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斯拉夫史》:南斯拉夫聯邦解體後,歐美面臨要不要承認新國家的兩難

《南斯拉夫史》:南斯拉夫聯邦解體後,歐美面臨要不要承認新國家的兩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合國祕書長基本上是反對南斯拉夫分裂,希望維持聯邦體系。正因為聯合國抱持這種態度,南國內戰屬內政問題,聯合國根據《憲章》不便干預。而美國原則上亦持相同立場,反對承認斯、克兩個共和國。

文:洪茂雄

南斯拉夫解體後的衝擊

南斯拉夫這場內戰,除了嚴重打亂整個聯邦憲法秩序外,對百姓的日常生活與政經發展也帶來莫大的衝擊。其中,最直接的影響,可歸納為下列幾方面:

第一,加深各民族之間的仇恨。尤其塞、克兩大民族積仇甚深,任何衝突誘因都會一發不可收拾。斯洛維尼亞共和國與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同時宣布獨立,但聯邦人民軍寧可自斯國撤軍,而集中火力對付克羅埃西亞。更有甚者,以塞族人為主的聯邦軍隊毫不考慮戰略目標,不分青紅皂白屠殺平民,砲轟民房、教堂和醫院,幾乎把某些村莊和小市鎮敉為平地。其中進行種族滅絕的行徑,慘不忍睹,即使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保護的中古世紀名勝古都杜布羅夫尼克,也難逃厄運,慘遭砲火襲擊。無疑地,像這樣喪失人性的相互殘殺,非但無法化干戈為玉帛,反而加深彼此間的仇恨。

第二,阻礙民主化進程。斯、克兩共和國的民主化腳步是走在其他共和國之前,其民主進程急起直追,幾乎迎頭趕上鄰近的匈牙利和捷克與斯洛伐克。可惜,南國民族衝突的升級,非但迫使斯、克這二個共和國因忙於應戰而不得不將民主化工程暫擺一邊,同時也把其他共和國拖下水。本來塞爾維亞共和國的民主力量成長快速,敢於向由共黨改名的社會黨挑戰,已具制衡作用,促使塞國的民主發展。可是,內戰爆發,塞族人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反而緩和了朝野之間的對立,採一致口徑對抗克羅埃西亞,徒增米洛塞維奇攬權的機會。因此,塞國的民主化進程,也自然耽擱下來。其他如塞國盟友黑山共和國,亦以南斯拉夫正處於戰爭狀態,執政的社會主義民主黨更有理由掌控權力,忽視民主改革。波士尼亞—黑塞哥維那則因有三分之一的塞族人,成為該共和國民主進程的阻力。再者,聯邦政府因陷入內戰困局,國防部的角色竄升,軍人干政,左右政策之推行,也破壞了民主程序之運作。

第三,造成人民生命和財物的嚴重傷亡與損失。南斯拉夫這一場內戰至目前為止,根據資料顯示,至少有二萬人以上傷亡。在人民財物方面,其損失情形亦為慘重,數十座村莊遭毀,邊界重要城市伏科瓦爾(Vukovar)和歐西耶克(Osijek)受破壞程度亦極嚴重。截至1991年底已有超過五十萬難民,逃亡到附近國家。就經濟發展而言,其受創的程度更為驚人。

根據統計,克羅埃西亞共和國的經貿活動約有百分之四十被迫停頓;僅三個月持續不停的戰火,至少花掉一百五十億美元,相當克國一年的國民生產總值。塞國投下的費用更多,幾乎是克國的一倍以上,南斯拉夫的觀光事業甚為發達,每年吸引上千萬人次遊客,但因內戰波及,1991年的觀光客減少了百分之九十,無形中也少賺一筆為數可觀的外匯。

第四,連累到鄰近國家。南斯拉夫位於歐亞陸路交通必經之道,希臘、土耳其、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等國輸往西歐貨品,頗多依賴貫穿南國的運輸幹線。自南斯拉夫戰火燃起之後,這些國家對西歐貿易急劇下降,約減少了百分之十至二十不等,受害可謂不輕。再者,大量難民逃至鄰近國家,也帶給收容國家不少困擾。例如匈牙利在邁向市場經濟過程,本身背負外債超過二百億美元,負擔已夠沉重,卻還要收留五萬南斯拉夫(大部分是克羅埃西亞族)難民,同時南國軍機屢次侵犯領空,頗令布達佩斯當局感到惱火。尤其令希臘、保加利亞和阿爾巴尼亞等三國感到不安者,也間接挑起民族問題。希、保二國住有少數馬其頓人,阿爾巴尼亞當局對南國境內的同胞亦深表關切,這多少會升高馬其頓人和阿爾巴尼亞人的民族主義,而困擾彼此間的睦鄰關係。保加利亞總統日列夫(Shelje Shelew)上臺之後,即倡議建立巴爾幹經濟合作區,加強彼此間的合作,消除敵意。此一構想深得希臘贊同,唯土耳其反應冷淡,南斯拉夫則忙於戰事根本無暇他顧。

除了上述四點衝擊外,南國內戰帶給聯合國和歐洲共同體二項棘手的難題:

其一,停火協議儘管努力斡旋,均成泡影,不為衝突雙方遵守;派遣和平部隊問題,也就無從實現。

其二,南斯拉夫聯邦解體問題,要不要承認斯、克這二個共和國,聯合國與歐洲共同體之間意見分歧,即使歐洲共同體成員,也沒有一致共識。聯合國祕書長基本上是反對南斯拉夫分裂,希望維持聯邦體系。正因為聯合國抱持這種態度,南國內戰屬內政問題,聯合國根據《憲章》不便干預。而美國原則上亦持相同立場,反對承認斯、克兩個共和國。不過,歐洲共同體成員對承認斯、克二國的問題,一直猶豫不決。

另一方面,比較熱衷承認斯、克這二個新興獨立國家者為德國、丹麥、義大利和盧森堡,其他成員國表現甚為謹慎。歐洲共同體總算於1991年12月17日,在德國外長強烈的要求下,達成協議,明訂次年1月15日為承認斯、克二國的時間表,其先決條件是,尊重人權和現有邊界,承認以談判解決問題和促進和平,並接受國際義務等。但德國搶先在1991年12月23日正式發表聲明,認為斯、克兩共和國符合上述條件,予以承認。德國政府此一舉動,對歐洲共同體多年來試圖建立的共同外交政策,無異是背道而馳,引起非議。

除此之外,由米洛塞維奇領導的塞爾維亞共和國,結合黑山共和國和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境內由塞族人控制的地區克拉伊納,以及波士尼亞-黑塞哥維那共和國塞族人居住區等,重新建立一個以塞族人為主的新南斯拉夫聯邦。貝爾格萊德當局這種做法無疑地將更使南國的分裂問題複雜化。

最後原「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正式分裂為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波士尼亞-黑塞哥維那共和國、克羅埃西亞共和國、斯洛維尼亞共和國、馬其頓共和國等五個獨立國家。而1992年則由塞爾維亞與黑山兩共和國,重新組成南斯拉夫聯邦。

相關書摘 ▶《南斯拉夫史》:鄂圖曼缺乏民族統一與融合因素,加深帝國種族間的裂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南斯拉夫史─巴爾幹國家的合與分(三版)》,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洪茂雄

南斯拉夫地處歐亞兩洲的交界處,優越的地理位置卻導致外來政權的入侵與殖民。而多元族群之間的衝突也成了國家分崩離析的主因。

戰亂離散的傷疤,始終銘刻在這塊土地上,原國境內一個個佇立的紀念碑,如同綿長的淚痕,正無聲地訴說南斯拉夫過往的戰爭記憶。

已然解體的南斯拉夫,如同徘徊遊蕩的鬼魅,糾纏著巴爾幹半島的局勢發展;先後獨立的七個國家,時至今日仍舊相互牽絆、命運緊緊相繫。

這個被稱為「火藥庫」的歐洲南方之地,能否在解體後獲得喘息?多元族群彼此碰撞的火花,又如何成就璀璨多采的文化?南斯拉夫的過往值得我們細數,探究成因,從歷史中找尋通往未來的答案。

南斯拉夫史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