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的蟲》:我在法醫解剖台周圍,和蛆蟲玩起「你追我跑」的遊戲

《破案的蟲》:我在法醫解剖台周圍,和蛆蟲玩起「你追我跑」的遊戲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確認執刀醫師移往鄰接的切割台、觀察判斷各臟器狀況後,我再次靠近解剖台,觀察剖出臟器後的胸腔內,確認是否有先前未採集到的昆蟲。同時我會看看腳邊,避免漏看了逃離解剖台、在地上爬行的蛆蟲。

文:三枝聖

法醫解剖室裡「你追我跑」

把話題拉回法醫解剖室吧。

我聽見陪同的警官在打招呼,便知道負責法醫解剖的執刀醫師(鑑定人)已經結束事前會議、走了進來,於是我將視線從屍體移往解剖室入口,向執刀醫師默默行個禮。執刀醫師戴上手套、靠近解剖台後,宣告解剖開始。宣告的同時,解剖室內的所有人會短暫默哀,然後由紀錄人員用手錶確認時間後,法醫解剖便開始了。

首先是外觀的紀錄。

執刀醫師站在屍體右側、胸腹部附近,口述往生者性別、身高、體重、直腸溫度、死後僵硬程度、屍斑顏色和發現狀態等觀察結果,由紀錄人員逐一輸入電腦檔案中。我所參與的案例,因為死後屍體變化的關係,在檔案中要登錄的所謂早期屍體現象大都已無法觀察,所以會用「不明」等來表現。

之後,執刀醫師會在解剖台周圍適度移動,詳細口述頭部、頸部、胸部、腹部、外陰部、上下肢、背面等各部位的外觀判斷,同樣由紀錄人員輸入電子檔中。

我會盡量在不妨礙到執刀醫師的狀況下,同時尋找和採集屍體上的昆蟲學證據(活昆蟲、昆蟲殘骸或其部分)。此時,我會盡可能依昆蟲種類、大小、成長階段分容器蒐集。

蒐集完從觀察外觀所判斷的資料後,執刀醫師會回到最初站立的位置,然後用手術刀劃開皮膚。切開皮膚的方式多少會依屍體狀態而異,通常是從胸部正中央(身體左右能夠線對稱的等分中心線)切開至下腹部。從這個步驟到剖出(切斷大血管等並從身體摘出)心臟及腹部臟器為止,只要沒看見損傷等,執刀醫師的所見口述,和我採集昆蟲學證據的動作,都會暫時中斷。

我暫時離開解剖台,從熱水燙死的蛆蟲中選出最長的一隻,然後用尺測量其體長。因為紙杯的水已經變涼了,所以我把水倒進解剖室的水槽,重新裝了一杯熱水。

確認執刀醫師移往鄰接的切割台、觀察判斷各臟器狀況後,我再次靠近解剖台,觀察剖出臟器後的胸腔內,確認是否有先前未採集到的昆蟲。同時我會看看腳邊,避免漏看了逃離解剖台、在地上爬行的蛆蟲。

我在不妨礙他人的狀態下俯瞰,並積極在解剖台周圍移動,一發現蛆蟲就將其夾起,用解剖台上不銹鋼托盤裡的熱水殺蟲。但這段期間又會有其他蛆蟲正從解剖台上逃走,等於在和蛆蟲玩你跑我追的遊戲,相當麻煩。但如果疏於抓蟲,日後我就會多一項煩人的追加工作:在解剖室內捕捉到處飛舞的蒼蠅。

我在和蛆蟲玩你跑我追的時候,執刀醫師會用電動鋸子,把頭蓋骨切成類似安全帽的形狀並卸下,剖出大腦使顱腔外露。但這裡似乎也沒有新種類的昆蟲。將剩餘的舌頭、食道、氣管和肺部一併取出後,解剖也接近了尾聲。附著在屍體上的昆蟲種類也幾乎出盡了,差不多該和執刀醫師和驗屍官傳達我的推測。

再次確認採集到的昆蟲後,我在腦中整理採到的昆蟲種類、成長最大的昆蟲的成長階段、最大蛆蟲的體長等,建構能合理說明現狀的假設。

「蛆蟲至少有三種。現在當下雖然有些蛆無法鑑定正確的種類,不過3者都是在溫暖季節活動的蒼蠅所產下的蛆蟲。(發現屍體的)現場沒有蒼蠅的成蟲飛舞,也沒有找到蛹殼。這樣看來,這隻16毫米的蛆蟲的母親,可以視為是最早在這具屍體上產卵的。卵孵化後要成長到16毫米的蛆,以現在的氣溫來說,我認為只要五天就足夠。」

我怕戴著口罩聲音會含糊不清,所以壓抑著情緒和速度說話。從眼前兩人的反應看來,「這次」似乎願意適當的聆聽昆蟲們的證詞,所以我稍微放心。就偵察資訊來看,死者的最後存活確認時間是在6天前的夜晚。死者恐怕是在最後存活確認時間(死者生前最後被目擊的時間點)到隔天早上之間死亡,之後蒼蠅在白天(五天前)發現屍體並產卵,這是我的結論。

通常我在解剖室向執刀醫師和驗屍官傳達的大致推測,如果和屍體的觀察判斷及偵察資訊沒有矛盾,那我身為法醫昆蟲學者的工作就暫時告一段落了;但如果有疑問及誤認事實的狀況,會待日後釐清之後,再告知執刀醫師和驗屍官。

執刀醫師用時鐘確認時間,並宣告解剖結束後,全員會再短暫默哀並結束解剖。執刀醫師會先離開解剖室,準備事後會議、進行中間報告,口頭向驗屍官說明解剖的觀察判斷、推測的死因、死後間隔時間等意見。我則會幫忙清理解剖室,持續掃蕩殘留在地板和解剖台的逃逸蛆蟲......

但過了兩週左右,我發現有生存者逃過了警官和我的法眼,獲得了翅膀、在解剖室內飛舞!他們的身影傷到了我玻璃般的自尊心。不對,他們能夠突破偵察專家──警官和法醫昆蟲學者的包圍網,就「逃亡者」來說,或許算是很厲害的。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雖然蒼蠅沒有做壞事),我重振精神,拿著解剖室準備的捕蟲網,準備再戰一輪......。

書籍介紹

《破案的蟲:昆蟲的證詞與線報 警察靠我才聽懂。拿尺不拿刀、捧熱水杯出勤的法醫昆蟲學權威的神祕日常》,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三枝聖
譯者:林信帆

「你的工作是?」每當初相識的朋友這樣問我。「我研究法醫昆蟲學。」我總是這樣回答。「啊,昆蟲?所以你一定很懂蝴蝶、獨角仙和鍬形蟲吧?」

「不,我專門研究群聚在腐爛屍體上的蛆蟲和蠅類……。」

此時,現場就會變成一片靜默,對方還會下意識的往後退……。這就是本書作者,日本法醫昆蟲學權威三枝聖的日常,因為他,全日本的警察再也不會帶著殺蟲劑噴霧罐去現場了……。

什麼是法醫昆蟲學?就是將蠶食人類屍體的昆蟲視為證據,藉此推測被害者的死亡時間,協助警方進行犯罪過程的推斷。本書一一剖析犯罪現場的真實案例,告訴你該怎麼「聆聽」,才能解讀這些破案的蟲所透露的訊息。

正書封_大是文化DS0033《破案的蟲》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