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邀人賞個櫻花,為何逼得安倍晉三不得不向全日本道歉?

只是邀人賞個櫻花,為何逼得安倍晉三不得不向全日本道歉?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賞櫻會的行為也正好顯示安倍晉三內閣想要花大錢投資更多人脈,結果反而適得其反,勾起很多日本上班族對「贈答文化」的記憶。或許安倍晉三沒有料到,這些日本傳統的思維,因為他的櫻花會,居然造成這樣大幅地支持率滑落。

安倍內閣民調驟降

12月14日時,日本新聞「時事通信社」一項新的民調顯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支持度,在12月份時整整滑落7.9%,來到40.6%。相反地,不支持度開始猛飆上升5.9%,到達35.3%,疑似開始有黃金交叉的跡象。該新聞社引用首相官邸幹部發言表示:「也下降太多了。」其中,也有引述自民黨幹部的發言認為:「果然櫻花的關係還是很大呀!」

而櫻花指的是什麼?其實正是日本首相每年都會在春天時舉辦的「賞櫻會」。這個原本從1952年起行之有年的賞櫻活動,是由日本首相作為邀請人,每年邀請各界知名人士與會,一同欣賞東京新宿御苑的櫻花。不過這樣的賞櫻雅趣,在安倍晉三上任之後,開始有被惡用的嫌疑。不只賞櫻會的預算開始飆升,人數也不斷擴大,2019年時邀請人數已經飆破1.8萬人,跟2013年比足足多超過6000人。

由於賞櫻會預算是由日本政府負擔,這樣的舉措,讓不少政界人士質疑安倍內閣有用公款來營私,藉機幫自民黨綁樁之嫌,從11月初開始就對此議題猛攻。最終,安倍晉三在11月19日宣布2020年的賞櫻會活動正式中止,並表示這是「我個人的判斷」。

原先以為議題會就此打住,但是之後在野黨與媒體對此議題繼續追蹤,除了參加人數如何決定到發票怎麼報銷外,還報導出安倍內閣在賞櫻會活動前,會在高級飯店「新大谷」舉辦前夜祭。原先上萬日幣的豪華套餐,受邀者只要繳交5000日幣就可以進入。隨後又爆出自民黨年輕幹部與地方議員,只要出席自民黨研習會就可以換取「賞櫻會」入場券等,在在都顯示安倍內閣有許多灰色地帶的「固票動作」。

延燒一個月後道歉

砲火延燒了一個月後,安倍晉三終於在12月13日的「內外情勢調查會」演說上,對此鄭重表示歉意,他先說:「對於前(2017)年與去(2018)年的森友加計學園、今(2019)年初的統計資訊不正,還有秋天時被討論的賞櫻問題等」,隨後又表示「我對國民大眾在此表達深深地歉意。」不過在中間,安倍晉三還是忍不住插了一句「現在太多政策論爭以外的話題,切割許多政策的審議時間。」

安倍晉三這樣的語氣,讓人有點反復無常之感。究竟是否真的有誠意道歉,也許只有他自己最明白。然而,直直落的民調數字,或許能夠說明國民大眾對於此事的看法,就連筆者的日本記者朋友也私底下表示「這件事真的有點太超過了。」對比過去無論發生什麼事件,安倍晉三內閣支持度還是不會任意鬆動,這次卻急落。另一位自民黨幹部就坦言「賞櫻問題當然是,但這是長期政權的警鐘,沒有緊張感造成的。」

如果真要追究安倍支持度下滑,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國家公帑花在最接近日本庶民的行為上。賞櫻是日本庶民在春天一定會做的「恆例行事」,由於賞櫻不像去迪士尼樂園或環球影城,還要舟車勞頓開拔到遠方花大錢,只要在自家附近便利超商買買幾瓶啤酒與零食,就可以就近鋪毯子坐下賞櫻。因為不用付入場券,而且吃得也可以很簡單,幾乎是零成本的庶民活動,打進每個日本人生活中。

而這樣的庶民活動,居然被日本首相拿人民的稅金拿去結交朋友拓展人脈,甚至有政治上固樁的行為,自然讓許多日本庶民怒不可遏。自民黨中央也察覺到這樣的氣息,因此將目前40.6%的支持率視為「最低線」,要找出解決的方式。日本政界之前盛傳12月中安倍晉三要解散眾議院改選,自民黨幹部也急撇清:「現在解散不就等於自爆嗎?絕對不能做的事。」

RTX1O8J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對待賞櫻文化出入?

賞櫻活動緣起於日本奈良時代,從中國的唐朝而來,原先只是賞梅為主,後來轉為賞櫻的傳統。從《萬葉集》或《古今和歌集》等日本古文學中,都可以看到許多歌詠櫻花的作品。後來進入日本戰國時期,當時的豐臣秀吉也在吉野(今奈良縣)跟醍醐(今京都府)舉辦過盛大的賞花會。直到了江戶後期,幕府將軍德川吉宗將數棵櫻花移植到江戶城外獎勵庶民,賞櫻才開始變為一般庶民的娛樂。

就有專家學者指出,安倍晉三在看待賞櫻跟一般民眾似乎不太一樣,也就是安倍晉三把這樣的「賞櫻會」當作是古代「論功行賞」的象徵。山口大學的人類文化學副教授山口睦就指出,日本自古以來就有「贈答文化」,意即上司對下屬,只要看下屬做得好,就會輕則送鋼筆、領帶,重則送高級手錶、皮包等,有些不一定要明確的原因,說穿了就是看上司的心情好壞。

這樣的贈答文化,也是源自於日本戰國時代君主對家臣的賞賜,從以前送刀劍、豪邸或是幾萬石米,到明治維新後變成現在上班族、甚至各職業階層都有的文化。安倍晉三也是掉入了這樣的框架中,因為貴為首相,如同古代的大名之姿,因此開始廣發賞櫻會邀請函,而接受到邀請函的各界人士也為了「蹭知名度」,也樂於出席參加,形成一種魚幫水、水幫魚的模式。

傳統贈答文化延伸

然而,日本傳統的「贈答文化」終究在西方的商業資本模式中踢到鐵板。在沒有明確的界線之前,西方模式都認為這是變相「賄賂」,相比於日本傳統只是視為「收攏人心」,政治上的各種盤算都會變成是缺陷。而「賞櫻會」也正是反應一種日本傳統在庶民化後,與過往的價值有所衝突,而日本民眾最不能忍受的,莫過於安倍晉三把他們認為的「庶民娛樂」包裝成政治收攏的舉動。

山口睦說,隨著日本泡沫經濟,終身雇用制崩解,現在日本公司中上司願意花大錢投資下屬的行為愈來愈少,也許再過30年都將不復見。不過反過來說,賞櫻會的行為也正好顯示安倍晉三內閣想要花大錢投資更多人脈,結果反而適得其反,勾起很多日本上班族對「贈答文化」的記憶。或許安倍晉三沒有料到,這些日本傳統的思維,因為他的櫻花會,居然造成這樣大幅地支持率滑落。

轉個話題,猶記得2018年,韓國瑜憑著「庶民心聲」,平地一聲雷地從南方高雄崛起,也正是抓到了許多一般老百姓關心的價值,最後席捲之下造成民進黨慘敗。而現在的自民黨也正面臨這樣的問題,如果處理不當可能會讓政局翻盤,安倍晉三機關算盡可能也都沒想到會因為「賞櫻會」面臨政局挑戰。

原先傳言安倍想趁著高聲望,在東京奧運前會解散眾議院改選,但從當處的「賞櫻問題」、再到「賞櫻風波」最後到「賞櫻風暴」,這下選舉恐怕到2021年3月任期結束後才會實施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