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字頭上一把刀:曹永廉撐警眾叛親離,極速四次代言「被割席」

利字頭上一把刀:曹永廉撐警眾叛親離,極速四次代言「被割席」
圖片來源:香港網絡大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及有些人一生只是「利字當頭」,不顧任何道德良知,所有理想所有價值不過是一場「戲」,自然落得受人白眼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香港自6月至今,社會翻天覆地的變化,許多詞彙都脫去了過去神聖莊嚴的偽裝,在照妖鏡的反映中露出真身,那令人難以置信的醜陋和邪惡。警察由昔日聲言「服務為本,精益求精」(We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化身為黑警,不再視自己為服務市民的公僕,而作政權的走狗,改口高叫「忠誠勇毅」,和中國公安、城管如出一轍。

黑警比黑社會更令市民生厭、憎惡,他們被質疑殺人放火,毒害環境,為香港的淪落高呼開香檳慶祝。在許多香港人心中,黑警二字,已是醜陋和邪惡的代名詞了。除了政府暫時還要他們骯髒的雙手,幾乎任何人都不欲沾上這兩個比屎尿還臭的詞彙。

可惜,世上偏偏有人偷偷走入屎坑扒糞,並非有什麼嗜便的怪癖,只因「利益」的銅臭,一時錢迷心竅罷了。

一群TVB二線半黑不紅的藝人前些日子親至黑警總部,跟謝振中、郭嘉銓、江永祥等視市民為白痴,以謊言殺害人命的警察合照,表態力撐黑警「只」暴製亂,本意低調行事不欲人知,可惜犯下這件有如當眾食屎的奇事,自然連身邊友人都忍不住出手相助,令他們有機會一完藝人夢,多年演出,終於在這一幕「撐警」演出中被香港市民看見了。

我多年前早有自覺不看低劣趣味,以免智力降低,數得上名大概只有《放學ICU》rap三字經的曹永廉,以醉酒駕駛及刑事毀壞知名的楊明二人而已。莊思明、莊思華、姚瑩瑩、李霖恩、李嘉、洗國林及朱庭萱諸人,也是落筆之際才得知其名,想來不過半小時也即遺忘。

古代有三教九流之說,「戲子」位屬最低級的下九流,有言「婊子無情,戲子無義」,戲子奉承巴結權貴,為人不恥。這種說法,當然不適用於現代,許多有良知的藝人,像葉德嫻、何韻詩等,早就擺脫如此污名。只是,想及有些人一生只是「利字當頭」,不顧任何道德良知,所有理想所有價值不過是一場「戲」,自然落得受人白眼了。

世界告訴了曹永廉,告訴了香港人,舉凡沾染黑警二字者,必有報應。曹永廉低調撐警公開隨即慘遭割席——皇冠爐具指「曹先生一切華洋轇輵,一概與本公司無關」、MaBelle稱「曹永廉先生並非本公司代言人」、MODE Limited說「曹永廉先生一直並不是本公司代言人」,以及Fitasty HK道「我司跟曹先生沒有任何委任代言人,沒有任何合作」。

《世說新語.德行》:「管寧、華歆共園中鋤菜,見地有片金,管揮鋤與瓦石不異,華捉而擲去之。又嘗同席讀書,有乘軒冕過門者,寧讀如故,歆廢書出看。寧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

不同道,不相為謀,這是眾多香港人的心聲。四間公司對曹先生的割席景況,有如鐵達尼號發現前方竟有冰山,隨時船毀人亡,馬上《頭文字D》式坑渠過彎,險險避過一劫,不致踩屎上身。

孔子早就說過:「放於利而行,多怨。」 如果我們凡事只按利益而行,不見任何道德良知,只會人人厭惡。又有言「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賺錢有很多方法,偏偏要選無道之途,自是人人割之而後快。

《易經》:「利者,義之和也。」利字頭上一把刀,若是不義之財,香港人必將要你十倍奉還。正合《左傳·隱公四年》所記「阻兵無眾,安忍無親,眾叛親離,難以濟矣」之言矣。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德尼思化》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