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根治的「台灣之癌」:韓國瑜、砂石業黑金與濁水溪悲歌

無法根治的「台灣之癌」:韓國瑜、砂石業黑金與濁水溪悲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方派系不僅是盜採河床的砂石,1997年之後,政府通過禁採砂石政策,所以這些砂石業者開始轉向「合法」的農地買賣,他們有一套有名的「一地三吃」玩法,可以快速套利。怎麼做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江昺崙(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

韓國瑜的岳家,李佳芬家族近日被黃國昌爆料說曾經盜採砂石,韓國瑜以立委身分包庇關說一案。韓國瑜陣營左躲右閃,再度使出先前轉移農舍違建的招數,淡化砂石業背後的黑金結構。

說到濁水溪流域的黑金跟砂石業,這在台灣其實不是新聞,地方上鄉親都對盜採砂石、盜挖農地的行徑非常痛恨,只是掌控砂石業的黑色勢力盤根錯節,球員跟裁判都是同一群人,幾乎已經成了無法根治的「台灣之癌」。

但是砂石業的龐大利潤從何而來呢?看起來沒什麼價值的砂石竟然是一本萬利的生意?這要從台灣1970年代說起。當時台灣經濟成長快速,營造業也蓬勃發展,砂石原料供不應求。加上國民黨當時選舉,跟地方派系緊密合作,許多地方黑道透過選舉「洗白」,進入公部門,再跟營造業合作,就進入了台灣砂石業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

在國土保育意識還沒有很普遍的時候,濁水溪的河床四處遍布著怪手跟砂石場,農村原本非常寧靜的產業道路,開始出現大量的砂石車橫衝直撞,河岸邊的休耕農田堆起了兩三層樓高的砂石,來來往往都是外地的工人。接近河堤想一探究竟,可能還會被凶神惡煞的人喝問「你係咧衝啥?」。

盜採河床的後果,最明顯的有幾點:

  1. 導致橋樑危險:中下游的土石大量流失,造成了橋樑的危險,媒體報導,濁水溪的中沙大橋,河床一度下限達三層樓高。這問題已經是老生常談,許多專業人士都常提出警告,甚至連毛治國都說過后豐斷橋是盜採砂石所致,無奈這樣的政治問題永遠無法解決。
  2. 導致土石流:中下游的河床被掏空,上游的侵蝕作用就會加強,導致上游更容易導致土石流發生。
  3. 海岸線侵蝕:原本應該累積在河川出海口的砂石被挖掉了,海岸線就受到侵蝕,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造成沿海養殖業的嚴重損失。

上述種種影響,都是嚴重的國土危機。只是數十年來因為地方派系掌控黑白兩道,像是李日貴/李佳芬家族就是業者兼民代。地方的警察、環保局甚至到經濟部水利署第四河川局都要讓他們三分,形成了「共生」的體系。

這些地方派系不僅是盜採河床的砂石,1997年之後,政府通過禁採砂石政策,所以這些砂石業者開始轉向「合法」的農地買賣,他們有一套有名的「一地三吃」玩法,可以快速套利。怎麼做呢?

雲林地檢署查獲盜採砂石集團(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便宜買下河邊偏遠地區的農地

反正當時種田賺不了錢,河邊的土地又經常是「風頭水尾」,比較沒那麼好耕作,所以休耕、廢耕的土地很多。所以地方派系就可以低價收購大片土地。收購土地之後,用不合理的價格跟農會借貸,許多農會的頭人也是地方派系的一環,甚至就是自己人在當理事長。所以可以用廉價農地來抵押高額貸款。簡單說就是用價值100萬的土地,來借200萬的資金。

90年代末期台灣大多數農會都有超貸問題,有些農會呆帳甚至高達30%,是非常驚人的數字。這也引發了2000年左右的基層金融機構擠兌潮,原本陳水扁政府想要改革,卻礙於是少數政府的緣故,被地方派系強壓下去。

二、買下農地之後,就能「合法」地盡情挖掘土方(畢竟是自己的農地)

濁水溪流域的表土非常肥沃,是珍貴的栽培土壤。在底下一點的砂礫層,也可能供應作為營造的材料。總之農地土方很有「價值」,這些不肖業者都會向下挖出一個隕石洞的天坑,直到地下水層之前,可能深達十多公尺以上。

此時又有個跟吳音寧有關的故事。當年彰化縣之所以開始認真取締這些挖掘砂石的業者,是因為吳音寧的故鄉溪州,他的鄰居農民的孩子,跑到農田裡面玩水。原本孩子們以為只是個積水坑,沒想到卻是十幾公尺的大湖,三個小朋友就這樣掉進砂石坑裡淹死了……。當時吳音寧及父親吳晟一家人都非常憤慨,寫文章要為農民發聲,吳音寧在《江湖在哪裡》這本書裡面也控訴這樣崩壞的體制。後來吳音寧擔任鄉公所秘書的時候,也常出面檢舉違法砂石場,還因此被業者恐嚇威脅過。

三、用別的東西填回去

挖掘土方之後,農地就剩下一個大坑洞,這個大坑洞不是就沒作用了。可以拿來回填土方。可是回填會有什麼利潤嗎?當然是回填「來路不明」的廢棄土方。所以農村夜晚經常會看到有砂石車悄悄開進偏遠的農地,將「不明廢棄物」倒下去,到隔天一大早農地突然就被填滿了。這些土方很可能是高污染的廢土,所以附近農民都很生氣,但也是敢怒不敢言。因為報警也沒有用,反而自己還會陷入險境。

不過在環保意識抬頭之後,很多縣政府開始會抓土方回填的行為。所以很多土地就吃到「二吃」就無法再吃了,留下了一個驚人的大坑洞。台灣登記有案的這些大型坑洞,就有280個。

四、再轉租給農民

以上是農地三吃,但最後還有一個利潤不高的生意,就是把回填過後的農地再租給不知情的農民種植作物(或種出來的作物給不知情的消費者吃了),等於是把農地「洗白」,就假裝恢復原狀了。

美濃盜採砂石坑遭回填不明土方(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上述這些過程雖然僅只是三言兩語,但地方上的鄉親都知道裡面的水有多深、利潤有多驚人,只有地方上真正有實力的人才有辦法掛上「砂石業者」的扛棒。而筆者所服務過的溪州鄉位於濁水溪北岸,之前曾發生過「反中科四期引水工程」抗爭事件,其中水利會及中科管理局規劃的「沈砂池」也跟土石利益有關。

縱然主導者之一的彰化縣農田水利會矢口否認,但溪州農民們私下也都知道地方利益的盤算(當地人認為跟現任立委參選人謝衣鳳家族也脫離不了關係)。當時農民們在水源頭進行護水抗爭活動的時候,就有數十名穿著黑衣的年輕人前來說要「參加」,最後是在北斗分局的高階警官出面才「勸退」他們。

盜採砂石,在外地人眼中看起來的小事,卻是當地農民受盡輕賤、心如刀割的痛苦經驗,這也是地方政治上始終「難以填平的巨大黑洞」……。

韓國瑜陣營在台北回應媒體輕描淡寫,或許有些在電視機前看電視的農民,會是想起多年前砂石業者的蠻橫嘴臉,以及那三條喚不回的農村孩童的珍貴性命吧。

延伸閱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