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政府的「叩頭外交」,就是個為中國政府發聲的大聲公

德國政府的「叩頭外交」,就是個為中國政府發聲的大聲公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的轉型正義,就只是限於自身認錯的轉型正義。因為加害者的身份,讓他們對自己感到自卑,而不敢再用自己的實例去指責複製同樣事物的中國政府。

德國國會聽證與台灣建交聯署案如期於12月9日舉行,讓台灣問題有機會在國會討論,也更可看出德國的官方立場。當然台灣問題在德國的媒體公開討論長年的一中政策,是否有需調整,是民間的力道,但是德國官方外交的辭令卻是說給中國政府聽的,說得難聽一點,德國就是中國的傳聲筒。德國外交代表人士,在多次質問中不斷強調一中政策的辭令,聽起來言詞與中國官方完全如出一轍,只是語言換了德語,地點從北京換成柏林一樣,這對我們這個與他們價值一樣的民主共同體來說,可以說是情何以堪、失望至極。

在此必須注意的事,德國的外交言詞中不斷重申,他們不僅是一中政策,而且是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否則將極大損害德國的國家利益。還特別道出,中國政府非常敏感,對於根本是明顯錯誤的地圖出版物等違和認知的事實,官方都不能做出如同一個正常國家的表態,我們只能說是德國政府的外交,就是叩頭外交,是個不折不扣的為中國政府發聲的大聲公。

加害者立場:只會認錯的轉型正義,走不出新局

德國在內政形象上,是轉型正義的世界模範生,民間也普遍都有保衛民主的認知。但是從這場聽證會中,也讓我們看到德國的轉型正義,就只是限於自身認錯的轉型正義。因為加害者的身份,讓他們對自己感到自卑,而不敢再用自己的實例去指責複製同樣事物的中國政府。

德國過去暗黑的歷史,集中營扼殺百萬人命的歷史事實,德國人都知道,卻只能懺悔而自形慚穢,沒能走出新格局,不敢有人有勇氣提出中國政府現在正在做的教育營,就是過去德國的集中營,用自己歷史中暗黑而惡臭的教訓,勇敢地與中國在新疆、在香港等地正在進行的事做比較,要求中國停止重複自己過去的歷史重演。

其實德國人都很怕再被世人想到自己的過去,也不想用自己的過去與他國做任何比較與對照,說來也是保護自己的心理,不願在自己的瘡疤撒鹽,是可以理解的事。但是,如果德國不說不做,國際上其他國家,有誰還有資格用集中營歷史來責罵中國呢?不敢在外交上面對自己歷史,而和重複自己惡勢力的國家連結在一起,只因為要強大自己的國家利益,讓人對德國的外交轉型正義感到嚴重質疑。

如果歷史真有給世人價值的地方,就是在於我們都要去面對它,謙卑的去了解真相,無論個人與國家的集體歷史如何,都可以給國際上教訓,並且避免世界的歷史再重演。德國做不到,德國就是選擇當國際綠寶寶就夠了,堅持不敢惹中國,就不須揭自己的瘡疤,這樣保守的心態,放縱了獨裁政權,也是世界至今無法有民主人權的原因。

AP_1924934411612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台灣是民主災胞

其實大家說對建交不抱期望是真的,因為台灣早已沒有任何西方民主的邦交國。建交多寡反而與台灣民主化成反比,實為諷刺,卻是鐵的事實。不管建交多少,台灣還是台灣,有自己的獨立主權、有自己的國防,有很多不能建交的民主大國為盟友。這些民主盟友的國家都聽中國的話,都要對中國叩頭。如果台灣可以,台灣也早就跟著其他國家拿香拜中國,只是台灣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台灣不能因此失去生存的可能,所以這也在國際中突顯台灣外交的難得可貴,因為國家小又要有經濟利益,長期必須處在生存與滅亡中選擇。

對於這次的聽證,台灣人得到民間的掌聲,但對德國政府當中國傳聲筒的懦弱無能竟不敢生氣,其實也有台灣人自己的情結。當德國政府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時,我們台灣人怎能不抗議?這就代表台灣與中國問題,在德國政府來說就是中國的內政問題,一旦中國侵犯台灣,德國視為理所當然!這是德國官方對台灣所做的侮辱踐踏,我們怎能忍受?

也許是因為我們要朋友,即使是拒絕和我們成為正式的朋友,我們也萬萬不能得罪。但是台灣人還是可以有生氣的權利,因為德國的官方態度的錯誤認知讓人不屑,我們就是看不起這樣的阿諛中國而把台灣當中國領土的觀點,這是國際上最大的地雷,而他們踩到了,台灣人卻無聲。

政府與民間是分開的,身為台灣人,我們應該對德國政府感到生氣,我們甚至應該開罵指責他們官方為了利益犧牲事實真相,棄友求榮,他們可以選擇不說,可以沒有態度,可是這種把台灣硬生生踩在腳底的姿態,證實他們的的確確就是中國政府的傳聲筒。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