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四天王之一,「戰國最強」武將本多忠勝的真實歷史

德川四天王之一,「戰國最強」武將本多忠勝的真實歷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多忠勝(1548-1610),戰國中後期之名將,世稱「鬼之平八」,德川四天王(酒井忠次、井伊直政及榊原康政)、德川三傑(井伊直政及榊原康政)之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多忠勝(1548-1610),戰國中後期之名將,世稱「鬼之平八」,德川四天王(酒井忠次、井伊直政及榊原康政)、德川三傑(井伊直政及榊原康政)之一。

天文十七年(1548)二月八日生於三河國,安祥本多氏出身,本多忠高長子,通稱平八郎(寬政重修諸家譜)。有關忠勝的事跡,史料意外地少,很多都是江戶時代的家記、傳記匯輯而成的,難免有誇張失實之嫌,但本文姑且參考述之。

當時的德川家,仍稱松平氏,隸屬於東海道霸主今川義元,松平家自中興之祖清康死後一直積弱,並且夾在尾張的織田氏及東海的今川氏之間委曲求全。由於松平氏屈服於今川氏,清康之子松平廣忠英年早逝後,幼子竹千代(家康)在今川氏的保護下成長,松平家臣自然因此成為今川氏的一員,對抗織田氏。

忠勝之父忠高在忠勝1歲時,出戰安祥城對抗織田信秀,最後身中多箭而亡,年僅22歲。失去父親的忠勝與母親小夜受叔叔本多忠真照顧,並在那裡學習書法、武術、槍法等技能知識。

弘治元年(1555),8歲的忠勝到了妙源寺,跟隨僧人慶泉和尚學習孫子兵法,翌年學成,被慶泉大讚為奇才,遂開始在三河各地流浪。弘治三年(1557)秋,忠勝被剛元服的松平元康召為近侍,當時忠勝剛好10歲,自此,忠勝一直跟隨在元康(家康)的左右,成為不可或缺的親信。

永祿二年(1559),12歲的忠勝元服,翌年5月,義元準備上洛,並開始計劃渡過尾張,19日,忠勝隨元康運糧草到大高城,準備攻入尾張。剛好織田勢派兵前來擾亂,元康等出迎織田軍,也成為忠勝的初陣,忠勝於此戰奮勇戰鬥,獲得不少松平老臣的讚賞,忠勝的武勇之風初現。

Tadakatsu-Honda-Birthplace-1
Photo Credit: Evelyn-rose @ public domain
本多忠勝出生地

永祿三年(1560)義元在桶狹間之戰被襲殺後,今川氏陷入衰退的邊緣,加上新家督氏真未有積極的行動,更令周邊的反今川勢力驟然反倒,松平元康也不例外。當氏真以退還岡崎城以拉攏元康時,更令元康(已改名家康)有獨立的野心。終於,家康決定獨立,加入反今川的行列。

永祿四年(1561),家康派兵攻打三河長澤城,忠勝隨叔父本多忠真攻擊城將小原肥前守鎮實。忠勝是戰中到處攻擊敵兵,忠真以免出意外,上前把斬獲的敵將首級讓與忠勝,並說:「忠勝,戰爭只要取得敵將首級即可!」

忠勝聽到後大怒,憤然對忠真說:「以別人讓出來的首級當作自己的功勞,算是什麼?」然後立即單騎衝入敵陣,不久即拿著剛斬獲的敵人首級對忠真說:「武士的功勞應自己爭取,豈可受他人之讓予?」家康事後知悉此事大喜,對忠勝的勇猛大為讚賞(名將言行錄)。

永祿五年(1562),松平家康與織田信長結成著名的「清洲會盟」。清洲會盟後,家康主力於統一三河以及進出遠江,為此推行一系列政策。但在翌年九月爆發三河一向一揆,三河國幾乎分裂,家康立刻命忠勝及榊原康政等出兵討平,忠勝穿著著名的鹿角之兜及家康新賜的名槍「蜻蛉切」出發。

當一揆眾看到忠勝時,大叫「此乃蜻蛉切之平八郎!」並立刻潰散。12月,忠勝等攻打一揆的根據地上宮寺及勝鬘寺,打敗其首蜂屋半之丞,三河一揆宣告平息。家康在戰後於妙源寺論功行賞,忠勝獲「功勳第一」的感狀,自此被公認為松平家的第一猛將。

Armor_of_Honda_Tadakatsu
Photo Credit: 家康忠勝両公三百年祭紀要 @ public domain
傳說本多忠勝所穿的盔甲

平定一揆後,家康繼續努力於統一三河,先攻陷吉原城,再於永祿八年(1565)2月攻陷田原城,統一三河。完全擁有三河後,家康開始對外的擴張,由於今川氏真的無能,令家康計劃出兵遠江。

永祿十年(1567)11月,家康重整家臣及軍團的編制,忠勝被收編為家康本陣的直屬七將之一。永祿十一年(1569),連下濱名、曳馬野等城後,忠勝與榊原康政奉命出兵,展開掛川城及天方城攻略。

6月尾,連下馬伏塚、高天神城,終於基本平定遠江。正在當時,織田信長正討平美濃齋藤氏,向著上洛,擁戴足利義昭為十五代將軍,但由於淺井長政倒戈到朝倉等反織田陣營,迫使信長撤退,發生著名的「金崎退卻戰」。

傳說家康回軍協助殿後的木下秀吉擊退追擊的敵軍,忠勝也率隊助戰,並成功撤退追兵。不過,家康幫忙殿後之說,其實沒有史料證明。

不久之後,信長於元龜元年(1570)6月打響姊川會戰,家康作為信長之盟友,也投入戰爭之中;22日,忠勝隨家康於濱松出兵,27日與織田勢於姊川會合,28日正式會戰。

忠勝是戰中,率單騎與朝倉家大將真崎直隆大戰,並將其擊敗,協助織田.德川聯軍贏取勝利。戰後,信長讓家康召忠勝入帳,信長為忠勝倒一杯酒作為加賞,可見忠勝的勇猛,連信長都為之佩服。

姊川會戰後,家康回到三河。鄰國的武田信玄年紀已暮,又以家康與上杉謙信結盟為由,終於決定起兵上洛,並攻擊三河、遠江。元龜三年(1572)10月3日,武田勢自甲斐出兵,不久爆發三方原之戰。

13日,忠勝與大久保忠世、內藤信成等在一言坂阻擋馬場信房的攻擊,並且在三方原之戰後,率兵殿後以確保家康成功撤退。忠勝奮戰至最後,待得知家康已撤到濱松後,才下令燒毀民屋以阻礙武田勢前進後,單騎退回。

傳說武田信玄在戰後進行軍議,家臣小杉左近為忠勝之奮戰大讚道:「德川家康有兩樣過人之處,其一是他的唐之頭兜,其二就是本多平八!」,當時忠勝也不過24歲。

Battle_of_Mikatagahara
Photo Credit: 歌川芳虎 @ public domain
1573年1月25日織田、德川聯軍與武田軍爆發「三方原會戰」

隨著武田信玄在軍中暴斃,武田軍被迫撤退,德川家又再一次有驚無險地逃過滅頂之災。天正元年(1573),武田勝賴出兵企圖奪回長篠城,忠勝等率兵成功把武田軍擊退,並等待織田信長從伊勢回軍,於天正三年(1575)聯合出兵攻打武田,爆發長篠之戰。5月,忠勝率火炮隊加入馬柵防線,最後成功擊潰武田勝賴,武田軍大敗。從此,德川與武田的戰爭形勢開始逆轉。

7月,家康乘勝利之餘威,派忠勝出兵諏訪原城,討死城將中根九右衛門,並且在8月攻陷該城;同月27日,忠勝攻擊小山城,在連取18個首級後,更討死守將松下源七郎。之後,家康不斷向甲斐挺進,連下多城。

天正七年(1579)9月,德川家康與北條氏政結為同盟,一共對付武田勝賴,終於在翌年10月12日,忠勝與神原康政及鳥居元忠奉命出兵高天神城,天正九年(1581)3月,成功奪取該城,忠勝更斬獲首級20余。

翌年2月,德川家康聯同織田信忠出兵,準備殲滅武田勝賴,3月11日,走投無路的武田勝賴與及長男信勝等餘燼於天目景德院附近自刃,武田氏正式滅亡。武田氏滅亡後,家康積極兼併武田的舊領,又收編武田舊臣及赤備隊。

天正十年(1582)4月,家康一行人上洛遊行,但在6月2日,織田信長因明智光秀叛變而於本能寺自殺。正在堺港的家康收到消息後大為震驚,大叫「我的武運完了」,更有切腹之意,但忠勝阻止:「右府及中將父子剛身死,殿下應趕快回三河起兵,為右府父子報仇」。

在服部半藏等人的協助及忠勝的保護下,家康成功回到三河,但正當家康準備起兵時,明智光秀已被演出「中國大撤退」的羽柴秀吉於山崎合戰(6月12日)打敗。

同年末的「清洲會議」,秀吉在丹羽長秀及池田恒興的支持下擁立信忠之子三法師(秀信)為新家督,並與織田家首席家老柴田勝家決裂,織田諸將頓時陷入分裂。

天正十一年(1583)正月,織田信長次男信雄修書到濱松,要求家康協助奪回家督之位。但同年4月24日,柴田勝家因寡不敵眾,在賤岳之戰大敗,逃回北庄城自刃,前田利家等織田諸將歸附秀吉。

同年冬,在信雄再三請求下,家康與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伊勢的雜賀眾及根來眾、相模的北條氏直以及越中的佐佐成政同盟,於翌年3月於濱松出兵,13日與信雄勢合兵共3萬餘,正式出兵對抗羽柴秀吉的10萬大軍。

忠勝於姥懷擊退羽柴勢的先發隊1千人,但在4月5日,森長可及池田恒興向秀吉建議突襲家康在三河的本城。剛好石川數正、酒井忠次及忠勝等發覺此事,並在小牧留下守備隊。

4月7日,羽柴勢總大將三好秀次與森長可及池田恒興率兵1萬6千人準備突襲三河,8日,家康自小牧山城進入小幡;9日,秀次勢於長久手被神原康政的4千5百人襲擊,秀次及堀秀政敗走,森長可及池田恒興被討死。

在小幡的家康正被秀吉包圍,忠勝指出秀吉軍不會出擊的消息使家康大為放鬆,就在此時,忠勝勸家康:「為什麼脫去具足?請主公乘秀吉未有出擊之機連夜回小牧備戰吧!」

翌日,秀吉軍果然出擊小幡,但家康早已退回,同時忠勝於長久手近庄內川率5百人,以火槍阻擋秀吉軍的3萬8千人進軍,並且陷入混戰。秀吉在遠處看到忠勝的勇猛作戰及冷靜的指揮時,大嘆道:「那人冒死一戰,果真勇敢,或許他日有用吧!」最終秀吉軍因秀次勢潰敗而撤退。

4月10日,忠勝回到小牧山,小牧.長久手之戰,最終以家康勝利結束,但正當此時,織田信雄於11月15日與秀吉單獨議和,家康收到消息後退回濱松。同時在秀吉的拉攏下,家康與秀吉於12月26日議和,宣布降服,並且交換人質(德川:於義丸,羽柴:朝日姬及大政所)。翌年5月,忠勝因長久手之戰作戰有功,加賞1萬石。

豐臣與德川和議後,東海及關東一帶基本安定,忠勝於此時著力於為家康修築岡崎城及整頓領地事務。天正14年(1586),忠勝陪同家康到大阪城拜見秀吉,得到秀吉的優待,並且對於小牧長久手之戰的勇敢作戰,表示高度的讚賞。

11月5日,在秀吉授意下,家康敘任正三位,忠勝則敘任從五位下中務大輔,回三河後,由於領土的擴張,家康決定把本城移到駿府城,繼續進行地檢及懇荒政策。

同時,秀吉已逐一平定四國九州,全日本只有奧州及小田原的北條氏政父子仍未討平,終於,秀吉展開討伐北條氏的戰爭。由於德川與北條有姻親關係,家康為避免被懷疑,率先上洛表明支持討伐的立場。

天正18年(1590),秀吉正式出兵小田原,忠勝作為德川家先鋒隨家康於2月7日向小田原進軍。4月5日,忠勝與家康於小田原城東的今井.酒勾口布陣,25日,忠勝奉秀吉之命轉攻關東諸城,27日攻下江戶城,並且連下關東數10座城,威振關東。5月,忠勝與長男本多忠政攻下岩槻、八王子及築井城,然後在6月23日回到小田原的德川本陣。

7月6日,北條開城投降,不久秀吉下令把家康轉封到關八州,但受到不少家臣的反對,但家康仍然命令轉到關八州。正當此時,秀吉正向奧州進發,8月9日,奧州諸大名基本平定。

正在回軍的秀吉於8月13日於宇都宮召見忠勝,並再一次讚賞忠勝在小田原討伐戰的戰功。更把源義經的忠臣佐藤忠信的鎧甲賜與忠勝,說:「你如此忠心,佐藤的具足,你領受是最適當的!」忠勝回答道:「殿下之恩賜可比高山,但忠勝為家康公的譜代之臣為榮,此恩不可言喻」(改正三河風土記正說大全),秀吉聽到後非常高興。

同時在8月15日,家康正式入主關八州,在秀吉的指示下,分封忠勝於上總大多喜10萬石,家中僅次於井伊直政的12萬石。

由於轉到百廢待舉的關八州,忠勝協助家康開發荒地,同時也為大多喜城的建築著力。秀吉為「假道入明」的夢想而發動侵朝之戰,史稱文祿慶長之役。德川家雖有加入,但未有投入戰爭,為日後爭奪天下保留實力奠下基礎。

慶長三年(1598)8月18日,豐臣秀吉薨於伏見城,翌年閏3月3日,豐家第二號人物前田利家也病逝,頓時豐家天下已現不穩之兆。秀吉的寵臣石田三成與武斷派的加藤清正等人的矛盾也因此爆發起來,最後在家康的擺平下得到舒緩。

作為五大老的首席,家康開始他奪取天下的第二步,分別先後拉攏前田利長及伊達政宗,同時對不願降伏的上杉景勝發出討伐令。忠勝隨即與家康出兵會津,但由於石田三成起兵,家康立即讓東軍諸將先行西上,本多忠勝及井伊直政為監軍。8月,東軍諸將淺野幸長、福島正則等先後攻陷岐阜及竹鼻城,為關原之戰打響頭炮。

Site_of_Honda_Tadakatsu's_Position
Photo Credit: 立花左近 @ CC BY-SA 3.0
關原之戰時,本多忠勝的本陣所在地

9月15日,東、西軍合共10多萬到達關原布陣,早上8時會戰開始,由於小早川秀秋寖返,西軍頓時崩潰。下午1時,西軍潰敗,忠勝奉命率兵與井伊直政隊狙擊正逃走的宇喜多秀家隊及島津義弘隊,並與島津義弘隊大戰。忠勝隊斬敵90餘人,軍勢大振,但最後島津義弘逃走,秀忠贈送的愛駒「三國黑」也被島津軍射死,然而大局上,關原之戰的主戰基本完結。

關原之戰後,天下實為德川家康所有,家康也為此開始佈置大名及群臣的封地,以穩定德川天下。慶長6年(1601),忠勝由上總大多喜改封至伊勢桑名城10萬石,以監視豐臣秀賴及親豐家大名。

慶長8年(1603)2月12日,家康正式成為征夷大將軍,翌年,忠勝以有眼疾及身體不安為由,要求回桑名養老,但仍與家康有書信的來往。慶長14年(1609),忠勝正式隱居,把家督之位讓予嫡男忠政,把大多喜的5萬石留予次男忠朝。

隱居後的忠勝鍾情於彫木刻,但由於有一次不小心割到,最後傷口被細菌感染引起併發症。這位作戰從未受傷的猛將,終因第一次受傷而於慶長15年(1610)10月18日於桑名城病死,結束勇猛果敢的人生,享年63歲,法名「西岸寺殿前中書匹譽良信大居士」。成為德川四天王中,最長命的一位。

5年後,德川家康終於在大阪之陣打敗豐臣餘燼,成為日本唯一的霸者。本多氏在忠勝之後,由忠政成為家督,不久改封至播磨姬路、大和郡山、陸奧福島、越後村上、三河刈谷、下總古河、石見濱田,最後回到三河岡崎藩。

另一分家的本多忠朝,曾轉封到播磨龍野,之後由於宗家無嗣,而回到姬路入嗣,另外再有分家,但基本上本多嫡系已斷絕,由水戶德川的德川賴元(賴房之孫)入嗣,再由旁家的本多忠英入嗣,但三代後,由信濃松代藩的真田信弘之子入繼(本多忠盈)直至幕末。

傳說秀吉評價說「東國有猛將本多平八,西國有猛將立花宗茂」。在歷史上,或者在後世的眼中,都是以武勇的形象為主,本多忠勝的鹿角兜、黑色甲冑,蜻蛉切以及忠勝的鍾馗旗印,都為後人留下深刻印象。56回大戰中,忠勝都未曾受傷,更有人稱忠勝為「八幡大菩薩」的化身(藩翰譜)。

忠勝死前留下了一紙遺言,足見他的武士思想:

(侍者)縱未奪敵之首級,毫無寸尺功勳,然至生死時節,必與主君共存亡,堅守忠義者方為侍。不顧義理,不知羞恥之輩,皆不明察事理也。吾曾遇人與故主有隙,心挾不滿,受利祿所誘,即棄故主,另侍二君。吾以為此乃其心有異而賤其志,縱為初犯,也不足為武士之道,不可倣之也。

日夜修身,全心學文習武,熟知忠義之要,緊結甲冑之繩,手提長槍太刀,以救天下難事為志者,為武士之務也。(本多忠勝公御聞書并御遺書)

本文由日本史專欄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YouTube頻道,新作《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解開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已經出版,歡迎多多支持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