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的女兒(三):拿著「平價時尚」衣服時,我們可有想過工廠女工的哀歌?

柬埔寨的女兒(三):拿著「平價時尚」衣服時,我們可有想過工廠女工的哀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工廠工作每天都是重複一個動作,很厭惡很悶,但是沒辦法,我又沒有其他技術。」沒有選擇從來就是對窮人最大剝削。

文/攝影:余慕恩

從外省嫁到城市,這也是很多柬埔寨婦女離鄉別井的原因,但嫁去城市卻不是一個從此幸福快樂的結局。

經濟全球化下,從鄉下移居城市的唯一出路,似乎就是工廠,大部分人工只有一百多美元一個月。柬埔寨是東南亞新興的工廠中心,很多國際知名品牌包括Nike、Adidas、Puma、Gap、H&M等都有設廠,早前有報導指這些跨國大品牌委託血汗工廠以壓低成本,其實這也不是甚麼新鮮事,事實是低價在市場很受落,消費者難免避開一些inconvenient truth,就像H&M一直標榜low cost、high fashion,說得真對,因為真正的cost從來不是由他們承受。

IMG_1575

最右邊的是Kunthea,最左邊的是她奶奶。

Kunthea的家鄉在Sihanouk,柬埔寨一個陽光與海灘的地方,風光明媚,也是西方遊客喜到之地, 移居到了金邊當工廠女工,生活當然不習慣。

「工廠給的錢,  只夠買食物交學費,但生病了也沒有錢看醫生,我肚子常疼,不時要到市中心看醫生,徬徨下有時只好向鄰居借。」Kunthea說。

「工廠工作每天都是重複一個動作,很厭惡很悶,但是沒辦法,我又沒有其他技術。」沒有選擇從來就是對窮人最大剝削。

她有一個八歲的女兒。之前她曾懷孕兩次,但都流產了。

「是因爲工作太辛苦了吧,每天回工廠要駕一個多小時電單車,路又有點顛簸,可能因爲這樣小孩就沒有了。」

「發現的時候我人還在工廠工作,去廁所的時候發現全都是血,真的很害怕,馬上到醫院,但醫生說孩子沒有了,他們很快幫我弄乾淨我就走了,住院費貴得很。」

「那你還想生孩子嗎?」

「當然,再要一兩個就好了。」

流產似乎是不少柬埔寨婦女的不幸命運,在同一條村的建校地盤,廚房女工曾在中國工廠工作,懷孕三個月,想向上司請假,獲得的回應是:「好,你走,走了就不要再回來了。」

最終孩子也沒了。那是她第二次懷孕。因為醫生說再流產就不能再生育,於是她回娘家休養了一陣子,後來又跟著她做地盤工人的丈夫做隨行廚房工人。

「那你對女兒有什麼期望呢?」我問那個仍然在工廠工作的母親Kunthea。

「多讀點書,最好讀大學,碩士,然後最要緊的是嫁得好,不要像我一樣。」她苦笑。「現在只希望能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屋。」婆媳關係似乎亦為她帶來很大壓力。

「那若可以重新選擇,你會嫁來這兒嗎?」我問。在場的翻譯打斷了我,「你不能在她奶奶面前這樣問。」他面有難色地說。

血汗工廠不是一個新概念,刻板重覆的工作、全年無休,工時超長、所賺取的工錢僅夠餬口,有的甚至一邊捱餓一邊工作,天天如是。幾年前孟加拉工廠倒塌千多人死亡就引發全球關注,不過我們都太善忘,對每天上演不斷的悲劇沒有太大的感覺。

當我們在「平價時尚」服飾店興奮地揚起那件數十元的high fashion時,可有想過別國工人的哀歌。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