉的失敗。任何的競爭,在民主政治發展中更不應被冠上封建思維的比喻,因為競爭,本就是民主政治的常態。

文:林子堯(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受訪表示,蔡賴配的組合象徵叛變也沒有關係。這句話背後帶有濃濃的封建思維和對民主政治的無知。

台灣的總統公民直選歷史進程尚短,但若放諸美國歷史,尤其在二戰後的美國總統史來看,民主政治本就是以競爭為常態,更無君臣上下關係,柯文哲此話的無知,不只是對民主政治本質的誤解,更讓自己內心威權封建的內在顯露無遺。

中華民國的總統史進程至今也發展一百餘年了,光是在中國期間因為政府的更迭就已紊亂不堪,先是北洋政府後又有南方國民政府的北伐。一直到國共內戰期間國民黨主導制憲之後,現今的總統屆期才正式起算。

但總統與副總統的選舉方式則又不斷變化,起先正副總統是分開選舉的。最有名的一次當屬1948年副總統選舉,蔣介石屬意孫中山之子孫科成為副總統,結果大出意外,蔣介石的政敵、桂系的李宗仁竟成功勝選,日後更因為蔣介石辭職而成為總統。

這樣的總統、副總統分開選舉方式,直到1960年第三任總統選舉,因為蔣介石打算違憲第三任,因此才透過《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遊戲規則,順帶改變了選舉方式,讓自該屆開始正副總統搭檔參選成了常態,並在憲法增修條文改為直選總統後確立。

我國副總統的職權定位一向不明,主要原因在於制度定位上他就是備位元首,他的職權完全由總統而定。以李登輝在蔣經國任內為副總統為例,他在口述回憶錄表示,自己在副總統任內做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看了很多書也訂了很多書。至於軍事會議或重要國防演習,幾乎都無法過問,除非蔣經國通知他出席。

顯見副總統職務,純由總統決定,是憲政運作上的慣例。相反的,連戰在1996年後作為李登輝的副手搭檔,則極早就被確立為未來權力繼承人。因此,連戰在任內不但兼任行政院長達一年多之久,在不兼任後許多重大政策問題,李登輝也會請教連戰的意見。

但由於連戰作為權力繼承人,最後卻在大選中慘敗,之後的副總統也多未能成為總統候選人,因此在台灣的政治運作上,這項職務已經愈趨被視為一個沒有實質政治權力或成為未來下位總統的可能人選。因此,許多人會把副總統當作是總統的一種附屬,而非當作是未來的總統候選人或是民主競爭後的權力妥協。

連戰 Honorary Chairman of the Kuomintang Lien Chan waves as he arrives at a ceremony with his wife Lien Fang-yu at the Peking University in Beijin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但若以美國的總統選舉為例,最有名的當屬林肯當時在成為總統之後,廣邀自己的初選對手成為內閣成員,共享權力,組成有名的「政敵團隊」(team of rivals),為民主政治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業。

在二戰後歷任美國總統的副手人選來看,則有許多屬於自己初選期間競爭者與反對者,或曾參加總統初選的落敗者,例如和甘迺迪背景迥異,來自南方的詹森(Lyndon B. Johnson)、曾參加1988年民主黨內初選但落敗的高爾(Al Gore)、以及曾參加1988、2008年民主黨內初選但落敗的拜登(Joe Biden),而能在副總統後又立刻直接問鼎總統成功的,只有1988年勝選的老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

若我們在更細緻的去觀察歷任總統的選舉脈絡,還會發現有人曾挑戰現任總統連任的歷史紀錄。例如雷根曾經在1976年共和黨總統初選挑戰過福特,更差點勝出,福特在1980年還曾受雷根徵詢出任副總統但因為對職權分配有異而作罷。

總而言之,我們可以從美國的歷史紀錄看到,不管是否曾經挑戰過現任總統,抑或是曾在初選期間為敵,在美國政治發展史上都不會訂為死罪,而這就是民主政治的價值所在,每個人都可以保有自己自由參選的空間。

而在美國總統選舉發展的脈絡來看,許多副總統的確之後都成了該黨的總統候選人,如1952─1960年任副總統尼克森在1960年成為共和黨候選人,但以極小差距敗於甘迺迪。或是1980─1988年任副總統的老布希成為1988年的總統候選人,以及高爾在1992─2000年任副總統後,於2000年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但也以極小差距敗於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

US PRESIDENT GEORGE W BUSH TALKS TO ROSE FRIEDMAN AS HER HUSBAND MILTONSPEAK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總而言之,美國作為民主政治發展的老牌國家更是總統制度發展的圭臬,其政治運作至今的歷程非常值得台灣的政治參與者了解與參考。賴清德在和蔡英文經歷過一番激烈的初選過後,賴清德最後同意出任蔡英文的副總統,尤其又以此刻總統選舉的民調蔡賴組合領先來看,這其實是為台灣政治發展史寫下新篇章,具有時代意義。

必須公允的說,有競爭的總統初選未必會導致最終選舉的失敗。任何的競爭,在民主政治發展中更不應被冠上封建的比喻,因為競爭本就是民主政治的常態。唯一值得我們警惕的仍是這場競爭是否能做得更為公允,或讓外界無可挑剔。這不單是台灣的課題,包含美國這樣的民主大國在總統初選過程,也是有許多受外人議論之處。但台灣能在總統直選發展23年的今日,不斷的為民主政治寫下新紀錄,是非常值得台灣人民驕傲的!

延伸閱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