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富豪》:數位化、去中心化、零權力,就好比當年的Napster

《比特幣富豪》:數位化、去中心化、零權力,就好比當年的Napster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像Napster,」艾薩繼續滔滔不絕,「是一種點對點的運作型態,而且一切都在檯面上進行。沒有內部消息、沒有內線資訊,完全開源、民主。還有,這套全新的資金體系奠基數學原理,不是人類治理。」

文:班.梅立克(Ben Mezrich)

絕處尋愛

「金錢即社群網路。這個嘛,肯定是很有意思的實驗。」泰勒一隻手肘撐住身體重量,不太雅觀地在蛋殼白的沙發床上大喇喇伸展開來。他穿著一件涼爽的白色亞麻衫、色彩鮮艷的法國頂級男性泳褲品牌曲軸(Vilebrequin),以及草編遮陽帽。卡麥隆躺在他左邊一張類似的沙發椅上,打著赤膊,下身同樣是色彩鮮豔的泳褲。一張頂篷提供些許緩解烈日曝曬的涼蔭,一陣地中海微風拂過海面,冷卻熱到發燙的海灘。

「你懂關於社群媒體的一、兩道面向,但我懂錢。有錢能使人相連。這是一種溝通形式。現在差不多是它真正走向虛擬的時機了。」

前一天晚上他們在派馳遇到的肌肉男坐在他們的正對面。原來這位仁兄是來自布魯克林區的創業家大衛.艾薩(David Azar),經營一系列票券變現業務。這時,他身上的白襯衫敞開露出胸骨,雙腳盤坐在一張家具上,看起像是一種介於懶骨頭沙發椅與沒有扶手、靠背的沙發椅凳。沙發床旁邊是一張經過陽光洗禮的木質餐桌,上頭擺著幾支粉紅酒的酒瓶、玻璃香檳酒杯與裝滿水果的托盤。

這三名大漢就懶洋洋地躺在全世界最遠近馳名的大咖海灘俱樂部伊比薩藍槍魚(Blue Marlin Ibiza)正中央。這家店算是一處混搭風格的天堂,既是貴森森的餐廳,也是歐洲日間派對的好去處。在這裡的沙發床躺一個下午要價就高達四百歐元,但你要是指定DJ後方的寶座區,價格得再乘以三倍。星期天下午,沒有人會在這裡與同事聊工作,大家來都是為了追逐陽光、高檔酒品與重節拍音樂,而且這也最適合觀察各種形形色色路人、捕捉來自歐、亞、非等東半球的名人。

這裡的人潮,無論八字形平躺在成對相配的沙發床上、在附屬的五星級餐廳用餐,或是穿著沙籠裙、踩著麻編平底涼鞋在粗繩相隔的舞池中款擺腰肢,幾乎清一色是歐洲人,絕大多數都是人間極品。女客穿著布料少得可憐的比基尼,看起來閃閃發光,有時候上衣甚至會搞失蹤;男客若非打著赤膊,就是披著白色薄衣或亞麻衫,但個個輪廓分明、小麥膚色。

模特兒到處可見,在溫克沃斯兄弟眼中,有些叫得出名號,臉孔也算是檯面上常見。他們是前幾天搭西班牙航空(Iberia Airlines)從巴塞隆納往南飛到這座島嶼,現在,與他們隔兩張床的那個辣妹就是機上雜誌裡的模特兒。或許,她是一路走過漫長的時尚伸展台才抵達藍槍魚,好似從一條木質走道直直指向通往大海的海灘俱樂部中央位置。在這裡,小艇、水上摩托車穿梭在人潮熱點,以及停泊在遠處保護區的超大豪華遊艇之間往返接駁遊客。每一張新面孔保證都有耳語如影隨形,但不會有人拿出手機當狗仔。在藍槍魚,即使是全球最老少皆知的名人都只是充當背景的路人甲。

泰勒一邊說:「不管你賣的是什麼貨,要是它可以讓我們的錢穿越大西洋,直通我們租來的別墅房東手中,我絕對洗耳恭聽。」一邊把眼睛從木質伸展台轉回來。剛剛有一組義大利IG明星穿著不可思議的恨天高蘭步婷(Christian Louboutin)漫步而過。

事實上,他們匯款別墅保證金的過程烏龍百出。他們的度假之旅都已經過兩天了,資金卻到現在還沒進帳。這就是二○一二年傳統貨幣運作或怠工的方式。你可以連上臉書,聯繫全世界任何角落的任何對象;也可以打開Skype,與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交談;更可以寄發電郵,與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溝通。全都零成本。但是,倘若你想匯錢給對方,那就只能祝你好運了,因為即使是二○一二年,全球匯款並沒有比一九七三年派馳開張第一天來得更容易。

你還是得採用網路時代之前便已經行之有年的做法,但這套分裂不穩定的傳統銀行業務系統裡散布著經紀商、尋租人(rent-seeker ;編按:利用政治資源獲得特權、賺取收益,卻損害他人利益者。好比賄賂、黑市等)。而且,唯有這套網絡的中央監管當局放行,你的錢才能蝸速從A點移到B點。事實上,就算是在二○一二年,如果你想要從紐約把錢送到伊比薩島,最快速、最可靠的做法就是拎著裝滿現金的袋子從甘迺迪機場飛過去。

結果溫克沃斯兄弟反而比他們的承租別墅的保證金早一步抵達伊比薩島。所幸,他們的房東一清二楚國際經濟的運作方式,那就是常常出包。這位總是笑臉常開的老兄從義大利移居此地。在他們度假這段時間,顯然他將充當兩人的專屬司機,開著一輛花枝招展的休旅車到機場接機,雙手各持一支智慧型手機,還有一副藍芽耳機夾雜在頭髮中。

「我所說的產品,」艾薩邊說邊啜飲杯中物,「是全然新奇的事物、是貨真價實的分散式數位貨幣。它的交易方式就像電郵往返一樣,沒有任何經紀商、主管機構。資金採取電流速度在網路上移動。這套解放資金的運作系統就好比當年的點對點音樂分享平台Napster解放音樂。」

泰勒回頭瞄一眼DJ控制台,只見一名年輕的法國人在他的電腦設備後方蹦蹦跳跳,舞池裡的人群也和他一起律動,輕盈的身體彼此緊貼,實在很難看得出來誰伸展手腳,誰又收回。

不到十年前,DJ得把幾百張黑膠唱片塞進金屬箱裡,然後吃力地拖著它跑遍每個場子;現在,他只要把存滿音樂檔案的隨身碟放進口袋就行了。要是音樂可以就這樣從實體黑膠唱片轉成數位檔案,有什麼道理紙鈔辦不到?

事實上,從很多方面來看,貨幣早已數位化了。就說你走進銀行存款一百美元好了,櫃員不會把它真的存進藏在某處的金庫,等著哪一天你再去取回。這筆一百美元存款馬上就變成存簿裡的一組數字。實際上,銀行幾乎不儲存任何實質的金錢,因為聯邦銀行法案規定,美國的銀行只需要準備實際可流動儲蓄金額的一成就夠了。意思是,如果你在某一家銀行存入一百美元,它只會將十美元存進藏在某處的金庫。那剩下的九十美元上哪去了?數位化了,和其他的零頭金額一起存在電腦硬碟中或上傳雲端。

任何人真正擁有的唯一實物金錢就在他或她的錢包,其他部分則是在中間人收取保管費用後轉成數據資料。

艾薩所說的新形態資金則是跳過中間人收費這道環節,直接就是數據資料。

數位化、去中心化、零權力。這是一種銷售話術,而且毫無疑問的,艾薩化身引人注目的業務員之姿現身。事實上,他的說話方式、他的滿腔熱情,在在看似從布魯克林區的汽車經銷商門市走出來,只不過,他就像那名法國DJ,一出手就精準敲中音符。

就眼前實況而言,資金得流經一套包括幾名強力仲裁者掌控的體系:信用卡商威士(Visa)、萬事達(MasterCard)、西聯環球商業滙款(Western Union)和全球各國政府。這套體系或許看起來很獨斷,但事實上處處有明顯缺陷,好比滯後時間、莫名奇妙的費用以及官僚主義的僵化環節。

泰勒和兄弟才剛被其他形式的獨斷體系惡搞,因此這時才會置身伊比薩島。一開始是加州聯邦法院,中央當局是名為詹姆斯.韋爾(James Ware)的法官,他判決溫克沃斯兄弟不能上訴臉書的案子。(就別提多年來韋爾一直謊稱有個弟弟在民權運動期間枉淪種族謀殺的受害者。這是一種導致司法懲戒的假話。)然後,他們的案子被轉到加州的第九巡迴上訴法院,這回主事者是艾力克斯.寇辛斯基(Alex Kozinski),他維持韋爾法官的裁決。(更別提多年來寇辛斯基一直被指控性騷擾女性下屬:當她們走進他的辦公室,他就點開存在電腦裡面的色情照片,硬生生擺在她們眼前。據稱,之前還會特別保留一具主機,裡面存有大批色情圖片,包括一名全裸女姓趴在地上,全身畫得像一隻乳牛。)

數位化、去中心化、零獨斷權力。

無論這一幕是精心設計或是機緣巧合,泰勒都被這名布魯克林區業務員的話術收服了。

「就像Napster,」艾薩繼續滔滔不絕,「是一種點對點的運作型態,而且一切都在檯面上進行。沒有內部消息、沒有內線資訊,完全開源、民主。還有,這套全新的資金體系奠基數學原理,不是人類治理。」

艾薩伸手從橫放在他們中間的桌上拿起一瓶酒,裝滿自己的杯子。「它的名字是比特幣(Bitcoin),」他介紹完畢,然後對著太陽舉杯,「它是一種加密貨幣。」

「加密貨幣,」卡麥隆躺在沙發床上跟著唸:「聽起來有犯法嫌疑。它合法嗎?」

「我覺得這個詞彙用得不對。加密是比特幣之所以卓越出眾的部分原因。它無須政府批准即可自行運作;沒有營運總部可以突擊檢查;除非癱瘓網路,不然沒有什麼外力可以阻止它流通。」

癱瘓網路?泰勒聽得出來,這名肌肉發達的業務員正在對他們畫唬爛,因為他看起來不是科技高手;或者,他除了講得天花亂墜之外,其實也不是真正明白自己在賣什麼貨。可是,正如他所說,他懂錢。不只是懂在華爾街流通的錢,而是碰巧經營一系列票券變現業務換來的錢,從布魯克林區的敘利亞正統派猶太教一路延伸出去。他理解貨幣的情感連結,像是那些試圖變現,卻總被傳統銀行體系拒於門外的族群心中的絕望。他知道所有關於速度和流動性的知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比特幣富豪:洗錢、豪賭、黑市交易、一夕暴富,顛覆世界的加密貨幣致富秘辛》,高寶書版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班.梅立克(Ben Mezrich)
譯者:周玉文

溫克沃斯兄弟:
「比特幣若不是毫無價值,就是終有一天會值得天價。」

哈佛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奧運划船選手――泰勒與卡麥隆.溫克沃斯這對孿生兄弟,結束與臉書執行長馬克.祖克柏漫長、煎熬的官司大戰落敗後,原本計劃以創投家身分東山再起,卻發現自己成了矽谷瘟神,沒有初創家膽敢接受他們的資金,就怕因此惹惱祖克柏。

後來,他們在無意間得知前所未有的創新概念――加密貨幣,便著迷於這個當時仍無人聞問、有時還給人一種不祥之感的新世界,於是決定放手一搏,投身加密貨幣遊戲,來一場豪賭,超展開出人意料的第二幕故事。套一句溫克沃斯兄弟常掛在嘴上的比喻,加密貨幣要不是下一件大事,就是天大騙局。除了對賭,別無選擇。

從以比特幣交易為主的黑市購物網站「絲路」為起點,一路進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大廳,溫克沃斯兄弟帶領世界踏上一場驚奇狂野之旅,同時也闡述一個迷人的金融未來,更在二○一七年成為全球第一批投資虛擬貨幣致富的億萬富翁,精彩大翻身!

getImage-4
Photo Credit: 高寶書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