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投票不是基本權嗎?美國選民「失格」爭議

【國際大風吹】投票不是基本權嗎?美國選民「失格」爭議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製圖:關鍵評論網 / 鄭宇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現代的民主社會中,投票權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看似理所當然的「一人一票」,在實施上卻存在灰色地帶,像是美國的查驗身分證和非活躍選民篩選機制,在某些州便剝奪了選民投票權,然而,有時不一定是選舉制度侵害選民的權益,社會環境與文化也影響了民主大國英國、印度選民的投票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冠伶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每次到了大選前夕,從候選人到政府機關,幾乎都會拼命鼓勵選民出門投票,不要放棄手中神聖的一票,但這個看似是每個現代公民都應該有的基本權利,在某些國家卻不見得獲得完整的法律保障,甚至可能在政治操作之下被犧牲。美國就是一個例子。

為了明年即將到來的2020總統大選,眾議院12月很快表決通過《投票權利強化法案》,希望可以確保每個公民都有投票權。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Lewis Nadler)說:「全國各地持續發生選舉歧視,影響數百萬美國人的基本投票權。今天,我們必須通過HR4法案,快速立法來保護所有美國人的神聖權利。」推動這個法案的民主黨議員表示,很多美國人在各州不公平的選舉制度之下,失去用選票表達意見的機會。到底美國的選舉制度出了什麼問題?其他國家有沒有類似狀況呢?

各州立法防舞弊,要求選民出示證件錯了嗎?

在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等民權領袖的倡導之下,美國在1965年通過指標性的投票權利法,確保各州不會刻意打壓有色人種的投票權。不過到了2013年,這個法的其中一條規定被判定違憲。從此,各州政府就可以自行決定,要怎麼驗證選民的登記資格。而相關的爭議,也就在最近這5年間越演越烈。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在記者會上表示:「自從 Shelby訴Holder案之後,23個州執行剝奪選民權益的法律,否定數百萬人的投票權。」

前面提到的最高法院判決出爐之後,24小時內,德州立刻修法強化證件查驗,要求選民在領票時出示具有照片的身分證件,來避免選票舞弊,之後密西西比州、北卡羅來納州也跟進。目前有16個州加上華盛頓特區,投票時不需要出示證件,另外34個州必須出示證件,其中16個州要求必須是有照片的證件。

Photo_ID
製圖:關鍵評論網 / 鄭宇軒

你可能會覺得,要求選民出示證件,以免有人盜領選票,到底跟歧視有什麼關係?根據2016年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有11%的成年人沒有政府核發的有照片證件。這是美國沒有統一的國民身分證,最常見用來證明身份的是駕照,但有些人沒錢買車,就沒有駕照。如果要為了投票申請身分證明,必須提供出生證明或是健保資料等,但因為資源匱乏或語言隔閡,對於少數族裔、貧窮者和年長者來說,提供資料相對困難,來來回回的申請程序和規費也是一種負擔。若硬性規定選民一定要出示有照片證件才能投票,等於是剝奪他們的投票權。況且,話又說回來,也有研究針對2000到2014年的選舉,發現這14年來超過8億張選票中,假冒身分投票的案例只有35張。為了發生率這麼低的舞弊風險,強制要求出示證件似乎是小題大作,才會被人質疑是不是變相降低這幾個族群的投票率,有政治目的。

不惜誤刪選民也要嚴審資格,目的不單純?

除了證件的問題之外,選民的登記資格也是另一塊戰場。這邊要補充一下,美國跟台灣不同,採登記投票制,簡單說就是選前要先登記為選民,才有資格領票。各地方政府負責蒐集和維護選民清單。所謂「篩選非活躍選民」(voter purge)的爭議,就是這樣來的。

理論上,為了減少舞弊,地方政府每隔一段時間會將選民清單重新整理,把已經過世、遭到褫奪公權或是搬出選區等所謂非活躍選民,從清單上刪除,但因為每個州可以自訂標準,結果有些寬鬆、有些非常嚴格,甚至因此「錯刪」很多原本應該擁有投票權的選民。這個狀況同樣在近5年間變嚴重,因為全美2014到2016年被取消資格的選民總數,就比2006到2008年多了4百萬。

最常被檢討的案例之一,是美國南方的喬治亞州。州法規定,選民登記資料必須和身分證件上「完全一致」,就算只少了名字中間的一橫也算錯,會被刪除。另外還有一個「用進廢退」的原則,就是太久沒投票也會被取消登記。這些失去資格的選民會被列入「待確認」名單,如果他們又沒有在期限內完成更正,就會失去投票資格。根據美聯社報導,從2012年到2018年,有超過140萬喬治亞州選民被取消登記,其中光是2017年就67萬人,創下州史新高。

一直以來,喬治亞州政府說這是為了防止選舉舞弊,但2018年的州長選舉引發不小的爭議。共和黨候選人坎普(Brian Kemp),剛好也是當時的喬治亞州務卿,篩選非活躍選民是他的負責業務之一。結果,選前出爐的非活躍選民「待確認」名單上,有70%是黑人,比喬治亞實際黑人人口占比高了1倍以上,再加上當時坎普和對手民主黨女性黑人候選人之間,選情非常緊繃,不免讓人質疑,嚴格篩選選民資格的真正用意,可能是不讓對手支持者投票。於是,坎普事後被一狀告上法院。

對此,坎普說是幫忙選民登記投票的民間團體常常送出錯誤資料,而這些出錯的案例,剛好以黑人選民居多,並不是執政團隊刻意操作的結果。無論如何,類似喬治亞州的爭議事件,讓美國民主黨議員推動開場提到的《投票權利強化法案》,希望找回半世紀以前,國家用法律保障每一個人都有投票權的精神。

選舉制度之外,社會文化也影響投票行為

其實不只美國,在總理大選剛結束的英國也有憑證件投票的爭議。今年英國政府本來想推動修法,規定投票一定要出示有照片的身分證件,理由同樣是減少舞弊,結果反應兩極化。支持者認為,畢竟帶證件投票在北愛爾蘭行之有年,就算擴及全國應該也無傷大雅。反對者認為這可能會剝奪那些無法取得有照片證件的人的權利。雖然政府說可以免費製作和核發投票證件,但在測試期間政府單位發現,年輕與黑人族群容易漏接需要攜帶證件等相關訊息,導致無法投票。在這個法案還沒有通過之前,除了北愛爾蘭之外,英國其他地區投票都不需要帶證件。有趣的是,因為英國也沒有統一核發身份證,北愛爾蘭就不限定要哪一種證件,就連有照片的交通儲值卡都可以用喔。

除了制度面的限制,世界上還有許多國家的人民因為性別、社會文化、居住地等原因,而失去投票權,像是號稱全世界上最大民主國家印度,雖然從建國開始就有婦女投票權,現在還是有2000多萬成年女性,沒有登記為投票人口。有學者研究發現,有些母親因為不想公布女兒的照片和年紀,所以不願意讓他們登記投票,有些女性則是因為嫁入夫家後沒有遷入戶口而無法登記,雖然還有其他可能原因,但因此而消失的票數也不該忽略。在此同時,旅居海外的印度人,也只能大老遠回國投票,如果沒錢或沒時間,就只能放棄。

在民主社會裡,選票是人民表達意見最有力的工具,無論在任何情況都不該被剝奪,更不該淪為政治操弄的棋子。講了那麼多,還是要記得,請珍惜手中得來不易的選票。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劉冠伶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
核稿編輯:李漢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