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83年的郭泰源到2008年的八搶三,中華隊的崎嶇奧運路

從1983年的郭泰源到2008年的八搶三,中華隊的崎嶇奧運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接下來,要回顧這二十幾年,我們那崎嶇難行,又充滿淚水與汗水的奧運之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一貫三

1984年洛杉磯奧運開始,棒球進入奧運項目,但那次是表演賽,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是第一次正式賽。從1983年開始,每一次的奧運資格賽之路,或許是亞洲盃,或許是亞錦賽,都無比扣人心弦。那每一次,都成了我們心中永遠的經典之役。

轉眼間,奧運不打棒球已經十多年。但好不容易2020年東京奧運再次列入正式項目,馬上開打的十二強,也將決定奧運資格。接下來,就要回顧這二十幾年,我們那崎嶇難行,又充滿淚水與汗水的奧運之路。

第一次,是1983年。那一年,用三個字就可以完結:「郭泰源」。

臺灣在預賽對上日本、南韓、菲律賓,還有澳洲,只有1:3輸給南韓一場,以三勝一敗晉級複賽。複賽第一場對日本,第一代國家四番趙士強,在九下兩出局滿壘4:4的時候,因為球場下雨,滑倒,漏掉了一個本應該輕鬆接殺的內野上方高飛球。

然後,你說呢?還有然後嗎?對,就是還有然後。

那一年是南韓主辦,因為下雨,臨時改規則,弄了一個方法。說戰績相同,就不再加賽,同列冠軍。但隔年的奧運怎麼辦?南韓讓自己的82年世界盃冠軍變成保送奧運的門票,然後亞洲剩下的那個名額,要台日加賽決定。

不懂沒關係,總之到了那一屆的最後一天,我們一定得先打贏南韓,然後才有跟日本加賽的可能。然後,就是郭泰源的封神之日,那是1983年9月13日。

南韓派上的是「無等山轟炸機」宣銅烈,我們推出劉秋農先發,不過誰先發不重要,反正有事隨時換莊勝雄跟郭泰源。三局上半,李志俊安打,盜壘成功之後,林易增打了一支二壘安打,我們先馳得點。

到了四局下,一個保送之後,教練團直接推出郭泰源。但是南韓趁著郭泰源剛上場,控球不穩,兵不血刃直接攻下兩分反超。結果,宣銅烈一路壓制到第九局。涂忠男靠失誤上壘之後,莊勝雄代跑。觸擊上二壘之後,吳復連打了一支二壘安打,終於追平。

對你沒聽錯,莊勝雄代跑,連莊勝雄都推上來代跑,但之後兩邊都沒有再攻下分數。到了十一局上,滿壘一出局,吳祥木打了一下暗號,李志俊竟然強迫取分。最戲劇性的是,為台灣滑進致勝分的,也是莊勝雄。下半局南韓三上三下,可以跟日本比了。

這場郭泰源後援八局,投了109球,除了四局下稍嫌不穩,其餘七局,他沒有再讓南韓越雷池一步。覺得這樣就結束了?還沒。

過了半小時,或是五十分鐘,台灣再度對上日本。先發投手是誰?對,就是郭泰源。然後,前面八局兩邊都被封得死死的。九局下,趙士強一上來就直接打了再見轟,收下奧運參賽資格。

郭泰源那天總計投了十七局,207球。第一場只被南韓打出四支安打,第二場更是兩安打一四死完封。其實Kaku(日文的「郭」)只有178公分71公斤,就算以亞洲人的標準來看,這樣的身材也算不上壯碩。但那宛若風中飄動的細竹,讓我們進了奧運。

接下來,把時間快轉到1987年8月29日,那一年亞洲盃的倒數第三天。預賽已經擊敗南韓,基本等於拿到漢城門票,但那一場是另一個人的封神之戰,他叫黃平洋

對預賽,他對南韓就已經8.2局失兩分。這次複賽對日本,他是在投了超過一百球,甚至只休三天之後,就再度披掛上陣。結果呢?完投九局,只被打出六支安打,還送出八張老K,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被中島輝士打了兩轟。後來跟他成為隊友的呂明賜,也打了一支兩分砲,終場9:3擊敗日本。

這一次或許是最輕鬆的一次。因為那一年,我們有正值盛年的黃平洋、陳義信、涂鴻欽,還有王光輝、吳復連、李居明、林易增。每個都在他們的當打之年,也成就了那一年的奧運之路。但隔年的漢城奧運,台灣卻三場預賽打包。

到了1991年,那次也是眾星雲集。投手有郭李建夫壓陣,還有林朝煌跟黃文博隨侍在側,內野組合是「王光熙+張耀騰+黃忠義+林琨瀚」,堪稱一代夢幻隊。

但那一年贏的依舊驚險,台灣預賽兩勝零敗,決賽要先打贏世仇南韓,再贏黑馬澳洲才能晉級。結果對南韓的那場,雖然先馳得點,但三局上因為外野手張文宗的判斷失誤漏接,反而連掉三分落後。

之後到第五局,兩邊你來我往,互有攻勢。南韓帶著5:4一分領先進入後半場,六局上半,南韓沒有得分。

六下,輪到九棒的張耀騰。那時一二壘有人,他大棒揮出,球乘著大順風,往右外野一直飛一直飛,就這麼飛過球場大牆,是一支三分砲!張耀騰後來中職生涯五年,打擊率不過.244,純長打率更只有0.068,是個十足的守備工具人。結果就在這個時候,打出這一槌定音的全壘打,他生涯也不過十轟。

終場,我們7:6打敗南韓。勝利投手是三局接手之後,一路投到九局,後面三局狂飆6K的郭李建夫。

休息一天之後,對上澳洲。林朝煌先發,結果他在二局下半,就被一支兩分砲打退場。台灣一路苦追,到第七局才靠著白昆弘跟黃忠義的安打,打回追平分。下個半局,澳洲先連續兩支安打,打退第二任投手卓琨原。郭李建夫中一日登板,澳洲卻神來一點,強迫取分得到超前分。

下一局,我們跟澳洲都沒得分。

我們的最後一個進攻機會,陳執信代打上場,打了一支安打,張耀騰犧牲觸擊推進成功。但是下一棒吳思賢被三振,再下一棒,輪到也是貧打的守備工具人羅國璋。結果他打出安打,送回追平分。

澳洲九局下得不到分數,兩隊進入延長。事實上,在郭李接手之後,澳洲只在十局下打出一支安打,被完全封鎖。就這樣,兩隊平手僵局一直持續到十三局。

黃忠義打出安打,羅國璋觸擊推進,江泰權被敬遠,吳思賢被三振。然後,輪到王光熙。一個好球之後,他大棒一揮,球就這樣飛出左外野大牆。6:3,台灣前進奧運。隔年,靠著史上最強第九棒跟郭李,我們兩度擊敗日本,在巴塞隆納親吻銀牌。

然後連著兩次,我們輸了,輸掉了奧運參賽權。

先是1995年,那一年風雨飄搖。台灣大聯盟預備成立,挖角風聲不斷,業餘棒協理事長不顧奧運,只想著自己的球隊,球場外的事比球場內更精采,果然歷史是不斷循環的。但總之,我們在複賽,得先斬日本,再贏南韓,才能確定有奧運代表權。

對日本一場,雖然二局上先馳得點,但老將杉浦正則臨危不亂,之後一路壓制到終場。但台灣的投手壓不住日本打線,吳俊良五局丟七分,許銘傑0.1局就丟五分,梁如豪再失一分之後,台灣在七局被日本提前扣倒。

隔天對南韓的比賽,一定要贏下來。雖然九下靠著陳該發的全壘打扳平,讓世人見到我們的韌性。但十局上丟掉兩分,下個半局反撲未果,我們就以5:6,輸掉了去亞特蘭大的權利。

那一年,實在無特別可書之處。唯一值得提的,大概就是許銘傑進入成棒之後,第一次披上藍白球衣。

下一次,是1999年,剛剛好,距離現在20年。那一年,出現了臺日棒球史上,最經典的投手大戰。如果他自稱第二,大概沒有任何一場比賽敢稱第一。

那一年又是一樣,要連斬日韓,才能拿到去雪梨的門票。先對上日本,我們派出一路藏過來的奇兵「阿甘」蔡仲南,對上前一年帶領橫濱高校取得甲子園春夏連霸的不世出天才,平成怪物松坂大輔。

但是,蔡仲南無所畏懼。靠著他均速145,極速148的速球,還有幾乎是臺灣史上最好的指叉,一路封鎖日本,總計八局只被打五支安打,飆出11K只掉一分。松坂大輔投九局,K了我們13次,我們也只打了他三支安打,陳致遠就打了兩支。

但是,九局下原本可以接殺的內野上空飛球,然後盜壘,然後保送,然後暴投。然後,平馬淳一棒打向左外野⋯⋯

隔天,郭源治上場投他球員生涯的最後一場球,也是他最後一次身披藍白戰袍。五局結束,2:2。六下,李承燁打出他在複賽的第一支安打,就是一支超前比數的兩分砲。但我們有陳金鋒,八上,他打出兩分打點的追平安打,帶我們逼進延長。

第九局,第十局,兩隊都沒有得分。十一局上,我們無功而返。下半局,許銘傑先解決兩個打者,卻被李炳圭打出安打,柳志炫被保送。接下來,輪到第三棒的朴栽弘,前五次他無功而返。這一次,他被142公里的內角速球擠壓到,但剛好把球打過黃忠義的頭頂。那是1999年9月16日。

過了四年,我們又跟南韓在亞錦賽狹路相逢。這次,我們要在北國一較高下,爭取去愛琴海,謁見奧林帕斯眾神的機會。

其實,如果要說夢幻隊,2003亞錦賽的臺灣代表隊,大概是最夢幻的一次。該怎麼說?如果你玩全民打棒球,要組一支千禧後最強國家隊,那大概跟2003亞錦的陣容也所差無幾。

投手有王建民、張誌家、許銘傑、潘威倫、陽建福。就連杜章偉跟林岳平、林恩宇都排不上先發,要乖乖在後面等。坐鎮本壘板後方的是高志綱跟葉君璋,內野三番刀全部到齊,還有王傳家、謝佳賢、鄭昌明跟陳鏞基。外野是陳金鋒、恰恰、陳致遠、黃甘霖、張家浩。

或許,也就是要這樣的陣容,才能打出這麼一場已經成為傳說的比賽。對於那場比賽,我想毋需多言,就算無緣親見的球迷,大概也看過無數次重播跟精華剪輯。或許接下來,這樣就好。

「四壞球保送,中華隊的機會來了!」

「忍住⋯⋯好球啊!這是一個對中華隊的好球,對林昌勇壞到不行的壞球。」

「兩好一壞,這球打成了一個⋯⋯,穿過右外野方向,安打!二壘上跑者繞回來,中華隊追趕上來,現在只差一分!」

「一好球一壞球,有機會有機會有機會!中華隊追平比數!中華職棒的打點王,過去我們就講過,單場四張老K是極限了,再出一張的話,陳致遠就出千了!這時候來一支紅色的安打!」

「有機會⋯⋯越過去!中華隊贏了!又是高志綱!」

那一天,是2003年11月5日。

就這樣,我們去了雅典,也才有陳金鋒對決上原浩治,那支永遠刻劃在我們記憶中,劃過Olympic Baseball Center中外野最美麗的一道弧線。

說到陳金鋒,不知不覺,就到2007年了。接下來我們要把時間再快轉四年多一點點,跳到2007年12月3日。那一年的亞錦賽,在洲際球場。12月3日是賽事的最後一天,一定得贏日本,而且還不能掉太多分。

日本當然也不想輸,押上了當時的王牌達比修,他那一年七項全能,拿下了澤村賞。達比修前五局一路封鎖,只被打出一支安打,當然我們的「阿福」陽建福也是一夫當關,前五局只丟一分。

接著,六上兩人出局之後,恰恰先拉出左外野方向平飛安打,輪到陳金鋒。

第一球是滑球,130公里,外角挖地瓜。這時候日本轉播單位打出陳金鋒是「星野監督最警戒的主砲」字卡,第二球是141公里內角近身二縫線速球,裁判舉手。第三球一樣是滑球,134公里,中間低。第四球是145公里,外角偏低的二縫線速球,現在球數一好三壞。

下一球,是外角的145公里二縫線速球。陳金鋒大棒一揮,達比修轉頭叉腰,稻葉篤紀跟青木宣親在中外野大牆前跪下。我對那一年的記憶到此為止。

但是要去北京,我們得打八搶三資格賽。

「這一球打的結實!中外野方向的飛球,再飛再飛!出去啦!這是一個三分打點的全壘打!羅國輝,我愛你!」

「這一球,右半邊形成了一個安打,右外野手接到之後,跑者在三壘,要繼續往回闖,這一球,出局啦!沒有問題,撞還是OUT!捕手葉君璋,無敵鐵金剛,果然是正義的一方!」

「這一個球,打到游擊方向⋯⋯游擊手接到傳一壘!北京奧運,中華棒球隊來了!!!」

那是2008年3月12日,那一年的阿福才29歲,轉眼就11年了。那一年,那些年,你在哪裡?12強馬上就開始,你又在哪裡?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大將軍豪洨專區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