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香港反送中運動,證明了過去「龐克已死」的論述不攻自破

本次香港反送中運動,證明了過去「龐克已死」的論述不攻自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抗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此不義條款,香港自2019年3月15日開始爆發的社會運動,但規模逐漸擴大,其中一張改製衝擊樂團(The Clash)的《London Calling》專輯封面的海報,引起廣泛注意,藉此淺談70年代的龐克文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龐克做為影響音樂、時尚、藝術及政治深遠的一種運動,始於1970年代,清晰的起源脈絡難以考察,甚至,龐克到底是甚麼也無法定義。《龐克的哲學》(The Philosophy of Punk)書中也提到,「若問一百個龐克族甚麼是龐克,將得到一百種不同的答案。」本文將藉由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藝術創作,來探討龐克在社會結構中的角色與本質。

龐克不死,只要威權在的一天

因抗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此不義條款,香港自2019年3月15日開始爆發的社會運動,但規模逐漸擴大,從一開始的上街、遊行、集會、靜坐,到後來的對抗警方及「三罷」(罷工、罷課、罷市)行動,此次運動並無統一的領導和組織,但行動卻團結而有效率,除了行動,行動者[1]的各式創作能量令人無法忽視。

其中,一張改製衝擊樂團(The Clash)的《London Calling》專輯封面的海報,引起廣泛注意,除了無違和的畫面,如此精準地呈現了香港反送中行動者的動能與悲壯,本次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更證明了過去較為Hardcore的論述認為「龐克已死」的論述不攻自破。

76651671_3273478116027621_17416350942311
Photo Credit: A RAY

延續搖滾樂60年代反越戰脈絡而誕生的龐克運動,起始於一個包含政治、經濟及國際關係要素的社會情境,行動者感到「沒有未來」[2] ,於是延伸出一個包含無政府主義、破壞/重建的創作行動,這和香港如今的處境極為類似。這些躁動的聲音與行動,也如同龐克族一直以來容易遭受不公平的待遇,DIY、破壞及改製的文化,使他們在媒體上容易被描寫成可怕的暴徒。

固然龐克運動的破壞張力,極容易被真正的暴徒如三K黨、黑豹黨[3]所喜歡及挪用,這也是為什麼《龐克的哲學》一書中要去提及「不應該問龐克是甚麼,該問龐克不是甚麼。」塗鴉、鉚釘,這些如今被挪用為時尚的符碼,從不真正代表龐克。這是因為但龐克有一項重要的精神,就是站在威權的另一端,所以當真正有甚麼組織成立,那也是龐克族反對的,因為那也代表了某種威權。香港本次運動及龐克族類似的還有一點不同於暴徒的,便是這些反抗及暴動的本身,要有一種負責及檢視自我的態度,過去龐克族甚至會實行日常生活的不合作,抗拒所有便利,來抵制堅固的社會結構。

The Clash、Sex Pistols、Crass

本次香港反送中運動所挪用的《London Calling》是知名英國龐克樂團衝擊樂團的專輯封面,龐克音樂起源眾說紛紜。但有一點無庸置疑的便是衝擊、性手槍(Sex Pistols)、駑鈍(Crass)三個樂團,奠定龐克樂團對威權對抗,及輕蔑的重要方向。 性手槍被許多人認為是第一個龐克樂團,最知名的行動便是在專輯封面把英國人極為尊重的女王的臉上加了支安全別針及膠帶,並在創作中把女皇忠實的臣民寫成白癡。

shutterstock_117230106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相較於性手槍樂團強調破壞,衝擊樂團則有較為論述化的反抗霸權的行動,甚至發下豪語要成為「唯一重要的樂團」。他們相當反對種族主義,在創作中融合當時被輕視的雷鬼、SKA、放克、饒舌等元素。性手槍樂團喊的是:「No Future!」(沒有未來);衝擊樂團喊的則是「The future is unwritten.」(未來還沒被決定)。

比起這些動人的標語,駑鈍樂團為這個世界帶來過人的日常實踐!駑鈍樂團以集體方式創作生產,並開放創作成員加入,專輯封面的視覺美學持續後來的創作音樂圈。政治實踐激進程度不亞於前兩個樂團,除了投入街頭塗鴉,甚至偽造當時英國首相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港稱「戴卓爾夫人」)與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港稱「列根」)關於福克蘭戰爭之對話錄音帶,引發社會爭議。

若硬要給這些差異極大的日常抗爭一個定義,另一個被認為是第一個龐克樂團的雷蒙斯(Ramones)主唱Joey Ramone有句名言:「To me,punk is about being an individual and going against the grain and standing up and saying this is who I am.」(對我而言,龐克就是做自己、反其道而行,並挺直腰桿說『這就是我』的人。)或許可洞窺一二。

龐克音樂於台灣——濁水溪公社

台灣也有過極為壓抑的年代,濁水溪公社便是在這樣的環境誕生。早期的濁水溪公社在詞曲創作上也十分的露骨和大膽。例如〈強姦殺人〉、〈卡通手槍〉、〈鬼扮仙〉都透露著對社會壓抑的抵抗,在當時純樸的社會,濁水溪的舞台表演不時有丟樂器砸傷觀眾,充滿性愛動作的舞台表演,觀眾往台上丟垃圾更是該樂團重要的呈現方式,這些不是手搖杯這麼簡單,小柯曾回憶到台上也會有板凳這種危險物品,有一次收舞台還撿到蝴蝶刀。但隨著社會逐漸開放,濁水溪公社的創作風格也趨於平和嘲謔,甚至有回顧少年時期社會的《藍寶石》此一專輯。

台灣龐克樂團相當多及豐富,例如董事長樂團、隨性、八十八顆芭樂籽等等,都相當具有區別度及高度創作動能,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台灣剛舉辦完的第二屆火球祭,被稱做是最龐克的一個音樂祭。主辦的滅火器作為是中生代台灣具影響力的龐克樂團之一,也有高度的政治參與及鮮明的政治主張。同時他們也有為香港反送中運動製作一首〈雙城記〉。

[1]本次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定義頗多,有人認為是革命,有人認為是社會運動,但抗爭者本身沒有相關論述,故本文採用阿蘭‧圖海納的定義,稱乎為行動者。

[2] 性手槍在〈God save the queen〉的歌詞,是龐克族常使用的名言。

[3]3K黨全名為Ku Klux Klan,是19世紀美國內戰時,由南軍聯盟所組成的種族主義團體,不擇手段的阻止種族平權。黑豹黨則為60年代美國成立的激進黑人民權運動組織,主張以武力爭取權力。包含以上兩者在內,許多支持暴力爭取權益的邊緣組織都容易和龐克族的叛逆形象相互結合,但不同的是對暴力的看待和著重。縱使有許多具破壞力的符碼,但龐克族並不提倡傷害他人的暴力。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