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議題,應該要為國家主權的「大局」而噤聲嗎?

社會議題,應該要為國家主權的「大局」而噤聲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認為社會議題應該為國家主權的「大局」而噤聲,確實,倡議公民團體不必然是真理,但以專業發聲而非噤聲,再由執政黨參酌和公民檢驗,正是倡議公民團體在自己的領域上「守護主權」的方式。

文:施景隆

地球公民基金會在11月17日蔡英文競選總部成立時,針對《礦業法》修法延宕進行抗爭,引發了民進黨支持者出征:「事有輕重緩急,要以大局為重」、「不應在大選前關鍵時間點鬧事」、「沒有國家主權,哪裡來的環保訴求」、「國民黨和中共同路人」、「責任在立院,不是蔡英文」。

諷刺的是,正是綠粉大力出征引發的聚光效果,這個議題受到大量關注,抗爭引導出了荒謬的修法過程,和更為荒謬的財團凌虐護國神山,包含民進黨尤美女立委等各方聲援地球公民,立法院長終於在11月28日召開協商,突然之間大局和議題可以兼顧了!

地球公民表示,只要目前有共識的通過就是進步,如同送分題,因為第一次協商不出席的是國民黨和親民黨,當初公民團體問卷回答支持修法的國親二黨立委被打回原形,第二次協商國民黨再次中離,這不正是對執政黨的加分嗎?不就是對大局加分嗎?然而民進黨已經通過提案12月18日提早休會,只剩幾天,有賴持續溝通或直接進院會表決,就能證明不是虛應。

社會議題,要因為國家主權的大局而噤聲嗎?

上述爭論衍生的重要問題是:社會議題要因為國家主權的大局而噤聲嗎?公民團體噤聲是對國家主權的保障嗎?先說結論,倡議公民團體就是以其專業守護台灣的主權,這兩件事的性質高度相容。

小英不修礦業法_(1)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中央社

2014年地球公民成員判斷服貿通過將會傷害台灣環境,在絶大多數台灣人還沒聽過服貿時,其成員於太陽花學運中第一批衝入立法院,其後地球公民放下手中正在進行的環保議題,總動員撐起場外NGO的主持和協調工作,並且規劃50萬人的集會。出征者要求的「大局為重」,倡議公民團體早就這麼做了,而今亡國感成為訴求的主軸,出征者把絶大多數對民進黨的批評,當成對勝選的阻礙和國家主權的傷害。重大社會議題在這個架構下的待遇和假新聞差不多,對惡意攻擊和假新聞製造者來說真是好消息。

以目前的結果來看,民進黨承認了礦業法本會期修法的重要性,然而引發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在議題未成局之前,論斷什麼是大局,什麼是犠牲之必要?出征者聲稱:「政府有政府的步調考量,人民不了解要綜合考量的地方,不是所有議題都可以馬上做。」和賦權同樣重要的是監督,公民如何避免以賦權之名行反改革的推拖?

公民團體專業監督,就是他們「護主權」的方式

檯面上有二個方式可以解決賦權與監督的兩難,一是公開修法卡關的爭議點,直接由公眾和公民團體檢核,說服人民為了大局而考量的點在哪裡。

目前礦業法修法草案100多條法律中,有95條已有共識,卡關只以「沒有共識」帶過,是和財團沒共識嗎?一是讓同時具備議題和主權價值觀的人,進入立院或政院參與內部決策,人民可能不懂但這個人懂——例如深度投入修法的民進黨林淑芬立委就多次呼籲立院院長排協商,結果被已讀不回,出征爆發後,以黨意為依歸的同黨立委林靜儀調侃公民團體「加蔥」導致破局,被林淑芬立委嗆「出來辯」,之後林靜儀閉嘴至今。

當可以兼顧賦權和監督的二個方法,都被執政黨阻擋了,是要體諒立委過半又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什麼步調,什麼「大菊」?

近日黃國昌爆料,韓國瑜曾以立委身份關說,讓國家出資蓋堤防圖利其岳父家族,再變更土地為礦業用地抽砂。礦業法這個黨國體制下的產物,滿滿特權人物剝削台灣的不公不義,荼毒台灣數十年不止。社會議題的出現,正是因為有某個不見光的角落或弱勢正在遇難,問題不處理,就是離心的力量,面對問題會有雜音,但解決就有機會成為向心的力量,這就是大局。

環團在政院外要求修礦業法(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所信任和賦權的執政黨,不應該是無法面對問題的巨嬰,因為社會議題的改革就是國家主權的基礎工程,也是台灣得以強健對抗外敵的前提。由歷史來看,如果地球公民在陳水扁執政時就看顏色辦事,在馬政府當政的八年將不會是一支具公信力的倡議公民團體,也無如此大的能量在太陽花運動中保護台灣主權。

提出各種倡議的公民團體不必然是真理,但以專業發聲而非噤聲,再由執政黨參酌和公民檢驗,正是倡議公民團體在自己的領域上守護主權的方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