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辰戰爭》:新選組「一番隊組長」沖田總司短暫的一生

《戊辰戰爭》:新選組「一番隊組長」沖田總司短暫的一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是早有自己不會長命的預感,總司總是表現出恬淡寡欲、不與人爭的樣子,從目前僅流傳一張的畫像來看,似乎還滿符合總司恬淡寡欲的性格。

文:洪維揚

豆知識:沖田總司的一生

筆者在第三章提到近藤率領甲陽鎮撫隊在甲斐勝沼之戰為板垣退助擊敗,近藤勇率領殘兵先是退往八王子,然後再將包括沖田總司在內的負傷隊士帶到今戶八幡附近的稱福寺接受明治時代首任軍醫總監的松本良順治療。筆者在前作曾提到沖田在元治元年六月五日「池田屋事件」時,因為吐血而失去表現的機會,導致當時沖田吐血的原因是他罹患了俗稱肺癆的肺結核,此後新選組重要活動幾乎不再有沖田的身影(即便有也只是輔助性質)。上野戰爭結束後,總司的一生已到盡頭,因此筆者藉由本章結束後的豆知識,向讀者簡單介紹新選組成立時主要成員之一沖田總司短暫的一生。

天保十五(一八四四)年,總司生於位在江戶的白河藩下屋敷(東京都港區西麻布),一說總司生於天保十三年,不過目前的沖田傳記多採天保十五年說。日後近藤對外宣稱沖田是奧州白河浪人,這種說法其實並不完全正確,總司生父在其出生時已經脫藩,總司幼年已遷至日野宿名主佐藤彥五郎家附近,而佐藤彥五郎正是日後土方歲三的姊夫。

根據沖田家文書記載,沖田總司幼名總次郎,也寫作宗治郎、宗次郎、惣次郎。總司幼時父母俱亡,在總司之上有名為光和Kin兩個姊姊,總司和光以及Kin差距約十歲和七歲,因此光和Kin身兼父母職帶大總司。光在佐藤彥五郎的主持下招贅八王子千人同心出身的林太郎為夫婿以繼承沖田家,林太郎生家即日後與近藤、土方和總司一起前往京都加入浪士組的井上源三郎。

井上源三郎及其長兄井上松五郎都在當地有名的劍術流派天然理心流道場試衛館(東京都新宿區市谷柳町)習劍,是天然理心流第三代宗主近藤周齋的門徒,與日後周齋收的養子——未來第四代天然理心流宗主——近藤勇(當時叫宮川勝五郎)熟識。總司因姊夫林太郎之故,九歲便進入試衛館拜在周齋門下學習天然理心流,與近藤、土方、井上成為同門,他們四人有著如縷不絕的關係,但簡單說來他們都是近藤周齋的門徒,彼此之間有著同門情誼。

總司小土方九歲(採天保十五年的說法),小近藤十歲,小井上十五歲。當他入試衛館學習劍術時,除土方還在多摩地方兜售家傳的跌打傷藥外,近藤和井上都已入門習劍多年,近藤更已在總司習劍的三到五年前取得免許皆傳的資格,並為宗主近藤周齋收為養子。

總司雖然年幼入門,但是很快便展現出驚人的劍術天賦,在道場進行竹刀稽古(藝能、劍術、武術、技術的學習或練習)時,連近藤、土方都不是總司的對手,特別是總司的絕技三段突刺,以快如鬼魅的速度直搗對手的頸項,常人根本無法招架。據說總司十二歲時曾與白河藩劍術指南比試獲勝,比《五輪書》作者宮本武藏初次決鬥還小一歲。不到二十歲已晉昇試衛館塾頭,比坂本龍馬、武市半平太、桂小五郎都還要年輕。在宗主近藤周齋眼裡,總司足可自成一派,甚至在江戶開設道場也不是問題,不過總司似乎沒有這方面的野心,能夠和近藤、土方、井上等人在試衛館習劍已是總司最大的滿足。

然而,幕末的驚濤風雲卻將總司這一心思單純的年輕人推上歷史舞台。文久三年二月,近藤響應浪士組的徵募,帶著土方、井上、總司等同門以及試衛館的食客山南敬助等人啟程前往京都。養育總司的姊姊光從未與總司離別,在臨行前懇求近藤、土方務必關照這位年紀小他們近十歲的弟弟。

扣除掉跟隨清河八郎折回江戶的浪士,在京都的浪士組以壬生村八木邸為屯所,儘管浪士組不久便陷入芹澤鴨和近藤勇的對立,不過對於權位不忮不求的總司經常被發現在八木邸對面的壬生寺和附近的孩童遊玩。當近藤、土方覺悟到非用暗殺不可的手段才能除去芹澤時,他們最先想到的人選便是總司,總司雖不認同近藤、土方以暗殺手段除去芹澤,但是他的加入無疑增加暗殺芹澤成功的可能性。果然有總司的加入,近藤得以順利除掉芹澤,成為新選組唯一的局長。

不過,當年號從文久改為元治,總司的咳嗽開始變得頻繁。一開始,近藤和土方都以為總司染上風寒,雖然口頭上提醒總司要就醫,但繁忙的隊務總讓他們最後不了了之,如果姊姊光人在京都,她一定會讓總司盡早就醫。到文章開頭提的池田屋事件讓新選組一戰成名,總司卻因為長時間的咳嗽而嚴重吐血,以至於在與松陰四天王之一吉田稔麿決鬥時昏厥。

儘管總司中途昏厥,仍難掩新選組在池田屋事件一戰成名的事實,在之後禁門之變新選組又成功協助會津藩擊退率兵前來的長州藩,因此得到來自於天皇、幕府及京都守護職的賞金。對於大多數新選組隊士而言,拿到賞金不是前往祇園包下遊女一擲千金,不然就是連夜痛飲直到爛醉為止。總司與土方一樣,是新選組裡少數面對美女和佳釀都能把持得住的人,不過人稱鬼副長的土方,年輕時在其出生地日野留下不少風流帳,到京都後或許是心智上的成熟,抑或是繁忙的隊務之故,女性關係已沒有在日野時的複雜。不過據土方自己寫給友人的信件內容,他在島原和祇園與五、六位女性有著深刻(肉體?)的關係,只有總司可說是新選組唯一不流連忘返於遊廓的隊士。

由於在池田屋內昏厥,因此總司被會津藩派出的大夫診治,根據診斷結果,總司確定罹患肺癆。在當時肺癆幾乎等同絕症,一旦染上立刻會被隔絕,然後孤獨地等待死亡到來。之後總司被大夫要求靜養,造成他長時間脫離新選組,不過,在元治元年新選組因應《軍中法度》擴編規模時,土方毫不考慮的在一番隊組長寫上總司的名字並任命他為擊劍師範,在十隊組長中只有齋藤一、藤堂平助與總司同年。

以一番隊組長任命為分界點,之後總司幾乎缺席新選組的大型活動,元治二年二月在近江草津帶回脫隊的總長山南敬助,並擔任其切腹的介錯大概是總司之後較有名的行動。山南在劍術上的造詣明顯不如總司,不過其豐富的學識、恢宏的氣度以及寬厚的性格贏得總司打從內心的景仰。

慶應三年起總司病情加重,近藤將他安置在小妾的住處靜養,如此一來近藤每次前往 小妾住處飲酒作樂便能就近探病。油小路事件隔日,逃脫的御陵衛士成員阿部十郎、內海次郎等三人打聽到近藤小妾住處而前來尋釁,若是往昔健全的總司,以一敵三孰勝孰負猶未可知。不過已經病入膏肓的當下,總司連拔刀決鬥的力氣也沒有,只得在小妾的攙扶下 一路逃到伏見奉行所。

半個月後的鳥羽・伏見之戰,總司想當然耳與遭到襲擊的近藤都不可能出戰。戰役結束後,總司先是跟著近藤撤往大坂,然後再與近藤及其他新選組隊士循海路撤回江戶,與睽別近五年的姊姊光重逢。回到江戶後總司先是被安置在稱福寺接受松本良順的治療,不久又轉移到松本良順安排位在千駄谷植木屋平五郎的宅邸療養。

儘管有著松本悉心的治療,前新選組隊士也不時會來探病,還有光無微不至的照料,總司病情始終不見好轉。包括總司在內所有人都知道:總司不可能復原了,能做的只是延後死亡的到來。隨著時局不利,新選組在江戶已無立足之地,連最常前來探望的土方也消聲匿跡,儘管松本和光善意欺騙總司說土方去執行任務,然而,再怎麼遲鈍的人也不可能不知道土方銷聲匿跡的真正原因。

五月三十日,總司在不知道近藤已遭斬首的情形下於植木屋嚥下最後一口氣,得年廿五歲(或廿七歲)。總司的一生沒有與任何異性有過纏綿悱惻的情愛,自然也沒有後嗣。或許是早有自己不會長命的預感,總司總是表現出恬淡寡欲、不與人爭的樣子,從目前僅流傳一張的畫像來看,似乎還滿符合總司恬淡寡欲的性格。

總司埋骨在專稱寺(東京都港區元麻布三丁目),戒名為「賢光院仁譽明道居士」,現今由民間人士組成的「新選組之友會」會在每年7月舉行沖田總司忌祭拜總司(該會亦有近藤勇忌、土方歲三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戊辰戰爭:還原被隱藏的真相(兩冊)》,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洪維揚

近代日本「建國」的統一戰爭
以薩長討幕派為首,對江戶幕府發動討伐
從京都南郊的鳥羽・伏見、今日東京的上野、東北地區到北海道
成功將「天皇」權威推展至日本每一寸土地

本書《戊辰戰爭:還原被隱藏的真實》係暢銷歷史書作家洪維揚前作《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之接續作品。內容上起慶應三年十二月九日(格列高里曆1868年1月3日)小御所會議之後,下迄明治二年五月十八日(格列高里曆1869年6月27日)蝦夷政權總裁榎本武揚以下所有官員在蝦夷地向新政府軍陸軍總裁黑田清隆、海軍總裁增田虎之助等人降伏為止,前後歷時一年五個多月、共計五百四十二天。

本書以「戊辰戰爭」為題,即以這歷時一年多的一連串戰爭為主題,於第一、三、六、七、九、十、十二各章中,分別撰述戊辰戰爭中有名的個別戰役,而這些戰役甚少或幾乎未曾在以往的中文書籍中提及。除了第六、七兩章因配合敘述上的需要而調換章次外,大抵上按照時間發生的順序(或是多場戰役約略在同時進行)撰寫。

戊辰戰爭期間並非總是處在戰火之下,這一年多也發生不少外交、政治上以及區域性的事件,諸如神戶事件.堺事件、『五條御誓文』.『五榜揭示』.『政體書』的頒布、一般大眾耳熟能詳的江戶無血開城、奧羽越列藩同盟的締結以及蝦夷政權的建立,本書在個別的戰爭與戰爭之間穿插上述事件,除了這些事件對於明治時代的日本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外,更希望提供讀者多元的閱讀樂趣。

是東軍 vs・ 西軍,還是官軍 vs・ 賊軍?為戊辰戰爭中對立的兩方正名

在本書中除了引用的史料原文外,對於效命朝廷的薩長等西國諸藩不以「官軍」或「西軍」稱之,而代之以「新政府軍」。若以「官軍」稱之,則與之相對立場的就必須以「賊軍」稱之,這種二分法明顯帶有歧視意味,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不應沿用這種帶有歧視的字眼。在鳥羽.伏見之戰加入新政府陣營的大致上位在京都以西的諸藩,以「西軍」稱之並無不當。鳥羽.伏見之戰以後不少譜代或關東諸藩也加入新政府軍,此時再使用「西軍」這一名稱不僅不恰當,也會對讀者造成誤解,讓讀者誤以為新政府成員始終只有西國諸藩,作者認為「新政府軍」應該是比較適合的稱呼。

同理,除了引用的史料原文外,對於幕府勢力作者也不以「賊軍」稱之,而代之以「幕府軍」。不過,與新政府軍敵對的「幕府軍」成員較為複雜,一律稱為「幕府軍」顯然不符實際情況,因此作者在前述的第一階段稱為「幕府軍」,因為這階段與新政府軍作戰的勢力以幕府軍諸隊為主;第二階段與新政府軍作戰的勢力主要為奧羽越諸藩,由於此時已締結奧羽越列藩同盟,故以「同盟軍」稱之;奧羽越列藩同盟在第二階段結束前已向新政府降伏,「同盟軍」不適合用在第三階段,改以「蝦夷政權」或「幕府諸隊」稱之。

以下就請讀者諸君跟著這部著作,進入戊辰戰爭的年代吧!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