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誘餌式標題」:來自閱聽人的一段獨白

解析「誘餌式標題」:來自閱聽人的一段獨白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我們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但仍舊希望用最緩慢卻堅定的方式,走上街頭向人們一一說明「誘餌式標題」帶來的影響。

文:林佩蕾(新聞標題,你太誇張了團隊)

沉澱了一個禮拜,終於能夠提筆好好把一些事情寫下來。

前幾天又看到一則這樣的新聞標題「 蔡英文若連任,韓國瑜:台灣未來四年就只有四字 」,我好奇到底是哪四個字,手癢癢地點進去看了。

內文所敘述的是,韓說若讓蔡繼續執政,台灣的未來就「慘慘慘慘」,並非韓說若讓蔡繼續執政,台灣的未來就「只有四字」,完全是不一樣的意思,期待落空的我意興闌珊的退出去了。

為什麼媒體不在標題就寫明白呢?說清楚講明白不是新聞應有的專業嗎?為什麼要刻意寫成「只有四字」,迫使人因為好奇心而點進去看呢?

誘餌式標題的目的就是賺取點閱率

「知名藝人痛斥節目組:簡直要人命!」「 天天騎機車通勤,30 歲的他居然…?」正在划手機或是坐在螢幕前的你,應該都有看過這樣的新聞標題,它們不在標題寫出答案,刻意使用帶有情緒、吊人胃口的字眼吸引閱聽人的目光,讓我們迫不及待的點進去看它。這樣的標題在學術上稱作「誘餌式標題」(Clickbait),目的就是讓閱聽人點閱,賺取相對應的廣告收益。

當媒體使用「肉球翻滾」來形容車禍案件,用「捷運殺人狂魔」來形容捷運隨機殺人事件時,難道不會造成社會恐慌嗎?媒體就像找到萬用賣座公式一樣,一家使用,家家跟著用,讓誘餌式標題變成媒體環境的常態。當標題脫離傳統客觀公正的樣貌時,就容易誤導沒有細看內文的閱聽人,造成錯誤的資訊流傳,倘若整個社會都瀰漫著這樣的風氣,人們就會對部分的事情抱持著錯誤認知,也開始不信任媒體。對於媒體來說,當閱聽人不再信任媒體時,不僅自家點擊率跟聲譽會下降,也會喪失身為社會第四權的公信力。

親愛的,被資本主義豢養的媒體,是不能教會我們辨別是非的。就像放羊的孩子一樣,不禁讓我們擔心,當國家真的有需要快速透過媒體傳遞資訊的事情時,到時候還會有人相信媒體嗎?到時候要用多大的誘餌,才能吸引到閱聽人的注意呢?

我們仰賴網路媒體,但卻無法信任媒體

依稀記得,小時候會跟爸媽一起去巷口買報紙,蘋果日報15元、自由時報10元,付錢買走一份是每天的例行公事。那時候報紙上標題就是內文的摘要,所以可以快速地透過標題去選擇喜歡看的內容,也不用擔心會有資訊錯誤的可能性。

如今生活在資訊爆炸、一手一機的時代,Facebook、LINE、各大入口網站每天都有數十則新聞推播,但標題一個比一個浮誇、聳動,讓人分不清虛實真假。既然新聞內容應該客觀中立,標題作為內文的摘要,不也該維持客觀中立嗎?

對於顯少觀看電視新聞的年輕人們來說,網路新聞是我們獲取資訊的唯一管道。不知道你們是否和我有著相同的經驗,因為發現誘餌式標題的氾濫,漸漸地失去閱覽新聞的動力,可是我只有這些東西看,不看的話我就像隻井底之蛙,只能看見身邊的小水灘,看不見雙眼以外的範圍,彷彿與世界脫節。我們如此仰賴網路媒體,但卻在每次點入誘餌式標題後,不斷地受騙上當,讓人無法信任。

誘餌式標題氾濫是閱聽人還是媒體的責任?

為了瞭解大學生對誘餌式標題有沒有意識,我們深入校園做了三場社會實驗,發現平均每兩位就有一位會點入誘餌式標題。在詢問受訪者覺得誘餌式標題氾濫是誰的責任時,他們說:

看完其他人的想法後,親愛的,你覺得是誰的責任呢 ?

這題答案眾說紛紜,但對於那種各打五十大板的平衡作法,我們反倒認為,媒體的責任最大,網路平台次之。閱聽人在整個事件當中能做的事情其實並不多,只能被動接受資訊。閱聽人沒有義務去分辨他所看見的標題是不是誘餌式標題,就像點牛肉麵時,老闆應該要提供沒有過期的食物,而不是要求客人自己去分辨,但當你發現店家使用過期的食物,你會再去消費嗎?想必是不會的。

同理,當我們看見這樣的標題,「拒絕它」就成了我們身為閱聽人的權利。

AI技術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但沒有企業願意行動

其實我們的科技,已經可以透過AI去分析每一則標題與內文之間的差距,進而判斷它是不是誘餌式標題,並在搜尋引擎上將它排序到後面去。可是沒有一間公司願意花心思處理這個問題,因為傷害不大,至少不如假新聞來的嚴重。但,倘若持續累積下去,必定會造成整個社會價值觀的偏頗。

最有效的方式仍究是媒體自律,可是自律如果只有單一媒體自律,用誘餌式標題的媒體營收就會比較高,所以必須要整個社會的自律,聯合閱聽人起來抵制,迫使媒體發現誘餌式標題不管用了,進而去反思下標的合宜性。

即便我們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但仍舊希望用最緩慢卻堅定的方式,走上街頭向人們一一說明誘餌式標題帶來的影響。

請與我們一起拒絕點擊誘餌式標題

我們是一群在意台灣媒體環境的大學生,非新聞相關科系出身的我們,也曾經認為自己身為閱聽人,除了對媒體失望,什麼也做不了,作為資訊接收者,我們根本無法控制生產端。

但,我們是可以選擇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到自己能做到的事。要讓這個世界變更好的話,並非每個人都得做出巨大的改變,只要你願意踏出第一步,一個人的聲音或許微弱,一群人的聲音卻不容忽視。研究、訴說、書寫是我們傳遞資訊的方式,想讓螢幕那端的你,看見我們所看見的,聽見我們所聽見的,感受到我們對於媒體環境的擔憂。

所以我們花三個月的時間做研究、做社會實驗、倡議,這段期間我們努力地將議題傳遞給更多人,也接收到很多專家和前輩的幫助,希望能像打水漂一樣,在平靜無波的池塘裡掀起陣陣漣漪。我們和大多數人一樣,不喜歡這個嗜血的新聞環境,也沒有比正在閱讀文章的你們更有智慧,但我們正在用自己能夠做到的方式,試圖為你我的新聞環境盡一份心力。

親愛的,請與我們一起拒絕點擊誘餌式標題。

1_DscR4IV2On8Y83BNaAtH-w
Photo Credit: 新聞標題,你太誇張了喔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